喜牛

      待男子的眼神重新变得有些感情的时䁴候,酒清海才问出了心里憋좙着的话:“长老,您这是......”

      “呼——”

      酒葫芦吐出一口长气,甚至直接吐出了一口灵雾。

      斪酒葫芦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似乎从没有感受到这样轻松的状况,也是直到了羽化境,他才明白,那道闸门究竟是訌什么,也明白了叶重为何能一人单挑几大顶䛠尖势力呀。

      和平常的突破境界不同,羽化境不愧这个名字,츼真就是一个生命的跃迁,在羽化境之前是一个种族,在羽化境之后,他甚至可以单另为一个种族了。

      而且,针对羽化境以下的修士,甚至是都不需要展现恶意,自身本带的生命层次的威早压就已经让多数生灵不敢有所动作。

      现在的酒葫芦有着一种错觉,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

      当然,这大是错觉,在看到听耳微微眯起的眼睛的时候,他就迅速收敛了身上的威势,又重新变回了那个人畜无害的酒葫芦。

      主要是因为,他似乎模模糊糊感受到了喉间有着锋锐的感觉。

      酒葫芦突破的异象当然遮掩不了,캛不光是在现场的酒圣世家,整个东山里的顶尖高手都有所感应,不过也只是模糊的感应,他们还不知道酒葫芦突破的事情᩶。

      碓 “哥哥!”

      这时,酒九直接推门进㥔来,带㇢着担忧的表情站在了门前。

      “小九,你怎么来了。”

      酒清海˝连忙来到酒九面前,把她抱了起来,神色只见颇有些责怪。

      “我看见有一阵怪异的飓风,有些担心......”

      酒九低下头,有些委屈。

      痳 “啊,原来是小九啊。” 귢

      酒九抬头一看,一个陌生亪的中年男子站쮘在不远处,笑着看着他们。

      也许是冥冥中的恶意,酒九下意识地就回了一句:“大叔,你谁啊?”

      “大......”

      意气风发的酒葫芦表ᡱ情直接凝固在了脸上,整个人都失畨去了光彩。斘

      “噗——”

      完全没忍ɼ住的酒千千丝毫没有架蕵子直接捂着肚子爆笑了起来。

      一时间,本来凝固的气氛直接被冲散,换成了快活ꎖ的气氛。

      酒清海带着笑意ᖊ,捏了捏酒九的小鼻子:“这是葫芦长老哦,快道歉。”

      酒九瞪大了眼睛看愌着面前这个中年猏男子,虽然看着因为她的话有䊼些打击,但还是溲能清楚地看见其威严的模样,一ڬ看就是久居上位的人。

      ⊖ 但既然是哥哥☁说了,ﯣ那也就没错了:“长老,对不起......”

      “没事哦,小酒九。”

      ㋴酒葫芦轻轻地摸了摸酒九的小脑袋。

      虽然众人不说,但酒九的确是在无意中干了一件不错的事,原本凝重的气氛也为之缓和,ߣ酒葫芦也야从锒虚幻的感受中回到了现实。

      他现在依旧看不出夜一硕行人的深浅。

      “诸位,随我来吧,小酒九也瞦跟着一起吧。”

      ༂离开了这里,酒葫芦带着他们来到了高塔之下。

      高塔的第一层,基本上只要是酒圣世家的弟子㣎都进来过,也知道其中的布置。

      但没ᠹ人想到,就在那底层的中间,有着一个古老的纹路,所有人都当翊这是一个装饰,但这却是开启大门的入口。

      습 酒葫芦将调动起自己的灵力,将其注入到了其中,随着一道光芒的亮起,众人消失在了原地。

      映入眼帘的是ӕ一个山洞样式的入口,里面⛨黑黝黝的,根本就看不清里面有什䍆么,叶灵儿等人好奇堿地用神识쒎探查,却没有丝毫的ඌ反应。

      这时,酒葫芦从ₜ戒指中拿出一条红绳:“还请诸位将这红绳系到꽃手腕上,接下来的뒲路,我们只能드靠൑着这蜑红绳联系了。”

      看见众人将红绳系好,酒葫芦身先士卒踏入到䫞了山洞之中。

      㪘一望无际的黑暗⮽袭来,将众人分裂开来,叶灵儿试着喊了一声,却发现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甚至就连身上的灵力险都被压制到了体内。

      但,叶灵儿的情况真的就算是好的了,酒清海、酒千千和酒九都连㴼身上的灵力都感知不到了,在加上周围不见五指的黑暗,让人有一种恐惧的孤寂,要不是还能感受到手腕上的红线,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 在通过狭窄的山洞隧道之后,一束光亮从涜远方传来,像是在一个四밊周无霶物的黑暗空间里,突然出现的第一抹色彩嵧。 깚

      叶灵儿手腕上的红线突然绷得笔篪直,她知道,这是要离开这个诡异的空间了,便连忙顺着红线的位置走去。

      也쪚许是过了一刻,也许是秫过了一时퀭,谁닔知道呢,墟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中,就连基本的时间都掌握不好。

      到达光亮前的时候,众⑺人的眼睛才恢复了视觉,这才看清周围的样子。

      所有人手腕上的红线没有断掉,也没有落队的人,这让酒葫芦送了一口气。

      “据歌谣记载ꅫ,前面应烔该就是出口了,大家可以把手上的红徤线解下了。”

      Ꚓ闻言,众人将红线解下,交给了酒葫芦,这才观察起周围的情况。獉

      酒九早就因为害怕的关系牢牢抱住了酒清海的脖子,酒清海则是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面前的光亮看ī上去只是一个微小的光点,其上并没有什么灵力的波动,近距离看去,其表面像是缠绕着无形之火,空间有些微微的扭曲。

      酒葫芦走上前去,从指尖逼出了一滴精血,滴落到光点之上。

      忽的❈,像是被摁下了暂停键一样,虽然肉眼看不见,ᛂ但他们却是明确地察觉到了:那光点上的无形火焰静ꌾ止在了半空。 遧

      “櫁咔——咔——”

      탫 好像有齿轮声传来,但听这声音又像是许久未动用过而有些生锈了一样。

      下一刻,酒清海突然发现,面前的这微小的光点在以一种恐怖ᔕ的速度在膨胀。

      不,是他们的身影在迅速缩小!

      刹那间,众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这片黑暗的空间中,只留牑下那一个光点텎在静静地锂燃烧着。

      当从恍惚괢中醒来的时候,硺众人的面前正屹立这一座巍峨的宫殿,众人在宫殿的脚下宛若蝼蚁。

      宫殿似乎都是由石头砌成的,无门,顶上还有莰一个巨大的牌匾,牌匾无字,只有一个酒樽样式的雕刻。

      “好......好壮观......”

      叶灵儿不由得倉有些感叹,相对于这些万年传承下来的势力,他们叶물宗的底蕴还是单薄得多。

      夜也是对这宫殿多有兴趣,只要是有生命的地方,就绝对不会寂寞,他们总有一些常人想象不到的创造力,给人耳目一新。

      即使是再弱小得生灵,总会倾⤎尽他们的智慧来创造,这样的创造即使是有些简陋,那也是代表着智慧的火光,对夜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欣赏的景象了。

      踏上那数百阶的阶梯,众人又惊异地发现,每一节阶梯上都有着㞢像是壁画一样的怮东西。

      酒葫芦蹲下身子,用稍许颤抖等我手掌抚摸橴着脚下的画。

      画中是一群衣不蔽体的人手持石馾器猎杀着比他们要大不少的猎物,明显能看见,其中有人因禢伤势死去,有人也已经残⧨疾,但不论如何,都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那看似绝ꅕ地的终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