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颐和园

      花香寺ꯙ却是﷚压根没空理毄会她,他神情严肃地望向远处,忽然将手中的山河扇轻轻往外一抛。山河扇嗖地飞了出去,化作一즣抹流光消失不见了。

      见万岁岁一脸愤恨地低头咕哝着什么,他冷着脸一把捏住她的手腕,便朝山河扇消失的方向ᮀ追去。想来是发现狐妖的踪迹了。

      万岁岁愣了下,狠狠瞪了他一眼。但到底没在ퟑ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而是顺从地任他拉着往前狂奔。

      约莫两刻钟后,花香寺抓着万岁岁的手落到了一片深幽的密林中。

      ⏼密林里古树繁茂,每一株都直插云霄,枝叶树冠如云舒展,几乎遮天蔽日。林间因此大雾朦胧,湿气很重。

      万岁岁有些郁闷地在树根旁蹭鬇着鞋上的污泥,心里直念可惜,废了她一双簇新的绣花鞋。她正欲넯低声问问花늷香˯寺,那狐妖是Ⱝ不是就藏ࢸ在这密林中…滬…

      突然,不远处,大片树叶哗哗往下킋直落乭,伴随树叶落下的还有一个美丽妩媚的女人。

      那女人浑身被一根极细的红绳绑缚,细如钢丝的红线几⋈乎勒进她雪白的皮肉里。 콵

      䛖 万岁岁不禁低呼了一声,只因那被五花大绑ᆜ的女쉜人正是雪뒹嬷嬷。然而下一秒,她连惊呼声都发不出了,只能仰头呆呆地望着那个从天而降、神仙般的女子。

      ䷶ 世间竟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她一袭白衣,如山巅最干净的雪,不染纤尘。娥眉淡扫,一双精致绝美的丹凤眼波光潋滟,揽尽了风流૮俊秀,眼角微微䁹向上斜飞,挑起一抹既纯又媚的风情。下巴尖尖,一点朱唇嫣红如霞,泛着玫瑰色的光泽。

      万岁岁张大嘴,ᄴ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心里啊啊啊地大叫,这不就是ո传说中的女主人设吗?!ϙ

      反观花香寺,则是舒展厦眉头,脸上静静绽开一个大大ꫀ的笑容。

      他第一眼瞧见绑缚雪嬷嬷的红线,便ង认出那是狐族公主斛律画画的法器——情丝绕。

      洵 럂 情丝绕本是一段红线,出自月老殿,乃是斛律画画幼时偶然所得,后来祭炼成了法器。说起来,她还算是月老的半个徒弟。

      叨也因此,斛律画画被仙界盛赞为“白衣红线,倾城如画”䌘。

      斛律画画虽ꭅ是狐族公主,但两千年前仙魔两界大战时,狐帝夫妇不幸战亡,便将唯一的爱女托付给了仙帝。仙帝感喟狐仙一族在仙魔之战中立下的汗马功劳,亲ꅘ封斛律画画为“ꁏ福华公主”,交由뎷仙后抚养长大。

      而ꀌ他是仙后的侄儿,自然与斛꿇律画画十分相熟,情谊甚笃。

      因此,见斛律画画擒住了狐妖,花香寺忙一把拽皙了万岁岁,륺脚下一踏,便飞跃了过去。

      “画画。”他笑着开口唤㧤道。

      斛律画画闻声㐜一讶,回眸一望,绝美的脸上登时露出了极为耀眼的嶝笑容。只听她轻启丹唇道:“阿年,可真巧,在这儿遇见你了。”

      画画Ⳇ?阿鸻年?万岁岁騵在一旁听了,满脸狐疑地看了看面前的大美흃人,ᐭ很快又望向螏身旁的花香寺。只觉他脸上那般真诚的笑容ズ十分刺眼。

      她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些猜想,却是本能地拒绝去承认它傝。꺫

      花香寺却是没注意到她的神情,只向斛律画画苦笑一声道:“哪里巧了?画䚆画,你是特意来帮我的吧?” 㫂 ␀

      漅 他不由有些䩤尴尬,狐妖之事本是他主动揽下的,当时信誓旦旦地号称要帮斛律画画这个忙Ꮤ,没想到最后还是让她收拾了烂摊子。

      斛律╰画画见状Ἀ会ሂ心一옪笑道:“阿年,我是见你迟迟不归,便下凡来瞧쳙瞧,没想到这妖孽正巧撞到我眼前。为了擒她,我肀也很是费了一番쿑功夫。这本是我分内的事,要说帮也是你帮我。”

      她轻轻笑着,抬手擦了下白皙额上细腻的汗珠。

      突然瞧见站在花香寺身旁ㆭ的万岁岁ᗀ,不由쬲惊了惊,玉指指了下万岁岁,满目疑惑道:“阿年,这位……姑娘是……?”

      万岁岁寷愣愣地看着举头投足都充满美感的斛律画画,突然有些自惭形秽起来。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很᫡快她就瞪着一双雾沉沉的眼睛,紧盯着花香寺的脸,䎌想看看他到底会怎么回答。

      花香寺抬眸看了眼斛律画画,又转头瞧了瞧万岁岁,话到嘴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

      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

      谁都没想到最先开口的是被情丝绕绑住的雪嬷嬷。

      只听她短促地媚笑了一声,道:“小万,如果我没猜堛错的话,你应该是敋仙界太叔家的人吧?你又叫岁岁,难不成真是那位与慕容三少有婚约的太叔岁岁?”

      菊香只吞了一口万岁岁的血肉,便醉得昏迷过去。当时她就猜测万岁岁十有八九是太叔家的人。

      ⳃ如끯今见了眼前这情形,她略一思考,便知另二位分别是斛律画画和慕容年年。

      ⹠ 只是不知,面对新欢和旧爱,慕容三少究竟会櫼如何处理?若是三ሾ人发生争执就舰太好了,她也能浑水摸鱼,趁机逃脱。

      想到此,雪嬷嬷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䙨万岁岁闻言不由淡淡笑了笑。看来即便她想装作不知道也不行了,这层窗户纸已经被人捅破了。

      因此她糲索性破罐子破摔,大咧咧地笑了鲓一声道:ﱚ“对!我就是㱙被贬下凡的太叔岁岁。”

      싁 “啊춳。”斛律画画似是不敢相信,纤手掩唇轻呼了一声。

      鈄 她明眸望向慕容年年,见他微微点赥了下头,这才确认了。忙向太㺮叔岁岁温ꉹ柔爧一笑道:“原来是岁岁姑娘,久仰暂多年,今儿可算是见到了。ម”

      猞太叔岁岁自然知道她冉说的是客气话,便也笑答道:“您说笑了。福华公主的大名煏仙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岁岁今日亲ꗯ眼见夘到,才知道什么叫美若天仙、名不虚传。”

      她倒真没说假话,虽说她是第一次见斛律画画,但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她的大名。

      而且她曾经有个一同长大的故友,那人有一段时间极为痴迷这位福华公主,说她才华横溢、容貌绝美、聪慧灵秀、举世无双。

      她天天听得耳朵都长茧了。

      最重要的弾是,当年她被慕容家退ⷴ婚书直接砸在脸上时,曾听他们家的护卫一边嘲㛿笑她一边说㌀,慕容年年的红颜知己是斛律画画,连仙后都有意撮合两人。

      她怎会忘记斛律画画的名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