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解禁中出初体验

      百鸟的车子开进去,毛利没有下车。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绝对不能在无关的人面前展现自己。

      毛利提议等着目暮警官支援,但是百鸟和高木还是决定先进去看看,至少先确定茶木警视的安全。

      毛利看着两人走向别墅院子,他亡想起了十年前,两个人的背影分别对应毛利与目暮。쌼

      一⟈别之间,竟然已经十年过去了。

      十年前第一次出现怪盗基德,还是工藤那个老爸阻止了对方的盗窃活动,为警视厅挽回了颜面。

      不过三年前怪盗消失,到了最近又开始出现的怪盗,很难判断与之前那个怪盗是否为同一人?

      不过怪盗的易容术技术之高却从未改变,他可以轻易地耍着中森警官团团转!

      另外促使宫野伊织与茶木神太郎相识的公寓盗褕窃案,是特意安㈔排的?

      豳还是怪盗那个家伙亲自参与了?

      ᧒ 一切还像是一团迷雾!

      ……

      来到门前的百鸟与高木,两人思考了几秒,然后敲响大门。

      “茶木警官,我是百鸟。”

      里面没有人回应。 끑

      百鸟提高语气,并且加大꜑敲门的力度,“茶木警官?”

      突然听到急匆匆地脚步声过来,开门的詚是宫野伊织。

      “啊,不好意思。”狪她梳理散乱的头发,身上只裹着浴巾,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体现,尤其是一席银发如满天的雪花那般飘动。

      “茶木太鸶太,꡾我们有点事情想请教茶木警视。”百鸟找借口。

      高木慌忙介绍,“茶木太太,我姓高木,高木涉,是茶木警官的下属。”

      ᜱ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茶木警视结婚的对象,目前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宫野伊织左手嘷托着⏀右手手肘,右手手掌轻轻向里面摆动,“请进来吧。”

      她说话很懒散,像ॹ是还没有睡醒的小猫咪。

      百鸟以为她会阻拦自己麩进좦去,没想到那么容易。

      他有点믥怀疑毛利붧的推论。

      “打扰了。”

      两人走到客厅,没有就座。

      “茶木警官在哪里呢?”百鸟问道。㶊

      홝“他在二楼的卧室。”ﱲ宫野伊织没有废话。

      “我们想上去看看。”百鸟说。

      嘣宫野伊织从客厅看了眼二楼,露꿩出了难以述说的复杂眼神。

      高木也往上看,他的眼里映入这间豪华别墅,客厅可以看到三楼。四楼应该是封闭的阁楼。

      “可以。”宫野伊织同意,“二楼右手边第一间,⮳是我䁍和太郎的卧室。”

      犭 譇“谢谢。”百鸟鞠了一躬,开始上楼。

      高木小心地跟在身后。

      二楼右边第一间,两人来到门口。

      百鸟回嚼身俯视客厅里的宫野伊织,裹着浴巾的她翘起腿来,手中多ᴿ了一个高脚杯,杯内多了些红酒。。

      㪒“⸑茶木警官?”回身过来的百鸟敲卧室的门。

      真奇怪,没有回应?

      “茶木閮……”刚想继续喊,百鸟突然发现房间的把手可以ꍬ拧开。

      啪嗒一下拧开门锁,打开房门,视线突然变暗,卧室里没有开灯。

      视线渐渐适应黑暗之时,突然看到一个人影跳出正对着门的窗外。

      ꢣ外面传来“嘭”的一声,非常沉闷,像是一个沙包坠落在地。

      高木与百鸟眼睛大张,吃惊不已!

      窗户完全打开,今晚的寒风冷冽吹萧,白色窗帘被风卷起。

      皎洁的月光之下,翻滚起的白色窗帘如滔天的波浪。

      츙 百鸟愣在了原地。

       頀有人跳窗了?

      縏是茶木神太郎警视?

      高木也吓了一跳,他上身下意识地后撤。▷

      下一秒钟,冷冽的寒风将굌两人吹醒。

      “不好ή!”百鸟大喊。

      他一个轶箭步冲到窗边,俯身看下去。

      묹漆黑的夜色下,一个人趴在雪地之中,一大滩鲜红鼔的血迹格外瞩目。

      ……

      在外面监视整栋别墅的毛利,突然听到杂乱的声音出现在别墅的侧面。

      毛ㄏ利犹豫一下,打开车门跑过去。

      只见一个矫健的黑影从楼上用绳索放下来,然后朝远处奔跑。

      毛利从大衣兜内掏出挡风的黑色口罩,捂上银口鼻,朝那个黑影追去。

      烎就在刚跑了两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闷的巨响。

      毛利猛然回头,只见一Ḑ个人形的黑影从楼上直直地坠落下来。

      裷“嘭”的一声,似乎那个东西爆开了,血花四溅。

      刹那间的୉恐惧出现在毛利的眼睛中,他瞳„孔皱缩,双手冰凉。

      下一瞬间,他看到百鸟与高木从别墅窗户里探出头来,看见了地面上的尸体。

      毛利握紧拳头,有了百鸟和高木在后方,他少了后顾之忧,转身继续朝那个黑影追去。奔

      追到小区后面的围栏륿,뢣外面是一条无人的小路ퟻ。㓏

      那个黑焥影对着高高的围栏,突然停住脚步,转头看틊向毛利。

      月光之下,瘦高的身材,一身黑衣,外加压低的礼帽。

      银色的长发随风飘动。

      毛利往上遮了遮口罩,确保对方不会识出他的쟒容颜。

      往前逼近两步,对方的黑色礼帽之下突然展现一抹微笑。

      突然,他一只手从黑菀色大衣内兜掏出一把手枪。沈

      毛利瞳孔一缩,前进的폻身躯往侧边一歪。

      嘭㷱!

      随之而响起的枪声,能感受到炽热的气息划过肩侧。

      沉闷的枪声没有惊醒身后不远处的别墅内的住户,连鼓舞人心的灯光都没有打开。

      ム 看起来是胪有备ꗡ而来,枪管加了䪨消音器!

      毛利身体重重摔进一旁的枯草丛里,左臂被子弹划过,炽热的鲜血涌出,但是伤口뚯在寒风中竟然感觉不到疼痛。

      他在草丛忟中移到另子一边,看着那个黑衣人爬上了高高的围栏。

       外面有人接应他,将绳索放了进沁来。

      没有称手武器,已经追不上了。

      他开始返回茶木家的别墅,一边奔跑一边拨打百鸟的电话。

      “喂,毛利先生,大事不好。⌱”一接通电话,百鸟那边紧急地说。

      “怎么回事?”毛利停下脚步,捂住流血的伤口。

      “茶木警官从楼上摔下来,呼吸微弱。”為百鸟慌张的声音有些颤抖。

      难道那时候从楼上掉螗下的人是......

      茶木警视?

      毛利全身渗出冷汗,寒风吹来,他小腹控制不住地发抖。

      毛利思绪纷乱之际,百鸟打断他,“喂,毛利先生,你在哪里?”

      䬎毛利回答,“我刚才看ắ到从茶木警官家跑出来一个人,我去追他,结果对툰方有枪,从后面围栏逃掉了。”

      “我马上告知目暮警官。”

      “我现在赶过去。”

      毛利收起手机,狂奔回茶木家的别墅。

      院子里,百鸟和高木焦急맿地围在茶木太太周围。

      而跪⨧倒在地的宫ꙑ野伊织,将满身是血的茶木警官紧紧抱在怀里。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㖀...”宫野伊织泪流满面,“我早该告诉你们的......”

      她不断地自责。

      毛利赶过来,一脸无措地看了百鸟和高木呬一䛞眼。

      “这里怎么回Ἶ事?茶木警视怎么样了͆?”毛利焦急地询问宫野那个女人。

      虽然对她有敌意,但是看到一个柔弱的女人跪倒在地,紧紧抱着茶木警官,毛利不忍心将她推开,进而查看茶木的情况。

      百鸟说,“救护车马上会来。”

      Ⱚ “楼上发生了什么?”毛利看了眼二楼。

      卧室里白色的窗帘如午夜幽灵那般,随着寒风飘出房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