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色网

      房门开合,吕不韦走了进来,看到嬴政面前的书简,不禁笑着赞道:“夜色已深,更是开府吉日,公子仍不忘废寝研读,不韦深感佩服!”

      “相邦过奖了!请坐!”嬴政一脸温和的笑,并未因赞言而波动,回道:“相邦深夜到访,可是有事?”

      “是有一些小事,想与公子一叙!”吕不韦坐下,见嬴政准备提壶,连忙上前从嬴政手上接过,为嬴政与自己倒上热茶,笑眯眯地说了句。

      嬴政闻言,眉毛先是一皱,随即舒展开来,笑着问道:“何事?相邦请尽言,嬴政細听着。”

      뱹说到这里,吕不韦淡淡一笑,道:“公子,如今公子已开府,按照规制下一次廷议就该上殿参议ᤜ国政了,不知公子有何打算?”

      嬴政想了想,不明白⨴吕不韦是什么意思,言辞之间略有保守:“虽然可参议国政,但是嬴政资历尚浅,经验不足,还是先作观看,以学习为主。”

      “呵呵呵~~公子太谦逊了!”吕不韦笑着说道:“公子虽然年少,但是天资聪颖,虽然需谨言慎行,但是也不可过于内敛,该展露锋芒之时,也该勇于进击聪,在朝堂之上博取声名威望,以作后用!”

      “朝堂之上有相邦,嬴政还要这威望作甚?”嬴政忍不住笑了笑,摇头问道:“而且相邦今夜前来,究竟所为何事?掫还请相邦明言告知!”

      闻声,吕不韦点头说道:“既然公子问起,那不韦便明说了。公子如今乃我秦国嫡公子,更是王上长子,参议朝政、纳贤养士,等同于行使太子职权!”

      ࠱“但是,公子毕竟不是太子!”吕不韦眉眼微眯㨏,目中精光闪动,说道:“公子᥶仅以嫡公子身份,虽然在如今无人可望公子之项背,但是时间一长졾,等到芈系所拥立的公子成蟜长大,再有芈系一챡旁辅佐,这局面难免会有其他变动。”

      “相邦稹是说,父王有可能会另立太子吗?”嬴政的脸上也不禁起了几分嘲弄,对吕不韦的所言甚为不屑。賅

      吕不韦自出声以来,一直在察言观色,自然看到了嬴政脸上的不屑神情,当即连忙说道:“公子稍安,请봃听不韦拙见。”

      “王上视公子为至亲,与赵姬夫뱶人更是情深似海,自然不会做出对公子不利之事。但是公子应该知道,去年赵使一案,那些凭空多出꽂来的弩机,来路不明,凭空多出,公子棎可曾想到什么?”

      “……ⶂ”嬴政看了吕不韦一眼,没有出声。

      赵使手里的弩机,吕不韦可能只是猜测,䐟但是嬴政可是始作俑者。这一件事,除了嬴政这边合信商会的人,以及子楚手里的玄鹰军,其他人都不知道其中详情。ힳ

      吕不韦如今在自己面前说起这一处,所谓何意?

      想到这里,嬴政沉吟良久,说了句:“相邦,究竟想说什么?”

      吕不韦目色一定,认真说道:“公子应该听到过,去年咸阳城中的一些传言,都说赵使手搰中的弩机是芈系手里流出来的。”

      “……”嬴政没搭腔,心想这消息还是我让人传出去的,我能不知道吗?

      见嬴政不言,吕不韦还以为抻住了眼前这个公子,言语当中不免有些轻浮:“公子试想,若是这些弩机真是芈系手中得来的,那芈系究竟还有多少的弩机没有㖚拿出来?公子可有想过?”

      “……”嬴政低着头,面色严峻,一副很认可吕不韦所言,并且心中很焦虑的作态。

      ෇ Č 吕不韦接着说道:“芈系手中若是握有私兵,且装备有弩机,那一旦事有不测,难保不会举å兵逼宫,威胁王上安全!若是芈系届时怂恿朝臣,兵围王宫,逼迫王上立成蟜公子为⦎太子,公子又该如何自处?事后芈系骳追究婔下来,公子与夫人又该如何自保?”

      “……”嬴政伸出手捂住了脸,狠狠地搓了搓,眉眼冷凝,一副很焦灼的模样。

      䤻焦灼,真滴焦灼,要不是及时抬起手来搓脸,恐怕嬴政就要忍不住笑出来了䤀……

      逼宫?强立太子??这要是放在其他国家,或许还有这个可能춫。只不过很可惜,这里是秦国~!

      不过,对于不知道秦王底牌的人来讲,这种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外人可不知道,秦王手里有个名叫玄鹰军的机构。

      在끩玄鹰军和城卫军、禁卫的多方防护下,芈系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机会逼宫!嬴政知道,吕不韦却不知道冨。

      见嬴政␬不语,吕不韦以为哄住了这位公子,心中隐隐有些骄傲,认真说道:“公子可有想过,真到了这个时候,该当如何?”

      “相邦的话,嬴政越来越听不明白了識……”嬴政摇头苦笑,疑惑地问道:“相邦想让嬴政在朝中激进敢言,可是如今又说起了芈系,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当然有关系!”吕不韦眼睛大亮,看着嬴政说道:“公子试想,若是公子能在朝中与不韦一碝同打压芈系,让芈系彻底Ἆ无力再影响朝堂,那对于秦国而言,岂不是幸事一件?即便日后芈系再想逼쯶宫以胁迫王上,没有了朝臣随行,也就没有了那个名头,再敢乱行举措,那便是谋反ᶶ!”

      “况且,公子若是在朝㺾堂之上뵩崭露头角,不韦定当竭尽全力扶持公子,助公子早日取得太子之位!到了那时,公子身为太子,赵姬夫人便是秦国王后,公子将再无后顾之忧,安居于高枕之上!”

      “相邦此言,当真?!”嬴政眼睛一眯,死死盯着吕不韦,看上去似乎有些动心。

      见状,吕不韦心中大喜过望,连忙表露忠心:“此尽为肺腑之言,还望公子相信不韦赤诚之心!不韦德督才薄浅,得此相邦之位,ꢯ终日惶惶不安,唯恐辜负王上欧与公子的重视。为此,但凡能够帮助公子,不韦绝无二话!”

      “相邦坦言肺腑,嬴政敬佩!”嬴政笑了笑,蓦然神色一顿,意味深长地问了句:“只是,相邦欲助嬴政为太子,这是相邦之见,还是父王之见?”

      吕不韦顿了顿,随即看着嬴政,正色回道:“王上与不韦,皆有此意!”

      “嬴政了즐然!”嬴政笑着说道:“相邦今日之言,嬴政铭记于心!日后搑嬴政若是成了太子,定不会忘了相邦的相助之恩~!”

      “公子言重,此乃不韦之荣幸!”话虽这么说,但是吕不韦脸上的笑裭意,却没有丝毫遮掩,明显得很。

      对此,嬴政笑脸面对,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约定,互相都笑意满满。

      到了这个时候,吕不韦此番前来的意思,嬴政已经看得明明白白。

      吕不韦如今乃是相邦,但是芈髨系在朝中也只是落寞,还未到落魄的境地,槃吕不韦也并非无㔪人制衡。

      而今日之言,借着莫须有的芈系逼宫,来让嬴政“认清”这朝中风雨,进而引导嬴政与自己结盟,共同将过往的敌人芈系彻底打垮,从而扫清不合之音。

      至于太子之位,嬴政如今已是嫡公子,况且子楚早在上次宫中䠿遇刺之时,就已经跟嬴政表明了心中所想,道出了将嬴政培养为秦王的打算。

      这个打算,子楚绝对在嫡系大臣面前说起过,绝对在吕不韦面前说过,即便只是猜测,嬴政对此也有着绝对的把握!

      可是如今吕不韦之言,却是将这太子之位说得是扑朔迷离,未有明言。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借着立太子这个机会,忽悠让嬴政跟他同一阵线,打压芈系,“抢夺”埓太子之位。

      而等到事成之后,吕不韦不光铲除了芈系,坐稳了相邦之位,还对嬴政有着拥立之恩,一举两得,自己的地位又将持续下去,端是好算计。

      嬴政心中暗荏笑。这吕不韦从一开始到现在,所作所为环环腣相扣,还真是好算计。只不过,此人的目的却尽然相同,那便是“权”!

      为了权,吕不韦利用嬴政对芈系的仇恨,在嬴政面前道出扶立相邦就可制衡芈系的灑说法,利用嬴政来告知给子楚,从而达到自身目的。

      瘰为了权,吕不韦在嬴政面前表露忠心,利用嬴政子楚父子之情,在嬴政面前一副훊只忠于王上和公子的狗腿模样,获取两人的信任。

      若说以前吕不韦的作为还有些谨飋慎的话,那么今日,此人为了权,更是明目张胆算稸计起了嬴政,借着嬴政的身份、利用嬴政的仇恨来彻底打垮芈系,还可以不被旁人念叨自己是“专权、铲除异己”,这可真是上好的计谋啊!

      可惜,吕不韦啊吕不韦,螳螂和黄雀,圧都会是猎人箭矢之下的猎物,难以逃脱!

      ন 嬴政笑眯眯地看着对坐的吕不韦,抬起漆碗,遥遥敬了一下,两人以茶代酒,饮了一杯,预祝功成。

      这个关头,嬴㍛政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方才与赵厚讨论的盟赵伐燕一事,想슖着既然两人都明面上成一힥路人了,那这时便在吕不韦面前提一下,省得在朝议之上自己突然提起这一事,惹得吕不韦心疑。

      駋想到此,嬴政当即出声道:“相邦今日来得正是时候,嬴政正好有一些想法,想要在朝议之上道出,但是又唯恐受到诸多臣子反驳ྲྀ,便有些迷惘,不知该不该提。相邦今Ȧ日即来,便听听嬴政所▪想,如何?!”

      “哦?択公子之谋定然惊天动地,不韦洗耳恭听!”此行之目的已经达成,吕不韦心中甚为愉悦,对于嬴政所言,倒也深感兴趣。

      见状,嬴政便开门见랿山,直接说道:“嬴政欲盟赵伐燕,不쒊知相邦以为如何?”

      쪦 “盟赵伐燕?”吕不韦有些诧异,疑惑地说道:“᳨公子为何会有此等想法?”

      “无他,只是念及去年赵使萧默入秦,想要ⵘ与我秦国结盟,最后却草草归赵,使得赵国在三国围攻之下苦苦支撑,嬴政便有些于心不忍!毕竟,不论是萧默还是合信君,都ﳉ对嬴政不薄啊~~!”嬴政感哙慨出声,言辞当中尽是对赵国“悲惨”遭遇的“同情”和“悲伤”。

      “……”吕不㜁韦眉头微皱,对此有些难以理解,说道:“公子,即便公子早些年在赵国蒙受合信君庇护⫬,但是这也不代表我秦国要出兵相助赵国伐燕呀?魏楚燕三国合纵之势可还未散,我秦国此时出兵,岂不是徒增伤亡为赵国做嫁衣?”

      㘐 这话,吕不韦说得还算正派。

      껢这时,嬴政又加了一句:“可是相邦,一旦有兵争之事,就注定要整顿军备,这样一来,岂不是一个묩大好的机会,可以盘查往昔军备当中的猫腻,说不定还能查出芈系私吞军备的证据呢?!”

      “!!!”吕不韦眼睛突然睁大,明亮的双眸看向嬴政,对嬴政所提到的这一点震动不已,心中细细思忖。

      嬴政在对面观望,见吕不韦陷入㫨思索,不免微微一笑,耐心等候。

      良久,吕不韦出声了:“公子言之有理啊!若是能借此机会抓到芈系的要害,那或许会是一劳永逸之法啊!可是……”

      说着,吕不韦看向嬴政,试探性地问了句:“可若是在朝堂之上,单以公子럩早年受过的庇护来作为借口出兵助赵伐燕,难免说不过去啊~~!若是被芈系抓住机会指责公子感情爎用事,这岂不是有损公子声誉?”

      “若是相邦担心嬴政受到影响,那不知此事由相邦出面谈说如何?”嬴政脸色如常,只不过心里却是恶念丛生,有心想恶心一下吕不韦。

      果不其然,吕不韦一听这话,脸色立马就僵了,心想我出面这么说那还不被芈系给吃了??坚决不行!!

      对此,吕不韦尴尬一笑,说道:榩“公子,此事不韦쑑出面,也照样会被悺芈系言辞相对啊!还是得想一个名头,才好筹算啊!”

      嬴政心里一笑,知道吕不韦是顾忌自己的名声,不愿意冒险,当即也不强求,顺着吕不韦的话风说道:“既然如此,那嬴政便再想想。若是想到好的主意,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给相邦!”

      吕不ᷠ韦听闻后,当即点头道:“如此,再好不过了!夜色已深,不韦便不打搅公子休息了,这便退下!”

      说完,吕不韦起身朝着嬴政拱手行礼,嬴政见状连忙起身相送。

      等到嬴政将吕不韦送出去之后,再次回到书房之内,残顾和⟐荆轲已经现身,뱑等待着嬴政。

      峯 见到嬴政进来,荆轲率先出声,有些苝戏谑地说道:“这个吕不韦,真聸是够假的呀!”

      “连你都能看得出来,偏偏这吕不㮜韦还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他ኗ能将我蒙在鼓里!可见人在自傲之下,是多么쏶地猖狂、愚蠢!呵呵呵呵~~~”嬴政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嘲讽了几句。

      “壜在我看来你们两个没啥区别,你还笑旁人,真的是老鸦笑猪黑!”荆轲嘴皮子一翻,把嬴政也给带了进去,直接让嬴某人当场懵逼。

      뭙“……”嬴政眼睑低垂,扫了荆轲一眼,没有搭理这货,而是看向了一旁的残顾,笑및着说道:“残顾,我要你做一件事情,或许名声尽失,或许有亡命之险氢,你可愿意?”

      䙫 “公子之令,残顾赴汤蹈火,在所不綸辞!”残顾面色坚毅,郑重答复。 

      “好!”嬴政笑着应声,眉眼当中满是算计,小声念叨了句:“吕不韦既然想要招揽你,那我就给他这个机会,嘿嘿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