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txt软件

      登幽州台歌

      왏 唐·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着。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chuàng)然而涕(ti)下。

      这首字里行间的悲凉챴愤懑、满怀失望的歌,如果当时陈子昂老家的乡邻看到,绝对想똈不出这是那个不可一世、横行乡里的贵公子所写出来的。在他们看来,陈子昂绝对不是有那么多的悲伤和郁闷。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让人捉摸不透。

      公元697年,怀才不遇、内心悲愤的陈子昂在一个秋风萧瑟的清晨,一个人登上了幽州台,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陈子昂仰天长叹:我看不见古时礼贤下士的明君,我也看不见未来求贤若渴的圣君,想到只有这悠刿悠无限的苍茫大地,我就忍不住的一个人哭得稀里哗啦。哭完后㼝的陈子昂,环顾四周ૢ,满ࡳ眼都是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

      陈子昂(公元659年—702年),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其反对齐梁颓靡诗风,致力于革新诗风,提倡“风雅”,颇有汉魏风骨,对盛唐的诗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后世人称他为“诗ꝰ骨”㡏,称他的诗为“唐诗之祖”。

      公元659年,在蜀地一个富绅家庭中,诞生了一䢛名男婴,他的父亲颇有才学,为他起名陈子昂,从小锦衣玉陲食,㭄过着让他人羡慕的童年生活。也正是由于家庭的富足,这个富二代ࢎ小伙子身边围着一群闲散人员,整日在家乡附近游荡,骑马游猎,斗鸡玩鸟。向往仗剑走天涯的侠f客生活的他,还让家里给他请了个击剑老师,经过几年的学习,耍起剑来有模有样,如果一ࣘ直学下去,估计➣真能成为一名剑术大家。如果这样,那也就没有如今我们所了解的陈子昂了。 ໏

      学得剑术后,一퇑直想在自己小弟面前表现一番,但是苦摪于没有机会。这一天陈子昂带着一群小弟来到街上,看见一个消瘦的书生,双手紧紧抱着书,嘴里面还在背着先生要求背诵的文章。相信大家都经历过或者见识过,一般在学校里总是有些不爱学习的学生三五成群䊫看到学习成绩好的就要됭上去欺负一下。这个规律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也出现过。陈子昂现在都十七八岁了,一直看不下去书,所以看到读书人就莫名的生气,在找茬的过程中,陈子昂误伤了这个读书人。鼻青眼肿的读书人双拳难敌四手,气急败坏下说了一句:相鼠有皮࿮,人而无仪。没读过书的陈ﱱ子昂立马炸了毛,竟然说我像老鼠一样丑陋!本来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就很注重仪表,更何况长得不好看,个头又不高,还有些青春痘的陈子昂感觉内心被深深的伤害了,只怪自己没读过书,也不能好好反驳一下,正准备操家伙就干时,旁边的马仔说:“大哥,这句话出自《相鼠》,是说你不懂礼仪,凉不知廉耻”。马仔的一句话更像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年轻的陈子昂脸上,自己的马仔都懂而自己却什么也不知道,以后还怎么混。半天说不出话的陈子昂,把剑一扔,跑回了家里。

      从这天开始,陈子昂解散了自己的马仔们,闭门读風雨文学。天才注定是天才,别人寒窗苦读十年未必有他三年的功效。这几年的读书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观,他不在向往仗剑江湖而是希望有朝一日将一身学问付诸朝廷,成为一名匡扶社稷的能臣干吏。

      쎼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年),怀经纬Ꙁ之才的陈子昂,出三峡,北上长安,进入当时的最高学府国子监学习,并参加了第二年科举考试。信心满满的陈子昂没想到竟然落榜컘了。但是毫不气馁的他回故里ꂈ金华山研读,“数年之间,经史百家,罔(wǎng)不赅(gāi)览。尤善属文,雅有相如、子云之风聈骨”,这段时间的沉淀为他后来革新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永淳元年(682年),学有所成的陈子昂,再次入京应试,结果现实又给他扇了炼一个大嘴巴子,他又落榜了。如果三年前还有借口自己年轻,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借口了。骨子里一直很高傲的陈子昂很不服气,用三年学了别人十年的东西甚至更繤多,他有资格骄傲。但是现实是他仍然落榜了。午夜梦回,无法入睡的陈子昂站在窗前,沉吟不语。初唐四杰已经名满天下,王勃十岁作《指暇》,十六岁已是朝廷命官,杨炯九岁就被称为神童,咏鹅少年也成名已久,被病魔折磨许久的卢照邻也是名满长安城。就连那咶个ꅎ自己一直看不上的宋之问也已经在朝堂菙和文化圈声名鹊起。想到这些人,本来就不平静的内心更是破涛벗汹涌。不行,要找襥个办法!

      这次落榜,陈子昂没有回老家,而是在长安城游历(哎,有钱人的生活让估计能杜甫羡慕的流下了泪水)。有一天,在长安城,有个胡人在叫卖一把琴,索价百万,这口气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围观,但是没人敢去询问。好不容易挤进ڱ去的陈子昂瞬间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谁让家里有钱呢!他出ᬈ价买了琴对着周围的群众说:“我擅长弹琴,在某月某日某时我会在某地演奏,希望大家到时候前去捧场”。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引起了整个长安城的轰动,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长安城的达官显贵来到了指定地方,只见陈子昂狠狠的将价ᓹ值百涵万的胡琴摔了个稀巴烂。在众人还未在这场行为艺术中懵逼状态中走出来时,陈子昂激情蓬勃的说:“我陈子昂博览群书,胸怀经纬,却无法以身报国。胡琴乃是雕虫小技却引起这么大的㞟轰动,是在是汗颜。今天我带来騴了我的诗文作品,供大家品读。ᡙ”就这样,陈子昂的诗作在长安城勋贵群引起了轰动,为自己打响了在长安城的名声,挴打通了自己的进士道路。这就是著名的典故“伯玉毁琴”。

      在长安城已经家喻户晓的陈子昂,在公元絫684年进士及第。出入朝堂甑的陈子昂并没有在官场中引起多大的关注,因为在这个时候,朝堂的重心是在高宗的灵柩(jiu)是送回长安还是留在洛阳。虽然表面上这是李唐家事,但是背后却是风云诡谲(jué)的政治斗争,关乎政治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斗争。在高宗后期,武则天已经参与朝堂政事,培植了不少亲信,隐隐ᒡ有取而代之的征兆。李唐和拥护李唐的官员势埖力大多都在长安城,武则天的势力都在洛阳。⩪支持李唐的人都想将高宗灵柩送回长安城,支持武则天的人都想让高宗灵柩留在洛阳,因为只要武则天随高宗灵柩回到长安城,那么䭼她和她的势力将再无话语权。在朝堂之上,每天都是因为냸这个问题争吵不休,双方僵퓣持不下。这个时候,陈子昂上书武则天,陈述高宗灵柩去长安城的弊端,有理有据,有气有节,最终穬让反对的人无言以对。武则天事后召见了陈子昂,对其才华称赞有加,并提拔他为右拾遗(专门给皇帝和朝廷纠错的官职,很多诗人都当过这个官)。

      身为右拾遗,陈子昂完美的履行了这个官职赋予他的神圣职责,直言敢谏,不畏强权,不顾己身。时武则天当政,信用酷吏,滥杀无辜。他不ݩ畏迫害,屡償次上书谏诤。武则天计划开凿蜀山经雅州道攻击生羌(qiāng)族,他又上书反对,主张与民休息。陈子昂畅想着自己能成为魏征那样的忠臣,只是他没考虑到武则天并不是李世民。屡屡上书直言,批评朝纲和武则天本人,陈子昂在武则天心中的那一丝丝好感荡然无存。垂拱二年(686),被派去随左补阙乔知之军队到达西北居延海、张掖河一带,远离了朝廷。通天元年(公元690年),契丹叛乱,武帝派建安王武攸宜大军征讨契丹,陈子昂被任命为随军参谋,又稾一次被支开!虽然不能被朝茟廷认可,但是䃋能够去往前线,征讨逆贼,也算是对儿时自己倛英雄梦的交代。只是大军刚到前线,一触即溃,抱头鼠窜,败的是毫无节뇻操和底线。这뛖个时候,陈子昂挺身而出对武攸宜说:“将军ⷝ,请给我一万人马,我定能攻慬破契뀱丹中军,扫平逆贼!”武攸宜已经被敌人的军威吓破了胆,哪还有心气去和契烯丹∿打仗。仗败了不说,这个不知好歹的陈子昂还天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看着就心烦谟,于是陈子昂就被贬为下级军曹。

      空有报国良쳣策,却无法施展,可想而知,陈子昂是有多憋屈。正是这段时间,陈子昂用写日记的方式写下了《感遇》三十八首,一糎个标题写了三十八首诗,就凭数量,在獲千年之后也能感受到陈子昂内心的忧伤。也正是这段时间,陈子昂登上了幽州台,写下了文首的《登幽州台歌》,历史濵就是如此玄妙,我们痛恨武攸宜愚蠢的军事能力和狭隘的胸襟,但是我们也庆幸因为他,陈子昂才能写出这首诗。

      幽州台又称黄金台,是古时候燕昭王招贤纳士的地方。幽州是现在北京一带,幽州台现鄵在位置在河北保定。李白、李商隐、柳宗元的诗中都有关于幽州台的诗句。据史料《战国策·燕策一》记载,燕昭王初登皇位,励精图治,发奋图强,希望有志之士能够前来辅佐自㌘己治理燕国,但是那些有才华的人认为燕昭王就是叶公好龙,并不是真正的想招揽쇯人才,招不到安邦济世的人才,燕昭王整日茶饭不思。有一天他的老师郭隗(kui)跟他讲了个“千金市骨”故事:从前啊,有个君主特别喜欢千里马,出一千金买千里马。终于有一天,找到有一匹千里马,这个君主派人騅带着钱去买,结果马死了,这个人就花钱把这匹马的骨头买了回来。君主很生气的说:“我要的是活马,你买骨头回来干啥”,这个人回答道:“我用五百金买了马的骨头,当人们听说了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人将马送来的”,果然没多久,君主得到了三千匹好马。郭隗接着说:“大王你招揽人才,首先招揽我,像我这样水平的人您都会礼遇有加,其他人肯定能闻风而来”。燕昭王听后,茅塞顿开,于是为自己的恩师筑起了黄金台,也就是幽州台。

      这个故事说完,相信大家都会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诗人怀念幽州台了吧。他们满腹而经纶,希望能够遇到像燕昭王一样的明君,鄴能够招揽自己,重用自己。以后在诗中读到了幽州台、黄金台或者燕昭台,那么这首诗一定是怀古诗。任何一首怀古诗都是对比诗人当时所处的境遇。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生不逢时这些成语都可以用在这个诗人身上。

      有时候我就叨在想,如果当初陈子昂换一种说法向武攸宜要兵的话,或许他的人生就有机会改变。陈子昂走进武攸宜军帐,安抚着没经历过战争的主将:“将军,我军虽然败了,万幸将军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将军,我建议战略性转移。”武攸宜一听两眼放光,心想小伙子很懂我啊。就问道:“何以见得”。陈子昂上前谄媚的说道:“将军一定是今日劳累甚多,难道忘记了前天自己说的话了吗?我可是听完后醍醐灌顶。当时将军说契丹来犯,०起兵仓促,粮草肯定不济,加上连日苦战马疲兵乏,只要我等与其对峙,不久契丹就能退兵。现在虽᪣然我军小挫,但是主ܓ力仍在,我军后退百里,即可无忧。整顿兵马,以期再战。”武攸宜一听,踫脸上顿时有了笑容,탽这个小伙子不仅有见地还懂事,知道我想退兵,还给我整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错,是个好苗子。随机武攸宜眉头一皱,问道:“我军突然撤退,契丹骑兵必定追击ᴊ,到时候中军一乱,将如何处置?”陈子昂脸上的谄笑更加热情,拱手说闼道:“将军明见,思虑周全。末将得大人栽培至今,无以为报。今日斗胆向䖽将军讨要一万兵马,갎立于契丹铁骑之前,只要子昂还有一口气在,决不让契丹狗贼前进一步。子昂愿以死报答将军知遇之恩。”武攸宜一听,感动的稀里哗啦,并一番封官许愿,恨不得当成皆为异姓兄弟。辯如果是这样演绎,陈子昂如愿获得一万精兵,๪毕竟武攸宜还是想保命,肯定将一万精锐给他断后。又能让领导开心,还没有让领导跌面子。还能让朝廷看到了武攸宜临机处断的名将之风。更岮是有可能让陈子昂凭借此一万精兵大破契丹,扬名立万,以Ἀ后的仕࿴途将是一片康庄大道,出将入相不在话下。但是,如果是这样的陈子昂,历史上会多一个权臣能吏,但是一个没有风骨的陈子昂,对于唐诗,对ი于后世都是极大的损失。李白杜甫韩愈们没有了可以去学习效仿的对象。延续百年的唐诗气象也会大打折扣。

      从幽州台下来后,心灰意冷的陈子昂就不愿在朝堂为官。陈子昂以父亲年高为由辞官返乡,在家乡建茅屋数十间,种树采药,隐居山林。已经学着和这个薄情的世道和解的陈子昂本以为可以这样潇洒的过着自己的富家婮翁生活,只是这个薄情的世道仿佛还不想放过他,权臣武三思在得知陈子昂已经辞官回家后,指使ꇀ当地的县令段简罗织罪名,诬陷入狱。公元702年,陈子鸭昂冤死狱中。

      这首诗并不是在他写完之后就风靡整个唐朝,而是过了将近一千年之后,有一个叫做杨慎的家伙发现了这首诗,不然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机会看到这首《登幽州台歌》,这是一首悲愤并不悲观,失望并不绝望的登幽州台歌,它的出现洗净六朝脂粉,唱响盛唐序音,更能穿越古今,唤起无数共鸣,这就是诗歌的意义。陈子昂用自己为剑,一往无前的刺向宫体诗的心啟脏,这个巍峨的巨人,在经过四杰的围攻之后,面露疲态的瞬间,这个如同匕首的剑狠狠的刺向了宫体诗的心脏,眼见着他缓缓倒衳下,却还未成闭上他的眼睛,他在等,等那㼋双抚平双眼温柔的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