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a天堂在线

      咀“冰将军,你们这行军速度是不是越来越慢了縱,老身这些个轿夫稍快些,怕是都会超过你们了吧。”

      欛 半日已过,丈人军슾没有留下人马留守临汑城,全员向月幽进发,空㌀恶亦步步跟随,竟然对即将面对䆎的魔族毫不畏惧,反而继续阴阳怪气地催促着冰閵娇䴴。

      丈人军行军缓慢몴,自然醣是冰娇暗地里下达的命令,毕竟现在每拖一秒都是必要的,所以此次出军是没有骑马的,所有人都是步行军。

      从出洛阁镇开始,冰娇就在尽可能的在用相对合理的办法,强行延缓进度,所以行军速度从一开始就比较慢,只是还在合理的范畴。

      现在,冰娇已经无所谓对方信与㍊不信、合不合理了,“拖”字诀必噶须要贯彻到底,并在心里期盼着清风能够尽נ快出现,不然,这只丈人军的命运就ꅽ岌岌可晅危了。

      ꇷ“感谢教皇냡,让我们在收复一座城池ᅲ后还能继续行军赶路。只是半日的休息时间,这种速度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使者大人要是心急,可以让您的轿夫快些,先行一步吧。这样,我们就算是跟随着您的步伐,在月幽取得的大胜,头功ᴐ定是属于您的。”

      冰娇依旧用话搪塞着空恶,至于信不信,那就随她了。

       “哼!”

      空恶冷뗟哼一声,将轿帘放下,眼不见心不烦,心中恶道䍶:伶牙俐齿的小蹄子,我看你还能狂到几时,我一定要亲眼看着你惨死在月幽!棍鰡法极佳,攻打临城时确实杀人为单^数,善用水的力量尚未体现……哼,我就不信这小蹄子有瞬杀罗刹鸟阴骑戅的实力……

      “停军!休息一下,稍作整顿再出发!”

      大概距月幽还有一半的路程姇,冰娇一声令下,全军停了下来,开始休息。

      “冰将军,你是不是拿老身顪当三岁礝小娃娃᎐?你们这୫种速度行军,也需要休息的吗?真当我不会向教皇大人禀报不成䫵?”

      轿子停下,空恶下轿走了出来,冷言问道。

      冰娇也不慌,不紧不慢地回道:“教皇大人保佑,人需五谷杂粮,果腹方有力,您不能不让됆我们恢复力气啊,不然,我们全军虚弱无力,鶇是去月幽送人头的吗?”쬇

      坌本来就是去送死的。空恶心里恶狠狠桿地想着。

      “再说了,您的轿앀夫也是要恢复体力的,不然累死了他们,我这里可没人会抬轿子,到时候就只能委屈您跟我们一起走着了,多不好。”冰娇继续说道。

      闻言㺟,空恶气得瞪了冰娇一眼,甩手回道轿子中坐下䬪,想着这是一群将死之人,心中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这次休息,冰娇尽可能的和丈人军一起拖ꀎ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浂 期间,空恶又不耐烦地出来比比几次,又同样的被冰娇气回轿内,然后怨气更胜。 ཇ

      最终冰娇卡着空恶爆发之前,重新开始向月幽进发。

      月幽,魔族重地之一,这里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天,皆是昏暗至极,只有一些暗淡的绿火红光,将此处衬托得瘆人之极。

      这里⥅只有少量的建筑房屋,却都不是用来住宿的。

      也没有城墙、防御措施之类的东西,显然魔族与人族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ӡ丈人军횭也终ᝫ于是抵达了这里,而牧清风还是没有赶到。

      㰄 一路上畅通无阻,ĭ魔族毫쯙不设防,没有侦察兵,没有关卡,没有任何阻力。

      不过,这一切并不是魔族狂妄自大,完全不相信会有人攻打月幽。

      因为,刚刚抵达月幽,丈人军所看到的,就是密密麻麻的魔族整齐的站在他们面前,明显댻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简弌直就是一招字面意义上的“请君入瓮”。

      在丈人军已经站定之后,他们后方,也出现了一股魔族兵力——被包ማ围了。

       떔关门捉贼!

      冰娇忽然意识到,教皇此举或许根本不是突然硬气起来,想要ـ与魔族碰一碰。

      䌉 或许,从一开始,自己包括整个琨丈人军,就是被派来慙送死的⥻。

      只是,冰娇一时不知教皇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꿈难道렱说,教皇和魔族相互勾结晥?

      那么,为何被派来送死的为何又是丈人军?扁

      丈人军重启难道不是为了对付妖族的吗?妖땸族,教⬩皇又不在乎莭了吗?

      冰娇得不出结论。

      ᦮ 面对魔族嫈如此阵势,丈人军中大部分也有了和冰娇类似的想法。

      原本,他们是绝对不会怀疑教皇的,毕竟,那是他们唯一的神明。

      不过,现在䓃已经不同了,他们遇到了一个新的“神ᖵ明”,而且这是一ජ个他们亲眼见识过的“神明”。

      这,改变了他们一直以来的思想,让他们的思维也活络了起来。뿜

      这,就是信仰的转变。送

      不仅如此,面对着眼下好像⌴必死的局面,丈人军内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他们的战意不降反增。

      뜥 因为,他们心中都坚信,他们真正的将军,一直都在附近,一定会在关键时刻降临泤。

      所以,无论如何,这场战斗ᗏ,干就完了。

      大战一触即发。

      撢  魔族并興无武器,浑身由黑雾和骨甲组成,他们的身体就是他们最好的魯武器。

      㮿ᔦ虽然他们列阵还算整齐,但战斗起来却是毫无章法与配合。

      对着被包围的丈人釘军,蜂拥而上,悍不畏死。

      武器与骨甲的碰撞,智慧与野蛮的交锋,相互配合与单閒打独斗的对决。

      开战前明显处于劣势的丈人军,竟然在交手后䦰占了些许上风。

      虽然丈궓人军的将士们依然难免伤亡,但是与뽪魔族相比,ࡁ确是不及。

      魔族士兵不断地化作黑烟散去,依旧没有减缓他们的攻势。

      若是有熟悉的人观战䋫的话,一定可以发现,这些魔族的士兵쒇进攻确实疯狂。

      不过,他们很明显在抑制着一种本能的冲动,并且对于已经死去的丈人军士兵,他们不会多加侵害,甚至会刻意的避开,不做任何툵接触。

      而这些,使得他们的实力䇷大打折扣。

      ………… 灠

      于此同时,月幽之内,一间破旧的牢房内。

      关着一个手持彩虹佩刀的男人。

      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的全身,依쯕然难뾶以掩饰他的帅气。

      特别是这种情况下,他脸上依然挂着的阳光般的픤微笑。

      更是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