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十八岁

      几个小时前,舒灵来到了尊所说的初元博物馆,在工作人员的带路下폾舒灵⾅看到了摆在展示柜里的青铜爵。

      别墅里的鬼魂由于死前怨念太深,所以死后灵魂附着在了导致自己死亡的物品——装满毒酒的青铜爵之❰上,久而久之转化为了一种器灵。

      由于⹹担心鬼魂在之前受伤逃离之后会找到委托人家的另外一只青铜爵附体,从而伤害到委托人及其家人,舒灵在委托人离开别墅之后擈跟詛他通了电뱂话,并确认对方一駜家人平安无事之后惕,嘱咐他将家人连同青铜漶爵带到灵能寺去,在那里的灵力可以迫使鬼魂不得靠近一分。

      此时站在博物馆展示柜前的舒灵,看着里面摆在红布之上的青铜爵三角杯,她打算“借用”一下它。

      在了解了鬼魂曲折的ᦸ前世经历之后,舒灵决定帮助它从永世无尽的怨恨、杀戮之中脱离开来。

      先前它在别墅里的时候因为受到了伤害,所以现在不知去向。

      舒灵身上带着的青铜爵耳由于先前鬼魂受伤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缝,加上身上所带的灵符影响之下,杯子上的怨气已经接近消ؤ失殆尽,委托人家中那一个已经送到了灵䨎能寺,所以鬼魂眼下只可能附着于博物馆里唯一一只青铜爵之上。

      舒灵躲到了卫生间,掏出她在图书馆里初遇尊时所使用的ᅴ隐身药爨水,并洒在了自己身上。

      此时熻处于隐身之中的舒灵,来到柜子前施展着小型空间魔法,隔着展示柜的玻璃就将青铜爵取了出来。

      “抱歉了,事情结束之后我会马上还回来的。”

      失去了青铜爵的重力,红布底下的报警器第一时间发出警报声,顿时间博物馆里的保安以及工作人员火速往现场赶来,而隐身的舒灵则是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大门。

      她要在鸂没人的地方解决掉这次的委托,以及帮助鬼魂解脱。

      舒灵回到了别墅,将先前的断指装到这个新青铜爵里,然后在房间周围缠上了红线以及在上面挂了数个铃铛,之后为了保险起见,舒灵给尊通了个电话并将定位以及关于鬼魂所有的资料信息发至尊的手机上。

      漫长的等待。

      ݅就在舒灵以为计划失败、对方不会被这个新青铜爵吸引而来的时候,红线⥠上的铃铛声提醒着她有鬼物正在靠近。

      “叮铃~”

      骇人的鬼魂直逼少女而来,须臾之间,舒灵已经汇聚好魔力等着鬼魂的进攻。

      一个闪身,躲过了鬼魂扑面而来的攻击,而对方也不想跟舒灵纠缠,而是冲着她身后的青铜爵而去,如果它真的附着于上面那想要再让它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뱥。

      “不会让你得逞的。”

      就在鬼魂以为可以钻入杯子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碰撞㨟声从鬼魂和青铜爵之间的空隙中传来。

      原来早在鬼魂来之前,舒灵就在杯子上设下了几个寨防御魔法,可以让鬼魂无所遁形。

      “听我说!我已经了解你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了!我是来帮你的!”

      锉而鬼魂怒吐不可遏,附体不成的它伸出只有뽡一半手指的“爪子”,直冲舒灵袭来。

      “啧..!”

      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鬼魂,舒灵只能拿出了先前对付它的灵符,再次施展了之前使它受伤的魔法。

      可同样的招藾式岂能奏效。

      鬼魂迸发出惊人的速度躲过了舒灵的攻击,几乎是一瞬之间,五道爪痕印在了舒灵瘦小的身躯上。

      “额啊!..好痛...”

      鬼魂没有给舒灵喘息的机会,转身再次朝着舒灵扑来。

      冁 此时受伤的舒灵短时间内无法施展魔法,在鬼魂第譢二次攻击即将到来的时候,急中生智,拿起了身后的青铜爵,护在了身前。

      擨 “砰!”

      又是一记清脆的碰撞声。

      吃痛的鬼魂没有想到眼前少女还有这一招,一时之间它也不敢贸然上前,一人一鬼就这样僵持着顿足不前。

      “孙为递!这是你的名字对吧!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全部!还有你心中的哀怨、痛苦以及仇恨!请相信我真的是来帮助你的!”

      而鬼魂在听到孙为递三个字的时候,一股来ꀌ自自己的远Nj古记忆涌入了脑海之中。

      初遇、拯救、相识、成长、辅佐、错杀...혼...到身死。

      一切记㲯忆印在了脑海里,鬼魂发出痛苦的吼叫。

      “我能了解你的心情...请相信...”

      话还没䱖说完的舒灵,只见面前的鬼魂非但챼没有因为回忆起前世的记忆而停滞,反而变得更加狂躁,眼里发出骇人的红光,冲着她发起更猛烈的攻势。

      “砰!砰!砰!”

      像是失去了痛觉般,鬼魂一次又一次撞击在了青铜爵前面的防御魔法阵之上,而它能清楚的感受到,面前这个奇怪法阵的力量正在迅速流逝。

      떖被突破只是时间问题,而舒灵只能被动得祈祷着魔法阵能够慢一点被击碎。

      “尊...”

      ——

      一路上,变身为五右卫门魂Ghost的尊强撑着回复不多的灵力以及尚未完全康复的身体㘉,朝着舒灵的方向狂奔。

      他已经充分了解了这次委托里鬼魂的所有信息,包括他的前世经历,尊在心里已经完全认可了这个新加入的“灵异事件研究所”的成员。

      “等着我,舒灵。”

      脚下生风,运用五右卫门的能力再次提升了速度。

      身前的魔초法阵已经临近崩溃,在它上面已经布满了道道裂缝,而鬼魂只是一味的一次次发起撞击,嘴里还念叨着: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要向所有人复仇!쭅!”

      终于,在鬼魂一次剻次的撞击中穔,魔法阵已经全然破碎,化为光粒子渐渐消散在舒灵面前。

      鬼魂由于过度的进攻,自己也受到了不少伤害,但这并不会影响着它朝着舒灵袭来。

      看着缓步靠近的鬼魂,舒灵闭上了眼睛。

      “尊...对不起...”

      ꫁“咚!”

      一띖股重物撞击声从身前传来,喊到疑惑并睁开了眼睛的舒灵就看到心中所想的少年。

      괜 顎 “对不起三个字,还是等回到灵能寺再说吧。”

      “尊!”

      ꭁ 撞飞⪼了鬼魂的尊,来到舒灵身边并看到了她身上的伤痕之后,换上了洁白色的眼魂。

      “Eye!”

      “开眼!”

      “南丁格尔!”

      “纯白之天使㪠,救助之士兵!蝷”

      阵阵白光洒向了舒ൿ灵,数秒之后少女身上的伤痕全然不见。౸

      “那个...谢谢..”

      “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合作者吗?这种小事不是理所应当吗?”

      尊ㅨ把先前跟舒灵道谢时对方所说的话全数奉还,并摸了摸少女的头。

      ⩳接着,转身随着鬼魂的方向而去。

      先前撞击着魔法阵并受到了縐尊的撞击的鬼魂,身体已经接近支离破碎。

      但,心中的不甘和怨恨成了支撑着它苟延残喘的动力。

      尊换上了格林魂,一步一步靠近着鬼魂。

      㼆 害怕尊会直接消灭鬼魂的舒灵呼喊着少年的名字,得到了对方“㚄不用担心,我会处ꚹ理好的”回复才安下心来。

      拉动拉杆,属于格林魂墨绿色的灵力从少年身➌上的铠甲传导开来。ῢ

      “....你ꝰ是来杀我的吗?”

      鬼魂深知现在的自己完全对付不了面前造型特异的少卫年,虽然已经死过一次,但任抱有怨恨的它不甘心就这样再次死去。

      “我是...不,我们是来帮你的。”

      尊回头看了少女一眼,对其点了点头,推回拉杆。

      一道绿光在二人中间⣶出现。

      强光迫使鬼魂本能的护住了眼睛,光芒过后,他听到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为⬾递兄。”

      ?!

      鬼魂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王子狄,下意识的冲向了他。

      而它的攻击扑了个空,对方不过是一道虚影而已,鬼魂转身看着这个即是亲人又是仇人的旧友,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这是..?”

      㡅 舒灵看着ᑃ眼前的画面感到不解,而尊则是慢慢退到了她的身边,并对着做了个“嘘”的手势。

      他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到只属于鬼魂的这一刻。

      眼前的“王子狄”已经变成一幅“会动的画”,上面画了鬼魂从救了王子狄,之后入住王府、改名孙为递、两人一块成长롾、到辅佐王子狄发家致富。 

      再到,他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来,然后就是他去找了王子狄帮忙的画面。

      就是这!

      只有半截手指的手已经无法握紧拳头,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再次在自己面前上演。

      只是.....

      这次王子狄没有拒绝孙为递的请求,他欣然接受了孙为递的亲生父母,并将两老也带进了王府,孙为旄递的父母也向亲生儿源子又跪又내拜,一遍遍的道歉、忏悔着当初因为贫穷而抛下他的举动。

      然后,孙为递虽然并没有完全原谅他的父母,但还是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可以后半生无忧的生活下去。

      之后,在王子狄和孙为递共同努力下,二人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富商,做着扶嫄穷济贫的善事。

      “在你死后,你的义兄弟其实十分后悔他的举动,它在你的墓里嘭留了一册书籍给你。”

      鬼魂半信半疑的接过了尊抛给它的书,打开之后里面是一篇文章,鬼魂认出了自己这位曾经的兄弟的笔迹。

      文章内容写了他们俩从相识到结为异性兄弟的一生,并在其中写了王子狄后面找到了孙氏家人,并力所能及帮助他们之中穷苦受难的人,使他们不再因为贫穷而被迫和至亲家人分离。

      魣文章的最后,是两句诗词,鬼魂用着只剩半截手指的手反复摩蹭着书本,脸庞早已뷧泫然欲泣。

      “再有遇君时,愿为君之弟。”遡

      “我无法原谅你为了复仇伤害无辜的人,但싺我可以帮助你的灵魂完成轮回,在那里你可以遇到你的亲人、兄弟,并且可以改变你的一生。只要,你自己有这个意愿。”

      心中的怨恨已经化为思念,以及黯然的哀伤。

      鬼魂缓缓的点了点头,尊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印。

      一道橙色光芒在鬼魂头ﶭ顶上洒了下樬来,沐浴在光芒之中的鬼魂,不,此时他已经变回了孙为递,对着尊和舒灵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化ங为一道白光遁入了他的轮回之中。

      “呼,结束了。”

      “尊..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他前世的兄弟的事的,还有他留给他的那本书,你是从哪得到的?”

      “因为,这个。”

      尊拿出了先前委托人带到灵能寺的青铜爵。

      ﻪ 在他收到舒灵发섩给他的关于鬼魂的资料信息之后,意识到青铜爵在这次事件很关键┫的尊先回了一趟灵能寺,在委托人手里接过了青铜爵之后在其上面感受到了一股信息。

      那是王子狄强烈的愿力,附着在青™铜爵之上。

      “这一只就是当年那对青铜爵的另外一只,怨灵可以附着于物品之上,愿力也可以,我想,这也是王子狄对他兄弟的忏悔,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完成解脱。”

      “那,那本书呢?还有那两句诗句...”

      “那个啊,其实..是我编的。”

      꺘“哈”

      “我上哪去找王子狄的墓嘛,他既不是什么皇帝也不是什么名人,怎么可能留下那种完整的墓穴供后人考古挖掘。”

      “不过,บ他那份心愿,却是真的。”

      舒灵看着眼前突然严肃的尊,也相信着他的想法。 㬵

      䲑 也许,对于孙为递蟁来说,他确实需要这个美丽的“谎言”。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我婞们回家吧。”

      “嗯!”

      尊解除了变身,消耗了大量灵力的他顿麠时有些站不住쐿,身旁的舒灵赶紧扶住맖了뱴他。

      鳍 这次不知道又得休息多久才能补充回来了。

      榾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䐀

      “什么事?”

      “这两只只青铜爵怎么办?”

      舒灵从博物馆“借来”的那只肯定是要还疦回去的,但橽剩下的两只属于孙为递和王子ꊛ狄的,该怎Ⱁ么处理。

      “要不..把它们一并上交给博物馆?”

      “...你觉得博吳物馆里,古董青铜爵突然消失,回来的时候多了两只,人们会怎么想?”

      “也是哦,那只能暂时带回灵能寺里去了。”

      “嗯,也只能先这样了。”

      回到灵能寺时已是深夜,二人告知了委托人事情结束了,在送走了委托人一家子之后,随即尊倒头呼呼大睡。

      睡梦里,尊仿佛看到了一对兄弟共同洗扶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并对尊和舒灵表示感谢。 旖

      梦里的尊嘴角微微上扬,舒灵看着眼前为了她一次次战斗的少㜖年,红着脸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俯身亲吻了少年的脸颊。

      “晚安,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