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色戒未删减版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乃首阳山大当家秋雨。”秋雨说道,瞟了一眼盒子里的银子,心里大喜,这打劫早就有了评估的,能拿这么多银子出来打点,说明必是一头肥羊,徐章这小子看的真准,对方也就百来人,还是大部分虽然有武器,但是对于自己千余人来说,跟没有武器没什么区别,自己可是全部有马的,来无影去无踪的。

      “原来是大当家到了,张平,再给大当家点见面礼!”

      张平乖乖的,将另外一个盒子送上,这个盒子里又是一千两两千两白银。

      秋雨流了流口水,想拿了银子即可退兵,旁边徐章看见大当家有点犹豫,靠近秋雨,“大当家,我们把他们截获了,都是我们的,他们是拿着你的银子贿赂你!”

      “你小子……嗯,说的有道理啊!”秋雨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想了一下:“不想死的站一边,我先看看!看看再说!”

      张盛一咬牙,手上挥了挥,自己可是很清楚的,这些货丢了都没关系,自己怀里的包还在就是大获丰收,要想回去,先得留着命才行。

      张家商队所有人收到信息,立刻离开车队,围在张盛身边。

      秋雨骑着马靠近车队,“来,打开,让我看看!”

      有个贼头,一刀划在绳子上,打开一看,众人嘴巴都张得大大的,一个箱子一株珊瑚,珊瑚个子有一人多高,秋雨和贼头咽了咽口水,秋雨瞟了一眼张盛,那眼神分明说的是,尼玛,用那点钱打发我,这几株珊瑚到了雒阳就是几十万两银子了吧!

      张盛受不了这眼神,头低了低,索性闭上眼睛。

      徐章看了看张盛笑了笑,骑马靠近秋雨大当家,轻轻的说:“大当家,看到没,那老头手里还紧紧抓住那个包,我猜那才是最贵的东西!”

      “哦!”秋雨回过身来,看向张盛手里抓的包,刚才自己没注意,现在想起来这张盛一直抓着,现在抓的更紧了!用刀指向一个匪徒,“你去,看看那老头包里是什么?”

      “是!”

      张盛眼睛突然睁开了,将包放进自己怀里,“大当家,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些货我都可以送给你!”

      张家商队的人很是惊奇的看了看张盛,这下他们才明白这些货还没有总管怀里的包重要,张盛心里都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让张平单独带着这四个珠子回去的,脱离商队,只是一人自己不放心,同时自己的功劳大多是成了张平的了,功劳都分出去了。

      “你看,你之前给我的银子,是不是打发叫花子啊?现在你知道错了?放下那个包,我可以让你们离开!”秋雨用着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张盛。

      “这个包我要带回去的!”张盛决定用生命保护这个包。

      “老先生,我帮你劝劝我们大当家的,你确定只要这个包吗?”徐章问了问。

      张盛和秋雨都愣住了,特别是秋雨,刚才是徐章劝他的,现在从这个领头的态度证明了里面的东西真的是价值连城了,徐章这是啥意思啊?

      “好!”“是!”张盛有点不相信,但形势上他必须答应。

      徐章骑着马往秋雨那边慢慢的过去,对着秋雨眨发眨发眼,秋雨不能理会,“嘿,你这小子是啥意思啊,我们一拨攻击,就解决的事!”

      “大当家的相信我一下,万一这老头砸碎里面的东西,那该多可惜啊!”徐章轻轻的说道。

      “呃,你有什么办法?”

      “看我的!”徐章骑着马慢慢的走向张家商队,走到快还有七八步的距离,“我们大当家的说了,这包可以不要!”

      张盛长吁一口气,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下。

      “但是我们大当家说了,里面的东西要让我们看看,让大家见识见识!老先生你看可以吗?”徐章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张盛又紧张了起来,他可不想让大家知道,但不给大家的命就要放在这里了。

      “放心吧!老先生,我对天发誓,你将包给我,我给大家见识一下里面的东西,我一定将包还给你!”徐章对天发誓道。

      “老先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你不答应,我在我们大当家那也过不去啊!”徐章很是委屈的说道。

      “好吧!我给你!你将包还给我了,我代我们常山张家感谢你”张盛想了想,还是递出包,毕竟徐章都对天发誓了,这年代对发誓还是看的很重的。

      徐章很小心的将包接过去,将马驱赶于两拨人中间,打开了包,看了看,眼睛都直了,这东西是传说中的东西!

      “啥东西啊,徐章,给我们看看!”秋雨大声喊道。

      “来四个人,帮我拿一下!我给大伙们看看!”

      连张家商队都被徐章的话吸引了,什么东西这么贵重啊?

      秋雨手一挥,四个手下骑着马跑过去,徐章一只手拿包,一只手从包里掏出一个五色球,这是一个全透明的球,晶莹剔透,如果这时张任在此肯定大骂,艹,不就是个玻璃球吗?有啥好屌的!可是所有人的眼光被吸引了,晶莹剔透,这么大一个得多值钱啊!

      “嘿!帮我拿一下!”徐章提醒身边发呆的伙计。

      “哇!给我看看先!”然后从徐章手里接过五色球,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秋雨眼睛也值了,自己打劫了这么多东西,这东西估计是最值钱的,这顿买卖咋都值了。

      徐章一只手拿包,一只手从包里掏出另也一个五色球,这是一个全透明的球,晶莹剔透,个头跟刚才那个一样大小,“嘿!别看他的,帮我拿一下这!”徐章提醒身边另一个发呆的伙计。

      就这么徐章将四个五色球给了四个匪徒,然后对着四个人说,“你们有四个这样的东西,你舍得么?”

      四个人还在把玩这五色球,听到这话,直觉摇了摇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