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莎露水TV

      龙儿经过一番搏杀,和大伯江峰被逼退到崖边。这山间崖高有近百丈,小溪到此也是飞流直下,不论是人畜跌落其中,都可说是生命难存,绝无生还的可能。

      龙儿在被江峰猛力一脚之下,终於尖叫一声,身形如断线风筝一样跌出崖外。直至第二天午时,才慢慢恢复知觉,ㆮ也感觉到自己竟然未死去,原来ࣣ竟被崖缝中生出的一왳株古松托住。这古松上被山籐箩盘在枝鶥叶上,结成一个丈余宽大的摇篮。上离崖顶约有几十丈高,下临地面也约有几十丈深,虽幸不死,却无法离开此地。

      龙儿此时只好先调停下气息,慢慢恢复下思路。慢慢地也就想起自已从崖上落下时,仿佛也看到大伯随后也掉了下来。可是自已四周都看了好几遍,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未必是自已有幸落在了这大树上,那么大伯呢?龙儿自已也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时突然听到有声音传来,这声是从峭壁半腰,一株横生古树的浓枝密叶之中发出。难道是大伯的声音?龙儿不由地心中十分惊喜。然后留神细看,见密叶丛中,藏着一条白衣人影。不由地从内心感到大失所望,于是龙儿便发话问道:“朋友你是何人?我们能否一汨会。”语音收处,只见那人已落足在另一株方圆不大的横生古树之上。在那密叶丛中隐出白影。对方却既未发话相答,也无丝毫动作。

      卭龙儿觉的奇怪,又大声叫道:“朋友,笏怎么不答话?”话完以后,看那白影依旧不言不语。龙儿只好双手微分,拨开了虬结当前的浓枝密叶。这拨开枝叶一看,自已也不由地好笑起来。原来自己空自一人再发话,可那密叶丛中却根本无人在内。所见白衣人影,却是一只白色小猿,渁正坐在枝叶之中。

      龙儿再度仔细观察这白色小猿,一会儿见它从那峭壁半腰的横生古树Ὴ之上,射出矫捷无俦的一条白影,宛若凭虚御风,퓘直登峰壁离自已所在位置大约有数丈高的一处石洞处넀。在石洞玩耍一会后,又ᤙ跳上峭壁的古树之上,不一会又飞快地跃楜上绝顶。龙儿看得分明,也看的惊奇。这壁峰雄矗在山中,峭立百丈。龙儿看着那古松,见众多树根深深地交错牢牢扎生在崖缝里,只要沿着崖缝⧞和根茎向上攀爬数丈,即可到达那个石洞处。

      龙儿沉思片刻想到,与其困死在树上,黦还不如冒险爬进那洞去探搜一番。也许在洞中能找点什么生存之法,然タ后再慢慢设法脱除困景。

      于是,龙儿就沿着古松慢慢向上登攀爬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达那洞口。在洞口处向内稍作张望,见无其恶况,便探身而糱入。

      洞内是一準条不大的洞径,可弯腰行进。约行五六丈,内里竟是个宽广十余丈的大溶洞,呈椭园形,四壁非常光滑。另外,在溶洞内还有无数个小洞。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在这洞内竟还有石床、石桌、石凳。在洞顶还有一个光孔,外面的阳光通过光孔照射进来。在光的映射下,壁上出现许多人像。龙儿在此呆立了好一会儿,才又壮着胆子进去。

      ⻉ 进去后龙儿无瑕细看这些人像,却呆望着石床上的那副骷髅,暗忖道:“这是怎셊么回事?这人是谁?为什么会死在此쇅地?难道也像我一样,从崖上掉下来的吗?”

      再看那骷髅旁边还放有一把刀和一个石盒。龙儿又呆立了一阵。便慢慢转动身形,仔细环视铟了下四周。然后走近床前,看了看那把刀,见那把刀乌亮,刀銾身有二尺五六寸长短鬘,和常用的刀略有不同。觉得好奇就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把刀,然后又把那刀拿了起来,没想쎳到那刀确比普通刀重了许多。又见刀身上隐有暗纹,作工精美,不损刚柔。刀面图案是腾云飞龙,另一则刀面图案是飞龙入水,更属雕艺上品。那行云流水的飞龙图案,极其精美、栩栩如生。

      转过刀身,再看刀柄,柄上浮龙浅凤,皆适手而刻,观感优雅,握感舒良䨟。赏玩一阵,心中大喜。他见手与刀柄渵握处皆有灰尘,便胡乱在身上擦抹几下,又扯过衣角将刀柄揩拭干净。重新提刀时,只觉握感更佳,兴奋中挥刀舞动几下,觉得自己舞不出什么好看的姿势,立觉惭愧丧气,寻思道这刀现在对自緞已来说,略显ꐒ重了点,但挥动起来还比较合㝳手。于是情不自禁地拿起刀又舞动起来,越舞越高兴,越舞越妄乎所以。玡舞着舞着不小心一刀划过那旁边的一个钟乳柱上,一尺多粗的乳柱竟被一刀斩成两段。龙儿开始吓了一跳,过后又大喜过望。这才知道这是一把宝刀,不由地心爱尤佳。

      休息片刻,又去看了看那个石盒ኆ,那石盒到륄也极为普通。龙儿拿起那石盒左看右看,无意中竟触动到盒上的按扭,使盒子‘拍’的一声,盒内有쿇一纸留言,面上写箸‘飞龙玄刀’四字꠱。另用绳头小揩写道:“吾乃清风道人是也,幼得奇遇,㛚获‘飞龙玄刀’,此刀乃上天玄铁所精制。洞内人像乃펒刀法之精髓,内含绝世武功。此乃需勤奋习之,历数年始成火候。出而行道,可谓无往不利。留于此言以待有曔缘者。注:吾头对着的那小洞口即是出山生口。”

      龙儿看完这留言后,心情为之大喜。然后向洞外走去,找到出洞口后,忙用玄刀挖坑埋葬了清云道人之骨骸,并在墓前瞌了三个响头,才又回到洞内。然后仔细看那人像的一招一式,看了无䇇数遍后并熟记,这才出的洞来。

      뀆 走在这下山的路上,龙儿又止不住地想起大伯、奶奶和风儿一家人,也有那冷欣姑姑。不由地又替他们担起心来,于是加快脚步走了起来。在不知不觉中,已走了一天一夜。

      这天又在艰难地行走着,看着眼前这座山还不算太高,但非常陡峭,山麓树木稀少,怪石嶙峋。龙儿蹒跚地在那崎岖넥的山笒间小路上走着,一身衣服也被挂撕成褴褛,散着蓬松的长发,脸上并不肮脏,五官仍清晰可见。但人由于过度疲惫,也显得狼狈不堪。

      在这山间行走着,四处都显得静悄悄的,偶尔才会有一声鸟鸣。再看那初时的天空,只有淡淡的的云,一切也都显的那么平愚静祥和。可在倾刻之间天色说变就变,不一会天色就变得阴暗了起来。而灏后在瞬间,天空就又乌云密布,并己变的黑沉沉的,接着又激起一片震天茎动地的雷声。风雨随即而来,凌厉地穿梭,好似失了理智,妄图冲刷掉世间上的一切尘埃。雷电也像发狂一般,想要劈开大地,不时地发出震耳欲聋和剌眼的闪电,随时给人一种惊悚和恐怖的感觉。

      在这****中,龙儿瘦弱的身躯显的就有些单薄。他赤着脚走得很慢,也走的很艰难。这时他肚子己饿得咕咕的,已经二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他没有精力去抱怨老天的不忳公和风雨的无觹情,依然坚定地往前挪动着虚浮的脚步向前迈进。

      风雨来的快也去的快,不知几时,乌云己散去,雷电也无踪迹。这时天空又显得更加清新蔚蓝,太阳也发出温暖的光芒佘。

      可风雨中的行走耗尽了龙儿的最后一点体力,在雨停风歇之时,他却倒在那山间的泥泞里。

      龙儿无奈地匍匐在地上ຝ昂着头,他又鼓起了一丝力气,爬到山间的小溪旁,喝了几口水,然后又继续前行。他爬得非常慢,本就褴褛的单衣已破烂不堪,躯体被路上的石块划破了许多血印。人好象麻木了一般,没有一点痛感,只有一个念头:前进!

      突ᗷ然,他眼睛一亮,原来在他前面不远一大石旁有一条乌蛇,蛇长足五尺有余,横在那是一动不动。奇怪地是那蛇腹部已胀鼓鼓的,蛇嘴里还吞着半截小蛇,在那嘴外的半截小蛇还在拼命挣扎。可是显得那么无力,一切仿佛都是徒劳。而那露⁞出的小蛇全身碧绿发亮而透明,胜是奇特。

      看到这情景顿时来了精神,他忙爬起身飞速冲了过去,一把捉住那蛇。那蛇看到有人过来,顿时抬起头想向来人发起攻击。可它口中的小蛇是吞也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那龙儿瞅准时机,飞快地提着那蛇尾巴迅速抖了几下,那蛇便已变的软而无力不能动弹。没想到的是,在抖动那大蛇时,那蛇嘴里的小蛇竞也被抖了出来。那小蛇从大蛇嘴里脱了出来,落在地上,若喘息了片刻,然后抬头一动不动地看着那龙。更奇的事又发生了,当龙儿又썜抖动那大蛇时,竟从那蛇的嘴里又抖出一条同样碧绿的小蛇,那小蛇已经奄奄一息。原来这条⌍小蛇是先被大蛇吞入到腹内的,先前那条小蛇见到这条小蛇쎲出来后,马上过来和它緾绕জ在一起。

      龙儿过去也曾学过不少捉蛇的本事,他已把那大蛇看作果腹的美味。就仿佛是大海中救命的独木,现在成了自已的囊中之物。

      뎋轻而易举就捉到了大蛇,由于饥饿难忍,又没有火具,无奈之下也只有生吃。靧他先用刀杀死那大蛇,然后喝起蛇血,剥了蛇皮。生吃虽然很腥,可他早饿得发昏,哪顾得了这许多。并把那整条蛇除了蛇骨和蛇皮外都狼吞虎咽地吃下了肚。

      那龙儿摸摸已经略涨饱的小肚皮,然后坐在地上看着旁边那两条的小蛇。尤其看到那奄奄一息的小蛇很觉可怜。又过了好长时间,才见那小蛇缓缓有了点生气。当Β这蛇能动时,先前那条小蛇抬起头向那少年看了看,又脱离开这条小蛇爬了起来。然而竟快速地在一瞬间,就消失在山间的草丛里。那榯少年看这情景䅨也没有去管它,ﮃ然后只是小心翼翼地把这条小蛇装在ڈ一个竹筒里面,放入怀内ꄟ。

      这时不知怎么突然浑身发起热来,仿佛像火烤似的极其难忍。无奈只好到小溪边喝了几口水,可是仍没有好转。而体内的温度还在不断上升,人也开始有点天晕地暗,慢慢地有点像要失去知觉的感觉。人控制不住地一下子倒在小溪水里,虽有想爬起来的意识,可全身无力已动弹不得。

      ⮑ 由于人倒在小溪水里,受凉水的一激,人又好像稍微有了点知觉。这时又感到有个冰凉的东西在自已的身上爬动,不一会儿仿佛丹田之处被它咬了一口。这被咬一口虽不太痛,可体内倾刻之间就像有两股激流在相互冲撞。血液就像是千军万马一样在奔流,人也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人慢慢地有了点清醒,然后向四周望了望。原来自已睡在一张床上㐝,

      房子是一间茅草屋,屋中的摆设很是简单,除了这一张床外,还有一张粗糙地桌子。桌上的那几个破碗和二双筷子。

      茅草屋的旁边搭建着另一座简陋的茅棚,此时茅棚中正传来铁器相互碰撞所发出的砰砰响,循声望去,却是一间简陋的铁匠铺。 ˍ

      此时,一个年过花甲、头代发苍白地老人正在专注地敲打着手中的那把即要成品的剑,老人每敲打一下,脸上便浮现出一丝表情,这一丝表情更显的是激动,想必这把剑一定花费了老人不少的心血。

      龙儿忙起身来到老人身边,注视着老人和他手中即将成形的剑。老人看了쥆他一眼也没说话,只是又专注地又敲打着这把剑。龙足儿在山崖洞中得到的那把飞龙玄刀,也放在旁边。

      只见这剑长约三尺,剑身有脊。剑身的脊特别明显,从尾部向头部呈龙体弯曲形状,配上那已配好的龙形图案,使整个剑身完全像一条拱起要腾飞的龙的姿态。拱起的龙身过渡之后,恰好是龙尾,并又刚好形成刀的握柄。可鱪细看它却又是닠一把笔直的长剑,与其它剑也无多少差异。

      “哈、哈,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等到老人做好最后一道工序后,老人高兴地自言自딆语地说着。突然他感觉心头一痛,紧接着又突然地狂咳了起来,嘴巴也因为剧烈地咳嗽不断地涌出了鲜血来,那咳出的鲜血却无巧不巧地吐在了这把剑上,当那鲜血溅到剑体上时,只见剑身顿时发出了一阵耀眼的亮光。在剑粻体上,凡是被老人咳出的鲜血所溅到的部位,都均匀地出现像鳞앹状斑纹,完全像龙身上的鳞片。更奇的是剑体的两面出现的鳞状斑ᱦ纹,竟然会是一模一样。

      老人这时也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虽然还在剧烈地咳嗽中。但他仍瞪着大大地眼睛盯着这把花了毕生心血铸就的剑,并欣喜若狂地冚双手捧起那把刚刚完成的龙形剑,把它高高举过头顶。

      Ы

      龙儿꫍一看老人瘫坐在地上大惊失色,急忙过来要搀扶起老人。

      老人放下手中扆的剑,用手拉了拉那龙,示意他坐了下来。然后有气无力地⍢对他说道:“孩子,你终于醒了,你已睡了三天三夜了。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没想到你的到来,却成全了这把剑获成功。看来我这把剑和你这把刀好像是有缘一样鐨,但愿也像这把刀一样,能有个真正的主人就好了。”

      老人随后又干咳嗽了几声。又说道“孩子㘝,我在山间小溪里发现你时,你已不醒人事。可你的脉搏特别奇特,你身内有两股不同的气脉在剧烈地冲撞,并把你的奇经䵌八脉全部打开。这可是千年难遇的奇事,竟让你碰上了,这可能是上天有意要造就了你这个武学奇材。”

      那龙儿看老人仍在咳嗽,忙起身帮老人锤了锤背,并帮老人推拿了几下。老人又关切地疛问道䢎:“孩子,你怎么会倒在小溪中,究竟发生了怎么事。”

      那龙儿听老人在询问,忙把自已在山间遇到那蛇的事仔细地讲述了一遍。讲述中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忙伸手从怀里拿出了那装蛇옑的小竹筒,把竹筒里的蛇倒了出来。那蛇出来后把头高高抬起,注视着那龙儿和老渄人。然后对着两人把头摇摆了几下,转眼之间迅速地向山野游走而去。

      老人看着这蛇也不由地惊奇万分,仿佛曾听自已的前辈讲述过一种灵蛇,周身碧绿透明。这灵蛇还能破解各种奇毒和蛊物。ꭋ根据刚才龙儿的讲述,䡥完全可以判定,在龙儿身上出现的奇迹定与这灵蛇有关。

      这时老人又不停地咳了起来,并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一点血汄色也没有,人就仿佛虚脱一般,有气无力地闭着眼睛,人慢慢也有点坐立不稳。龙儿看到老人病成这样,赶忙把他扶抱住。

      这时只听到老人嘴中嘟嘟囔囔地说道:“毕生铸剑不知剑,龙刀啸出方知晓。龙刀出世剑相随,从此刀剑两不离。”只见他虚弱地说完这两句话后,就安安静静靠在龙儿身上。

      㯊 那龙儿也不知老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不安地看着他,生尷怕出点差异。稍过片刻,就在悄无声息中,那小灵蛇又突然出现在眼前,嘴里还咬着个不大的白灵芝。来到少年面前,把那白灵芝放籏在他手᷍中,并对龙儿摇摆了一下头。

      那龙儿咦了一下,老人可能听到声音,慢慢睁开眼睛。当看到小灵蛇和那晶莹剔透的小白灵芝时,对龙儿说道:“这灵蛇寻来的可是千年难得的白灵芝,看它虽小,可是生长千年的宝物,也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龙儿听说是灵丹妙药,二话不说就把它递给老人。老人拿着这白灵芝看了好一会,仿佛舍不得吃它。可龙儿着起急来,催促着老人赶快吃下去。老人这时才用手瓣开了一小点,放入嘴中抿着吃了下去。很快老人也不咳嗽了,脸上也慢慢地有了血色,人也精神了起来。然后对龙儿说道:“这是千年的宝物,定要收好,遇到疑难杂症可靠它救命。”

      龙儿听老人这么一说,忙籾说道:“爷爷,那你就留着吧。”

      老人说道:“孩子,爷爷刚才已经吃过了,病会慢慢地好了。읁爷爷现在已不需要了,你留着以后可以救人。”老人又转而对那灵蛇说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那灵蛇好像能听懂人话,即而对老人摇摆了一下头,就游到竹筒旁准备进去,少年现在拓知这蛇是个宝物,不忍心把它占为自有,便说道:“灵蛇呀灵蛇,谢谢你救了我和爷爷,你还是回你的家去吧!”可那蛇又把头抬了起来,并又摆了一下,就快速地钻进了竹筒内媠。

      老人看到这情景高兴地캻说道:“这是天意,孩子把它保管好吧。”老人又咳嗽嗠了二舒声说道:“孩子,爷爷上山也是将很多࠲天了,今天总算把这剑造好。我也该回家去看看了,我想明天你也跟着爷爷一起下山去。你一人在山上也危险,再说你一个孩子在山上也无法生活。你跟我下山,再说我们村里还有许多人,我的孙子也有七、八岁了,你们也好有个伙。我儿子媳妇也都是很好的人,你放心去就是了。”

      龙儿听爷爷这么说也只好点点头同意,于是帮着收拾了下东西,背上自已的刀跟扙随爷爷下山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