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桔直播app

      东空军营战鼓齐鸣,战旗飘扬,战士们혬气贯长ࣵ虹,嗀丝毫没有受昨日一战的影㱮响。

      瓯 时辰差不多了,白叶手持长枪正准备出去率兵上阵,还未走到帐峜门,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使得白叶᠉脚步一顿。

      公孙将军发现白叶脸色煞白,吓了一跳,连忙问:“白将军没事吧?”开战在即,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啊!

      白叶刚想说没事,结果一股腥味涌上喉咙,“咳”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战甲。

      “白将军!”其余几名将领皆大惊失色,有人正要喊郎中,却被白叶阻止了。 

      白叶捂漪着发疼的胸口,有些艰难的开口:“不可声张,尔等速速出战,莫要乱了军心。”话音刚落,两眼一黑,昏ħ了过去。

      公孙将军将白叶扶起,对其余将军道ኄ:“我留下照料白将军,各位安心迎战。”

      几位将军面面相觑,最终重重的叹息一声,走出中军帐,率领东空大军向䝵左秦发起进攻。

      公孙将军把白叶扶到榻上,连忙罳让守卫去传唤郎中,看到白叶如今这样,公孙将军心急如焚,如热锅上的蚂蚁죋,在帐内急得团团㡸转。

      먐 郎中急急忙忙的赶来,反复诊断后㚍,摇摇头,满脸无奈的对公孙将军说:“白둵将军此乃旧疾复发的征兆,鄙人医术浅薄,恐……”他只会处理一些ㅜ外伤,医治小病小痛,碰上这种情况实在是束手无策。

      郎中话还没说完,就被公孙将军一把揪住衣领,公孙将军压低声音威胁道:“无论如畺何你都要治好白将军,你要是治不好……哼!”

      “公孙将军息怒”,郎中被吓得瑟瑟发抖,哭⯃丧着脸道:“鄙人的确医术浅薄,实在是无能깜为力啊!”

      公孙将军松开郎中,沉着声道:“此事你要是敢外传,后果你ُ知道!”

      “公孙将军放心,鄙人定会守口如瓶!”郎中战战兢兢的抹了把冷汗,说:“还望公孙将军另请高明。”怕公孙将军就此迁怒于他,他赶紧补上一句:“㯢白将军的情况拖不得,越晚越不利啊!”

      ⬆公孙将军烦躁的挥挥手擷,不耐䲸烦道:“出去吧。”

      ……

      霌接连五天,左秦龉军队均击退了东空军队,皆以胜利而告终。

      左秦中军帐内:

      在座的各位将军脸上难掩兴奋之色,接连的胜利如何让人不喜。

      然,喜悦之下不免有些礖担忧……

      繸 “老夫以为,这其中有猫腻。”ꇰ一位白发苍苍但依旧硬朗的老将军,摸着自己的花白胡子,沉声道:“这几日连战皆捷,老夫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若是对上东䖬空的其他主将,左秦接连胜利倒也说的过去,但是如今对上的是战璞场修罗白叶,左秦向来败多胜少,如今接连胜利,心里反倒多了些不踏实。

      “末将亦发现不对劲,自从上回击败东空军队之后,就不见白叶率ㅓ兵上阵。”一位青年将军说道:“白叶身为东僯空的主将,怎会接连几日不上阵蛡,眼睁睁的看着自蔅己的军队吃败仗?”

      此言一出,众将神色一凛,没错,这╓五天内皆不见白叶上阵,实在愯是太诡异了。

      婧泷攥了攥拳,想到不久前收到的消息,淡淡的说道:“据探子回报,白叶旧疾复发,命危矣。”

      ⩀ “哼。”陈老将军不屑的冷哼一声,没好气道:“旧疾复发?老夫可从未听说过白叶在战场上受过大伤켪。”纵然他戎马半렺生,却依旧没能在白叶手上讨到便宜。

      “凭白叶高超的ᴋ武艺,在交战中即便是受了伤,也不可能落下旧疾。”周将军亦是不信。与白叶交战多年,对于白叶的实力他还是清楚的,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不争的事实。 ⹆

      “也縍许白叶的旧疾并非在战场上受伤所致。”王将军有些不确定开口:“也许这是真的,不然,윐他嘯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军队连续五天吃败仗,却什么都不做?”

      婧泷揉揉眉心,这也是令他颇为头疼的地方,若不信,以他对白叶的了解,白叶绝不会拿战士的性命开玩笑,更不会坐⚉视不理。若信,鉴于白叶不仅用兵如神,更是擅于伐谋,他担心这只是白叶的计策。ፎ

      “罢了,先按兵不动。”婧泷豹想了想,在还没确定消息的准确性之前,还是不能贸然进攻,还不如趁眼下的时机先整顿军中晉事务。

      “也只能先这样了。”对于婧泷셋的决定,其他﷣几位将军倒是ꐸ没有异议。

      ……

      ܀ 这日,长青城迎来了初雪。雪花从天上飘落下来,好似柳玕絮因风起,又似舞姬从空中舞动一般,姿态优美动人,落到地上后,给大地铺了一层白色的䬐毯子。鲚

      婧薰在伤兵营内忙着䅮帮伤员处理伤口׭,而她闍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欣鐛赏初雪的美景,只是听旁边两名士兵在那聊天。

      칰 “俺Ў以前听俺娘说,下雪的时候可一定要跟心爱的姑娘出去走走,那样就可以一不ᵢ小心白了头,从此就是一生啊!”

      “你就甭想了,这仗还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咧。”一名头绑뼘绷带的战士望墱着雪景有些伤感:“我爹患有䗝腿疾,天气一冷就疼得不行,也不知道家ꁁ里会不会下雪,要是下雪那就更遭罪了。”他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回去,若是回不去,便쐬连尽孝的机会都没有了。

      婧薰转头看了眼那名战士,问了句:“你是哪里人士?”豶

      “小的叫铁柱,是阳县人士。”头绑绷⽪带的战士小心翼翼的回答,他伤的不仅是脑袋,还有腿,被送来伤兵营也有三两日了。

      这些天婧薰都是在伤兵营里帮忙,虽然她没有摆架子,但是碍于她的身份,战士们也不敢主动跟她说话,基本上都是她问,战士们答。

      “阳县可比长青城暖和”,婧薰边包扎伤口边说道:“长青城下雪,那里不一定下。”

      “那就好,就怕老头子遭罪。”铁柱听完婧薰的话,明显松了口气。

      Ɥ 在伤兵营里偶尔会听到个别士兵唠两句家常,唠一会儿又变得安静起来了,这里的人多数是重伤,吊着一口气奢望着活下去,也就没有精力再去想别的。

      濪与长青城内的平静氛围不同ﰔ的是,东空军营里被一股浓浓的悲㰻伤之气所笼罩,将士们个个櫱拉仰拢着脑袋,一副失去了斗志的模样,更有甚者,泪如泉涌。

      一名斥候匆匆忙忙的跑到中军帐,向婧泷汇报打探到的最新消息:굔

      “禀婧将军,今日卯时,东空白叶将军旧疾复发身亡,东空军队气势如强弩之末,大有撤军之势。” 꺂

      婧泷的目光从手中的竹简移开,紧紧地盯着斥候,不敢置信道:“白叶身亡了?㯞!”这怎么可能쭌?

      “是,此外东空几员大将意图隐瞒此消息。”

      “继续探。”

      “遵命。”

      斥候走后,姜楼嬥一脸夁纠结的看向婧泷,道:“大公子,你相信白叶身亡吗?”

      婧泷放下竹简,沉思片刻后才说:“我与白叶交战多次,从未听说他身有旧疾。刁”

      得知白叶䠝身亡消息,婧泷始终是疑信参半。

      姜楼想了想,只想到一个柦可能:“会不会是,他在东空境内受的伤?”

      葋“呵。”伌婧㠲泷冷笑,说:“我们派去닮那么多人,就没有一次能伤他半分,唯一能活酬着回来的几个,还是薰儿故意放走的。”

      姜楼拍了拍脑门,似乎想起什쳭么,有些激动的说:“白叶有无旧疾,我们可以去问问大小姐,若是消息准确,比这ᝅ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뎶机啊!”

      白叶毕竟被苍蓉府弟子称之为修罗战神,交战时若对上白叶皆맪令他们头疼不已,要是白叶真的因呜旧疾复㓉发而⣩身亡┃,现在就是一举歼灭白叶军团的最好时机,为左秦除甭去一大劲敌。

      姜楼的话也说到了婧泷心坎上,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就去找婧薰求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