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浪淘沙电影

      耀昊អ听茗宁堂这孩子所说,也觉得甚是在理,带两孩离开了小镇,一路向南。

      耀昊依然是那么吃力的向南行,可身边却多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两小孩。

      耀昊脚下步伐越来越沉,每一步,脚都深陷在土里,行走得越来越吃力,行走过了一段路程,兮诺拉扯了一下耀昊破묙烂았的衣角说:父亲,㝀我饿了。

      耀昊虽是年䎊轻的外表嫨,可内心却又了长者的仁慈,笑呵呵对兮诺说:乖女儿,想吃什么水果?

      兮诺高兴:“父亲,我想吃苹﫴果。”

      耀昊慈祥的笑了笑,릘对ṭ着倔强的茗宁堂问:“儿子你想吃什么?”

      茗宁堂擂看着耀昊,对着耀昊说:“大叔,你干嘛非得扛着棺椁行走,你何不做辆车,拉着,或者拖着走,那样且䷚不是更省力些。”

      耀昊先给兮诺两个苹果ꟍ,然后对茗宁堂说:흵“棺椁里有你母亲,我放不下,而且,这也是对为父的锻炼,为父想要自立于天地,就不可放下肩头的担当与责任,这是为父修炼强者之路,不可放下,放下了,也就失去了,摡也不可动些小聪明,道路不平,为肩最平,力之所到,诸路无阻。”

      茗宁堂似懂非쁧懂,若有所思,而耀昊却问:“儿子,你想吃什么?可以跟父亲我说说。”

      茗宁堂开口说:“大叔,我想吃西瓜?”

      耀昊一笑说:“孩子,你跟着为父,没甚好处,就是填饱肚子的瓜果足,你就放心的吃,能吃撑你!”

      说着,耀昊递给茗宁堂一个大西瓜。

      茗宁堂接过耀昊递过来的大西瓜,用力摔在地上,西瓜四裂,茗宁堂捡껢起,吃了起来,也不忘记递给耀昊一块西瓜,而后在给兮诺一块。

      就如此,耀昊带着两吃瓜小孩,伴随西阳,向南而行。

      天色暗淡,兮诺檱开口对耀昊说:“父亲,兮诺累了,想要歇息。”

      耀昊听后,对兮诺说:“乖女儿想要歇息,那是必须滴。”

      话说完,耀昊半跪在地上,让两孩子爬上棺椁,想让两孩子在㫗棺椁上፳休息。

      茗宁堂似乎不乐意,耀昊开口说:“儿子,你不会是怕吧,你母亲不会介意的,你们都是孩子,你母亲一定会喜欢你们两个孩子的,你们在棺椁上休息,棺椁上面平坦,足够你们在上面休息,为父还得赶路,不知这荒野之南,及炎之地,还有多遥远,不过为父一定努力,尽快到荒野之南,及炎之地。”

      两孩子爬上棺椁上面去休息,耀昊咬牙奋力起身,努力向前一步,一口鲜血喷出,紫金红宝石锁链红光一闪,治好耀昊所受之伤,耀昊单手拭去嘴角的鲜血,一步步向南而行,㔨行走得非常吃力,可耀昊嘴角上扬,由心高兴,心想,有时候,责任Ⴐ,何尝不是幸⯍福。

      西阳西落,一摸红光耀天地巨红,耀昊肩负棺椁,一步步向南而去,似乎没什么能阻止他的脚㪛步,每脚踏出的生与死,耀昊早以习惯。路途虽远,可心力却能无限。

      不眠不休,耀昊南行,要不是父亲焰钬所遗留的紫金红宝石锁链神异,如此拼命的耀昊,早樽以身死。

      夜行一夜的耀昊,由心的感激父亲,而水镜前看耀昊的琪飒感叹:“儿子终于长大了,心有责任,肩有担当。”

      焰钬哈哈大笑:“婆娘,咱们儿子,可是我要锻炼成绝世强者的料,他吃多少苦,就能有多少收获。”

      天微微亮,两小孩躺在棺椁上休息的小孩醒来,从棺椁上跳了下来,对耀昊行礼说早安。 

      耀昊还是微笑着问两孩子想吃点什么?

      茗宁堂不乐意,稍微生气:天天食瓜果,我都快萿变猴子了。

      兮骰诺给了茗宁堂睕一巴头说到:有得吃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你想吃啥?难到没得吃,你才乐意,天天新鲜瓜果,都能吃撑了,有쮬何不好。

      耀昊哈哈笑语:”兮诺女儿,茗宁堂我儿是想吃肉,只是为父现如今分不出时间去⣔打猎,不能让你们食荤腥,此乃为父之罪过也。”

      兮诺一听,不乐意了,对耀昊就说:“父亲,你教我们本事,孩儿自会去狩猎,何必劳累父亲您呢。”

      耀昊一听,更为高兴,笑着感叹:“还是女儿贴心,那儿子茗宁堂,老是和爹做对큊,就是欠抽的命。”

      Ȳ 茗宁堂一听不乐意了,怒而对耀昊说:“大叔,我如此也是为了你好,谁让你智商欠费,不够用呢!我这是帮你。”

      耀昊쉛听着,虽说这孩子话语不好听,可也是为了自己,自己细想,孩子虽口语逆自己意,可是说自己毛病,也无甚过错,还能改变自己。这么一想,耀昊并无生气之原因。

      耀昊笑语和茗宁堂说:“儿子,你小脑袋瓜子聪明,可少了颗绝强向上之心,我做为你爹,这事得说你,好男儿,不该如此,你且听为父说:男儿当努力,练武强自身,瑶你虽智慧通天,可身无一丝力量,你如何身存顄于荒野,你总不至于想要靠兮诺一辈子吧,兮诺要随我静练武,要努力做个练气士,追求长生大道,你,总不至于做兮诺人生中的昙花一现吧。”༞

      茗宁堂听后,想了一会儿说:“好吧,你说得对,我的确不能太过软弱,成为亲人之负担,我答应你,练武强身,准备修仙练气追求长生。”

      耀昊笑呵呵对茗宁堂点了点头说:“这才是好男儿,当顶天立地,做个好汉子。”

      Ͽ

      说着单手ᲂ从怀里掏혚出一本书籍,书籍封面黄色,正是女流氓所遗留的蟒蛇练身决,耀昊递给了茗宁堂。

      茗宁堂接过书籍,翻来看了看,尴尬着对耀昊说:“不好意思大叔,我不识字。”

      耀昊笑了,笑得没心没肺说:“聪婈明绝顶的茗宁堂我儿,갚居然不识字,总算让为父心里平衡多了。

      儿子嘞,男人怎能不识字,来叫我一声父亲,我就教你识字,传你知识。”

      茗宁堂听耀昊所说,小倔脾气上来,就对耀昊说:“大叔你爱教不教,不教兮诺姐姐会教,我才不叫你父亲呢。”

      耀昊微微生气,对茗宁堂说:“你这孩子,让你叫声爹,咋就这么难涼嘞!你爹我又不会吃了你,用得着这样吗?”

      茗宁堂还是很倔强的说:“就不!我就叫你大叔!”

      耀昊无法叫兮诺说:“女儿,你죊弟弟不想跟我学,你随我学,等学得知识,练得本事,兮诺就可以去打猎,天天吃肉。”

      就这样,耀昊一边前行,还教孩子们背书,路途难行,怕两孩子摔倒,耀ꍗ昊索性让孩子爬在棺椁上,两孩子翻书,耀昊废劲的行走,不忘了带孩子们背诵念书。

      一路平坦,只是灌木丛生,路难行,前路未知,困难行走中的耀昊,从未有一刻停留,而两孩子却在棺椁上蹲马步,练武艺,

      痦 这两孩子一练武读书,身上的死气就会被棺椁所吸收,于是棺椁更沉了,耀昊也显得更为吃力了!

      肩上的重量,耀昊每走一步,都会有骨头碎裂,还好紫金红宝石锁链神异,总是在耀昊命Ⴒ悬一线之时,红光一闪,治好耀昊,让耀昊恢复正常,然就是如此,不断的碎骨之痛,生死转换,锻炼出了耀昊的钢筋铁骨,坚硬似铁的意志。

      死气增加了棺椁的重量,而耀昊拼死以得力䑵量,有力量努力向前而行。 辶

      此刻的耀昊,是劳累的,是疲惫的,可耀昊也明白,一但放下,将一无所有,棺椁㒼沉重,压弯了耀㫮昊的脊梁,可耀昊却还自己对自己说到:不是棺椁太沉,是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只要锻炼出自己的力量⠀,何惧棺椁的沉重。

      棺椁里躺着的,是自己的妻子,而棺椁盖上面伅练武的,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岁数,以到了子孙满堂的年纪,可因为自我的放弃,五十九年虚度光阴,如今与妻换命,嫩妻躺棺椁里,自己重获新生,欠她一份真情,一份真爱,以自己一条老命,都难以还得清楚。

      耀昊咬牙坚持着,自言自语:“重压之下,必得巨力,只要不死,我必成功,何况给自己压力的,是自己亲爹,只要自己努力,有何不可得。”

      耀昊似乎是心有体裸会,练力得力量,都如此难以前行,何况长生呼,怪不得,天生万物,都能练气修仙,然得道成仙者,百亿人中只有一位,多少밟人道途中灰飞烟灭,多少人死了连名字都未留下,长生不死之愿,谁人能没有,只不过需要追逐,路途遥遥远,难以企及,然ፙ荒野世界,人人都可修仙练气的世界,你不追求长生不死,一样改变不了灰飞烟灭的结局,何不拼得练气寻长生,能有不死亿万年。

      失败了,也能问心无愧,成功了,那必能长生不死,这就是道心,有目标的道心,可勇于追寻,立道明心,才能寻仙问道,耀昊似杭乎懂了,身体一震,脚下更有力了,肩上的棺椁,似乎变得轻了。

      其实不是棺椁变轻了,是耀昊道心稳,有目标,激起了心力⧥,入道而已。ㅖ

      而棺椁上的两孩子,兮诺弱弱的问茗宁堂道:“ᖢ弟露弟,爹爹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像打了激素似的,一下子给暴发了,퀪路走得更快,而我们也觉得更稳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茗宁堂摇了摇头说:“兮诺姐,这我还真不知道,也许耀昊叔叔是一不小心踩了有毒植物,给暴发了也说不准,可如此会有性命之忧,会力竭而亡。”

      兮诺一听,着急了,赶快喊:“爹啊,你慢点咱们不着急,只要坚持,就一定会到荒野之南,寻得神药,救治母亲。”

      ኖ 耀昊听后说:ᩢ“女儿你且放心,你爹我好着呢,没事,孩儿你们坐好了,爹我要全速前进,咋们一家是否幸福,就看你爹我的了。”

      两孩子跳下棺椁,平排和耀昊奔跑在荒野灌木丛林,似乎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两孩子累了,就爬在棺椁上休息,吃着耀昊给的水果食物,休息够了,就随耀昊一起前行。

      几天的行程,좱两孩子也变得努力练武,向耀昊讨文学知识,耀昊也乐意如此,得子女如此向上者,耀昊也由心的欣喜。只是那茗宁堂小子,似乎还是趜不愿意叫自己一声父亲ꙍ,耀昊也笑着心想:“一定是这孩子,觉得为父还不够好,所以不想叫我爹,没事的,这孩子甚是聪明,总낋有一天,他会ꈇ叫我爹的。”

      一路前行,前有大山挡路,耀昊前面,一群悍匪挡路,只见悍匪大叫:“此山是我占,地皮归我管渓,要想过此地,留下棺材꿎来。”

      这时一小悍匪对说话的大当家说:“大哥,还税有他那脖子上的紫金红宝石项链,也得留下来,咋们做悍匪的,得让他们洁身而过,方不复悍匪之名。”

      大当家的一想,也对,打劫做悍匪嘛,怎能只要人家的玄金棺材。

       为了不负悍匪大当家之名,怎能只要玄金棺材,得必须抢光所有财务才对。

      于是大当家的大叫:“打劫,把你们所有值钱的东西궞都留下,我才放尔等洁身而过。”

      耀昊一听,心里怒吼:“悍匪啊!抢金抢银的见得多了,居然想要我最值钱的东西,我最值钱的东西,不就是老婆和孩子嘛,居然敢如此抢劫自己,真是没天理了。”

      一时间耀昊愤怒至极,猛冲向悍匪大当家,一嘴巴子甩出,直抽飞大当家。

      舁 大当家艰难的爬了起来,嚎啕大哭:“打劫遇到硬茬酟了,这一嘴巴子,只抽得自己头晕眼花了,想自己剑南仁,好歹是一山寨之大哥大,山寨之主,威霸一山头,何时这被打劫的,变得如此之凶残。

      不行,得压压这嚣张之气焰,不能让被打劫之人太过嚣张。”

      于是悍匪大当家剑南仁使劲摇一摇头,清醒一点之后,怒而向耀昊呵斥:“呔!那小子!年纪轻轻,被打뤡劫居然敢还手,你胆子也特肥了虒点吧!我天平山上万的兄弟,信不信我分分钟带兄弟砍死你。”

      耀昊看向悍匪大当家剑南仁,笑语:“我就不信了,你试试看,才上万兄弟,我吃点亏,出点力,几万个大嘴巴子,我就不信抽不死你们这几万悍匪。”

      悍匪大当家剑南仁一听,怒火狂燃,大声叫嚣:톆“好嚣张的小子,兄弟们!上,干死这不要脸的臭小子,我就不信,他真能抽几万个大嘴巴子。”

      一群悍匪喽啰,一个看一个,谁也不敢出手,剑南仁催促身边的喽啰:“兄弟们,上啊,别傻鏃楞着啊!”

      而剑南仁身边的喽啰却一脸怕怕的说:“大当家的,连你都被大嘴巴子抽飞的料,我们去了,还不都是找抽死的命吗?明知结局,却还拼命找抽,我们可没那么贱。”

      剑南仁郁闷,怒斥:“一群没鸟的玩意,给我滚,有事不顶用,要你们做甚,今天这一单打劫,մ我独自干了。”

      话完,剑南仁猛冲向耀昊,待到靠近,耀䢺昊准备大嘴巴子抽之时,剑南仁膝盖一软,给跪了,剑南仁跪地求饶:“大哥我知错了,原谅我吧,我愿跟随与你。”

      迌 这一下,把耀昊给整蒙圈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悍匪头子,给自己跪了,还愿意做自己小弟,貌似自己也没有所谓的王八之气啊!怎么会有人投靠自己,耀昊很是想不通。

      穓于是,耀昊开口说:“大兄弟,你咋跪了呢,快些起来,不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一跪,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剑南仁怕怕的说:“我起身,说好了你不能在⺈抽我大嘴巴子,强悍如此的你,干嘛非得抽大░嘴䕷巴子,真是的!”

      耀昊欣然一笑说“你起来,我保证不抽丫的。“

      悍匪头领大当家剑南仁听后,高兴起身,一个兴奋就说:我跟随与你,还不是想谋财害命,那紫金红宝石锁链,玄金棺材,都是我溃的。

      耀昊如此一听,那还了得,猛一脚踹出,直把悍匪大当家剑南仁给踹得陷入泥土之中。

      悍匪大当家剑南仁艰难起身,吐了吐口中的泥土,叫嚣:“不是说好了,不准抽嘴大嘴巴子?我干嘛都陷入泥土里了。”

      耀昊一听,给逗乐了,笑着说:你个傻叉!我说不用大嘴巴子抽你,又没说不能用脚踹,你也不想想我为何踹你。悍匪大当家剑南仁那个委屈,憋屈啊,无异于颜表,一脸难看之像对耀昊说:“谋财而以,又不害命,用得着这쒾么羞辱于我吗?”

      而棺椁上的茗宁堂叫嚣:“大叔,干死他,悍匪쀑而已,其罪当诛。”

      悍匪大当家剑南仁一听,害怕了,颤抖着说켿:“大哥,你可不能听小孩之言,鷽我可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啊,怎能说杀就Ð杀。”

      耀昊眉头一皱说:“且让开,让我过此地界,我不为难尔等,如若不然,浳我必以杀屠过ﯭ此地界。”

      耀昊一步步向前行,走路也不在是脚深陷泥土了,一步步向前走,唯有脚过留痕,耀昊走过后,泥土自然塌陷,在身后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

      剑南仁看着耀昊所遗留的脚印,胲心惊:“炼鴎气七阶,此乃后炼气七阶强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