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娜米3

      콱 谢尼却道:“我以为是何处呢,南朝有什么好马。”

      屠森破轻叹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也知道南朝没有好马,不然我耗尽私房才凑的这点钱哪里买得起动辄几千两的宝马。”

      葛育为人颇为膢豪爽,吐着酒气冲屠森破说道:“你从长城懴哪个关口走的?若是你差人来说一声,借我家门道也好让你省些银子。”“葛兄好意我自是感激,不过这马却不是走的关道,而是从海路运来的。”屠森破答道。

      话一说完,众人齐齐看向他,心急的刘全宝甚至马上把满是酒水的爪子搭到了屠森破的肩上。

      噂 刚要发问,却见门口一阵喧哗,众人连忙看去。原来是英杭霁领着其他ǔ宾客到了,乌泱泱约摸十来人。

      于是彼此见礼,方才进堂屋入座。由于身份原因,寺潭叶当然是坐上首。⸬不过也不能喧宾夺主,还是英杭霁的东道主来主持。

      当下,英杭霁斟了一杯烧駽酒,起身对着满屋子贵族子弟说道:“今日杭霁不过是厚脸凑着酒食,就办起事来,幸赖各位世交惠友赏脸댈,不使我难堪。尤其是贝王更是纡尊降贵驾临寒舍,来,我等举起杯,敬贝王。”

      闻言,众人纷纷捧起酒杯,各个都说要敬这一杯。寺潭叶一看,咳,咱年纪小,也不能喝多,不过此时不能退缩。

      寺潭叶也竫起来举起酒杯,英杭霁看他似乎有话说,伸手示意众人安静。于넙是寺潭叶清了清嗓子,说道:“哈,今日吃酒,就莫要讲虚魬礼了,不然和老爷子们喝酒有甚区别。都是南京俊良,不要客气,莫负了好时光,我也敬诸位,来,饮酒!”

      当先干了一杯,众人直道豪爽,于是都干了。之后有敬了寮几个人,↞这才各自三三两两地找要好的朋友玩乐,뼰或者结交新朋友。

      寺潭叶在这边认识的几乎没有,所以不停有人过来结交,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话题什么都有,一般先介绍家世给寺潭쵞叶知晓,再说其他事情。比如有的说家里最近得了什么好玩意儿,想送给寺潭叶흙;还有说家里ᦢ园子修得还可以,想请寺潭叶去玩;还有的扯着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套近乎。

      由于ጛ事先不知道寺潭叶粇会来,这些人没有准备,讷讷不知道说啥的都有。这时,刘全宝过来了,附耳说道:“王爷,刚才小屠濏夫说他搭上了南朝海路,咱要不去问个仔细?”

      寺橬潭叶觉得有意ꖲ思㘹,目前两国交易,要么是官方每半年互换一次物资,要么是在长城关口走私。走私海路可是头一回听说,这方面关于进口的武帝国朝廷不怎么管,毕竟国늓内缺乏很多物资;但南朝不给啊,对于周王朝来说这是资敌。

      不过对于武帝国勋贵来说,若是能有这样一条门路,以后就好办多了,反正棉粮켎药茶等南朝特产从不愁卖。

      寺潭叶当即ߠ告了罪,跟着刘全宝来到暖阁,见了礼,和刚컸才那几个人又坐到一块。

      屠森破一颗接着一道颗地⒤吃着香茶抄松子,不时轻饮一口黄酒。

      看人都到齐䥰了,屠森破拍拍手上的松子沫,说道:“我碰上的南朝勋贵,是金陵王家的;他家家主王子腾坐稳了京营节度使,这才刚要做这事儿,弄着资财养家糊口。”

      众人点了点头,南朝文恬武嬉是大家都知道ﴱ的,这不意外。

      但寺潭叶很是吃惊,王号家都胆子不小啊,就不怕锦衣军知道了?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四大家族恐怕都已经上了黑名单了,还是王家做事隐秘,外人不知晓?寺潭叶不知而知。但细想来,王家做这些事情是合ﳻ理的,王家的女子不学无术,品德很差;男子看看王仁就知道了。

      “ओ王爷?王爷?”“啊!”寺潭叶走神了。

      谢尼不解地问到“王爷怎么了?”

      寺潭叶眨眨眼回蕉了下神,喝了一口茶,故意有些迟疑地说道:“我是不解,这王家从何处出船?可能安弭全?”

      这下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屠森破,屠森破赶忙说道:“我也是凑巧搭上,才头回做的,他家也是才开的张,在浮山出的船。你朊们也知道,登州以北,海防严密。”

      众人于是了然。寺潭叶又问道:“⵫都做什么货?能做多大的量?”

      屠森破为难的说:“我...我的就是头回做,连我老子都敢没说,也没打算再做,更没钱了。这...我哪知道。”

      寺潭叶微笑了一下,“莫要紧张,쟗没怪你,只是想问明白,免得让南朝人坑了。”

      ỗ“这样啊,都是킐兄弟,都是自己人,随便问,快问吧!”屠森破抹了一⪓下额头。

      寺潭叶也就直说了,“你们첖是怎么交易的?先付一半的款?还是先放在哪里?”

      屠森破楞了楞,说道:“王爷,人家王家也是头回做这些买卖,也不放心,都是在登州东北一个岛上交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得赊欠。”

      “那人家怎么敢和你做这笔买卖?”葛育问到。

      “人家是想试试水,想找个门路,却不不太惹眼。我手下一个小厮在遵化找马的时候碰巧遇见了。这小厮也不是专ᝣ门的探子,给人家看出来了,就试着交往来着吧,然后就ᬹ成了。”

      “被人家知道你텐的来头了?”寺意飞皱眉说道。

      屠森破赶忙答道“没有,只说是认识些官面上的人。这小厮是鞑靼人,南朝人没法认。”

      껰“他们还联络你吗?”农君器问。

      “没再联系,不过还保留了门路,再派人过去就能交涉。”屠森破罶略带骄傲地说。

      寺潭叶想了想,对这几个人说:“既然有门路,那咱们就去做,挣些银子补贴糞家用也是好的。”

      这话一出口,众人皆惊,玩成大买卖可不是几个弱冠之年的毛头小子能做的,家里不会把大笔银子交到他们手上。若是把商道交出去,还有这几个小子屁事。

      “这...”几人都低头沉默不语。

      寺潭叶看他们犹豫不决,甚是捉急,又说道:“若是慢了些,恐怕王家就找别人了。你们想想,这么稳妥的生意可不容易见着哇!”

      “嘭!”刘全宝拍了一下桌子,一咬牙,说道:“砸锅卖铁,我也干了!”

      其他几个ꯥ人稍稍犹豫,也慢慢地点了头,只有窦新平还有犹豫䷳,不断地低头搓着手。

      “新平,你是不大看好这...”莫荥奇怪地问道。

      暎“不是,是兄弟我实㦭在是囊中羞Ḧ涩,从前只是任意花费,不知储蓄,唉~”窦新平一脸懊悔。

      “你找着金玉之物去当了,赚了钱再赎回혁来不就是了。”包同向来大大咧咧的。

      窦新平有些意动,这是个办法。

      孶 “你得知道,以后搞不탅好这生意得扩大,被人知道了就算不多几个东家,也会有其他人学着找商路,到那时竞争可就大了。”寺潭叶说道。

      “好,我干了!”窦新平궨低吼道。

      “来,举杯庆祝,祝我们财源广进!”

      几个人举起杯庆祝。闷了一口,才准备仔细探讨具体事物。

      “我出十万两银子做本钱。”不是寺潭叶的老爹给他留了丰厚的家底,作为嫡子亲曙王,又立下开疆拓土的大功,家里无论是先皇赏赐,还是老爹后来赚的、抢的,还有国公府独女老娘的嫁妆,都算得上金山银海。ខ

      就算这一代人像贾家那样花,也不会导致内囊空虚,当然,前提是不꛳能像贾家那样有着太多贪腐。ὦ

      贾芸建园子种几棵树就要几百两,一群不用得甃着的尼姑每年花两千多两养着,这样的行为多了去了,这如何能Ϸ不败。何况贾家家底并不술如贝王府。

      王府府库嚼里现钱不止几十万两龌,寺潭叶不会脑子一热就把钱畞扔进去,拿十万两做启动资金很合适。ぱ

      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多钱了,最多的也就凑了两万两,就这,还是花光了他们从百日宴开始以来的积蓄了的。甚至屠森破把刚买回来没骑过瘾的马都打算卖了也要凑钱,反正有寺潭叶这訾个大头在前边顶엓着᧸。

      莫荥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王爷年岁未满十五,动用府里的大笔银子,兴国公那边会不ᯎ会...”

      “不会,我也没动用太多,不会影响府里的运转。以后被舅舅发现了,那时候说不定我都满十五岁了。就算没满,只要赚了몵银子他也不会说什么。”寺潭叶早就打算好了。

      “看来咱们都别无退路了,一定要成!”包同说道。

      诸人点点头,寺潭叶忽然想起来,又说道:“人多了,事不密,不过还是把杭霁拉进来好些。”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英杭霁思虑缜密,做事有条理,更兼他这两年没打삅算出仕,读书习武压力不大,还有些私房,是个不错的伙伴。

      윐于是命人把英杭霁喊来,把事情一说,英杭霁沉思一会儿,目视众人说道:“若是进关,市泊司那里应该不会阻碍。若是出关,只要不是朝廷严控的物资,那也呹成。”

      这就是同ဠ意了,英杭霁也是能ᠲ出尽出,他们几个人共凑了十万两,等于寺潭叶有一半的股份。当下几个人就继续筹划。

      卖出去ႉ的东西最多멑的就是毛皮,武帝国᠓的毛皮有多有好。以前各个贵族世家在长城走私因为运输成本的问题只能运高价值鷪的高档毛皮,比如虎皮、貂皮、白狐皮等。而一蹩旦海路通了,除了牛皮这种可做皮甲的物资,其他如羊皮、鹿饯皮都可以卖,虽然不贵,但量大啊,也有的赚。

      还有其他玻璃制䤝品、爻东珠、人参、虎骨等也可以卖。林海雪原中也有些药材是南朝不出产的,都卖了。

      武帝国仿制西꾙洋人的钟表,熊掌、鲟鳇鱼、咸肉等食物都要卖。襧

      暂时定下了这些出售的货物,这还得看쩮看对方买什么才行,不能烂在手上。

      至于采购什么货物,众人就有的说了。

      “粮食要以稻米为主,国朝稻米出产不够高,价钱还不错。高粱什么的就免ꐁ了,让百姓换换口味。”

      “这棉呐,可不能听南朝人忽悠,买了鮗棉布。不䰀用买多好,反正都是塞进去做棉被、棉衣。”

      “不对,也可以进些棉布嘛,不然老穿葛、麻做的衣服也不好。”

      “那个药材可得有几个老掌柜໩跟去掌掌眼,不能收了劣等货色。”

      “若是可以,买这奴才回来开荒也是好的。听说南朝西北不是大旱就是发大水,经常有人卖儿卖女的,咱也就发发善心,给条生路。”

      听了这位䀩的建议,寺潭叶想笑,这也是生路?主搁家不仁慈的搞不好生不如死。不过转念一想,就感觉十分悲哀。百姓只是想活下去,人在直接面对鮲死亡的时候,会放弃了很多东西,比如尊严、财富趺等。哪怕ꇞ知道未来的命运是多么的躞悲惨,哪怕知道在不久的某一刻就死去,也依然选择此刻活下去。

      鬞 而这么一说,做来武帝国农奴这还真是一条生路,毕竟能活着。

      寺潭叶听他们说了很多,插口道:“别忘了问王家买楙一点兵甲什么的。”

      伛“嗯?”众人闻言一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