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道口流透明液体是怎么回事

      호不知过了多久,装甲车熄了火,停靠在一座巨大的金属墙下。金属墙绵延数千⹊米,高达三十米嶹,正门上麴耸立着一尊硕大的机甲雕塑綻,在满是白雪的土地上显饮得异常威严,像一座⃬坚不可摧的巨像。

      즔“下车下车!各位,到地方了!籯”司机关掉行驶屏幕后拍了拍铁窗。

      夝 ㊵ “可算是到了啊我的诈天老爷呀,要憋死了!”毋文开恢复往日的活泼,抓起行囊争先跳下了车。双脚踏上地面的时候大喊一声:瀷“芜湖~!”

      毋铭背起所有的物品,提起小猫的一大包行李,说道:“走吧副官女방士。为我们介绍一下基地。”说罢也跳下车。

      칃 小猫下车后带着他们走进金属墙的大门,边在䱦前面走,边时不时똻地回头介绍着:“这里是前线基地왢,也是毋铭指挥官要作战的地ᭁ方,毋文开先生暂时和指挥官共同管理,等7号营視地完成修建后再去报道并指挥后续部曑队。您的副官现在已经㟞在指挥部。这里一共一万七千四푩百五十三命士兵,属于陆军71重甲部队和新编3号机械部队。千骑长作战机甲共500架,荒原狼式坦克847辆,地狱斥候侦查机甲400架,刑罚武装直升机478架,运输机和运输车绰绰有余。只是药物紧缺。这些日子与境外势力作战。牺牲两千八百二十人,重伤近五千。”说罢,又叹口敏气,说道:“前任指挥官死于K疾病。”毋铭一边听着一边观察四周,各队巡逻队尽然졘有滍序,空؏地上停放着一排又一排的机甲,一眼看过去,寒光泠泠。两人高的装甲,四条又长又粗的机械腿霸道地扎在土地上ỹ,两条机械臂蔸十分粗大,ᢚ分别载着新式K9轮盘机炮和反装甲连射榴䗎弹ﶌ。本㟛在教材里才见过的战场ʪ杀器此刻就在眼前,让人心中一阵激动,一旁的文开甚至都没有合上嘴巴,一直在“卧槽卧槽뜎!”的叫。

      说着说着,三人就到了指挥部。指挥部建在一个高层堡垒正中央,室内整体呈现六角形,刚进门无数液晶显괖示屏映入眼帘俶,监视着阵地每一个角落。指挥官的位置空无一人뢨,旁边两排的分别一个位置。对应的两人正埋头写着什么。指挥部内两Я人或许没有察觉到毋铭三人的到来,一鯢声不吭的忙着手头的活儿。

      轿毋铭刚想打招呼,头顶的警报器突然响了起来,“嗡嗡”的声音撞击着每个人的耳膜,本在指挥部坐着的两位军ʨ装男子拿起帽子。立马飞㶍奔出去。小猫立刻拉了拉毋铭的胳膊,大声叫到:“指挥官!是敌袭!请您调度氏士兵进行作战!”

      突如圽其来的变故让毋铭一愣,但也很快明白过来现在的处境,快步走向指粜挥台。多年的军事理论在这一瞬间涌上脑海:“小猫!传我命令!巡逻队停止巡逻任务,加入前线战斗,支援前线,前线士兵用重火力阻击,为支援拖延时间!”

      坚臹定痄的眼神在女孩脸上ꨝ浮现:“ꔥ是!”敬以军礼,㥸快步走ࡎ出指挥部。毋铭顿了顿,又说道:“文开!带上跟我们一起前来的卫队在从前线尝试绕过去,截断敌人的援兵!”

      毋文开哈哈笑着叫到:“OK!让他们见ǥ识见识来自图门的战神!”随后웜敬上军礼,小跑出指挥部。㍷

      惞毋铭坐下来,看着指挥ﱺ屏上的战况,这是他第一次指挥战斗,虽然军事理论在学院中常年名列前茅,但是真正的战场还是大不相同,屏幕上,前线战壕正遭受着几乎不间断的炮火,我方士兵也正用远程榴弹进行还击,双方有来有回,也死伤惨重。毋铭的心头逐渐紧张,又有些懵了◕,他看到战壕里的士兵被炮火炸碎了头,血浆飞溅到战友的钢盔上,土地上的断臂甚至还在条件反射的动着,冲锋的士兵一边开火一边栃低头向前冲,有些战士被敌人的重机枪拦腰打断,剩下的半截还在撑着向前爬,直至一动不动。

      这样的场面从来没有见过,毋铭蒙了蒙,但很快反应过毇来,餗现在必须下达命令!잡他快速打开指挥台的语音系统,冷静的通知到:횊“前线战壕士兵后退至第二战壕待命,第二战壕远程榴弹放弃轮流开火,一起发射,换弹间隔士兵用火箭给我狠狠䭏地打獯!”ಸ

      这些日子士싔兵们因为前ꘅ任指挥ᠻ官的死亡,无法统一的组织战᱑斗,只能霑死守在各自的岗位,付出了太多牺牲,士气也大不如从前,但这一刻,战术头盔内传来的语音,让所有試人心头一震,他们知道,꫉再也不用一盘散沙的战斗了!至此,欥所有士兵谨遵军令,到了指示地点。

      봥经过这样的变动,虽然第一防线给了敌人,但是也停止了我方的牺牲,士兵退守第二战壕大概十五分钟혒后,头盔内再次传来刚刚熟悉的声音:“兄弟们,现在敌人的增援部队已被我方部队拦截,请现在配왶合我方部队,把打过来的敌人给我包饺子!珶”

      之前戔不解的士兵终于明白了退守的意义,听到这样的军令慭,士㺝气大涨,冲出了战壕얊,扑๹向烈火滔天的第一防线。

      此时第一防线内,毋文开一边抱䧜着步枪扫射,一边指挥着卫队:ⳍ“给我打!把他们截断!等待友졸军용包围!”。一大群士兵出现在了皝敌军后方,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붠,敌人后续援兵死伤惨重,前面占领第一防线的敌人׮不愿放弃槾战线,只能被困在战萰壕中。   转眼间,我方士兵从第二防线打了过来,将敌人围在狭窄的战壕,疯狂的发泄着子弹。失去战友的愤怒和士气的高涨让他们不可矮阻挡,双眼好似点起䔨了火,像压路机一般的将敌人碾过。后ﺍ方负责截断援军的友军看到了这里的战况,迅速的包抄过来,将敌人的所有先头部队都击毙在这设满铁丝网电网的土地上。

      我们赢了。毋铭一屁股坐在指挥台的椅子上,⌫长舒一口气。看着前线士兵在一起欢呼,რ自己内心也不禁的欣慰,这是他的第一次胜利。

      这时,指挥部的大门“咚咚咚”的响起来!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