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淦男孩子动漫

      凌云苦笑着摇头쾨,台里的情况他和胖子这半年已经很清楚了。

      虽然最近这半年主播们拉了很多广告投资,但基本上幚都属于短期激增的不稳定广告赞助。

      简单来说分别包含以下两个方面。

      嬼1、大部分主播䶉为了赚取高额佣金,利用人脉关系硬拉来的,这些基本上只会投一期,结束后如果不是效果特别好的,根本不会接着投。

      2、有些商户只是出于好奇,或者被主播当时给说懵逼了,出于尝鲜的心理投放广告,等新鲜感过后,也会减少或者放弃。

      몮 简单鹭来说,第一期这么多广告商中,肯定不会全部都继续投第二期,这也就是广播电台所谓的‘广告留存率’。

      所以为了收益的稳定性,以电台为主体,往往还存在着极髌少数大型优质、稳定的长期合作客户,这一部分,才是电台每年必须小心翼翼维护杈客情的目标所在。

      例如海林集团就是其中之一,他콬们投放广告,往往不挑节目、不挑主播,都是按年、按额度投放,台里主播通常都戏称此类为㮥年费会员,对接也都是电尫台领导炖逢年过节亲自对接拜访,此前就是胡天来专门负责这方面事宜的。

      轻声叹了口ㄫ气,凌Ԥ云接着又开口说道。

      “再者说了暂,张彬肯定是胡天撺掇叩来的,就算我把他淘汰了,胡天来肯定也会撺掇他去找张海林或者其他有能量的人向我施压,我一个小小台长能抗多久?与其交恶这一唈大群人,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那个谁䦻不是说过嘛,生活就像强歼,如果不能反抗,那不如好好典的享受!”

      胖子捏着下巴装作思考的样子,深以为然ƙ的嗯了一声。

      ㈶ “嗯,我也记得这话,好像是鲁大师㺽说的吧轵?这话还真挺有道理的,可是……”

      说完胖子又问。

      “可是……像张彬这种废物点心招进来干吗啊?上节目出问题会蠴不㾰会连累咱们啊?”

      嚟凌云摇头襢。

      铯“对他的安排暂时还没想好,主持节目肯定不够格的ị,他要在节目里给听众说这些外国话,那才是咱们的㑌噩梦……不过,废物点心䐪只要使用㜊得当,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例如呢?”

      “例ʩ如……裹上鸡蛋液,撒上面包糠,两面炸至金黄……”

      ……

      是夜,胡天来提着酒肉进了老丈人家,两人一边吃一边聊。

      他举起酒杯露出阴险斂的笑脸开口。

      “张彬这个废物果然狂妄ꔨ自大,我只是随口激将了两句,没想到他还真就去应聘了ᰗ。这倒好了,只要他进了电台,我就有办法让他成枩为我手휹里的刀,控制了张彬,就等于控制了ồ张海林,就算收拾不了凌云,也能成为他的掣肘!他不让我好过,我就不让他好过!”

      胡天来笑着用手掌做了一个Ɵ刀劈的动作,随后又露出讥笑。

      “哼,我以为他凌룪云有多大本事,不还是⶷被我耍的团团转?本来他不会答应ꯅ张彬进电台的,我随便用䅭小号冒充张海த林编讻了条短信,结果还真吓住他了,哈쑭哈哈……你是没看到⌤当时他那㗮怂样,笑死我了,我还以为당你多硬气呢,结果也是个怂包。”

      和岳౮父碰了杯,胡天来张开嘴还准备再吹几句,却听房门被敲响了,他立马放下酒杯,朝岳父使了使眼흍色,小声嘀咕。

      “我之前和张彬约了在您这,应该是他来了。”

      说完他去开门,果然,张彬提了一堆高档礼品,身后还桤跟铑着他老婆乔雅静。

      “呵呵,小彬和雅静来了啊,快快快,里面坐。”

      “胡叔,也没啥给你带,听我爸说您肾不太好,这点营养品您吃着补补。”

      厁  議“瞎客气啥㌪啊,赶쾅紧进屋。”

      两人进屋,又和余保国打了招呼,等胡天来端上茶水,这话也聊到了正题。

      “胡叔뵶,这次主要是来感谢您的,要没有您,我还真不一定能这么容易进电黒台,㻻以后在台里,还得您多多题箱跋啊……”

      ꎺ “呵呵,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主要还是你自身够优秀,今天这숂三十六国的外语一出来,连凌云都给镇住了,简直太秀了……”

      胡天来客气了一番,随后又扯了几句鼓励性的废话,大抵是一些‘好好努力’‘加油’之类的废话,然后本该张彬夫妻两起身告辞,但这时候,…乔雅静却央求式的撒娇开口道。

      “胡叔,要不你把我也安排进电台呗,我老公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妕里闲着也无ጲ聊,ਦ还不如跟他一块去电ı台玩玩,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就是见见世面……”

      “你?”

      㣨 “对啊,虽然我痭文凭不㗝高,可总能做点其他的工作啊,再说了,您是主任,放我进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我?呵呵,我可不行,呀现在我们台凌云说了算,这个……”

      胡天来本想악拒绝,不过转ឃ念一想,这乔雅静更是个蠢货,相比张聨彬也更容易ꢼ挑唆控制,要把她弄进去,加上之前她和凌쪺云还有一些鈌个人恩怨,自己随便一挑拨,这两人肯定要흕闹的天翻地覆。Ↄ

      想到这,他装作为难的藣样子缓缓开口。

      “咳,其实主持人也不太需要文凭,比如一些音乐节目,你会唱歌就行,明天你跟着张彬一块去电台,到时候你这样……”

      ……

      第二▂天,周一,仙养市广播电台又짚一次周例会。

      ⼝鸌凌云夹着ﲍ文件夹正准备去会议室开会,结果빇刚准备出门,一个엇女人笑盈盈的推门进来了。

      “你是?”

      “呵呵,人说当官的记性不好,看来还真是啊。툿”

      凌云第一眼㪕看去,这女的画着浓妆,穿的更是骚里邰骚气,他一时半会没认出来,仔细回忆了쾑一텞下去애过的所有足浴店和洗浴中心,似乎没有对得上号的技师。

      可一听对方这尖酸刻薄的话,他却有些耳熟了。

      “你是乔匣……乔什么静?”

      “既然凌台长想不起来,灪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张彬的老婆乔雅静,海林林业集团的ባ少奶奶。”

      “พ哦,奶奶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