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经历

      一队骑兵立即往上冲,但是没了木桥,骑兵在这山道上反而不如步卒。

      陈大郎大喝一声,带着十名手下立即冲了下去,双方厮杀在一起。

      若是在广阔的区域,人多自然能发挥优势,但是在这只能容几人并行的山路上,人多只会碍事。

      那名叫李尖头的人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命令兵卒下马,从树林中包抄,结果一群人刚进入山林不久,就传来一阵惨叫,有人掉入陷坑,还有人被竹矛射杀。

      陈大郎如猛虎般冲到了李尖头近前,交手仅片刻,李尖头就拍翻在地。

      陈季平暗暗点头,自家大哥不仅战力更强了,还懂得了把握分寸,没有一刀将人砍杀,这就留下了回旋余地!

      主将被擒,这场冲突就算暂时结束了。

      “三郎,这家伙如何处置?”

      “事情肯定没完,你带着他赶紧回去找二殿下,让他来处理!”

      “家里怎么办?那四殿下李元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在这里也无济于事,等他来了,我自有应对之法!”

      陈大郎知道凭自己这十来个人的确起不到什么用,于是当天就带人匆匆离开了。

      山雨欲来,刚刚过了几天好日子的长寿村村民很是惶恐,有人便私下里怪罪陈家不该招惹唐军。

      陈老头气得吃不好,睡不着,直骂这些人没良心!

      陈季平一边安慰家人,一边想对策,万一李元吉不讲理,带大兵来攻打,该如何应对?

      怕什么来什么,三日后两千人马来到了两界山下。

      陈季平只身在山脚的一块大石上眺望,为首是的一名银盔银甲的青年战将,卖相还真不错。

      有人看到了他,向那银盔战将禀告,不知银盔青年说了什么,四名弓箭手张弓搭箭,对着陈季平射来。

      不问青红皂白,就对着他一个十岁的小孩射箭,只冲这种心性,就需好好教训一顿!

      陈季平挥动如意烧火棍将四支箭击落,随后没入树林中。

      “废物!”银甲战将骂了一声,随即挥动长矛,“攻山!”

      这支军队推进快速,且步步为营,一看就是真正的精锐!

      山路已经被破坏,有人迅速以木板垫道,山林中的陷阱也被十几个经验丰富的斥候轻易破坏,如果让这些如狼似虎的唐军进入长寿村,结果不问可知。

      带大军推进到一半之时,忽然大雾弥漫,深入山林的兵士很快就不分南北,那些沿山路而行的兵士,按理说只要继续往前走,一定能达到长寿村。

      但是事实并没如此,走着走着就没路了,然后不知不觉也进入了山林中。

      在山下的银甲战将见此情形,不由眉头皱起,一名青衫文士凑过来,“四殿下,这山里有高人,不可妄动!”

      “应该是妖人还差不多,裴参军,你有何办法?”

      “素闻二殿下笃定陈季长之弟为修行中人,想必便是刚才那少年了,此番他能行云布雾,也证明了这一点,不如就此罢手,免伤和气!”

      银甲青年不满的扫了文士一眼,“越是如此,越不能留,否则岂不是让我那二哥多了一大助力?”

      “四殿下若执意除之,恐怕只能请修行之人帮忙!”

      “大哥手下倒是有几名修行者,不知他们手段如何?”

      “四殿下不妨修书一封,最多两日,或有结果!”

      “好吧,先在此安营扎寨,收拢兵丁,待高人到来再做定夺!”

      陈季平对击杀那些唐军并没有兴趣,所以,只是请力牧神君以障眼之法困住他们,现在马上入冬,让他们冻饿一夜足矣。

      捉了一名唐兵,略一审讯便知领军者果然是李元吉!

      僵持对长寿村不利,若要让对方退兵,只有出奇制胜。

      半夜时分,他收拾利索,自山谷溪流绕到了山下。

      要从几百营帐找人并不容易,而且还要躲过巡营的守卫,不过有灯火的营帐只有三个,他以神念扫视,马上确定中间的那个大帐,正是李元吉休息的所在。

      在两队巡营唐兵交错而过之时,他进入了营地。

      迎面又来了一队兵士,他急忙施展了个隐身术,那些人就从他身边走过。

      轻身咒施展出来,不过片刻便靠进了李元吉的帅帐。

      听到里边还有人说话,他又施了个隐身术侧耳倾听。

      “……四殿下就当裴某酒后之言,事后我是不会承认滴!”

      “玄真公请讲,元吉洗耳恭听!”

      “唐王自然是属意大殿下以后继承大宝,不过大殿下优柔寡断,才具也不如二殿下,四殿下若想有朝一日问鼎帝位,唯有让二者平衡,方有渔翁得利的机会!”

      “玄真公果然高才,若肯帮我,它日宰辅之职非玄真公莫属!”

      “明着帮你只会让陛下心生疑虑,只能暗中推波助澜,当务之急,殿下应该想办法剪除二殿下的羽翼,一旦其羽翼丰满,恐怕谁也挡不住他问鼎之路!”

      “呵呵,玄真公指的是那刘文静吧,放心,他活不了多久!”

      陈季平听到这里,不禁暗叹,这个李元吉追随李建成,原来是另有想法,而那个姓裴的眼光也真毒,把李氏的三个继承人看了个通透。

      他没有急于动手,待姓裴的告辞,突然闯入了账中。

      账中的两名侍卫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他左右开弓打倒在地。

      “什么人!”李元吉大喝了一声,抽出了宝剑。

      陈季平当然不会回答他,如意烧火棍一个拦腰锁玉带。

      对方急忙以宝剑招架,但是他低估了这一扫的份量,连人带剑都被扫倒。

      李元吉也是有两下子,倒地后踢飞桌子,此举既能阻敌,也能告知外边他遇袭了。

      阻敌并没有效果,因为陈季平身子一旋,不仅躲了过去,还绕到了其后方,这正是游龙掌的身法,“别动,否则就敲死你!”

      冷冰冰的烧火棍抵在了太阳穴上,估计脑袋真禁不住一下,李元吉很老实的躺倒不动。

      陈季平刚将其拎起,一群兵卫涌进来,随后那个姓裴的也跟了进来。

      “都放下兵器,否则我就开他的瓢!”说话间对李元吉后腰来了一下,这位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裴姓文士急忙道:“莫要乱来,若伤了四殿下,你们村寨必受灭顶之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