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月直播

      手持天火净瓶的华裳少妇踏空而来,飞身而下,落在了苏燕婉的身前,美目冷凝,看向此刻已经漱漱发抖的凤潇潇。炷

       凤潇潇双腿一软,跪了下去,颤声唤道:“绥缘娘娘……”

      只뻵这一声,铜雀テ台的争斗瞬间停止,就连司战也在标这时收了九锋剑,转身看向那位傲视众人的绥缘娘娘。

      绥缘娘娘的指尖轻轻从天火净瓶中勾出一缕火焰,对着凤潇潇屈指一弹,火星落在凤潇潇的衣裙上,瞬间化为火球,烧至全身。ꏚ

      滿 火焰中的凤潇潇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呐喊,如同她的拂尘一般,刹那化为灰烬。

      看得众人心惊不已,就连十二仙也纷纷后退了身形,不敢再惹这螃个手持天火净瓶的女人。

      看着地上的一滩灰烬,绥缘娘娘不屑道:“둮一个半仙也敢对我女儿动手,凤阁的人好大的胆子。”

      苏燕婉见到自己娘亲来了,脸上的惊慌㇂消散,转而换上一副凌驾众生的傲然,挽住绥缘䋂娘娘的衣袖,一脸委屈的说道:“娘,还好你及时赶到,否则……司战神君怕是要将女儿就地正法。”

      绥缘娘娘当即看向司战,一声冷哼,“凤司战,你长本事了,敢动我女儿?”

      绥缘娘娘是文殊天尊新结的道侣,此妇极蔭为泼辣,原是秋山洞府的上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把早有道侣的文殊天尊给迷惑了,早在千年前就已珠胎暗结䀊。

      ꟴ 不过文殊天尊的原配道侣也不是个好惹的元君,发现两人奸情后,当即就把绥缘打了个半死,当时听闻连腹中胎儿都被生生打掉。

      若៬不是三年前易,文殊天尊的原配道侣릣突然身死道消,这位绥缘娘娘也不会有今日的权势和傲气。

      溩 想到此处⌝,司战又仔细打量起绥缘身后的苏燕婉来,眉퀎目间与文殊天尊似有几分相似,难ક道랰……

      千㶱年前䓌绥缘把那打掉的胎儿魂灵保存了下来,待事情过去,才又找了凡人㌲躯壳放入自己女儿的魂灵……

      难怪望京城中传言,苏远山的小女儿是被遗弃在青梧山庄外的,这样一串联起来,事情也就清晰了。

      想通了此事,司战神君的态度瞬间转变,“不知궋是绥缘娘娘爱女,多有得罪,只是……青梧山庄确实与梵天魔门有牵连,我已上禀仙庭,此番前来也是得了凌霄宫首肯的。”

      一听“凌霄宫”,绥缘的脸ힿ色渐渐好转,仙庭东西二宫,一宫紫薇又称紫宫,坐镇天帝亲封ష太子,西宫凌霄,坐镇天⑯帝次子,尊为西宫殿下。

      两宫分庭抗礼数十万载,威名赫赫,权倾临仙,都不是她一个天尊道侣就能轻易招惹的。

      “燕婉是我与文殊天尊之女,早年寄养于青梧山庄不过是为了磨砺她修仙的心性,青梧山庄于她不过是一处修行居所,你若要查,该去青梧山庄才是。”

      “青梧山庄已被我荡平,山庄中人无一生还,就连苏远山我也剥皮抽魂,可仍是没有找到半点我想要的消息,也是一时心急,这才冲撞了娘娘的爱女,还望娘娘体谅我等为凌霄宫奔走之苦。”

      听闻青梧山庄被平,苏远山折磨致死,藏在싁绥缘身后的苏燕婉只是微微叹息了一声。

      倒是凤兮身后的薛玲珑,那股不受控制的感觉似要夺取她身体的控制权詮,脑海中还一直不断闪现苏昭幼时在青梧山庄生活的画面,还有苏远山慈父温情䝓的一段段记忆。

      ꂲ 吼 薛玲珑恂轻喘着气,手中九张机化作的青剑⥌死死攥紧,她咬牙强忍道:“苏昭……你不要再给我看你这些家长里短的记忆了,你是非逼着我现在认一个死爹吗?还是你觉得我比刚才那个믃烧成灰的女人更耐烧一点?我跟你说ᨭ,你要是把我逼死了,咱俩一起奈何桥边画圈圈,看看谁比谁更冤。”

      身体中那股控制之力渐渐消失,薛玲珑刚觉榝着自己捡了条命回来,就听苏燕婉的声音掷地有声的响起,“青梧山庄既是梵天魔门的暗线,我身为仙庭굆中人,也想为仙庭铲除这个毒瘤,司战神君,你若没有查到想要的消息,嘶不如找苏远山的亲生女儿苏昭问问。”

       司战经她提醒,这才想起苏远山还有一个女儿也枢嫁到了玄丘山,他猛然转过身去,看向凤兮身后的薛玲珑。

      짱“是你,你就是苏远山的女儿苏昭䄼?”

      薛玲珑暗恨,这个婊里婊气的苏燕婉,有个背퓰景大的好妈当靠山,逼死人来毫不手软。

      轻 前方的凤兮突然转身,挡住司战的视线,目光紧迫的看向薛玲珑,压低着声音,小声道:“交出青梧剑诀,我保你不死。”

      原来他,娶苏昭,为的也是这青梧剑诀。

      这一回,薛玲珑体内ꠞ的那股属于苏昭的怨灵之力没有再掀起任何波动,但薛玲珑却没由来的升起一股凄凉之感。

      这tm的比说一句“从没爱过”还要狠。

       她瞥见苏燕婉眼中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似想到了什么,不禁问道:“你……娶苏昭为的是青梧剑诀,娶苏燕婉……是早知她是文殊天尊和绥缘娘娘的女儿吗?”

      他闪烁着眼神,又压低声音漂说了一遍,“昭儿,只要你把青梧剑诀给我,我的君妃之位仍旧是你的。”

      “这么脏的位璪置,你还是留着恶心苏燕婉去吧。”

      凤兮身形一顿,似有些嫼艰难的让开了身购形。

      司战手中的九锋剑一剑刺橺入薛玲珑的左肩胛骨,“交出梵天魔门的籒东西,我给你一个痛快。”

      从来都是她捅别人的,今日也体会到了被人捅的滋味。

      抬眼看去,凤阁十二仙和门下弟子皆立于司战身后,目光落在凤阁弟子身上,蓝衣银቉带,这身打扮跟她开车撞死的那三人一模一样。

      原来凤阁索要的魔门东西,也是青ম梧剑诀啊。 紱

      嘍司战见她没有反应,又是一剑洞穿右肩胛骨,见୥她既不求饶,也无悲鸣,反倒是冷眸凝来,满眼轻视。

      司战实在想不通,区区一介凡人,如青草浮萍,与蝼蚁无异,怎敢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怒而一脚飞踹过去,薛玲珑被他一脚踢飞至铜雀즒台的高崖边上,崖下是瘴气密布的无尽深渊,

      此地瘴气又称活人肉白骨,便是神君沾染朰也要被腐蚀仙骨。 眣 퍴 司战疾步掠来,一把掐住她的喉咙,把她的头逼近崖边,“看见了吗?下面૕就是人间地狱,像你这等凡人贱民,掉下去的话连骨头都不会剩,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东西,我给你一个漂亮舒服的死法。”

      “我就不会像你这么大࢐方,我有一千种死法给嶖你备着,你可得好好活着。醇”

      “很好,我最喜欢折磨你这种嘴硬又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了。”

      九锋举起,正欲再刺一剑,苏燕婉却在这时喊住了他,“司战神君且慢,不如让㾊我来劝劝姐姐,我自小与她一起长大,让我来试试吧。”

      哧 司战停了手,知道这个女人也不简单鉂,女人的手段向来比男人来得更阴毒些。

      苏燕婉从绥缘娘娘手上要来了天火净瓶,手持天火净瓶的苏燕婉慢慢走近,连一旁司战都感到了阵阵心悸。

      苏燕婉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薛玲珑,“姐姐,这又是何苦呢?早些交出魔门之物,脱离这世㳲间苦海,不好吗?”

      她半蹲着,贴近薛玲珑的耳边,低声道:“苏昭,你以为我真的喜欢麘凤兮吗?我不过是想让你看着,你求之不得的东西,我唾手可得,你生为蝼蚁,我却是Ḇ天生娇女,就连你的生死,也由我说了算。”

      她突然抓起薛玲珑的手,探到天火净瓶的火焰᫭边裀缘,钻心刺骨的痛感是薛玲珑从未感受过的,“啊——”

      终是忍不住喊出一声惨叫来。

      聂姑奶奶何至于斯。

      司战听着这声嘶喊,露出一丝笑意,不远处的凤兮则是双手菒紧握成拳,心底升起一股冲动,想要不顾一切的将人救下。

      最终……他紧握的双手又渐渐松开,别过脸不再去看。

      뱼苏燕婉再次低声轻语道:“小时候看手相的先生说你掌纹是命格无双的天定纹⹾路,是凤凰于飞,涅槃还巢的举世华贵之命,샬今天我便烧了你这天定的掌纹,看看你这条贱命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她的手指羮又滑向薛玲珑的脸颊,“还有你这张望京第一誧仙的皮相,便是要死也不能让你带着这副好皮相去投胎。”

      Ϫ

      眼看天火净瓶就要触及脸颊,薛玲珑下了狠劲,手腕青剑猛地划向苏燕婉拿着净瓶的手腕。

      ꄠ她吃痛一喊,手中뻇天火净瓶滑落,薛玲珑脚尖一踢,天火净瓶飞向悬崖。

      绥缘娘娘见势,飞身来抓,薛玲珑在此时向后一跃,“莫欺凡人无仙骨,来日方长怯千倍还。”

      纵身跳下悬崖,即将抓住天火净瓶的绥缘心下来气,不甘心让她就这般坠崖死去,正欲抓ِ住净瓶后,倒出星火直接烧了还在坠落中的薛玲珑。

      薛玲珑身形下坠,嘴角勾出一抹冷意,手中青剑一变,化为一把银枪——聂银枪。瘕

      一声枪响,聂银枪打中天火净瓶,净瓶爆裂,天火喷出,离得最近的绥缘被突然爆开的天火炸飞落下。

      “娘——”

      凤兮立即闪身飞出,将쯯人接住,绥缘娘娘不能在玄ቖ丘山出事,否则文殊天尊定然将怒火发泄在凤兮的头上。

      原本谅一身华贵仙葇气环绕的绥缘娘娘,此刻身前鲜血淋漓,一双玉手被火星ᒈ子烧皱缩成了一团,看着十分狰狞。

      若非她反应及时,怕是整张脸都要毁去,可即便只是废了双手,也让傲气য়十足的绥斚缘娘娘失了天법尊道侣的分寸。

      疯㚍狂喊道:“我要将那小贱人碎骨抽魂,生生死死不入轮回——”

      天火净瓶爆开,天火倾泻,瘴气之上已是一片汪洋火海,就算是要将尸首寻来发泄괂,也是不可能了,更何况天火掩埋之下又是瘴气深渊。

      ۏ 盵 一介凡人,哪里䏟还能剩下什么尸骨可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