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频app视频怎么下载

      如果要在邻近区域找个“办事”的好地方,这儿绝对是不二之选。

      ꤱ张穷毅在车载GPS上输入“锦上云端”这个名字后,其自动生成拘出的最近路程规划显示要开一个多小时,这数据倒也正常楛,毕竟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小区与锦上云端相对于设计院的方向ﭦ正好相反,뜋也就是说,剪掉折返的半小时路程,开过去差不多40分钟就能到。

      不过,这种速度只是正常速度。

      眼瞅着ᷥ可能已经死人了,张毅ᆍ“遵纪守法”的意识一下子淡化了不少,只见他打开副驾驶柜从其中取出了一个便携式警灯,然后开门探出身子将灯贴压在了도车顶之上。

      “我去,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季川砸了늓砸嘴巴,他看见副驾驶座上唐清泉已经端正好坐姿,拴着安全带将背紧贴在了椅子上。

      “各位,拉稳坐好。”张毅坐回车内,关闭车门的同时也将后座还歇着늯缝的窗子升䵅了上去,“要开始赶路了。”

      说完不及其他人回答,这辆黑色SUV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之所以用之前形슗容计程车的形容猃词来形容这个状况,銦并不큧是因为我词穷想不出其他繵更为贴切的词了,只是因为此状况确实与先前如出一辙,或者说……更甚。

      发动那一瞬曲竹感觉自己的背都被身后묊的椅子吸住了。

      衏透过座椅间的空隙,他能勉强看见汽车的仪表盘,速度随着秒数的推移不断攀升,很快就超过了这个路段60的限速,指针掠过150,ꬶ直逼160!

      “我…鏄…我……我去!”肾上腺꤈素大量分泌,季川的舌头都被吓得有些捋不直了,“我……我现在下车还……还来得及吗!”

       “如果你不希望待会儿晕车乱吐赔我清洗费,现在最好胐把嘴闭上,平稳呼吸。”张毅面不改色地说道。

      作为开车者,他对车辆方眿向有着完全的把控,“哪里需要转弯”“哪里需要急停”全都是先经过了他㇁的大脑再转化为灟实ᡥ际的情况展现出来,所以他是胙一点儿舾晕车的感觉都没有,不过反观其他三逐人的状况就不怎么好了,就连已经有相关经验的唐清泉,在几分钟后也是把脑袋低鈍下埋在了双腿之间,那模样⤆很显然是晕车了。

      “内个啥……你们谁有袋子吗?”季川强撑起脑袋望了望颐,然后他就看见身旁的曲竹从裤兜里掏出了ﰔ一个塑料口袋,“快!快给我!핕我这边要䗪出货䒃了!”他赶忙伸手去接,然而后者根本就没有要给嬝他的意思,拉开袋子嘴巴对准袋口就自己吐了起来。

      꿌 本来就已经快要吐出来的季川看见这一幕心里的欲望是更强烈뷁了,这种“行为诱导”会促使㨥人思维产生相应的感受,不过由于手上没有袋子,个人经济状况也不㘃富裕,所以他现在就算不小心呕出来了,也只能魁包在嘴巴里自己咽回去。嫙

      虽然不知道你看这段文字时是不是在吃饭,但我的心里总﫴归是感觉有些恶心,不过别担心,在看见下面的内容后䍣,我敢保证你会觉得上面的菳描写其实还好홚。

      要说䂚呕吐的难度,面食类无疑是除水之外最容易>吐出来的东西之一,即便你才刚把他吃下去,还没⯙怎么消化,只要吐出来了一小截,后面半段就会顺着前面鉻那一截滑出来,尽管汽车后座的ꊬ空间不大,曲竹并不能将脑袋埋得特别低,但也能借助反呕的力量将胃里的面条给倒出来,只是可惜了那几坨牛肉,本雽来份量就不是很多,这一吐,钱是彻底白花了。

      面吐쬝干訾净接下腗来就轮到㳩之前的手抓饼了,这种淀粉制品里还裹着很多其他的东西,这就给了呕吐很大的难度,外面一层淀粉由于时间推移全被消化成浆糊了,但里面的土豆丝等物还能依稀从吐出来的残骸里辨认出来,曲竹心那叫一个痛啊,要不是自己吐出来的玩意儿实在是太恶心,䃌他是真的想重新喝回去,里面的东西很多都没消化完全,其营㐯养成分如此算是白白流失了。

      也没给曲竹多少感慨的时间,一顖旁的季川见前者吐㦛完是赶號紧将其手里装着半袋呕吐物的塑쬩料袋夺了过去,也不管闻着味道怎么样了,他也将脑袋埋下狂吐起来。

      一般情况下人想吐还得扣扣嗓子眼什么的,那眼下这种뭬“兵临城下”的情况,“髅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操作根本无醑需酝酿,就像上厕所一样,大脑给出信号ௌ“放”,季川的身体就很响应地开始张嘴出货。

      相比于曲竹,℘季川的“马力”显然更足,由于之前吃得太多,他现在吐起来就像泄洪一縪样根本刹不住车,嘴巴“嗷”地起了个调子,车内就一直充斥这个声音,倒也不是他本人有意发出,这是ఉ人在呕吐时不自觉产生的一种神经反射。

      如此的状况持续了近十秒,就当季川感觉쭵自己都要吐断气时,张毅是一个急쟲刹漂移帮助他中断讶了动鰽作。

      在车惯性的偏移下,⻺袋里的呕吐物发生了剧烈的摇晃ힳ,而由于季川头埋得比较低,所以这一刻那粘稠的混合物是䮬不出意外地浇了他一脸上。

      “啊!!!!!”

      空气静滞了几秒,而后季川爆挔发出了凄厉的嚎叫,那声音听上去就仿佛是被人砍了手脚,亦或是死了爹ᱼ妈。

      “咋了?⡼呛着숚了?”隔着层袋子膜,曲竹还看不见季川埋在其中脑袋的状况,不过他刨心里面已经猜到了홫七八分,强憋着笑,故作疑惑姧地问道。⟌

      “我现在想死一死。鸷”季川的语气显得生无可恋。

      “把脑袋抬起来说话呀,低ꎰ着头干嘛?”全

       “你再bb我让你也尝尝这滋味。”

      罯 鱉 “味道还好吗?” ⾜

      “好极了,我现在是连吐的欲望都没了。”季川边说边抬起脑袋,只见其面部像是被敷了张面膜,头发前端也全是各种食物的䯤残渣和黏液。

      ⷹ “我勒个去,你吓到我了,你刚才是在体验潜水吗?” 櫼 죳

      “呵,记住你现在说风凉熕话的样子,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加倍奉还。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