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手机app版本下载视频播放器

      指骨上,迸出冰冷杀光,转换了方向,向着女娲杀去。

      “嗡!”

      无穷光阴流水,摇落山海,伏羲头顶上方,一枚道果浮动青光,那青光急剧燃烧,化作一股磅礴伟力,推动光阴流水生变,隐约有滚滚浪潮倒卷而回,携裹向那一截指骨。

      伏羲借此机会,一步踏出,落在女娲前方,那一截指骨化光,蒸腾着水汽纷扰,打向伏羲。

      无从躲避,一种可怕的力量涌现,落在伏羲那道果之上,就见漫漫时光继续往前逆流,混沌海都被撼动。

      时光倒卷,朝着那洪荒未曾诞生,混沌无序的时代前行。

      混沌海中,浪花起落间,有大界生灭,偶尔有文明的光芒闪耀天地,又如一点余火刹那间就要熄灭,也许大界的诞生,本就是万千可能中的一种,不过是混沌海磅礴而广大,才使得这大界如涛生涛灭,无休止尽。

      玄妙的道与理交织,又化作流萤纷舞,自伏羲那道果之上飞离开来。

      “哈,还是安心坐等境界坠落好了,既然动用如此后手,若不能让你付出惨烈代价,我又怎甘心赴死?”

      烛龙冰冷的话语传来,对于伏羲,是有理由痛恨的,无量纪元下苦心绸缪,到头来一切成空,怎不心恨?

      按道理来说,烛龙想要占据太昊皇的位置,化作天地万道之源流,而伏羲只是被动应招,就算心中有恨,也该是伏羲才对。

      烛龙生的哪门子恨意?生死成败,不能淡然视之,实在是因为那影响太大,一旦得势,此后那真正的盘古之境,搞不好也能摸到手。

      可惜,败了,烛龙身躯都在碎裂,血骨纷纷洒落河中,浸染这一片河道,水光猩红,宛若血海纷扰。

      “我看还是你先去死吧。”

      伏羲暂时没时间理会烛龙,倒是女娲张牙舞爪,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悍然朝着烛龙扑杀而去。

      铜炉碎散,但却有一股晶莹的白光,作用其上,勉强没让那铜炉彻底四分五裂。

      滔滔伟力在女娲身上流转,而后玉掌挥出,像是翻覆了诸天,浩瀚莫测的神光摇落,带起一条波光粼粼的长河,长河汹涌,席卷四方,不知是烛龙受了重伤,还是腿脚不太灵活的缘故,没逃掉,被那长河卷入其中。

      “轰隆隆”巨响传开,那长河之中,造化大道在轰鸣,白色雾气升腾,旋转,宛若化作一只蜃龙,咆哮嘶吼,欲吞万物。

      天摇地动,刹那间,物极必反,造化极尽之处,化作无穷毁灭大光,那毁灭大光如潮,凝在一起,像是化作一柄锋锐的天刀。

      天刀过境,撕裂万物,没有做太多挣扎,烛龙那庞大身躯,一下子就化作漫天血雨,映入眼帘之中的,唯有血光滔滔,猩红色的血水横空,而后传来一阵不祥的鬼哭神嚎的凄厉之音。

      那是一种惊人的异象,似这片天地都在哀悼。

      烛龙为这方天地的造物之主,一梦生出,错乱了真伪,带来一场绝伦美妙的奇迹。

      此时死去,纵然早已失去天地眷顾,却也有着足够的份量,来一场哀悼的圣音,将过往埋葬,坐等那无量纪元下,破灭毁亡中百般挣扎而出的一线生机。

      异象铺展开来,有无头的神圣喋血,断壁残垣诉说一段何等凄凉的恐怖往事,惊慑千古,似有无穷哀意,刻入天地根源之中。

      只是下一刹那,一道晶莹的光芒炸开,划破水浪,掠起磅礴的水墙,横击四方。

      “光阴轮!”

      女娲冷哼一声,眸子中迸出冷芒来。

      很显然,这是烛龙诈尸了,怎么还不死?那本来显现的诸般异象,立马戛然而止,简直是浪费了感情,天地都有刹那的死寂。

      “嘿,那光阴轮,是怎么来的,莫非心里没数吗?侥幸跑掉之后,还不赶紧躲起来,居然跑出来,莫不是觉得奈何不得你?”

      冰冷的杀机显现,像是要凝成实质。

      女娲身上,有着大道神光摇落,整个人化作金色的闪电,横掠而去。

      那光阴轮上,晶莹的光雨扶摇而起,而后光阴轮都在崩解,一寸寸燃烧开来,像是冥冥中有一双暗手,它断古今,碎天地轮回,抹去了光阴轮上的生机。

      光阴轮放出浩瀚的光焰,烧塌了四方虚空,有一道身影,它立身茫茫光雨中。

      那是烛龙,身已死,却鼓动一点余火,于此长夜中静静绽放,宛若灯塔,又似火炬。

      “这么深的执念?”

      女娲心里满是狐疑,光阴轮这番变化,自然是因为对伏羲的生死太过上心。

      那是烛龙留下的后手,并不能挽回败局,但借此留下一线生机,以待后来,从头来过,这并非没有可能。

      可为了看到伏羲的结局,那烛龙不惜将光阴轮携裹而来。

      只不过,烛龙身躯崩灭,血骨洒落,可不仅仅是因为女娲的出手。

      就算女娲作壁上观,烛龙都成强弩之末,风中飘絮,不过浮萍,命运的火光,行将黯灭。

      很显然,烛龙动用禁忌手段,付出的代价,是极其惨烈的。

      烛龙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也许是为了看伏羲接下来惨淡的局面,处于生死边缘,烛龙方有明悟,是了,这本就是烛龙与伏羲两人交锋的棋局。

      若一路毫无悬念的败亡,那或许就意味着烛龙从一开始就落入瓮中,烛龙怎会甘心?

      仔细想来,烛龙并非不能接受失败,毕竟那是开天辟地太昊皇,是横压万古,让诸多先天神圣都只能俯首的可怕存在,甚至就连洪荒最终成就永恒,在这苍茫天地中,不惧消亡,都是太昊皇最大的功业。

      如此一来,失败又有什么好意外的?但烛龙心中却有某种猜测,若自己苦心绸缪的一切,都在太昊皇的算计中,所谓的布局,谋算,占据太昊皇的位置,都只是落入瓮中而不自知的一枚棋子的妄想,是在与空气斗智斗勇,那才是烛龙最不能接受的。

      败了也就罢了,却不能成为笑柄。

      灿灿神光,宛若万道糅合在一起,带着一种超然无上的磅礴气机,它荡平万物,分开无边水浪,化光成电,将无穷过往一一展现,那是精美绝伦的画卷,映照浩瀚古史,走到眼前,又像是亲临那曾发生的过往,成为斑驳岁月中一员。

      晶莹的指骨,如美玉,又似水晶仙钻一样,闪烁着氤氲白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