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在课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朱显强领着众人先来到国会河的边上,站在河边已经能看见对面的住宅群了,住宅群建꜃在一个平缓的坡地上,一࠱水的青砖黛瓦,在背后大山上一片青幽幽的针叶林衬托下,很有中国古典特色美。

      国会河上有一座铁筋混凝土的拱形桥̰,这座八十余米的桥把会员社区和国会大厦区ԋ域联系在一起了,桥身虽然是混凝土꼳结构,滘但是桥上的栏杆确是用麻石精心雕刻而成,每个栏柱顶上都有一个神态各异的石狮,让众人叹为观止。

      几个会员站在桥上,看着桥底淙淙流过的国会河水뽘,手却抚摸着栏柱上的石狮,一副陶然于其中的迷醉神情。

      过了桥以后,道路就分成了两条,一条是直接前行,㭾道的两边全是酒楼式䁢的建筑,这里是社区配套的商业区,会员们闲暇时分可以再这里用餐,休闲,购物。甚至还有一个菜市场ᵹ,愿意做饭的会员可以从这里买ㅾ菜回家。

      穿过这个商业区就是同船过来的社员们的住宅了,他们的院子是联排的,户与户之间没有小道分开,卫生间不是会员小区那种水冲式厕所,而是旱厕,每天都有市政人员过来收썞集“夜香”,是因为现在污水处理能力有限,会员们以前用水賝冲式用习惯了,这些社员也是以前的习惯,还是有代沟的。

      这些老瀼社员的社区分布得比较紧致,也更显热闹,这些人뒯以前就是和会员比邻而居,大家也都熟悉了,这次都住在美心镇,更显热闹一些。

      从桥边分出另一条道就到了会员社区的侧门了,会员社区围墙也是㇦白墙黛瓦,掩映在道路两旁的树林中,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这个侧门是方便执委会领导每天上下班用的,领导们的马车从侧门进出比较清静,也省得商业区那边的正门交通堵塞。侧门处也有门岗,卫兵看见一大群领导过来,慌忙敬礼,不过因为今天实在太艊乱,在朱显强首肯下,也没有一一盘问,查看证件㑲等,但在以后的常规检查中,这都是滱必要的。

      众人已经走了几里路远了,加上又Ǿ是盛夏,每个人都热得不行,众人就嚊在侧门内外歇了一会儿,然后就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各找自己的住宅回去歇﷣息去了。

      房子早就是定好了,林纪元和女儿一家各买了一套房子,而且两家挨在一起,就中间隔着一个小道,小院里种着林纪元最喜欢的月季花,红黄相间的花儿憸开的正盛,曦让林纪元看着就欣喜。

      林小娜迫不及待的进了自己的屋里,指挥工作人员把他们的行李安顿好䷧,然后就美美的坐在客厅的长椅上,来了一个葛优躺。

      而林纪元和李洪玉却没有到自己屋里去,都跟着来到蛍林小娜的屋里,屋里的陈设是社团统一风格,四白落地,青布沙发,上面铺着白色的沙发ኵ巾,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后世泺某书记ﳙ的碻办公室。

      地面铺的是当地特色的麻石地砖,这种用整5块石头切制的誳地砖经过普通的打磨,使得地面平整但是又不打滑,非常朴素。

      小楼一共有三层,二层往上的楼板全是木制,选用非常厚实的松木搭接成的,楼板足有十厘米厚,踩在上面楼下基本没什么声音,楼梯也是松木制成,整个房间散发着淡淡鄥的松油香味,非常提神清脑。

      “唉,还是这个房子好啊,比红楼强多了,”林小娜满足的说道,而两个孩子,早就上楼去寻找自己的房间去了。

      “那是当然了,建红楼时,社团还很弱小,缺这个缺那个的,现在的物资就丰富多곕了。”李㋾洪玉在一襞边说道,“好歹也要好好的消费一下嘛!”

      李洪玉走到窗台旁,摸一摸铜制的暖气片说道,“你看,咱们连暖气片都有了,今年的冬天一定很温暖。”

      林纪元这时从一楼的ݧ卫生间走出来说道,“不光是暖气管,自来水管道也有了,咱们终于过上了一拧龙头就出水的生活了,还是冷热双水的,这就有点奢딞侈了啊!”

      “在这时看着奢侈뜘,不是咱们在二十一世纪刚刚脱贫的颂生活么?看这意思,你这个委䴺员长还任重道远啊!”李洪玉不失时机的䊁抢白他老公一句,让正欲做思想教育的䡅林纪元很尴尬。

      “是啊,妈说的对啊,这得拉动多少鸡滴皮啊,何况咱们也不是䙾白用峤,那每个月都是要花钱的。”林小죄娜还᫮在旁边帮腔,让林纪元哭笑不得。

      林小娜一听有热水,立刻来神了,顾不上招待爹妈,忙不迭的上二楼,她的换洗衣物已经搬到二楼去了,她准备去二楼的洗澡间好好的洗个澡,ᳪ从∨西海镇出来就没好好洗洗,身上都有味了。

      林纪元一看,琢輊磨自己也该回去괢收拾收拾,连忙告辞和李洪玉回自己家去了。

      象林纪元这个级别的人,家里是롊配备有勤务员、輎警卫员、保健医生和家政人员的,不过和后世不同,保健医生是团结医院的派驻人员,家政人员则是海东家政公司的雇员,这个四合院的耳房,倒房条件젯都不错,正好给服务人员居住。

      因为䛰林纪元的岁数比较大,除了保健医䋂生,还有专业护士随时看护,确保领导人身体健康。

      㭥ဳ林纪元回到家便美美的洗漱一番,然后休息了一会儿,等夕阳西下不那么热的时候,便出门去左右邻居那里转一转。

      社区的绿化非常好,房前屋后都是一水的草坪,树木都是稀疏矮树ꆥ,视野非常好,只是在社区中央保留一些原生高大树木ᴞ。

      社区中央原先是两个山丘中间的一条小溪,建设的时候给用水坝拦住形成一个小湖泊,小溪两岸的原生树木得以保留,都是高大的云杉和松树,环境异常幽静ᄒ,是社区的公园。

      这个湖被张云度起名叫做未名湖,想来一个好彩头。

      林纪元房前道南面那一家挣是边小静家,林纪元出门时正碰见墨尔根抱着闺女,搀着边小静散步,墨尔根看见林纪元,热情的打招呼,向᛭林纪元问好。

      “哈哈,小墨啊,三口子散步啊,那个你们恟家老大呢?”林纪元问道。

      寚 他们家老大名叫边文哲,跟随他母亲的姓氏,没有起乞列迷人的名字,墨尔根也无所谓,因为乞列迷名字没有姓氏传承之分,随他母亲姓将来在社团的发展前景也好啊,闺女的名字叫苏丽,这个탚就是乞列迷的名了,不过边小静是因为好听才认嗅可的。

      “老大和几个小伙伴在陈红军家玩呢,刚来也不犯怵!”边小静笑嘻嘻的答道。

      “唉,咱们这个住宿条件太好了,比红楼的档次不是高一星半点啊。”

      “是啊,条件越来越好了,大家的辛苦也得有点回报吧,小静你要注意身体,小墨照顾着点。”林纪元说道,“我去东边转转,看看还有谁按捺不住藢出来溜达。”

      小区的主干道是整齐的麻石铺就,大概五米宽,并排可以走两辆马车,道两边是排水的믰暗Ĵ沟,暗沟外就是草坪了。按捺不住的人还不少,没走多远就碰见了金建国在路上溜达。

       金建国看见林纪元,马上过来打招呼。

      “建国啊,你比我们先来,各方ꛯ面都好吧?”﷾林纪元问道。

      “都挺好的,美洲真걀是好啊,只要肯干,到处都是钱可以捡啊!”金建国说道。

      “那意思是你捡了不少啊,你的公司收获不错吧?”林纪元开玩笑说道。

      鼧“确实还行,这些年规模扩大不少,而且效益也提高很快,就是人手紧张点,这个摊子铺的太大啊?”金建国倒是没有蹴藏着Ἵ掖着。

      “这几年会好些,在大员有三十万移民等着运送了,不过运力也不能一下子爆发出来,不过两三年能够缓解。”林纪元缓缓说道。

      “那这个意Ο思就是以后每年都有十几万的移民过来啊?那뱏就大有可为了,黄石大山东坡的大开飒发也可以提上日程了。뎝”金建国说道。

      “对了,黄石翻山通道怎么样了?”林纪元问道ꖌ。刚許来的时候忙乱,现在经金建ḍ国一提才想起来。

      “今年已经通行了,有二百多匹马寣组成了十二个马帮来回运输物资,这段路程的长度是三百六十公里远吧,每൱隔三十公ﯽ里就有一个中转站,让这跡些马帮接力转运,效率是非常的低,代价高昂啊!”金建国胓说道。

      “代价洃高昂也值得的ﷹ,那咱们在东坡麻河流域站住脚跟没有啊픦?”林ꠔ纪元说道。 웯

      “那倒是没什么问题,我们用了三个月时间秘密储备ꆰ物资,建立了一个防御营地,然后动员了二百人的护卫队,一举饾打破了麻河上游的一个土著村落,把所有的部落民全部押送到咱们的地盘,鎥然后在麻河可通航的河段建立了防御堡垒,开垦了少量的土地,今年预计能收获一季土豆。”金建国回忆起薖黄石东坡攻略。

      “哦,站住脚跟就好了,从那里顺流而下就是广袤辽阔的北美大平原,那可是我们的根本之地啊!”林纪元感叹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