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二维码无限观看

      句“这一周又出事了?”

      “嗯。”

      欁ᑶ10月3日,刚刚经历过一天的잲“休息日”,周Կ末还没结束。

      阿尔伯特回到了工作岗位,处理某些事댶务,似乎比往常忙一点点,某些䅨部门遇到了意外情况。

      “【研究部】那里又要扩大实验规模,뉳要更多能源,能源局那里说要先进入审查流程,检查我们提出的能源额度是否合理再做决定。”

      “这是.....”塞西莉娅从男巫座位后的书架边走过来,的尾巴轻轻摇晃着尾巴梍尖,长而蓬松的大尾巴很自然地挠了挠他的脖颈,“法律?看这个干嘛?”

      “为了确保我䳚干的事情完全合法。”

      ӝ

      畝阿尔伯特一歪头,用脸颊和肩膀夹住了那条狸花猫毛色猫尾,温暖的槺猫尾不安分地动了动:

      “劳动保护法,合同法,环境保护法.....”

      如果这些不清楚个大概,那恐闂怕哪天被找上门来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没的。

      “唔——”

      肅 人形大猫咪궙用下巴压住了他的头顶,手指按压他的额头,触感上比녨较温暖。

      她的体温比人类高两度。

      嬵“而且过段时间我打算在公司핆里成立一个犲【员工权益保护协会】,由我直辖,配合监察部,越是复杂的构造越容易出鑩问题。”⧨阿尔伯特向上伸手摸着ꨥ塞西莉娅的脸,“不能等问题来了才去解决,一开始就应该做好预防。”

      拿一个最简单的操作来说:员工薪资发放,某个大〈公司规定了月初发放薪资,但其他地方的分쬼部总要延后几天,甚至拖到将近后半月,然而,钱其实早就到位了,只不过管这笔钱的人想吃利息,所以让它们ҙ都在一个卡上多待几天....最后就袟等于凭空多出一笔收入,这就是用⼁公共资源为自己牟利,也侵犯了员工及时领取薪资的权利。 뎓

      纊 “咚咚。”

      敲门声。

      牅 阿尔伯特马上松开了把Ქ玩尾巴地手,塞西莉娅ݨ站↢直身,整理了뚌下衣服,又迅速整理其实早就弄好了的文件档案,将其拿在手中,在他身侧站立,作出准备接受指令的样子。

      “请进。”

      蜪 一名穿着神职者制服的青年微低着头走进吀来。

      䢪“阿尔伯特先生.....我有事跟您说。”

      是乔旎恩。

      他的精神状态횉似乎很不好。

      “怎么了?先坐下说。”

      乔恩点头,在办公桌ﯯ前的椅子上坐下,深吸了口气:

      “我想辞职䨒。”

      “啊?” ಲ

      阿尔伯特的脸上很自然៝地出现㉃了一丝丝意外,继而转为惋惜䑰,表现出克制地露出了微笑:

      “为什么?”

      “是工作环境不好么?有什么想做的其他事情,我可以帮你调换部门,还是说和同事有矛盾?”

      “都不是.㗶...工作环境很让人舒心,大家也都很好,是我自己不想再在这里做了。”

      他两手交叉在腿间,不安地地抠弄着手指和指缝。

      “乔恩。” 죢

      阿尔伯特温和地笑了:

      “你认为我嚝怎么样?”

      “..꽹...您是个好人。”

      “那么,到底是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呢?”

      他打开了◊笔记本:

      “我自己总结过,离职脔的原因基本上只有三个,第一是钱没有到位,第二是受了委屈,第三是有其他职业规划,譬如某个地方离家䊳更近,或者认为其他地方更Ὼ适合自己,总归垒是有獹原因的。”

      ㎸ “我,我.”

      ᳹他面露纠结,声轖音低矮下去。

      但还是咬了咬牙,用力点头:“先生,我认为这个岗位不适合我。”

      “原因?”

      ⷎ“我无法接受,经常要接触和斯莫兰有关的言论这件事。”

      阿尔伯特凝视着他的眼睛㐮,几秒钟后,微笑:

      “我明白了,是信仰,那的确需要严肃对待。”祲

      軥“那么,你认为,我们对斯莫兰的言论有不实部分?”

      “不....” ဌ

      乔恩的脸涨红起来。

      正是因为那些他接触到的斯莫兰相关的言论无论怎样细看翻找都找不出逻辑上的漏洞,引用的事件也确实具有真实性,许多他未曾听说过的事件也能找到ⶣ确凿的记载和证据,而这一桲切最终居然导向了于他意识中的斯莫兰和圣庭极度不利的方向,他才맵会感到近乎羞愧和侮辱之间,ⳓ乃至于矛盾的心理让他不知如何应对,只好逃离。

      如揮果那些论述都是胡扯。

      那他至少还可以闭上一只眼睛纯当笑话看。

      “칓乔恩,我想你应该冷静地想一想,到底应不应该离职。”

      죜 阿尔伯特做出了挽留:

      “或者再想想,我们写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直接炮轰斯莫兰——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只是在纸面上写出分析,我们只是以此为基础的一部分推导我们的理论,你看,你难道不也没找到鏥我的漏洞么,否则,你现在已经揪着我的漏洞大声说话。” ਾ

      而不휷是只想赶紧离开,直接跳过争论这一步。

      “你再想一想,斯莫兰为什么要和阿瓦兰迦建交,你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

      斯莫兰最初根本没有承认这么一群“丧家フ之犬”可以称之为一个国家,只想将他们彻底消灭,直至感到相隔海域过于遥远才作罢,最后建立最基本的沟通,是在百年前,阿瓦兰迦打完第二次大清洗内战,发展到现代魔法体系几乎彻底完善,开始探索頰整颗星球的全貌,那时的圣庭教皇下定决䱞心,承认阿瓦兰迦为国家,并与之瓫建交㤻。

      之后两国往来愈加频繁,直到斯莫兰派驻大使馆,逐渐有神职者乘船过来,依照两国协议,呆让神职者可以在允许的范围内活动。

      “究徂其原因,是我䡐们在进步。”

      阿尔伯特说:“我们迈步的速度跨过了某个限뒺度,使你们震⡊动,所以打破΍了以往的惯例。”

      “这样看来䲰,你在这里难道不是件好䵿事?用我们的话说,【要深入到对手ᢎ理论的腹地,用뢅理论驳倒理论】,你銔或许可以学到很多,然后,只要将你认为正确的部分带回去即可,剩下的,全由你个人的意愿决定。”黑发年轻人张开手,对他指了指办公室大门퉾,“只要你真的想好了要走,没有人ꍟ能쭃拦住你。”

      ⻂“.....我明白了。”

      他愿意留下来再试一试。

      “但是....您为什么要这ቂ么挽留我?”

      他认为,按常理来说,他没有可以被挽留的价值,任何人都可以完成他现在的工作。

      “因为我也想了解你们。”

      阿尔伯特看上去坦诚地说:“我认为这是相偀互学习和交流。”

      —薬—————

      没事,我认为我还撑得住。

      ?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