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妖老ladybays

      穆守浑身一松,大喜道:“花兄!”,

      花满楼潇洒一笑,道:“穆兄,好久不见。”

      地藏佛祖看着花满楼,眼神凝重,今日多般不顺,难道是自己身死之时?

      口中道:“来者何人?”

      花满楼折扇一收,道:“九幽孟婆座下大弟子,花满楼!”

      地藏佛祖感应到花满楼的气息,凝重道:“仙尊境?”

      花满楼道:“刚入不久,前几年学了点剑法,才能破去佛祖的佛国世界之力,”

      地藏佛祖道:“这个时代果然是天才辈出,不足万岁,竟然已达仙尊境界,可怕,太可怕了!”

      孟婆出声,冷漠道:“天外亦有天,若你潜心修佛,此时定是西方如来,即便金蝉子在世,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你。”

      地藏佛祖目露怀念,道:“金蝉子师弟天资绝世,佛心纯净,我,不如他,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

      孟婆淡淡道:“我可以告诉你,”

      地藏佛祖气势一收,恭敬道:“请婆婆告知!”

      孟婆道:“他还在轮回中沉浮,不曾回归西方,今生乃第一百万世,若他此世再不回归,他将永堕轮回!”

      地藏佛祖浑身一颤,失声道:“怎会这样!”

      花满楼接话道:“婆婆曾给我讲过,金蝉子受人暗算,被一尊巨鼎压制了神魂,一百万世没有一世可以活过十八岁,所以区区六万年不到,他便已轮回百万世,”

      地藏佛祖眼神闪过金光,冷然道:“是谁?”

      花满楼抬头看了一眼孟婆,孟婆点点头,

      道:“暗算他的人是佛门的人,至于是谁,你应该可以猜出来。”

      地藏佛祖心中一惊,失声道:“他?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孟婆见其道心逐渐枯萎,道:“是不是他,无人知晓,只是一个猜想,事实如何,如今与你也没有关系了,”

      地藏佛祖回神,心脏魔气瞬间涌入灵台,将泛起的慈悲深深压下,眼神恢复漠然,道:“孟婆你说的对,今日事还未了,”

      花满楼上前一步,道:“道友,请!”

      地藏佛祖道:“请!”

      二人身影瞬间消失,两座世界猛然碰撞,一座佛国,一座花国。

      穆守后退返回山谷,体内黄泉依旧在疯狂沸腾,业火结界内的阴兵,与魔狱兵团战的极其血腥,无数残肢断骸落下,穿过结界,落在地上激起大片灰尘。

      众人心神紧凝,尽皆看着两座世界,恐怖的余波都被两座世界吸收,化为新的力量,重新返回二人体内,二人战至兴起,疯狂催动道法神通,

      佛音入耳,撼人心神,

      花瓣飞舞,覆人双目,

      花满楼一声轻喝:“天外飞仙!”

      一道恐怖的剑光自西而来,不受时空惊扰,瞬息绞碎地藏佛祖心口的幽冥魔气,

      地藏佛祖吐血倒飞,连点周身大穴,佛国低颂声炸响,花满楼双耳流血,倒飞十里,

      心口魔气被搅碎,心中那仅存的慈悲,逐渐显现,一道金光浮现在地藏佛祖眼底,极其微小,却坚韧不拔!

      二人眼神一对,全身气息爆发,携滚滚世界之力,再度碰撞,业火结界猛然颤抖,摇摇欲坠,

      孟婆眼神一凝,奈何飞起,横跨天空,镇住天地!

      二人招招致命,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尽管都是仙尊之身,也开始逐渐力竭,

      花满楼抹去嘴角鲜血,一笑,道:“地藏佛祖不愧是上古大能,法力雄厚,乃我生平仅见。”

      地藏佛祖缓缓喘息,道:“佛重修心,厚其法,悟其道,”

      花满楼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婆婆常说,上古大佛都是一座活着的须弥山。”

      地藏佛祖道:“你有佛心,我能感应到,你身上毫无业力!”

      花满楼潇洒一笑,道:“我从未杀生,”

      地藏佛祖道:“原来如此,倘若在上古,我们或许会成为好友,”

      花满楼道:“你是婆婆口中少数佩服的人,可惜……”

      地藏佛祖眼神一暗,道:“我选的路,不悔。”

      花满楼道:“我看到了一点东西,在你的眼睛里,”

      地藏佛祖一惊,急忙道:“何物?”

      花满楼郑重道:“你的慈悲!”

      话音刚落,地藏佛祖双眼金光大作,虚空生出朵朵金色莲花,佛音吟诵,佛意狂涌,

      终于,金光散去,一道身穿白色佛袍,面容俊朗的少年和尚,站在地藏佛祖旁边,他的面容与地藏佛祖一般无二!

      花满楼恭敬道:“佛祖!”

      九幽传来众多道音,道:“佛祖!”

      地藏佛祖心神巨震,看着白衣地藏,白衣地藏温和一笑,道:“你便是我,我也便是你。”

      地藏佛祖闻言,心神瞬间平静,道:“为何,你还在?”

      白衣地藏道:“我一直在,不曾离开。”

      地藏佛祖道:“你不怨我?”

      白衣地藏道:“怨你又如何?都是我自己的错,”

      地藏佛祖道:“我做了很多错事,回不了头了。”

      白衣地藏温和一笑,道:“不用回头,我陪你走,”

      地藏佛祖双目流出清泪,道心上的伤痕逐渐愈合,那一道剑光轻颤,徐徐消散,

      白衣地藏看着九幽,恭敬一礼,道:“谢婆婆点拨,地藏永世难忘!”

      孟婆摆摆手,道:“我第一眼便看到了你,只是你的魔意太重,我也无法释放你。”

      白衣地藏道:“希望婆婆放过他,”

      孟婆道:“他侍奉的那个人,其罪不可赦,我做不得主,我去请阎王前来,”

      白衣地藏道:“谢婆婆。”

      孟婆闭眼三瞬,睁眼道:“阎王已知晓,会尽快赶来,倒是你啊。”

      白衣地藏道:“是我对不起众生,我愿入九幽承载我的业力。”

      孟婆道:“如今你佛魔同修,已可臻无上,我会劝阎王放过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白衣地藏和地藏佛祖对视一眼,恭敬道:“但说无妨,”

      孟婆眼睛望向无尽天域,道:“天域需要轮回,九幽已来,这里便交给你们了!”

      二人同时道:“莫敢不从!”

      孟婆道:“善,”

      业火结界猛然打开,余下魔狱兵团倒飞而回,一位兵士大喝:“地藏大人,你竟敢叛变那位大人,罪不可赦,将来定要与你清算!”

      白衣地藏双手合十,道:“那位大人的救命之恩,地藏受了,将来定会偿还,你们走吧。”

      魔狱兵团兵士面面相觑,为首兵士上前,道:“地藏大人,将来再见面,你与我们便是生死不休!”

      白衣地藏与地藏佛祖同时默然,

      孟婆一笑,遥指万里雪山,雪山轰轰裂开一道口子,道:“地藏留你们一命,我给他这个情面,你们离开天域吧,”

      魔狱兵团也是果断,转身便走,深入雪山,天地间魔意逐渐消散,无数石棺纷纷炸裂,散于天际!

      地藏佛祖目光收回,道:“我入魔界数万年,见到了许多隐秘,那位存在深不可测,谋划数万年都在收集着什么,想要破开天道封印,离开混沌,”

      孟婆立于九幽边缘,目光幽幽道:“我知道,他很快就会归来了。”

      众人一惊,孟婆并不解释,道:“阎王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