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淫荡岳母

      听到文图拉这个名字,镇公所大厅内陷入了诡异的平静,长老ꄼ们没一个说话,整个大厅里只剩下净火燃烧的声音。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镇长。

      弗兰克斯镇长的头上有了一丝汗水,这绝对不是因为大厅里燃烧的净火。

      这⵾里的火烧得非常有限,老菲利克斯都快要把手伸到沟槽里面去了,依然是佝偻着身子,没有得到足够热量的样子。

      弗兰克斯镇长看到老菲利克斯这个样子心里就有些烦躁,ᶧ镇公所里的燃料都牨不够。

      这完全是因为绿蟹镇最重要的产出蟹壳被辛乃尔特的养猪场垄断了,售价是按照几十年前非常不严谨的计算给出的,这让绿蟹镇空守着宝山却只能过苦日子啊。

      븝 这是一个难得机会,把绿蟹镇真正抓在手上的机会。

      弗兰克斯镇长看向波罗队长,这位老队长感受到了领导的意图,想了想辛乃尔特的实力,权衡了一番后,咬着牙说道:“镇长,我们不能让牧师一个人去,我可以带城防队一起,如果拿住了文图拉뫰勾结这么强大的火法뙜师的证据,那即使是辛乃尔特也保不住他,顺便还能把蟹壳的价格提高一点,这是一个为城镇带来长久安定的好机会。”

      提高一点?

      弗兰克斯镇长微微皱眉,他为了㦵选这个镇长欠了上千苏勒德斯,提高一点怎么还账啊! 

      “为什么不动员城镇民兵?下个季节再困难,我们也得把这个季节过了再说。”另一个长老说道봗,“而且干掉文图拉势必会引起辛乃尔特的反扑,这个老坏蛋在黄钟城,甚骏至新罗马都有很多关系,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我们去道歉呢,要降低蟹壳的售价也说不定,只有动员民兵,先把文图拉拿下,然后顺势去镇外,收回辛乃尔特控制的薄甲猪养殖场,找쪦出辛乃尔特勾结可怕火法师的罪状!”

      “对,对,这位长老说得对。”博拜尔斯连连点头,这罪状就在他兜里揣着呢,辛乃尔特、文图拉勾结异教徒,妄图毁灭绿蟹镇安定团结大好局面的阴谋都明明白白地列好了。

      当然博拜尔斯并不认为这会派上太大用场,他知道辛乃尔特不会任由他们搜查然后污蔑,一定会守卫自己的庄园,只要这个掌握着相当武力的豪强和绿蟹镇当局翻脸,那他的峬目标就达成了。ᥫ

      “这可是属于那位元老的庄园。”波罗队长非常吃ϐ惊,“我们能对付镇内的文图ㄱ拉,应付一下辛乃尔特的反击也没问题,但是直接惹辛乃尔特的话,那肯定会引来黄钟城的总督和主教的关注,如果引来那位元老的注意力的话...”

      “那位元老继承了父亲的位置之后都没有来过罗德半岛,一朝元老一朝管家㯪啊。”博拜尔斯对镇长说道,“而且那本来就是我们镇的土地,收回之后,我们也能自己养薄甲猪。”他的话把所有长踍老的注意力都完全吸引住了,“我可以去新罗马打开销路,我在那里还是有一些朋友的,其中一些和元老都是说得上话的,辛乃尔特的事情,我也能去新罗马说清楚。”

      他这话确实不是胡说,长老们知蒏道他确实有关系。

      艾尔兰牧师却非常焦急地大喊了起来:“诸位,这件事情非常可疑,特克伦说的那个延迟爆裂火球是非常强大的魔法,这个法师带上几个护卫就澟能毁灭我们这种小镇。”

      ꬭ“艾尔兰牧师,我知道你和马洛斯关系不错,也看不起我们这些沙漠人,但是他死是因为他在自己都救不了的时候,还想要救自己的叔ʏ叔,你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怪쁆我啊。”特克伦的应对让长老中的不少都是微微点头,“他跑得这么慢,还喜欢回头看法师ﯞ,这能怪我吗?”

      他们倒不是觉得这个家伙说的有道理,而是这个反击挺对路,对人不对事,很不错啊。

      “艾尔兰牧师,如果这个敌人真的这么危险,我们更要及时发现,迎难而上,拿出罗马人的勇气和果敢来!”博拜尔斯注意到了长老中某个微微闪过的冷酷眼神,心中騦就是一抖,因为这不是他上级的安排,他得到的命令是让特克伦把火焰之盾说出来就行了,是他自己觉得这个“延迟爆裂火球”威力巨大,特别能唬人才让特克伦쓯说的,所以他必须积极补救啊,“还是你身为宁静之主的牧师,对于和异教徒作战并不热心?如果你真的觉得比较危险,你也可以留守镇公所,我们元老院诸神的信徒去对付异教徒就行了。”

      炾博拜尔斯从小跟着大人物学来的本事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

      佰ᡱ艾尔兰牧师虽然感到情况뷳很是不对,但是也不能再反ꅸ对了,说到底他只有一票,而且在这个镇上宁静之主的基础薄弱,也没有足够分量的盟友。

      弗兰鬏克斯镇长看了看博拜尔斯,心中也是有些不安闪过,但是贪婪还是压倒了一切,他对还在烤火的老头说道:“菲利克斯长老,你是我们绿蟹镇的老前辈,你看我们该怎么处理文图拉这件事?”

      “对,对,是得쐚处理。”老菲利克斯正如他预料的一般不肯正面对答ح问题,这个老头已经好多年只拿津贴不表态了,但是这次这老头说完就是ờ一脸紧张。

      “好,既然老前ﴁ辈也说该处理,我就下决心了罘!”弗兰克斯镇长的图谋达成了,这次是他玩弄了这个老狐狸啦,“我们ੁ全体长老都达成∮一致了,那我们这就下达动员令,为了元老院和罗马人民。”

      弗兰克斯镇长很满意这是集体做出的决议,如果成功,那就是他领导有方,如果失败,那也是集体有责。

      他大声对波罗队长下令:“去点燃告警之火,给所有公民ᢒ分发物资,动员至少一百人过去文图拉的宅邸,然后졝做好连续战斗的准备。”

      “为了元老院和罗马人民!”

      “为了元老院和罗马人民!”

      长老们纷纷发出欢呼。

      看着镇长的表情,长៞老中有不止一个在嘴角露出了微笑。

      博拜尔斯心中满足地想연到,下个季节应该就是这个倒霉的绿蟹镇的最后一季了吧。

      特克伦也是难掩激动,他这㾄次可是立下大功了,发现了火法师毁灭绿蟹镇的阴谋呢,至少也该得到一个罗马公民权了吧?

      该死৭的老东西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给自己弄到这个身툉份,没有这个棂公鑉民权,那个公共浴室自己怎么继承的了!

      “你们听我说...”

      “请冷静。”

      ໘一片嘈杂之中,艾尔兰牧师的喊叫非常虚弱,他感到事情正在失控,巨大的混乱将要接踵而来,但是他似乎无阿法阻止了칙。

      他只能拉住波罗队嚹长,还想要说什么。

      “艾尔兰牧师,你真的不要怕,其实那个延迟火球是马洛斯喊的,当时他说这里有一个火球,问我该怎么办。”特克伦凑了上来,似乎是在模拟马洛斯当时的样子,“我能怎么办?我只能跑啊!结果他一阵瞎跑结果撞到了火焰之盾上面,你要说这个延迟火球是他看错了,那也是有可能的。”

      ⊤ “哪怕仅仅是会火焰之盾的法师也极为强大了。”艾尔兰牧师皱着眉头说道。

      他的话让波罗队⽗长下定了决心,大步走出要去动员镇上的罗马公民。

      特克伦继续消费马洛斯:“其实马洛斯也㳴是我的好朋륍友,虽然他天赋很差,反应也慢,还经常喜欢找我讨教一些特别浮夸,他根本掌握不了的剑技,一起干活的时候也不认真,拈轻怕重,想尽办法混日죩子,但是我从来没有数落过他,一直鼓励他勇敢面对生活,但我终究是没有能把他带动起来,其实他要是真的再勇敢一点,腿不要软,说不定也是能够逃出来的,唉,你说马洛斯这个人,真的是不仅不聪明,而且也不够勇敢。”

      “谁说不是呢,这家伙就是这么畏畏缩ꟃ缩,过去想要加入防火队,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博拜尔斯也来帮腔,过去扎特和马洛斯给他送礼物不足,还被他羞辱了一番。

      其他长老也都纷纷数落马洛斯叔侄,挖出了好些个马䧰洛斯偷懒耍滑,扎特抠门揩油的往事。

      听着他们这么说,艾尔兰牧师露出很是痛苦的表情。

      “好了,好了,大家别这么说了,马洛斯和扎特这次是为了绿蟹镇的安危而光荣战死,ὺ回到了鮙成神元老们的怀抱,在万神殿见到奥古斯都也是要得到夸奖的。”弗兰克斯镇长想到以后还有用得上艾尔兰牧覸师的时候,主动对他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扎特和马洛斯算作因公殉职,给予他们的继承人一份抚恤金⹈,我记得马洛斯有个堂妹在黄钟城的纯紫教会吧,那挺好,让她可以宽裕点,过去这位小꥗姑娘一直说马洛斯是虔诚的纯紫信徒,其实我知道他内心信仰的还是元老院诸神。”

      “马洛斯是宁静之主的信徒。”艾尔兰牧师这话就让镇长有些不高兴了。

      波罗队长立刻说道:“如果他是宁静信徒,那你给他安排一个教会武士的身份啊,那就不应该这会占用我们镇上的经费的。”他又补充겐了一句,“而且我认为不能因为某人恰好被异教徒杀死就说他是为了公益而死,我认识镇上的每个人,知道某人就不是这种人。”

      波罗队长考虑到镇长需要正面典型,所以稍微遮掩了一下。

      但躲在柱子后的某ǜ人还是被气了个半死。

      马洛斯把叔叔送到净水池后发现那里没人,然后就把叔叔给丢进了净水池,ཨ在净水池中是不存在淹死这个问题的,净水会保护其中的人。

      然后马洛斯就来镇公所找艾尔兰牧师,正好听到艾尔兰牧师对他进行了很是公正的评价。

      “马洛斯对于宁静之主虔诚,对于元老院忠诚,对罗马人民充满了尊敬和善意,我必须要求你立刻停止这些含沙射影!”艾尔兰牧师用了好大的ꋎ力气才勉强没有怒吼。

      “好了,好了,过去关于ꭁ马洛斯和扎特的一些谣言,我相信都是毫无根据的,他们都是绿蟹镇的好镇民。”弗兰克斯镇长决定要弄一个反对异教徒的典型代表,“以后都不要再信谣传谣了!”

      这位镇长是不错的,马洛斯喜欢这种能分辨毫无根据谣言的镇长。

      “他们是死在火场里的,不如再追认扎特一个防火队队员的身份,他一直想要得到一份公职。”퀛博拜尔斯也意识到自己可以再消费一下扎特,他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笑듣容了,这下防火队也立功了,“絫唉,他过去是生活在乡下的,把这么个小镇上的防火队员也当个什么宝贝工作,还有马洛斯,总想要去新罗马,呵呵,其实他就适合唬绿蟹镇。”

      这话充满了新罗马的傲慢,乡镇长老们纷纷怒视着博拜尔斯,但是博拜尔斯才不在意呢。

      离开了绿蟹镇之后,博拏拜尔斯才不在意这些家伙们的恶意呢,关键是他的履历就更加光鲜啦。 荁

      到了新罗马包装一下,那不就是他发现了异穯教徒法师的踪迹,并破获了本地勾结他的阴谋网络嘛。

      게 听着这些卑鄙无耻的中伤,艾尔兰牧师感到自己的内心仿佛不大安宁和平静了,马洛斯的勇敢和可靠,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大厅边缘似乎还有一个不大安宁和平静的人。

      马洛斯对于博拜尔斯一贯是最讨厌了,不就是新罗马嘛,马洛斯不想去,不在意,窃更没有经常魂棊牵梦绕!

      马洛斯不由回忆起了一些和博拜尔斯接触的往事,越想越气。

      “马...马洛斯??是你吗,你没死?”

      最靠近边矾缘的老菲利克斯看见了没有藏好的马洛斯。

      “唉,老菲利克斯...我死了,欠你的房租怎么办啊。”

      马랠洛斯很不情愿地从一根写满了罗马官员和公务员待遇文字的柱子后面走了出䞇来鍾。

      “我刚来,只听到你们说要给我叔叔㒽安排一个防火队员的位置,还有给我妹妹一笔钱,我是怎么个安排啊?”马洛斯很是埋怨菲利克斯,只是一脸感激地看着弗兰克斯镇长。

      “你没死??”

      䏌 “你没死!”

      特克伦发出不敢置信的问话,艾尔兰牧师则是ま喜出望外。

      马洛斯也看了看艾尔兰牧师,确定这位牧师似乎也没死。

      然后他对特克伦说道:“我没死,我把叔叔也拖出来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虽然不聪明,但我们罗马公民都是很勇敢的,不会抛弃自己的战友,当然你也不是罗马公民,我也不会这样要求你,所以我一点也不怪你,以后还会继续带动你。”

      其实马洛斯来得真是挺早的。

      “马洛斯,你是怎么从那个法师的手上逃出来的?”艾尔兰牧师问道,他的镜像和他实力是差不多的,虽然他不知道镜像是怎么完蛋的。

      “那个法师一点都不强啊。”马洛斯不知道特克伦和他操纵者퀴的打算,但是他知道敌人支持的,他就要反对,“其实就是一个低阶法师,就是手上有一个火舌一样的东西,看上去挺吓人的,但是只要不偷懒耍滑,经常学习异教徒法师的一些知识,就能知道那就是一个1级法师,谁知道哪里来的臢流浪法师,我那么一冲,他就被我打碎了,变成了一滩灰烬。”

      癇 “他会用火焰之盾!”博拜尔斯卄喊道。

      “什么盾?没看见那个法师有盾啊?”马洛斯一脸不解。

      “火焰构成的盾牌,不仅保护法师,还能反伤,是4级法师才会的强大魔法。”艾尔兰解释了一句,他确实有些意外,同级的法师本来就比牧师强,这种信仰邪魔的半疯法师就更强了,“你确定是一滩灰烬吗?”

      按说这个差距不是马洛斯和扎特就能填满的。

      “那怎么可能呢,对上4级法师,我肯定死了啊ྰ,鞥一滩灰烬应该没错吧,反正我没看到尸体。”马洛斯对博拜尔斯其实没有多少恶意,人家都说给扎特安排个工作啦,不过他觉得周围那么多长老,还是要尽量融入点,“我一个乡下剑慕士,怎么可能面对4级法师还不死!虽然我和我的叔叔都非常勇敢就是了。”

      ⏣他说完之后以此看了看镇长、波罗队长,最后落在艾尔兰牧椯师的身上,这位牧师救了他的命,似乎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艾尔兰的脸上正在流着汗水,这对于一个控制水的牧师来说可是很严重的情况,不过他很快会得到回报。

      “无论如何,动员看来是不必了。”艾尔兰牧师对弗兰克斯镇长说道。

      “那就不必了モ。”弗兰克斯镇长有些懊恼。

      “镇长,那我和我叔叔的쯆抚恤金...”马洛斯给了镇长一个眼神,扎特教过他粳的,微微抬一抬下巴,领导낦就明白了。“其实我要三成就行了,另外七成明晚上给您送到您的宅院。”

      “这事你和波罗队长商量。”镇长挥挥手,很不耐烦地就走了。

      马洛斯又给了队长一个眼神킮。

      “镇上财政很困难,你们又没死!”也不知道是扎特教得不好,还是镇长不是这种人,反正끲波罗队长没有理会。

      긷 햨 “喂,我伤得很重啊,我叔叔伤得更重,至少把医疗费给我们报销了啊。”马洛斯最后坚持道。

      “行,行,医疗费给你们报销餿。”波罗␘队长觉得这还是能接꜊受的。

      “呼。”马洛個斯松了一口气,“那个我叔叔的伤太重了,所以我把叔叔放进净水池了。”

      “什么?!”波罗队长一听就急了。

      “什么?!”艾尔兰牧师被气得大吼一声,也忘记了安宁与平静的奥义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