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草莓黄瓜秋葵茄子视频

      下班后,陈夏跟大家道别,各自回家。

      四院的医务人葥员大多不是越州本地人,所以这批职工都住在了医院职工小区。

       一般都是两室一뢑厅,一탂厨一卫的格局,一户蔤人家占据一套房。

      在这个콊年代,四院的宿舍绝对是高档小区,别说在螀柯镇这种乡下挖地方,在越州地区都是独一份的,所以越州人最羡慕的就是四院工作岗位。

      后来划归地方后,通过招工的方式,也៧招了一些本地人,基本都頭住在柯镇镇上的居民为主。至于柯城凲附近的农民想一步登天成为四院职工的,这么多年只有陈夏一人。

      陈夏和同事们互相告别,准备去骑自行车ỏ回家,顾琳吊在人群队尾,一个尽팹用嘴形ꇞ示意“卤肉,卤肉。”

      陈夏假装听堷不懂,一个劲也ꕸ用嘴形示意,“什么?什么?”

      气꿶得顾琳双手插腰站在那里生闷气。

      从四院到庆丰村,骑自行车也要一个小时,8月末的夏日还是挺热的,陈▨夏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满头大汗,陈秋已经把晚饭准ᯡ备好了。

      还是老规矩,陈夏关上了院子门,然后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了冰砖和汽水,把陈秋和陈冬惊喜得连呼万岁譗。

      在吃晚饭时候,陈夏㚗又一人给了他们一个肉包子,然后说道:“我们家在吃什么你们千万要保密呀,要是说出去被外人知道了鐭,我们三个人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在农村做人做事,不患寡而患不攐均。大家明明一样穷,突然你做了工人,还整天大鱼****冰西瓜,那就不能忍了。

      那个打倒一切的年代刚过去,很多人的思维并没有转过弯来。

      所以闷声吃肉是现在最好的办法,陈秋和陈冬当然明白,穷怕了的孩子最懂得护食,你说别的他们听不懂,你跟他们说以后再也吃不到肉包子和棒冰,保管他们的嘴巴比谁都紧。

      吃完ꢵ晚饭,陈夏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乘凉,不时赶着脑人的蚊子。

      他突然有一个想法,现在他有钱了,藏着钱在八十年代这个鮶物价一天一变的时代并不是一个好办法,这样是不是可以在柯镇买个房子?可以把小弟小妹也接到镇上去学习。

      反嶚正他们现在已经不准备种田了,每天要骑自行车来回两个小时,哪怕是陈夏这样的小伙子也吃不消,万一碰到个大风大雨的日子,实在是遭罪。

      至于四院的职工小区,估计够呛,像陈夏这样的新职工都没希望。

      陈炳坤原来⯢是有资格拿腉房子的,但他因为妻子和子女都住在农村,直所以选择了拿了ㄾ一笔补偿款,回乡下建了新房。

      买房子这种念头产生了,就像野望一样再也止不住,陈夏决定明天中午痋去找找有没有出售的房子。

      杕 第二天上班,任元非今天带着陈衇夏等人,重点去了肝病病房查房。

      ⴏ 中国是个肝病大国,至少10个人里面有1个是乙肝患者,再加上其他肝炎,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比较应뮷该是8:1,那是相当高了。

      肝炎,尤其是乙肝,在七八十年代这种医疗条件下,不发病是没人上医퍙院的。平时㜒也没个体检,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肝病。

      但等发作了再去医院,往往都已经是病毒高复制,肝功能胆素素都飘起来了。最后发展成肝硬化、肝癌,治疗费用也不是一般家族能承受的。

      肝奒病其实是一种富贵病,不能劳累、不能喝酒、不能熬夜等等,恰恰是这个条件是现在最难达到的。

      像农民们,一天到晚从事最苦最累的农业生产,哪里有休息时间?动不动就挑起一百多斤的担子,这种都是肝옶病的大忌。

      襱 至于酒精性肝病在这个时代挺少见的,愽饭都吃不饱了,谁家有条件去喝酒?这年头连个脂肪肝都很少见。

      陈夏跟着任元媠非走进肝病荿病房,一眼望过去,个个都是小黄人。眼睑黄、全身皮肤都黄,说不出的诡异,这里的病人,都是黄疸型肝炎患者为主。

      任元非一边询问病情,一边看着各项化验指标,陈夏还是抱着住院病历乖乖跟在最后,当好自己实习生这份很有前途的工랔作。

      “小夏,你对这个黄疸型肝炎了解多不多?”

      “师父,我贈爸爸以前经군常和我说到这个病。”

      “那你说说什么是黄疸型肝炎。”

      陈夏想了一下说道:“这是一大类肝䐂炎的总称,属于临床症状性诊断,主嫙要是肝炎发作的时候,合并胆红素的升高引起。产生的原因非常的多,比如鴷常见的病毒性肝炎,如甲肝、乙肝等,另外还见于药物性肝炎,酒㺊精性肝炎쯦等。”

      任元非决心问得深一点ᑔ,ⷘ“那你能说说产生的原因吗?”

      ඖ“这由于肝븭炎病毒使肝细胞破坏、肝组织破坏重构、胆小管阻塞,导致血中结合胆红素与非结뭐合胆红素均增高,所引起的皮肤、黏膜和眼球巩٩膜等䎑部份发黄的症状。”

      任元非很高兴,通过两次查房时的提问,他已经看出了陈夏굔的理论知识相当扎实,水平已经在几个普通住院医之上了,连带着看向几个住院小医生的眼神都变得相当不满。

      对于几个住院医来说,这小子的出现绝对是无妄之灾,自己的医疗知识居苣然被一个半路出င家的实习生吊打,尼玛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摔。

      于是看向陈夏的眼螢神就不那么友好了,吓得陈夏赶紧拱手求饶。

      现在肝炎治疗也姢没퀎有特别好的办法,眮一般也就是采取一些保肝治疗,再要求卧床休息。而这个保肝治疗,陈夏发现居然又是以中药为主。

      不禁一声叹息。

      黄胆型肝炎并不可怕,好好治疗一般퍌预后良好。

      但是对于那些病Ҩ毒性肝炎,尤其是乙肝患者,这个时代没有干扰素,没有核苷类药物,单纯的保肝降酶降黄疸治疗也是治标不治本,最后仍然会慢慢形成了肝硬化,乃至肝癌。

      如果得不到有效治疗,肝病患者的寿命都不会很长。

      榶包括陈夏这一世的“便宜老妈”也是因为肝病去逝的혠,虽然具体是哪种肝炎不知道,想想应该是乙肝,八九不离十。

      暠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男人或女人都是家里的壮劳力,当顶梁柱得了肝病不但失去了劳动力,还要继续花钱吃药,在这个困难的年代对整个家庭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陈夏前世쫉是一条肝胆外科的咸鱼,对于慢性肝病引起的一系列外科疾病并不少见,所以尤其知道对于乙肝患者应用抗病毒药物的重要性。붵

      쩎治疗的重要的셭是抑制軔病毒在肝脏内的〺复制,通过降旄低病毒的复制量使肝䁸功能恢复正常,不鄏至于走到肝硬化、肝癌这么严䬘重的地步,这才是关键。

      这些药物陈夏的空间医院里也都有,可是这样的大杀器拿出来,就算他混身是嘴也说不灵清。

      ꗱ还好他大姐陈春以后就是肝病科的学术权威,将来有机会就将这些核苷类药物拿出来,不但可以帮助大姐成为世界性名医,也能让自己就凭这个药变成世界性的富翁。

      想到这些,叵陈夏有些嘿嘿傻笑起来。

      任元非一巴掌拍在他脑后:“ᑕ傻笑什么,在病房里严肃一点,走,去下一床。”

      因为肝病患者的复杂性,陈夏一上午都在查房中度过,直到两条腿站得麻木了为止。

       终于回到科室可以坐下来吐口气。

      还没等陈夏滩开病程记录表,顾琳又出现在了他眼前。

      ꆃ “哥。”  犣 “乖妹子,啥事?”

      “哥嫬,你昨天答应过我,给我一个虨人带一份卤肉的。”

      㰕 㼃 “我,我有说过?”

      “陈夏!你……”

      看到顾琳的大眼睛又瞪了出来,陈夏的嘴角朝上翘了起来,“别瞪了,再瞪就变甲亢性眼突了。”

      顾琳咬着牙,突然一把掐住陈夏的脖子,

      “陈夏,你个负心汉,賨你居然忍心欺骗我这么清纯可㊧爱思想单纯的小女生,你不是人。”

      嚫 旁边的小医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不是大家知道顾琳是个神经质女生,否则瞧两人现在这个模样,不知道的以为陈夏变成了陈世美,玩了人家又芔甩了人家。ݘ

      还是护士长在关键时刻压得住场面,只见她一下子就把门打开,骂道:“顾琳你像什么样子,赶紧撒手,还不快去干活!”

      小丫头非常委屈地离开了医生办公室,期盼一晚上的美食就这样飞走太不甘心了。

      就在她走到门口时,陈夏在后面轻声地说道:

      “如敢果今天某人帮我把饭去拿来,再帮我打一份菜,我就考虑给她吃几块卤肉。”

      顾琳的眼光一下子就放光了,快速转过头:

      “哥㈾,打饭这种粗活就交给小女子了,您ꥪ坐好,休息好,你们谁也别跟我抢。”

      说完蹦蹦跳跳地出去工作了。

      扛 蹲 任元ꇳ非刚从自己办公室出来,就听到她最后的一段话,还奇怪地问道:

      “这小丫头是不是吃错药了?什么时候这么櫈好说话了?”

      大家又一次大笑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