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八天?

      “我这人啊,是身在外企不假,对体制内的情况肯定不如各位了解。但你们要以为我不懂关系的重要,那可未必。商场和官场难道没有共同性吗?也一样需要ퟭ需要在交际上下工夫,否则就会步步维艰。”

      “不瞒各位,我们公司的董事长皮尔·卡顿先生,啷早从1979年就来到共和国了,而且非常看好国内市场。但我们公司为什么直至去年才刚刚成立啊?主要原因就是外国人不通咱们国内关系魲的重要,四处碰壁。幸亏卡顿先生醒ᙶ悟得早啊,高薪聘请了我们现在的总经理宋华桂女士负责打通国内的门路。否则咱们国内,现在还见不到真正的国际时装呢。”

      騦“至于具体到经营上,关系就更忽视不得了。上至려优惠政策,表演宣传䊊,下至店띱址选择,顾客嘃群体的培养,哪一样不靠关系?哪件事不需要盖红章啊?”

      “要没有纺织部、经贸部鼎力相助,大力支持,我们公司的业务根本㙝开展不起来돦。别的不说,模特表演就会被安个有伤风化的标签,成为罪名。这说明什么?这就就说明大生意更得有大靠山啊。”곧

      宁卫民的策略很精明。

      他知道要改变对方的想法,往往必须先嬣从顺着对方的话开始,才是阻力最小的办法。

      果不其然,这些话首先就获得了李仲的支持,引得䫲他有感而发,忍⠼不住横插了一嘴。

      “哎,你这඙话我同意,做生意不靠关系靠什么?就拿我跑花城来说,铁路的关系就是最重要᨞的。没这方面的关系,你就得普通车厢挤着,要想把电子表、计算器这些东西弄回来,更是白日做梦啊。别说托运了,连花城火车站你都进不去。工商、执勤逮住你,抓住不是重罚就是没收。就连火车上还有人抽查呢,那叫‘放血的针管子’……”

      要说李仲这人还挺有意思。

      一旦插上口就没完没了,竟뛔然夸夸其谈的吹嘘起了自己的生意经。

      就他靠钻钻政策空子,挣点小钱那点事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

      要不是江浩为人够警醒,很快就阻ꨖ止了这小子口无遮拦的大发言ꤥ论。

      李仲没准都能把哪个列车长用休息室帮他带货,花城那边又是㊚哪个缉私队给他提供货源,都给秃噜出免来。

      所以这就只能说明一点,这位江浩的小舅子是个既没城府,又爱慕虚荣的人。

      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喜欢抢着信口开河,滔닮滔不绝的自我吹嘘。

      他根本不明白“话多语失”的道理,不知道自我炫耀最容易惹人生厌,更不懂得什么叫“能说的不如会听的”。⧏

      ﰯ反过来呢,其实只有鼓励对方多说,善于聆听的人,才能获得别人的好感,同时也能뭃掌握更多的信息。

      这不,现实的例子就在眼前。 炙

      李仲他自己就对饶有兴趣鐒听了他半天神侃的⅀宁卫民态度大好。末

      他在江浩的提醒下,重新把话语权转交묋回ꍡ来的时候。

      就给了宁卫民一个笑脸,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对他带有明确的綪敌意了。

      湍 “哥们儿,别介意啊。打断你的话了,纯属有感而发,你说,你继续说……”

      宁卫民줛多会做人啊,漂亮的场面话随口就꼡来。

      “没事儿,本来就是大家坐⎔在一起随便聊聊天嘛。何况你说的这些事儿䱄,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讼说,挺长见识的。”

      尽管是谎话,没人会当真,但这样的谎话却比真话更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

      明证就是李仲又乐了,而且拿起桌上的烟盒来还给宁卫民发了一根烟。

      一块六一盒的希尔顿。

      当然,籡是没有完税标识的。

      “那喛我就再说靚说我对关系的理解……”

      宁卫民点上了烟后,又重新开了口。 奨

      “具体到个人而言,㝉关系就更重要了。在座的肯定都明白ᦂ,就社会现实而言,孤单一人肯定斗不赢拉帮结派的。一个人在社会中,如果没有朋友,没人相助,他的状况就会十分幹糟糕。普通人如此,想成就㦹事业的人更是如此,如果单ش凭自己单打独斗,不能借助他人之力,任何事业的建立都无从谈起。”

      뫶“事实上,社䎾会上就有这么一类人,他们能力超群,见解深刻,才华横溢。本来可以飞黄腾达,却偏偏过着₪清苦的日子。这是为什么呢?不就是因为这些人又才华,却也恃才傲物。认为自己比别人优秀,是不可或缺的뛾人才。因为狂妄自大,不能很好与周围人相处。就这样,因为缺乏社会关系和人脉,最终都埋没了。这就郸足以证明,ﺳ光有才华也是췖不能成事的。”

      “其实从我欟个人的体会来讲,一个人大部分成就总是蒙他人所赐。因为㢻机缘总得有人送到你手里才行。多一㨑分人缘,才能多一分机缘。何况生活是个大舞台,我们身在其中各有各的位置。没人能够应付所有的較难㗜题。那么多一分人缘,也能减少一份烦恼。俗话说得好,众人拾柴火焰高。人际关系就像一盏灯,在人爦生的山穷水尽处,能指引给你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繁华。”

      “所以说럃嘛,一个睙人能力大小,一个人的前程和潜力,其实是由他的朋友质量和多寡来决定的。朋友多的人,面子就大,总会获得各콟种各样实际又具体的얹帮助,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儿。完ꖁ全可以这ƥ么定义,只有朋友多的人,才是一个成功的人……”

      宁卫民的话说到这里,又投了吴深的脾气。

      星他大手一挥,又用招牌动作,手指头点着宁卫民的脑袋说。

      䫆 “哎,这话有点意思,是这么个理儿。我老輯吴就是朋友츳多,벸面子莅大,谁办不成的事儿,我也能办成。谁进不去的衙魛门口,我老吴都有朋友在。”

      箽“就那些傻X뼟大学生,一運个个眼睛全张脑袋顶上,可肚子里墨水多又管蛋用啊?还不是分在我手下,得听我♚的指挥。”

      쨆鿫 “你这话,뫣我真得回去好ᐠ好说给我爹听听,我们家老头子总说我不学无术,怪洪我在文化局不好好干,丢他的脸面㳎。这瓬回我可找着堵他嘴的理论依据了。早早晚晚我也能跟他一样,混个局长的干干……” 潤 魐

      这个粗胚正嘚瑟呢,一转念,忽然又觉着不对味儿了。

      那刚刚放下的手靗,骤然间大力一拍桌子,又抬了起来。

      就跟枪管儿似的瞄准了宁卫民。

      “哎,不对啊!霍欣可是把你都快吹上天啦。说你可就是靠自己努力混上来的啊。”놁

      “䡥还说你经营有方꽦,英语贼溜,特有嫴本事。马上就要把你那顶头上司给比下去了ꪱ。”

      “这话谁说,也轮不着你说啊?小子你☍什么意思?跟我们来假招子,把我当胡猡传魁了是不是?”

      (注:胡传魁,京剧样≧板戏《沙家浜》里面的花脸的角㒈色,用花脸可以表现出他的江湖气,以及仗义、豪爽缺少心机的特点。用阿庆嫂的话说,他是逗个“草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