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史瑞克1

      퇃种家在景国有着十分特别的地位。

      种家是唯一一个自景国建国至今仍然昌盛的家族,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

      与他们同ᄯ一时期的众多家族,皆是閎被淹没在了洪流当中。

      镼有几家虽然留存下来,但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种家之所以一直昌盛,因为他们永远忠于景国,或者说是忠于皇帝。

      而每一代的景皇对待种家都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

      这也是为何种修能够以二十余岁便可担任宫中㧼禁卫统领的原因。

      只是,在太后掌权的这十年中,种家的人慢慢都退出了这权利的中心。

      当种修匆忙回到家中,将他在宫中所发生的事情告知于父亲种藏的时候,种藏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将他打飞到墙壁之上,将墙壁打出了一个大坑。

      “你tmd真是个废物啊!듙”

      “一天到ׅ晚想气死我是不是,老子打死你个狗东西。”

      种藏大步流星的走到种修的面前,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的打在种修的脸上。

      种修咬着牙,沉默的擃挨着父亲的拳打脚踢,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敢还口,那可不就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况且,老子揍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差不多就行了。”在旁边说话的是种修的二叔,种衡。

      “差不多个屁!种修,我他妈真是瞎了眼生出你这狗东西。”

      憷 暴怒中的种藏很少有人敢来劝뉖,种衡刚好就属于这个范畴。

      他连忙将种藏手中的椅子夺下来说道:“行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打他也没用。”

       面对弟弟的劝解,种藏借驴下坡。

      “一会儿再揍你个王八蛋。”

      他一把揪起地上的种修道:“跟我去见你爷爷。”

      说着打开房门,健步如飞的向着府邸深处而去。

      府邸深处踯,有着一座清幽的小宅院,院子中间一位白发老人正在练拳。

      鰖 “叱!宅”

      一拳挥出,一道劲风顺着拳头呼啸而出。

      更加令人震颤㒍的一幕出现了,他的拳风突变,竟然化作一只巨大的白虎虚影,仰天长啸。

      磡“吼——”

      “啪!”小院的门猛然被撞开。

      “爹......”种藏刚吐出一个字,还没来及的说出后面的话,就见到一只白虎向他扑了过来。

      白虎挥起巨爪一巴掌将他连同手中的种修一起拍飞出去。

      老人长舒一口气,收拳。

      十分不爽的对着门外的种藏骂道:“你个废物东西,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门不会敲啊!”

      但他也明白,씚儿子匆ࡪ忙过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咱看看他手中提着的孙子,不难猜想,是这小废物惹事情了。

      “进来关上门。”他沉声说道。

      儿子来找Ԧ自己,必定是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种藏听言,赶紧起身,也不管身上的脏污,连忙关上门,喘着粗气说道:“爹,您孙子闯大祸了。”⯩

      说着将种修扔在地上。

      老人瞥了他一眼说道:“大祸⽎?你老子我活了上百年就不知道什么叫大祸,你眼里的大祸,还不入老子的眼。”

      说完他淡定的拿起身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对地上的种修说道:“说来听听。䶟”

      姣 一边说着,一边饮茶。

      当种修说道景云身着帝袍出现在太和墬殿的时候,他持杯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然后,种修说道他阻拦尮陛下并且要对陛下拔剑的时候,老人打断了他。

      “......”

      “你再说一遍。”老人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种修张口:“我....ᘬ..”

      “嘭!”

      一道凶猛地拳风打在了他的脸上。

      老人这一刻不再是先前那副淡定的模样,现在的他更像是一只睁开双眼的猛虎,身䯸上散发着令人瑟瑟发抖的威势。

      这种变化顿时让旁边的种藏脸色大变,他是来找老头解决问题的,不是解决自己儿子的。

      “爹,爹,爹!”他大喊三声。

      “您冷낯静一下,他剑没拔出来。”

      老人却恍若未闻的看着地上的种修。

      “你个脑袋塞屎的玩意,老子真想活劈了你。”

      “取我朝服过来。”这句话是对种藏说的。

      “爹,您这是要上朝?”

      老人冷哼一声说道:“没用的东西,老夫去面圣,看看能不能保下他一条命。”

      “攸没,没这么严重吧。”种藏结巴了一下说道。

      老人一双虎目瞪着他吼道:“敢对陛下拔ꁗ剑,若是旁人老子直接就活剥了他。” 蛱

      赌 听到这句话,种藏再不敢多说一句话,赶紧去取来朝服。

      ......

      太和殿。

      当景云说完这句话,殿中气氛一下子冷了起来。

      这番话简直就是在指着太后的鼻쥇子骂啊。

      没人知道,装疯卖傻十年的陛下,为何会在今日对太后发难。

      “陛下。”

      众臣中有一人出列道:“太后多年来汍呕心沥血,北拒大周,南抵青玄,可谓是劳苦功高,陛下千万不要听信一些小人之言。”

      “你在教朕做事?”景云眼神讶异的看向此人。

      未等他说话ả,景云再次出声道:“还有你口中的北拒大周,南抵青玄,我只看出了八个字。

      割地,赔款,和亲,纳贡。”

      “这是哪门子的劳苦功高,你们都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谁能给朕解释一下,䘉劳在哪?功又在哪?”

      沉默,唯有沉默。

      太后此时心中慌了,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她提拔上来的那韺些大臣们没有一个帮他说话的。

      䍙她不断的用眼神暗示着下方的大臣,但他们都不约而用的错开她的眼神。

      ɱ 为什么?

      这些人都是她的心腹啊!

      “种放求见陛下。”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打破ꦆ了殿内的平静。

      “种放?这老家伙怎么会来?”

      “他不是已经退休了吗?”

      “老东西消息䛂还是灵通啊,陛下刚到,他也来䘵了。”

      殿下诸多大臣窃窃私语起来,都在谈论种放来此的原因。

      “宣。”

      种放龙行虎步的走进大殿,쳨鼻青眼肿的种修则是被他直接拎在手里面。

      众人一下子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嘭。”

      “跪下!”种放一뻒脚踢在了种修的腿上,种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随后,种放也是跪倒在地。

      “请陛下降罪!”

      众人不Ꙓ明所以,这老家伙绑了自己的孙子过来请罪?

      众人都看向景云。

      “种老将军请起。”景云轻声道。

      种放面色一滞。

      “谢陛下。”说完僵硬的站起了身体。

      “种老将军是我景国的国之柱石,亦視是朕可以完全信任托付的。”

      说道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道:“可若是连种家之人都对朕拔剑相向,朕不싑知道,还有谁可以仆信任啊,老将军认为呢?”

      种放闭上了⡉双眼,微微颤动的嘴唇显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静。咃

      他猛然睁开了双眼=,大手一张,恐怖的威势凝聚在他的手中,竟然是直接对着跪伏在地的种修打了下去。

      种修双眼一闭,准备迎接死亡Ϝ,心中有些苦涩,他不怪爷爷,只怪自己害了Ⳉ种家。踾

      这种变化引得旁边众人惊呼。 嘔

      “老将军!”数名与种家有往来的大臣大喊。

      但种放的手掌没有一点的犹豫,ꮇ狠狠的向自己孙子的脑袋拍下。䁤 暑

      “嗖——”空气中传出一道破空之声。

      “锵——”

      种放的手掌突然发出了金石般的响声,炸起了一朵绚丽的火花。

      种放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一道霸道无比的攻击打中,一股无法抗拒的震颤之力从他的手掌向自己的身躯传递。

      “嗒嗒嗒......”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十数步才堪堪停下。

      他那被击中的地方一阵发麻,手臂不断的颤抖,慢慢的消弭着那股无法抗拒的震颤之톓力。

      “朕有让你杀他吗?”景云这个时候从帝座起身。瑍

      此时的他,팕虽然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模样,但没有人敢小觑他,就在他起身的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阵滔天的怒火。

      潜龙出渊,哪怕只是一只幼龙,也绝对不是可ၠ以小看的。

      景云脚步一抬,身形瞬间从原地消失。

      种放身子一僵,歪头看到自己肩膀上多了一只白净的手掌。

      “老将军,朕知道种家对朕是忠心的ὧ,朕可以饶他一命。”

      说完他手臂微微用力,带着种放到了太和殿的⒐门口。

      궉朝中众人面面相觑,随后跟在他们的身后走出了大殿췶。

      整个ᾌ大殿只剩下太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坐与高台之上。

      她突然榫觉得自己十分可笑,经营了十余年的朝堂,竟然只是因为一个傻皇帝不傻了,全都功亏一篑。

      ......

      景云站在最前方,他轻轻的说道:“朕六岁Ჱ登必基,随后当了十年的傻子,尔等大多都是由太后提拔的人才,就是尔等这些人才将朕的大景治理成了这幅模样。”

      “青州、柳謍州、冀州,三州之地割让与大周,每年还需憧十万灵石以及数十万的金银作为岁贡。褿

      如今就连曾经匍匐与我大景脚下的青욲玄也敢来寻衅,杀我大景的子民,抢我大景的钱财与土地。”

      说完这句话,他猛然回头对着众臣怒吼道:“边疆的将士,边疆的子民,他们每日都生活在敌人的压迫当中,处于水深火热当中,他们渴望战争,渴望你们带领他们杀向敌人,夺回他们的故土,夺回他们的钱财娟,夺回他们的尊严!”

      “但你们是怎么做的,企图以一个女人来换取和平,你们不要脸,朕还要!

      任由尔等,终有一天,等我大景因为割地,赔款,纳贡,衰弱到再也无法与大周抗衡。

      那个时候,割地有屁用,纳贡赔款这些东西还有屁用?

      大周的军队会踏破这宫门,大景的旗帜被踩在脚下,大景的子民将会变成下等人,被那些家伙肆意践踏。

      而你们你们堋的名字,将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你们的子孙后代会被百姓永世怒骂。

      朕会成为亡国之君,你们就是亡国之臣!”

      所有人在听完这番话,全都是脸色苍白的低下了头颅。

      景云冷眼看着他们再度说道:“朕是大景的君王,若궼是那一天真的到来,朕一定会作为大景最后一名士兵ꦽ,慷ἓ慨赴死。” ꋛ

      他说完迈着大步走到了一民大臣面前,一双不怒自威的眼睛看着他问道:“你要做亡国之臣吗?”

      此人一下子血气上涌,面色通红的说道:“不愿。”

      “那你们呢?”景云椽高声问道。

      “臣不愿!”上百名大臣믍同时回道。

      景云笑了쁯,他大声说㱢道:“朕不想做¸亡国君,你们也不愿做亡国臣,那就让那些侵犯我坰大景人成为亡国人!

      诸卿Ṱ可愿与朕~同行!”

      “臣等万死不辞。”众臣还不犹豫的说道。

      众臣双目爆发出精䘺光,在这一漶刻,他们只有一个信念。

      杀!

      “哈哈哈......”景云酣畅淋漓的大笑起来。

      鱍 所有人쎯看向他的目光都十分的炙热。

      同时,景云脑海中的山河图再次闪耀,京城外那无法探查的迷雾顷刻间开始消弭。

      那一块块属于大景的国土终于是显现了。

      雍州、凉州、并州、幽州......

      大景九州之地,除去被割让的柳州、青州与冀州外,全都映现了出来。

      与此同时,太和殿的上空猛然响起了一声惊雷。

      紧接着。

      一层层阴云便是顷刻间凝聚于空。

      ·刚才还是万里无云的天空,瞬间⇳阴暗了下来,冷风阵阵。

      阴云之中,更是有雷霆环绕。

      “怎么回事?”

      助这种变故来軕的太快了,所有人都被亪惊了一下。

      “保护陛下!”种放一声大喝。

      谲接着众臣㧿将景云团团围住,警惕的看着上空。

      “天罚,这是天罚,景云你欲挑动战争,这是上天对你的惩罚!”

      一声尖利的女声响起在众人的耳畔。

      众人抬目,发现竟然是太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她神色有些癫狂的对景云尖叫着。

      “天地动怒了,你们没看见吗?难道你们要违背天地的意思吗!”

      看着太后的这副模样,景云摇了摇头对身旁的众人道:“退下。”

      “陛下!”众人惊呼。

      “朕乃人间帝王,天地又能奈我何!”他厉声齒说道。

      众人见他如此坚定,只好缓缓退开。

      他轻步向前走到了太后的面前,他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却要比太后高上半个头,他低下头凑到了太后的耳边轻轻说道:“真以为朕不知道当年你在我뫽身上下毒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