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少妇洗好的内衣内裤

      “那这样,如果你们都有需要,都可以来我的房间来。”白蓝天为什么现在不选择直接说呢?他是在怕此时真的说出来路小风的事情这不就证实了自己对诸葛四郎的妹妹有想法吗?

      但这话在其他人听来就不是这个意思,这不就是说女的来,男的滚远吗?白蓝天在众人眼中的形象极度下滑,不过这倒是符合了他的预期,毕竟过高则造嫉妒,过低则被打压。有强的一面也有正常人性的一面,这样才是中庸之道。

      “没想到你也是个人渣,嘿!这不和我人设重复了吗?”去大雅此时一脸不快,毕竟他给自己的标签就是人渣,却没想到刚刚立起来的招牌就让白蓝天砸了。

      白蓝天也无语了,这也不是我想抢啊,这实在是有利说不清,算了,清者自清,他们这些同学今后会懂得。

      “其他人我不管,你调戏我妹妹这件事必须给个交代。”诸葛四郎眼看剧情要跑偏了,连忙把剧情拉回正轨。

      没想到还是没糊弄过去,“诸葛姑娘,在下已经心有所属,不瞒你,正是万自然的姐姐,所以并不能给姑娘什么交代,若是今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尽量开口,在下必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诸葛四郎猛然一听是没什么问题,但越想越不是事,什么叫交代,又不是我妹妹找不到丈夫,要这种交代,“你凭什么占我妹妹便宜,你们又没发生什么,你交代这么多干什么?”

      万自然此时双手交叉放于身前,以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这家伙嘴上必然没积德,三句就会提起万碧清,看来姐姐真是给他下了迷魂药,让他不能自拔,他今天就得看看,这小子什么时候吃瘪。

      “诸葛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可以为你的妹妹出头,但不能代替她接受我的交代。”白蓝天一口帽子盖在诸葛四郎头上,他猜测这俩兄妹平时都是哥哥出面,妹妹受到保护,虽然妹妹可能已经习惯这种方式,但肯定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主的。

      诸葛四郎撇撇嘴,把他妹妹从身后拉出来:“妹妹,你说,他的交代你满不满意?”

      “要我看,不如让白公子和诸葛姑娘单独聊聊。”不用说,这馊主意必然是司马隐出的,他巴不得诸葛家的人难受,更乐于看见诸葛四郎把自己的妹妹搭进去。

      “你给我滚,我们家的事有你说话的份吗?”诸葛四郎必然是不允许。

      白蓝天看着面前的姑娘,面容有几分与诸葛四郎相似,算得上一位佳人:“不知姑娘芳名。”

      “芳你个头,文你个妹,最烦你们这些拽文的人了,平时大大咧咧的,遇见女孩子就变成文质彬彬的衣冠禽兽了,真不要脸。”诸葛四郎显然是忘记了他之前拽文的时候了,可见他正在气头上,或许就如同他的属性一样,表面上看是水,但实际上可以和火一样燃烧。

      “哥!”诸葛姑娘只是叫了他一声,诸葛四郎瞬间后退,站在了诸葛姑娘身侧,显然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二人。

      “早听闻诸葛家人都有两幅面孔,今日一见果不其然。”这个时候拆台的只有司马隐了。

      但诸葛姑娘没有理他,直视着白蓝天,白蓝天也直视着她,此时白蓝天从她的眼神中感受不到之前的那种活波可爱的气息,也不知是之前隐藏的好还是现在隐藏的好,真是深不可测。

      “小女诸葛银珠,对哥哥此前的打扰先在此道歉。”诸葛银珠行礼道歉,身旁的诸葛四郎额头都快拧成绳了,眼神不断的在白蓝天和司马隐身上徘徊。

      “诸葛小姐不用如此客气,也是我有错在先。”白蓝天回礼。

      “哟,这么快就夫妻对拜了?”司马隐看来也深究阴阳之道,不过他针对的似乎只有诸葛家。

      诸葛四郎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了了,立马发作元气,准备进攻,但随即就被按了下来。

      “跟你们说过了,不许打架,至少在我在的时候不行。”邱二祖在诸葛四郎元气刚刚运作的时候就瞬间出现在了诸葛四郎的身旁,按着他的一个肩膀,“等会儿散队你别走,我会给你准备一些小惊喜。”

      显然这些小惊喜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么是鞭子要么是体罚,或者是一些更残酷的东西,这次是邱二祖第一次正式惩戒气徒,像之前的多跑一次什么的,都不算处罚。

      “明明是那小子说那种话。”诸葛四郎显然还在气头上,整张脸都涨红了,指着司马隐。

      “哎,跟你说不明白,你先自己冷静吧。”邱二祖并不在意谁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他要的只是这群学生能听他的话,如果都是按照他的话来做,他并不会去管发生了什么。

      邱二祖拿出一根鞭子,显然与他常拿在手上的不同,不论是元气波动还是气势都远不如他经常拿在手上的,当众人还在思索长鞭的时候,诸葛四郎已经被困的严严实实了。

      “好了,我们接着走吧。”邱二祖所谓的冷静就是让诸葛四郎自己呆着,确实,这样的效果应该还会很不错。

      “哥,你就先呆着这里吧,我和白哥哥先走了。”诸葛银珠不知何时恢复了活波的样子,微微笑着对地上的诸葛四郎说。

      诸葛四郎听到这话更生气了,这不等于这么长时间什么都没做吗?自己还被绑住了,他拼命挣扎,但绳索完全不动,最生气的是嘴里咬着一根绳子,根本没办法说话,他还有很多话要告诫妹妹呢。

      当他终于觉得不与绳索做对抗时,却发现周围人都走光了。

      “银珠姑娘,你的属性是什么?”白蓝天看到发狂的诸葛四郎有了一个有趣的猜想,属性是什么应该与外在性格一致,但表现的性质才是诸葛家人真正的性格。

      诸葛银珠挽着白蓝天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走着:“白哥哥坏,要是白哥哥猜到了,我,我就答应白哥哥一个要求。”

      听着一句话一个“白哥哥”,白蓝天的后背不禁发凉,要是她表里如一还好,但现在情况是,知道她内心是一个冷漠的女子,还要接受她外在的昵称,真是难以承受。

      但白蓝天想的并不是这一件事,第一次问自己问题,被自己弄到脸红的性格是哪个?感觉都不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