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昨晚弄了我3次今天有点痛

      捽 演武场,人散。

      吴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一个好奇。

      “哥,我怎么感觉那个小女孩的内气就是剑意。”

      “不应该打听的不要打听,好好做事。”

      ᱧ 吴鑫摇摇头,对于何家御剑诀,他当然好奇,可是却湆很明白,ᒦ有一些事情不应该去打听。

      不过,对于何家御剑诀,两兄弟心头鮄也是凛然不已,ꐽ不说ᄪ那内气中的剑意,䱪就是那珶手一挥,剑如电的模样,떩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他们均仿佛看᥍到了未来一ﱵ人一剑,傲立于天地之间。

      䨳挥手间。

      剑出,人亡。

      댞“或许跟着他,就是我们的机遇。”

      吴鑫突然间的开口,让吴森楞了一下,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 这⒆也ス让吴家兄弟做事更加的卖力了起来。

      而何安把锦瑟放在了休息床上之后,扫视了一眼整洁如新的房间,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过去的锦瑟,摇摇头,转蝜身离开了房间。

      何安离开了之后盰,坐在偏殿大厅里,锦瑟没事,他可⒅以放心的去思考一些事情。

      “第൚一境以气御剑没有晌什么问题,剑离体不能太远,诡异所带来的狄战斗力提升,极强,而且也能御剑飞行了,而第二境....”

      何安佯沉吟着,御剑第二境,却是让他的眉头微皱了,他现큤在只想㖝出了御剑第二境,按他的想法来看,第二境,上限很高,可入门杖亦是极难。

      看着锦瑟的模样就⦍知道,剑意入气的痛苦,可想而知韐。

      畨可御剑第二境,在何安看来,其实是焽一个必经之路,如果不能剑意入气,哪怕ꁒ拥誴有着剑意,可内气与剑意没有关联,其实依然属于第一境。

      腛 因为根本不可能斩敌百里之外。

      可剑意入气的难度,从骨脉基础境突破,尚仅如此,更不要说壮河隐的剑意入气了,实力津越强,剑意要入气就越难。

      鄧 “不过,何家人虽然不能全部达到第二境,但是修炼到了第一境,蜈战力也有很大提升。”ῡ何安也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就是,虽然何家人不能个个斩敌于千里之外,但是御剑第一境,也可以御剑,战斗十鐲分诡异,毕竟那剑随时可以脱手自由劥飞行。

      如能养上三把剑,修习到了第一境深处,十米之内,无敌,因为御三剑,等于与三人战。

      如此战力,御剑之法,算是≧成了。毿

      何安符沉吟了一下,确定了晲方向。

      第一境,以气御땺剑,修炼到了深处,可以御剑ꕫ飞行,短时间内,可以稍鰢微的远离一下身体,꼰就是第一境的标志。

      庎 第二境,剑意入气,修炼到了深处,斩敌于百里、千里之外,甚至操控上百把,上千把ୣ剑。

      虽然现在还没有谱,但ᶔ是他相信␺未来可以达到。

      御剑诀也算是ᬬ成功了大半。

      接下来,就看何晋东什么时候能领悟剑意了,如果突破壮河才领悟剑意,那就用何晋东研究壮河的剑意入气。

      “谁让他不争气。”

      何安嘀咕了一茕下,然后缓缓闭目修炼了起来,至于说什么不争气,可能一概都有。

      뀫 .........

       .....

      大夏国都,何府,正堂大厅。

      此时何小ᡫ秋面色⺝有些苍白,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而旁边与他一道而݁来的师兄师姐,面色上,面色也如何小秋那般苍白,甚至更盛,曾池更是嘴角流露出一丝鲜血앶。

      “灵家的人?”

      何镇南听着何小秋回来之后的话,眉头紧皱。

      与灵家,他已经许久没有ꍁ接触了,还是上一次,灵家来挑衅的时候,而现在,他着实不太把灵家放在眼中。

      毕竟,现在灵家要与何裆家相比,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了。

      可沉寂许久的灵家,现在突然出现,让何镇南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涊此时灵家ૃ突然冒头,他着实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姖“是的,要不然我们跑的快,估计就被稨他们逮到了,他们有一个壮河七品的高手,这灵家,可恨啊...”何小秋目光充满着怒气,八九年前,是因为灵家产生了误会,年少离家。

      可是괪她这才回来几天,灵튙家就像甊是阴魂不散一样,又再一次出现艹,而且巁还说着既已嫁到灵家,就要回灵家。

      现在,要说对灵家ᓦ没有恨,何小秋不可能。

      要不是是师兄师姐,拼命阻拦,争取了机会,她现在绝对已经在灵家了。

      “壮河七品?”何镇南眉头微微一皱,越发察觉了这背后的不对。

      灵家是有壮河七品,可壮河七品,在灵家可是压箱底的存在,按理说,不可能直接对何小秋出手。

      何镇南越想,越᣾是察觉到其中不对。

      ꙡ一旁的何小秋沉默了,她在连笞州生活了八年,对于许多的事情,比年少时,更加的明白了。

      对于灵家,何小秋ⱟ着实恨的牙齿痒痒,八年前,依靠着家族实力,想收服何家,上门提亲找借口。

      而八年之后,쐎她刚刚回来,又碰上了灵家。

      “禀老Ã族长,핎灵家有薅人前来,带十数红였箱。”

      而쀲这时,下人急促的走进了正堂大厅,一开口,更让何镇南眉头微微一皱。

      腠“请进来再놲说。”何镇敖南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䇥。

      쉕 随后,转头看向了何小秋。 뜦

      “你们到幕帘后,我来ﶩ应付。”何镇南眼中的襌寒光也是微微一闪。

      聊 何小秋是他的女儿,八年之前쪖,灵家想收服何家,因为这事当时就闹的很不愉快。

      궣 前段时间也是来了ᷖ一次,被他赶走了。

      随后,灵家没了声息,现在前来,他察觉了棊不太一样的东西,甚至头脑风暴之下,他感觉这背后,估计有魏家的手笔。

      뒲“爹...”何小秋犹曖豫着开口。

      “去吧,我能应付,应付不来,他们也不敢在大夏国都直接动手。”何镇南看着何小秋的担忧,笑了笑。

      对于灵家,他现在一点也不担心,现在何家的实力摆在那里,只是他想搞清楚,灵家这行动韥的背后,到底意味着竊什么。

      自己抗不住,大ಲ不了去镇狱司把族长搬回来,想想陈正的实力,何镇南就感觉一阵的底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