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名尤利娅

      “뛋我只能表示遗憾。”巴德尔语调平静地说道,谁也不知道他是在对什么表示遗憾。㽡是对即将丧傡命的卢卡,还是他皁那已经死了二㩶十年的父亲。

      虽然慌慌张张的卢卡看不到是什么抓着自己的四肢,但贝优妮塔和萨洛蒙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四只如同杂鱼一般的亲和天使。贝优妮塔连开四枪,每一发子弹都极为利落地贯穿天使的头颅。记者掉了下来,但巴德尔似乎对于自己的承诺十分看重,他再次一挥手,一股金色的电流束尩缚住了卢卡,要将他从窗外扔了弄出去䑳。

      贝优妮塔赶紧扑了上去,뀭但却无法追上卢卡的速度,记者撞碎了几根毎廊柱和一面彩色玻璃,带着骇人的惨叫从球形房间里倒飞了出去。萨洛蒙没有回头,只是他手中的一撮羽绒已经消失不见,菲尼克斯也迅速从破碎的窗口飞了出뼨去——ᘹ如果卢卡橎没死,那他就要为萨洛蒙၍义务工作来还清债务了ꬕ,萨洛蒙最喜欢霸王条款了,但前愩提⸆是㍟他是甲方。

      萨洛蒙之所以不愿意将注意力从巴德尔的身上移开,不仅仅是因为瑟蕾莎在䵀他的怀里,更是因为之前巴德尔所展示的戏法给了萨洛蒙一种䧣极为熟悉ꌰ的感觉。让一朵还未绽放鐊的拌花枝ﵼ盛开有许多种方法,不论是引导正能量还是还是自然界的元素都可以做到魓这一点,拥有天使力量的巴德尔自然是使用෻正能量法术的高手,但就在那朵小小的花枝上,萨洛蒙并没有感受到正能量,而是另外一种东西——那就是时间的力量。萨洛蒙有好几次都将阿戈摩托之睅眼拿在手中把玩,时间宝石的力量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而就在那个时候,巴德尔居然使用了碥时间的力量。

      这十分不合理。ड़倒不是说时间的力量只能时间宝石拥有,时间宝石只是能够影响所有物体的时间,控制熵增熵减ꆏ。如果拥有天使力量的贤者可以控◶制时间,污那么一爇直以来与之相对应的魔女一族应该也可以,就算将范围缩小到了世界之眼,贝优妮塔也不曾表现出控制时间的能力。贝优妮塔常用的魔女时间,也仅仅是提高感官,拉长受术者鹸对于时间感知的术式而已,称不上控制时间。

      现在萨洛㎁蒙终于知道了,至尊法师为什么会对巴德尔᥍如此慎重。能玩弄时间的施法者每一个好惹的,现在萨洛蒙能施展的,可以干涉时间的法术几乎ず没有。

      贝优妮塔见到菲尼克斯跟着飞了出去之后,也稍稍放心了一些。她面色凝重地转过身,站在铺着红色呢穨绒的阶梯上,看着自己那个名义上的父亲。

      “Ỳ瑟蕾莎,你的旅程到这里就结束了。”巴德尔这样说道,但他的语气仍然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如果不能尽快实现命运,这个悲剧将鬠会不断重复。说道悲剧,我想你见过贞德了吧?尽管她将你封印起来,让你远离了这些麻烦事,但她在落入我们手中之后却起了不小的作用。”

      諾컘“尽管她一开霮始很不听话,这让她需要一周些精神上的改造。但正如我所预料的那般,她的悲剧收场正是将你引到了我面컨前的契机。”ᘇ巴德尔似乎是想要激怒贝䫝优妮塔,他不断地戳着贝优妮塔心中的伤口,将贞德与贝优妮塔为敌的真相统统告诉綞了她。巴德尔说,“觉醒左眼的时刻很快就将到来。不必畏惧,我亲爱的瑟蕾莎。”

      “我不明白。”她说,“为什么特地把小时候的我召唤到了这里,为什么做出这么麻烦的事情?”

      “你失但去了팑所有的记忆,为了让你作为硻‘左㦖眼’觉醒,必须把你以往的力量与经验,还有你的爱都找回来。”巴德尔抱着小女孩走向了贝优妮塔,看都不看站在一旁的萨洛蒙。

      秘法师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感到生气,他在思考一䪜个更为困难的问题졇。

      他原本以为瑟蕾莎是贝优妮塔同父异母的妹妹,但在发现时间的力量之后,瑟蕾莎的身份又裹上了一层灰色迷雾。可巴德尔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对贝优妮塔的称呼,不论是叫瑟蕾莎¢,还是叫贝优妮塔,用的都是同一个名字。由于䑍贞德对贝优妮塔햀所说耴的话,还有她对贝优妮塔的称呼,让贝优妮塔先一步意识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份。

      踕瑟艳蕾莎藩就是砖贝优妮塔,贝优妮塔쪵就是瑟蕾।莎。这个小女孩是流明贤者巴德尔通溝过时间魔法,从五百年前带回来的,小时候的贝优妮塔。

      뗱可萨洛蒙怎么也想不明白巴德尔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干涉过去是无法改变现在的,只能延伸롍出一个平行世界,平行世界的存在证明了时间并非一直是一往直前。就如同树干上延伸즋出的不同的枝杈,干涉过去所产生牋的变量就相当于在这根枝杈上一条鲜绿的新芽,只有等待这新芽长成新的树枝,改变的变봂量产生影响,人们才会发现,同源的树枝竟然长出不一样的花儿。

      萨洛蒙突然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某个世界所延伸出的平行世界是会相互干涉的!而巴德尔所做的事就相当于在树干处就移植了一个树芽,虽ؼ然这并非他的目的,而是用来干涉现在的贝优妮塔的手段。这个猜想让他的心혿脏砰砰直跳——这是一个巨大的课题,灵魂中的好奇甚至让他的颅骨发痒,仿佛他的大脑长出了纤细的触手,不停地轻抚他的大脑灰质,让萨洛蒙恨不得立刻跳上前,和流明贤者巴德⻩尔来一场学术研讨。

      如果说至尊法师追随永恒化身圣灵,用永生不死追寻来딼魔道ࣂ的极致。那么巴德尔将小时候的贝优妮塔带回现在做法,则<让萨洛蒙看到了另一条路,另外一条即便㍹不㵻用成为巫妖ძ就能永远探索魔道的道路。但现在的­房间里除了萨洛蒙,㑉其他两人都没有心情讨论这些东西,很快,萨洛蒙也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巴德尔身上,并且准备好了一个參百分百能够暂时制伏贤者的魔法——只有最合适的魔法,没有最强大的魔法,低캟级法术也能发挥奇效。

      疫贝优堹妮塔的情绪成功被流明贤者巴德尔所点燃尉,她怀㪈着巨大的愤恨说道,“你不뛽仅把世界弄得一团է糟,还杀死了妈妈。你居然还敢张开说……爱!”

      “我没有杀死罗莎,是世界的扭曲让我们分离了,是急于让主神复活的天使们杀了她,我什么也做不了。”听见贝优妮塔提起自己的妻子,巴德尔将一只手放在的心口上,他逐渐向贝优妮塔走近,“䅍天使们与你战斗,将你逼入绝境,就是为了成为你提升力量的祭品,而贞德,쐠则是最后的打磨工序,将你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而要达成这个目的,就要唤醒你的记忆。她做的真的非常好,你如今能够站在⠨这里就是证明。”

      ⃲ “你疯了。”贝优妮ↅ塔将⃼手枪指向巴德尔,丝毫不顾及贤者怀中的￾小女孩,那个过去的自己。

      “我可不这么认为。”巴德尔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道,“疯᎑狂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你真的能向我开枪吗,你打算向你的父亲开枪吗?我亲爱的女儿,瑟、蕾、莎……”

      “为什么不呢?”贝优妮塔眯起眼睛,稍稍歪过头,毫不留情地扣动了扳机。与此同时,萨洛蒙准备॥的法术也뿃释放了出来。

      塔莎狂笑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