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的目的

      春季狩猎闹得沸沸扬扬,太学堂依旧如常,对于南祁国众王公贵族而言翈不过区区东临皇子,只要未掀起战争匚也就不算是什么大事,至于学堂内各学子更是乐得接受,毕竟少了个帝无嫤羁,他们连说悄悄话的声音都能随意升高几度,也不用再怕飞来横书碎脸断鼻。

      “냁诶!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东临国的三皇子来了”

      “知道啊,咋了?”

      “见过没?”

      “谁没事会쇳去看传闻中的病秧子啊!”

      “就是就㽂是”

       “呵呵,还好你没看!”

      “说得就跟你见过一样!”

      “我当然见过!”

      刘琨扬眉看了眼冲他喊话的余岚,众人皆知刘琨父亲位居礼部主事,自然对来往南祁皇城的各国使臣质子了如指掌,而且这刘琨还是肖丞相的义子볩,论地位论尊贵都不及刘琨的余岚撇了撇嘴,总不至于上个学堂还把爹给坑了。

      余灨岚默不吭声,刘琨得意一笑,瞧着众人看来,朝学堂大门处晃了眼,确定无来人迹象,转头目光横扫正等待他揭秘的众学子,神秘道。

      溛 “漂亮!真是比咱南祁潇湘阁ࠊ的花魁都漂亮,甚至是比昭然公主都还要了不得!”

      ۈ “男人?漂亮?!”

      “还比昭然公主更漂亮?”

      学堂内众人交头接耳,纷纷讨论着刘琨话中真假,学堂外帝梓潇一步跨入,走一步咳三声就算不作提䓟醒,也能让众学子投目相向,目光整齐划一,痴愣惊人同步。

      劈 帝梓潇摇晃着扶륈风摆柳般柔弱病娇的身体,扫过众学子面目ꚋ,低头寻着他二哥以前的位置慢慢坐下,嘴角一勾,转头朝众人抛了个媚眼,勾得各个定力不足的学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以至于坐在最后的学子直接压到了进学堂的北堂墨,绊得北堂墨一个措手不及,连跳三步,险些大清早就跌了个狗吃屎。

      北堂墨一站定,脑中能想到的就是恶作剧,抬头就欲给那人一拳,可拳头刚஧举到半空,北堂墨就被眼前还不止一个两个,几乎一半跌倒在地七扬八歪的同窗给弄懵了,顺着众人目光望向原本该属于帝无羁的座位上正坐着另外一位白衣公子,猛地一愣。

      “小粽子,傻愣着干嘛!老先生马上就来了”

      “…”

      贺君诚随后进堂倒是淡定,他很早以前就见过帝三皇子,初见时的惊艳到眼下的镇定,他也是有够难适应的,贺君诚推了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北堂墨,眼珠一转扯着嗓子喊道。

      “老先生来啦!”

      “啊!什…什么…我去…”

      ⰳ “…”

      힪“…”

      这下不仅北堂墨回神拉起贺君诚就往座位跑,连其他学ጒ子也都纷纷归位,一刻钟前的凌乱瞬息荡然无存。 㓝

      北堂墨坐上了位置也不忘后扬身躯ꀵ,盯着帝梓潇的背影左瞧瞧,右瞧瞧,这背影甚是眼熟啊!昨晚帝梓潇出场方式太震撼,让她来不及细细品味,眼下帝梓潇坐在自己身边,厈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关键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贺君诚见北갭堂墨深思入迷,寻着她今日两手空空,估计早忘了春季狩猎前老先生嘱咐要带的东西롕,好在自己多留了心替北堂墨提前准备好了,想着贺君诚从书箱里拿出算盘,故意用力往北堂墨书桌上一放。

      …啪

      珠子敲击算盘框啪啪作响,吓得北堂墨一个激灵猛地回神,低头就对上算盘上还在骨碌昽碌转动的珠子,不由得想起数学老师那张恨不得拍死自己的黑脸,本能的噎了氨也噎口水。

      …一定要玩这么狠吗?

      …读书画画吙弹弹琴,不好吗?

      …为啥数学总能见缝插针,针针要她命…

      半晌,北堂墨指着算盘看向贺君诚,僵硬的勾了勾嘴角,心中严重拒绝,口中止不住发问。

      “这个是?”

      “算盘”

      “所以…”

      “今日珠心算”

      耫ஏ “…”

      …啊啊啊啊啊撼啊!

      正中自己命门的答案一字不差ⷂ,北堂墨心中一阵狂吼,直觉一万头草泥马朝自己狂奔而来,仿佛都能看到自己被踏得尸骨无存的悲惨命运。

      贺君诚不懂北堂墨对于数学的馒恐惧,只观得北堂墨瞬息面如死灰,那神情如临大敌不参杂一丝瑕疵,不由得蹙紧了眉头。

      “小粽子?”

      “我头昏,手痛,我要回去…”

      “啊?”

      北堂墨说着就开始Ł偏头往桌上倒,让她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及让䇪她解二次函数来得更惊心动魄,北堂墨深深叹了口气,引得贺君诚看了眼北堂墨再看算盘,诧异高低眉。

      安静的学堂内众人等了许久都不见老先生来,也都大了胆子恢复到之前的交头接耳,只是这次众人交ブ谈的话题都集中到了帝梓潇身上,刘琨也是大了胆子,起身走到帝梓潇桌前。

      帝梓潇单手撑着额头,瞟了眼停在他桌前的刘琨,㛇满脸横肉配上足足三圈的水桶腰,像极了行走的火腿汉預堡堡,也真是不怕年纪轻轻就得三高!

      “帝三皇子?”

      “…”

      魽 刘琨也不怕生寻着帝梓潇抬眸目光微微一愣,之前都是远观眺望,如此近距离细看帝梓潇,更觉惊艳。

      帝梓潇扬了扬眉,他只想一巴掌拍扁这货,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放就滚,可偏偏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如此放飞势力,只好呡了呡唇,浅笑道。 Ủ

      “有何贵干?”

      “我…我叫刘琨,是当鶪今礼뒸部主事的公子…” ⳶

      “幸会”

      “我…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

      “你觉得我如何?” ㎜

      刘琨说得扭捏娇羞,眉目神情加上体型き如同一颗膨胀的红糖汤圆,还是油腻流汁的那种,酷看得帝梓潇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郡惹得北堂墨尴尬自슮脚底恗而起渗透全身神经,猛然一抖,仰头忍不住自言自语。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웥”

      “噗…”

      北堂墨刚说完,耳边传来帝梓潇噗嗤一笑,北堂墨愣了愣,低头见除了帝梓潇外,盯向自己的刘琨和贺君诚,抬手捂懸住自己隐隐㞱作笑的嘴巴,正琢磨着转移话题,老先生已踏入学堂。

       刘琨一见老先生来也不敢多做停留ᅦ,忙回了自己的座位,老先生仅是看了眼刘琨硸也未追究,经过帝梓潇时明显也是愣了几秒,重咳稳神走向讲台。

      贺君诚寻着老先生查人的间隙,拉了拉北堂墨得衣鴊袖。

      “你刚刚说的什么?”

      “南华经”

      “南华经?”

      “还有下一句,听不听?”

      “听!”

      贺君诚还没来ﬖ得及回答,就被帝梓潇半路截胡,帝梓潇见北堂墨和贺君诚看向自己,朝两人眨了眨眼。北亪堂墨心里钁噗通一跳,转头看了眼贺君诚,见贺君诚也是好奇,再看向帝梓潇,悄悄道。

      “化而为鸟,其名曰鹏,鹏之背,一言难尽”

      “噗嗤…”

      “噗…”

      “我也有一个…”

      三人异口同笑对视一眼,正琢磨着继续下一个,ૣ老先生的目光已经落到了三人身上。

      “北堂世子!”

      “!!!”

      北堂墨一中招,身旁帝梓潇与贺君诚猛地端正坐姿,北堂墨左右看了看眼下一本正经与方才天差地别的两人,内心一阵凌乱,果真兄弟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还是狂飞的那种!扬唇朝老先生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老先生”

      “你都懂了?”

      ᠑ “老先生,我错了”

      先认错总是对的,北堂墨言语真挚,老先生念及上次,心中虽有不满却憖还是忍了下⪉来。

      “坐下吧!认真听课!”

      “是”

      从早到晚,北堂墨耳边充盈着各种源源不断的算盘碰击声,就像是脑中永远也记不完的数学公式,直到下课钟声响起,北堂墨才觉整个人活了过来,刚一坐正,老先生的询问降临。

      싉“北堂世子,今天讲课都听懂了吗?”

      哘“呃…”

      北堂墨䧿一整天都满脑子跑火慆车,压根儿就没听!谈何听懂?如今面对老先生问话,自是心中忐忑,要是说懂了,老先生让自己演示,岂不死得更难看?要是说不懂,这珠心算棫自己虽不精通但也算能过,左右思索间老先生已闷哼拂袖离去,瞧着老先生远去的背影,北堂墨扬眉呡唇,好歹也算躲了这劫。

      老先生ഒ一走,刘琨本就怨恨北堂墨害了自己的义兄肖籁,方才又怼了自己,虽不知北堂墨话㽥语何意,但看帝梓潇忍俄俊不禁的笑,刘琨便知绝无好话,如今抓准时机,朝北堂墨呛声道。

      “切!不会就是不会,装傻就骗过턳谁似的!”

      “哈哈哈,就是쪉”

      “北堂世子狩猎伤了身,估计脑子也伤得不轻”

      “哈☶哈哈”

      “…”

      刘琨若不提狩猎,糦北槧堂墨就不会想俄起躺在静安堂内的帝无羁,一想起帝无羁,北堂墨就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愤怒,迎着刘琨的视线,北堂墨重拍书桌站了起来。

      “你刚刚不是问帝三皇子,你如何吗?”

      “吠怎么?不行啊!”

      “你刚刚不是嘲笑我不会珠算吗?”

      “难道我说错癋了?”

      北堂墨冷哼一声,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十二年义务教育她也不是躺过的ዞ,深吸了口气,北堂墨一指刘琨。

      ѱ

      Ç“行!今日本世쁩子给你普及普及什么叫数学!还不用缴补课费那种!”

      ⪂“你…”

      “你丫的就是个π!”

      “π?”

      “又圆,又皱,还无限䤒不循环,你简直就是个活体无理数!”

      “无理数?”

      “你知道什么是算数吗?”

      “我…我当然知道!”

      刘琨死䫼鸭子嘴硬,整个人被北堂墨怼得脸红脖子粗,落入北堂듪墨眼中,越说越夅得劲儿。

      “你知道个屁!会算数了不起?我告诉你后面还有代数,你以为懂了代数就完了?我呸!后面还有个函数!你以为躺过函数就完了吗?天真!几何正坐着火箭朝你飞来”

      “几何?!…”

      浏“…”

      “…”

      北堂墨一通声情并茂,硬是将连同刘㉷琨在内的观战学子说得一愣一愣的,连贺君诚也例外,唯有帝梓潇眉眼弯弯嘴角朊藏笑,北堂墨目光一扫众人呆样,撇了撇嘴。

      “不懂是吧?不懂就对了!因为后面耉还有…”

      “还有什么!你接着说啊!”

      刘琨也不傻,一见北堂墨打顿,也不忘乘胜追击,偏生北堂墨一下子就是想不起来了,忽然听得耳边提醒一鼓作气。

      …数列

      “对!数列”

      …概率 쌽

      “对!概率”

      “…”

      北堂墨又篳蹭了两콅个词出来,彻底唬得刘琨无话可说,他虽听不懂北堂墨在说什么,但见北堂墨嫉恶如仇的狂吐瓇不止,总觉得这些个什么代数、函数、几何好像很厉決害的样子,上面还没接收完,刘琨就见北堂墨︦一步跨到自己眼前,双手叉腰,瞪向⻡自己。

      “我刚才所说不过九牛一毛,你以为会数学就了不起了?幼稚!那是你还没见识过物理和化学窇!知㱄道啥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吗?”

      “不…不知道…”

      “呵…”

      北堂墨面上冷哼得瑟,朝刘琨罢了罢手,翻了个白眼,心下暗道因为身为文科生的我TM也不知道,转身潇洒的走出了学堂,刘琨被瞪得半天才回神来,看向迎面走来的帝셤梓潇。

      “π究竟是什么…?”

      ᤰ帝蘻梓潇一笑,美到众人心颤,指尖敲了敲自己额头,抬头看向刘琨,眨了下右眼。

      “3.1415926535897…”

      飢“…”

      说完帝蛮梓潇转身离去,留下满学堂风中凌乱的众人面面相觑,不明其意不知其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