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

      宗御司。

      夏无忧三人眉头微皱,夏天林也在,显然为一事烦心。

      ꎾ“那魏宏如何处ˏ置,十八妃又派人来了,不过被我阻回去了,现在很多人都盯着我们。”黄振面色严肃。

      宗御司,统管宗亲事务,内部纷争,灭门一案,按熦大夏律当斩,可正ޢ因为是魏家,正因为是皇室宗亲,再加鏼上特殊的时期,处理起来,极为的复杂。

      “现在不宜翻脸,可如果不处置....”夏无忧没有说下去ꋍ,可是话中的意思荍都很明白。

      夏皇要立太子,已经与绝大多数的夏氏走到了对立面,如果不处ྲ置,那不必参与九龙夺嫡了。

      可如果处置,夏天极现在毕竟ꅂ是夏皇。

      潦 ⴲ 夏无忧뚫可谓是进退两难。

      而此时,外面有着一个急䛣冲冲的人影进来。

      “正卿大人,十八娘娘到了。”

      쎡 “῕亲自来的?”Ꮔ

      “是。”

      夏天林眉头微微一皱,如果꟭是下面的人来,或许,他还能搪⡷塞一下,可是夏皇十八妃亲自过来,显然不好直接搪塞。

      “一起见一见吧。”

      夏天林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夏无忧三人,作为夏无忧三人,他确实算是见过了能力。

      橿“不用了,我已经来了,天林正卿,宏儿在哪?”魏婉怜面如寒霜,乲踏ꑑ步而入,扫视淥了一眼,根本没有把夏誱无忧三人放在眼中멯,而是落在了夏天林身上。

      夏天林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他无惧魏婉怜,可是他惧眼前女子背后之人。

      现在九龙夺嫡关系微妙,个个不愿成那顽出头鸟,毕竟夏天极掌控籏大䙳夏百年,实力比任何一系,都是碾ⱟ压的存在。

      夏天林沉吟了一下,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这让魏婉怜把目光转头看向了夏无忧。

      뉛“ꀪ你就是带人上魏家抓人的夏无忧。”魏婉怜语气很冷,可是夏无忧倒是淡淡的看了一眼。

      “正是。”夏无忧倒不惧魏婉怜,他们一脉只是怕成为恁出头鸟,可不代表任譑何一个阿猫阿狗就可以骑녾他头上。

      “魏宏在哪?촜”

      徧“我亲手关押在镇狱塔。”

      ᛨ夏无忧语뮃气也是慢慢的冷了下来,魏婉怜看似没有太不堪之语,可是那盛气凌人的态度很明显。

      ䷔“好べ,好的很碈。”

      魏婉怜显然太久碰上像夏샘无忧这样直接硬刚自己的人了,目光一冷,深죰深玆的看了一眼夏无忧。

      然后,转身就走。

      匿同时,夏无忧眉头微皱的看着魏婉怜的背影。

      黾“就뒪这⨭么把她送到何老贼那里,估计这娘娘要吃大鍽亏。”黄⭧振看着魏婉怜的鯇离⿨开,摇摇头。

      哪怕略对方脸上娇弱,人见犹怜,可是他着实兴不起任何的欣赏。

      ឺ“她太᢫久没吃亏了,应该让何老贼教击训一下。”夏无忧目光也是很冷,他把魏宏放在镇狱塔,当然不是只想着看一看在里面能不能找到福河。

      ⤣而是不想让何安稳坐钓鱼台。

      “他真的可以?”夏天林对于三人所说的何老贼,不只一次听说了,有些怀疑的开口。

      硅“去看看就知道了。”夏无忧淡淡的开口。 퍝

      说着,朝着镇狱司的方向而去,瞷而前方,则是魏婉怜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镇狱司,中心大殿。

       茪陈正突然的睁开了眼睛,目光中流露出一ݲ丝精芒,瞬间起身。

      然后一伸手,原本摂正在爽快窃取着陈正气运的李斯,突然感觉身体一沉。

      “你想干嘛。” 率

      李斯感受着身体有一种极重的力量,压制着自己,让自脓己不得动弹,他突然有着不祥的预感。

      镓 “帮你䘩做一件大事。”陈正멂淡淡的看了一眼李斯,说着迈步而出,入眼的是一群浩荡人群。

      李斯看着陈正离开中心大殿섦,而䵠隐约看到中崋心大殿外,出现了一群浩荡人群,他瀻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哶 “頩我主上李斯正郙在静修,再上前一步,杀无M赦....”陈正的닺一声沉喝,让李斯的面如死灰,他明白,陈正这熟悉的操作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原本就在刀尖舔血的他,要再一次得罪一方势力了。

      而且看着这一方势力,好像还不弱。

      ᒆ 痶整个镇狱司,都陷入了陈正那滔滔气势之中,哪怕就是魏婉怜亦是脚步一顿,感ꔪ受着强大的压⑓力,让她磲楞了一下,可是瞬间就大怒。

      “大胆....”魏婉怜显然也是久居高位,目愈光阴沉,看着站在镇狱大殿前的즀一道人影。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她身边突然出现的一人拉了一下,一身ꪶ劲装,胸口刻绣着敬ﴖ天两字。

      在出现之后,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陈正,仿佛在防备着远古凶兽一般。

      卬 魏婉怜亦是不解的转头看了一眼刚刚出錞现的人。

      往 “壮河九品,鼢领悟真意砒,实力比之半步融血。”新出现的劲装男子,以最快,最简洁的速度,把情况쵌说了一下,可是整个人身体崩紧。

      而这话一出,让魏婉怜亦是楞了一下,看着站在中心大殿前,背负重剑的人。

      “本宫魏婉怜,特地来接魏宏。”魏婉怜沉吟了一下,语气也是稍微的㎙收敛。

      站在中心大디殿前,那男子透露出来的᦬滔滔气势,让整个镇狱司,哪怕就是夏无忧等人,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他的实力好强?绝不只壮河九品那么简单。”夏天林的实力是几人之最,可是感受着陈正的实力。

      夏无忧眉头也是紧皱,如此諉实力,自然是十分恐怖。

      福河面对此人,氐难怪没有还手之力。

      中心大殿前的陈正,显然不吃魏婉怜这一套。

      깯“可有宗正寺手谕?”

      魏婉怜摇头,她哪里有宗正寺手谕。

      “我主上李斯,为镇狱司主薄,曾言,天子犯律与庶民同罪,速速退去...俳”陈䚖正沉喝了一声,目光炯炯。

      可是魏婉怜却是受不了,简直就是被中心大殿前的那个少年气的浑身发抖。

      “你放肆。”魏婉怜气的手都在打颤,指着鳬陈正,可是这一ᨃ指,却像是一个信号。

      “你想劫狱不成...”陈正双目一瞪,身上的气势更强。

      万般困难,他一力破之。

      人数再多,他一力破之暴。

      陈正的气势越来越强,突然感受到了一层薄膜,随着他的气ㄦ势提升,一捅而破,他感觉自己大成的力之真意,更进了一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