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影后官宣吧

      月夜无光,原本洁白的光辉都被阴雾遮住,整片山林都显得有些冷冽,山中的各种凶禽猛兽都安静,再也没有一丝쯝声息。

      “去睡觉!”冬青吩咐道,她要做法联系自家小姐。

      楚风看她这么严肃,知道现在肯定问不出什么。

      틦 九盏黄金灯浮现,悬在虚空ꠃ中,将神춨庙映照的一片朦胧而灿烂,九灯对照,彼此交相辉映。

      싢 冬青在殿中做걘法,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她一声轻叱,九盏灯的灯芯都各自腾起一朵火苗,在虚空中凝聚在一起。

      九簇火苗归一后,金黄耀眼,最后化作一面镜子。

      起初镜子模糊,但很快又清晰起来,映照出那位仙子的身影,此时她身着银色战衣,并非长裙,正站在一片悬崖峭壁上,周围是残破的古殿,还有一些干枯但却发光的神尸,成片成堆。

      ꂣ 她在探索一片非常荒凉的地域,在那里竟有大量神尸。

      “小姐这边情况异常!”冬青禀告。

      楚风虽然站在殿外,但是却听不到声音,那片光幕将他隔绝在外,保障那种对话的隐秘性。

      清晨,楚风迎着朝霞活动筋骨,接着自己煮矿物,然后爬进蒸笼中,完全是自己蒸煮自己的节奏。

      原本是两偋三天熬煮一次,但近期已经改成一天一次,他一点也不抗拒,而且越来越主动。

      现在他已经知道,就这么一锅的矿物,遍寻数十万里都难以收集全,这可是成片河山凝聚出来的精粹。

      别说是一锅,就是扔出去一滴汤汁,都可以让深山中的大妖打生打死,流血争夺。䱕

      这是浓缩的山河精华。

      冬青走出神庙,等楚风呲牙咧嘴完毕,⇲从蒸笼中爬出来,这才开口,道:“今天教你一套拳法。”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楚风张嘴就来䓧,平日间跟她磨叽很久,想学各种法,结果都被拒绝。

      “怕你进龙窝被人一拳击왃败,丢我们的脸。”冬青面无表情謴地说道。䤀

      ꇅ 楚风一怔,看来进龙窝的日子不远了,而且很危险?

      ჻“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在天坑底部有什么发现?”他忍不住倠问道。

      冬青神色严肃,铜铃大眼中神芒绽放,显得有些凶猛,她盯着楚风,道:“你怎么对৪那里很了解?”

      “我了解什么?”楚风一副发懵的样子。

      塶“你不是对那个老家伙说了一通话吗?进行了各种判断。蓃”冬青神色凝重。

      很快楚风知道发生了什么,冬青他们进入天坑底部后,那老者依据在异荒人族쌲遗址看到的手法,解开福禄地部分封印。

      他们闯入一片仙雾与星光并存的地窟中,看到一些烙印,是昔日ꨚ旧景的再现。

      那里ݬ有一株藤,盛开⛰三⛂朵花,第一瓩朵花结成紫金葫芦,破天而去,第二朵花结成一个阴冥葫芦,沉入地下。

      当楚风听到这种陈述,顿时目讄瞪口呆!

      他当时可是满嘴胡诌,在忽悠那个老头子,根本未当真,쯯结果居然应颕言?!

      虽然事后琢磨,在极端情况下,他满嘴的胡话有可能成为现实,但也就那么千万分之一的几率。

      “我胡说八道,也能成为现实?!”楚风叫道。

      篴 他心中翻起骇浪,仔细思忖,觉得当时也不全是瞎说,ᨖ应该是本心的一种反应,毕竟他縡精通场域,潜意识中在推演。

      冬青讲述详情,她与老者深入地窟,最后在十万里深的地下,发现幽冥石门,而且原本就早已开启一道缝隙。

      “等一等,什么阴冥,幽冥,%这㉨些都是什么地方,你给我讲一讲。”楚风打断她,不然的话听的不清不楚。

      “厄土,死者复苏之地,逝Ȗ去的天尊、大能重新从坟中爬出来的灾难之地!”冬青面无表情地说道。

      膸 楚风凛然,͎果然是绝地왋,无愧阴冥的说法。

      冬青补充,道:“当然,这还只是是表象,个别死去的古代大能葬在那种地方后化成邪物回归,只是阴冥厄土的部分큶作用,深层次的本质,就是现在活着的强大天尊也说不清楚。”

       “你们推开石门,进了阴冥?!”楚风露出凝重之色。

      地下阴冥之地,石门古朴,雕肯刻着莫名岁月前的古老纹络,寂静无声,仔细看石门上有一对阴鸦,像是门神般堵在那里。

      “我们进去后,看到一个干瘪的葫芦,放在阴冥地ࠬ,跟早先看到的烙印那个沉入九幽的葫芦很像。”

      不过,葫㷝芦干瘪了,缩小鉡到不足巴掌高,伴着阴冥气息。

      ⾩同时,那皱巴巴的黑色葫芦通体都在向外渗血,相当可怕。

      “这意㶋味着什么?那葫芦中封印着煋异荒时代的妖魔,死去的大能要复活?”楚风问道。

      这是一唺个严重的问题!

      他昨夜所说成真,一株天藤,道生一,开了三朵花,从而三生万物,沉入九幽的葫쀆芦中封印了什么东揁西?

      륗然而뷿,冬青的担忧却不是这个葫芦,而是葫芦下的坟土。 ⺭

      “那里更可怕,要是有什么东西出来,边荒都将不复存在,会化成死地!”

      粗犷如冬青,脸宽鼻厚,现在满是担忧之色,所以昨天回来第一时间就联系那位小姐燗。

      楚风心中绷紧,他才来到ᢁ这片疆域,还想着稍微长大一些再离开呢。

      现在的他时断时续ↆ会陷入胎中迷,居然遇上这种事。

      楚风有一种紧迫感,很想快速变强。

      긯“那最小的葫芦呢?”

      “没找到,只带回来一截枯藤。〰”冬青从空间玉瓶中取出一截水桶粗的藤,不是植物,是而矿物所化,可惜只捡到一小段,不足一米长,其余焚烧干净了。

      暌 冬青解释道:“这东西是地脉精华锚,是炼制原始小天丹的主料之一。”

      簉 她非常欣喜,这是进入天坑最大的收获。

      “你们进入阴冥石门后,冶没在那干瘪的葫芦下的坟土中翻找一番?说不定会有究极至宝作々为陪葬品。”

      冬青听到这种话,一巴掌削在他后脑勺上。

      勋 “干嘛打我?!”

      “帮你训练!”冬青神色不善,开始教他一种拳法,只是一出手而已,楚风便感觉惊艳,这拳拂法很可怕。

      一时间,冬青周围黑雾浮现,冷冽气息扑面,分明是朝霞普照的时刻,可是附近却下起绵绵下雨,沙沙落下。儌

      慒 那是黑色的雨点,接下来所有雨垨点都变成黑色的小鱼,在虚空中游动。

      楚风意识到,这是神技,不弱于少女曦教给他的闪电拳,来头很大。

      每条小鱼都흯在化成符号,在附近游动,散发至强的阴冷气息,让人灵魂都在共鸣,而后颤抖。

      “这是什么拳?”楚风问道,眼中火热,满是希冀之光,渴望学到手。

      冬青给他演绎的是只是形,还未展示神,如串果不告知的话,外人駧不可能学会。

      “可以叫它小鱼拳!”冬青暗中以精神能量凝聚成一道光,将口诀映照鿯在他的心间,彻底传给了他。

      齎 “这蹩脚的名字!”楚风咕哝,觉得毫无气势,感受不到恢宏磅礴的拳意,有愧其神技的本ゃ质。

      㐬冬䣉青无所谓,道:“名字随便取,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叫他霸皇拳、天仙拳利……尽可随意。”

      ⽴还真随便!楚风也不풩去计齧较了,开始研究这种拳法,时间不长,他就开始出䦩拳뤃。

      起初效果一般,徒具其形,不得其神,冬青懒得看,跑一边去打坐。

      ﭲ可是时间不长,褀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丝丝凉气泛起,然后她看到楚风那里零星的小雨点飘落,化成黑色而模糊的小鱼在游动。

      冬青内心大受震动,这小子……太妖孽,比之小姐当殰年都不见得差多少,领悟力也太可怕了。

      这才接受这种拳法,居然就能悟出其中的真韵?

      ꬋ “我明白了,拳意成形后,是太极图中的阴鱼!”楚风自语。

      这时,他看到冬青脸上的惊容,觉得有点心虚,毕ो竟他这菙种表现可能太妖孽了,故作䬣很不要脸地吹嘘,道“看到我这样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是不是觉得应该将神庙最ᤸ高传承经文——那篇呼吸法教给苧我?”

      冬青脸色微黑,二话不说,走过来拎起他就胖揍了一顿。

      “比小姐当年差点。”打完之后,她还不忘记打击一下。

      “원黑心冬青!”楚风叫道。

      “练拳,避免在龙窝中被人打死!”冬青葪严肃无比。

      据她讲,除却目前出现的天潢贵胄外,还有几个天尊级的道统参与进来,要遣出传人中的妖孽。

      楚风一听,顿时心头泛起杀意,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其中有大仇人的道统,他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杀进龙窝。

      “怎么会有其他进化门派的人参与?”楚风问道。

      冬青道:“这里䞖不止一窝幼龙,有一个大族群,离边荒较近的其他强者得到消息,要求共享造化。”

      楚风点头靰,静下心来,再次开始研究拳法,홧越是深入参悟越是ႄ入迷,他想杀进龙巢中先报个小仇。 질

      日头升ꋬ起很高时,楚风才停下来休息,喝了一碗大补物——六头狮子的真血,随后他跑到姬疳族部落去看望受伤的姬狐。

      他略微一怔,远远地看到一道丽퐺影,到底还是遇到了,那是林诺依,站在远处林地间的行宫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