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部队高清

      须臾,几个巡哨的士卒押解着李有才和黄虎进了山寨大堂。

      黄虎心中恐惧,刚进了大堂就扑通一下跪倒在李兴之面前,李有才却是昂然而立,配上一身儒衫,到也有几分名士风范。

      李兴之抬眼看了一下,冷然道:“黄文昌遣尔等过来所为何事?若是还想战的话,某家自当奉陪!”

      李有才一脸正,拱手行礼道:“李头领名传高阳,学生素闻大名,今得一见,足慰平生!只不过李头领大难将至,仍不自知,今日学生此来正是救头领耳!”

      “放肆!”

      “大胆!”

      王忠和杨彪等人纷纷拔刀怒喝。

      李有才丝毫不惧,眼睛死死地盯着李兴之,黄虎则吓得瘫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李兴之撇了撇嘴,挥手示意众人住手,冷笑道:“某家的大难你看不到,但是你的大难某家却能看到,来人啦,给本头领拖出去剐了,用其首级祭旗,明日咱们就打下高阳城,将黄文昌和雷之渤千刀万剐了!”

      王忠和杨彪对视一眼,抬脚便往李有才方向逼了过去。

      “大王饶命!”

      李有才懵了,李兴之这狗日的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应该是问我,他有何难吗?再看到王忠和杨彪那狰狞可怕的面容,直惊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住手!”

      李兴之再次喝止了王忠和杨彪,起身慢慢踱到李有才身侧,猛然拔刀,只听“咣当”一声长刀出鞘之声响起,那刀刃便架到了李有才的脖颈处,缓声开口道:“说,黄文昌着你来所为何事?若是再卖关子,李某可真就动手了。”

      李有才这会亡魂俱丧,哪里还敢再摆什么风度,趴在地上颤声说道:“李头领,学生此来,是想赎回我军战殁者的尸体,还请头领看在大家都是同乡的份上,让学生将他们的尸体带回去,也好入土为安!”

      “咣当!”

      李兴之收刀入鞘,莞尔道:“要这么说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你且说说怎么个换法?”

      李有才偷眼看了看李兴之,见其脸色并无不妥之处,遂开口说道:“黄守备愿意用粮三百石,银两千两赎回我军阵亡的兄弟,不知李头领可否满意。”

      王忠、杨彪听了皆是一喜,这尸体还能值这么多钱,刚欲开口,李兴之却笑道:“这恐怕不够,黄文昌无故起兵攻伐李某,还需做出补偿,某家看拥城就挺不错,只要黄守备肯割爱,这些尸体随他如何处置。”

      拥城是黄文昌的庄子,这在高阳人尽皆知,现在李兴之要拥城,李有才哪里敢做主,再说要是真把拥城给了李兴之,那还如何掩败为胜。

      所以李有才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李头领的要求,我们恐怕很难办到,不过我们可以用钱粮来抵拥城。”

      李兴之开口要拥城,不过是坐地起价,正等着李有才落地还钱呢,于是笑着说道:“钱粮老子不要,若是黄守备肯以火炮十门,鸟铳两百支,药子两千斤来抵押的话,李某也就认了。”

      “李头领这是强人所难呀!我高阳哪里有这么多军械,据小的所知,只有虎蹲炮三门,大杆子铳八支,鸟铳估计只有二三十支,不过火铳到有一百多门,药子八百斤,不知李头领可否接受?”

      李有才作为黄文昌的师爷,对高阳的武库却是一清二楚,当下如数家珍般将高阳所有的火器说了一遍。

      李兴之也知道李有才说的是肯定是实情,高阳不过一个县城,哪里会有多少火器,要不是建奴时常寇掠京畿,恐怕这点火器都没有,心知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只得说道:“如此,你回去便着黄文昌将火器和药子运来,再加两百石军粮,如此此前的恩怨便一笔勾销。”

      李有才如蒙大赦,连声说道:“李头领果然爽快,学生回去边向守备大人禀报,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黄文昌和李有才如此识相,李兴之是欣喜,这不费吹灰之力就弄了这么多钱粮还有武器,所以便令钱安宁准备酒菜宴请李有才,王忠和杨彪等人本就好酒,这一顿喝的是宾主尽欢,考虑到天色已晚,李兴之更是留了李有才在山寨住了一宿。

      次日。

      就在黄文昌望穿秋水之际,李有才和黄虎却是返回了拥城,没等李有才和黄虎行礼,黄文昌就急不可耐地看向了李有才。

      “什么?他还要火器?这火器能有什么用?”听完李兴之的要求后,黄文昌就是诧异。

      由于贪污腐败,偷工减料,明朝的军器局和制仗局所制的火器,质量极差,尤其是火铳,开不了几铳就会炸膛,所以官军宁可上阵厮杀,也不愿意用朝廷提供的火器,所以这些火器拨到高阳后,便扔在拥城仓库里吃灰,黄文昌自己连看的心思都没有。

      李有才却是笑道:“东家,反正这火器咱又不用,不如就送给李兴之他们做个人情,再加上咱们送予的钱粮,学生以为在他在短时间内是下不了山的,到时候报捷的文书,还不是东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黄文昌闻言亦是颔首称是,这次他进剿李兴之,雷之渤一共筹集了粮草五百石,银五千两,若是按李有才所言,这次虽然打败了,但是自己实际上还赚到了,要是再向雷之渤要点抚恤银子,那这趟买卖做的真值了。

      “好,你且派人通知李兴之,今日下午本将亲自出征大教台,和他当面交割物资。”这会的黄文昌甚至动了和李兴之结交的心思,要是再做几趟这样的买卖的话,那想不发达都难呀!

      一旁的张达看的如痴如醉,他也想不到打了一场败仗,居然可以这样化解掉,至于已方的死伤,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有死的多,才能证明官军是奋勇杀贼的呀。

      过了午时,从雷家堡刚刚转入拥城的粮车再度起行,三门小炮和其他的火器以及药子也纷纷装上大车,至于银两却只带了两千两,其余的三千两自然是进了守备大人的银库了。

      黄文昌意气风发地坐在战马之上,手中青龙偃月刀往前一招,大喝道:“全军开拔,直取大教台。”这一次他可是给李兴之那狗日的送钱粮和武器的,自然是不虞有人伏击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