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狼权威精英论坛

      阁楼之中,像是换了个人的李长安,站在宽大的廔铜镜前;身边,十几名侍女不停忙碌。䓦

      脱掉青衣儒衫,换上白色直裾࿗宽袍。摘掉头上方巾,戴上学士小冠,插上白玉簪,白玉压衣角,两鬓小流苏,手握白羽扇。

      一刻钟꛾的时间后,青涩书生不见。此时的他面有威严,风流倜傥,微微勾起的嘴角,像是在向这个世界宣告,“我来了。”

      “屁졸~!”

      其实此时的李长安,内心着实慌的一批。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ᢟ界的“化妆术,”确实是厉害禸。不俯仅能让人詠看上去成熟很多,还通过穿衣打扮,让他尽显威严。

      疰 툙 可李长安知道,他这是要去干嘛。

      ਿ 肚里没货,打扮的再威严也没屁用,㝼一说话非得露馅不可。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还ﱭ有년转圜的余地吗?

      一直绷着,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郭仲安就被他给唬住了。这老郭,难怪他那么心急,原来是惼收쯟了钱的。

      足足五万文武币,那可是五十枚下品五行石。尼玛,他还真敢收,也不怕吞不下去,被噎死。

      未免再发生意外,以为这才是李长安真正面目的老郭᫏,可以说是大出血,直⠷接把底都给漏了。

      ᄞ当即承诺,事成之后,给他分三成。

      㰖只是ᡁ当初的李长安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嗯”了一声。老郭以为给少了,见他不满意,䣒咬牙又加了一成,最后又增加到五成,这才听李长安说:“你自己看着ぇ办。”

      所以说,适当的严肃一下,还是有好处的。唯一的麻烦是,去搎了湖心岛之后,他究竟该怎么办?

      出了阁楼,几十人乘坐一条画舫大船,由武士划桨,飞速前行ṏ。

      李长安就站在船头,身后跟着老郭和小郭(郭东来),再往后是陈淮安和几个不认识的文人武士,再之后是一群顶盔掼甲的护卫。

      这牌面,别说会场外围的下三品和他们힀的后辈긊,就连核心区域的中三品,也全都站起身ా来拱手行礼迎接。

      ᖮ 会场中心,是一座木质高台,上有矮桌草席,四边站有四名上院先生,两侧还垂有对联。

      上联是:“脱俗归真,需向吾门求觉路。”下联是:“超凡入圣,更宜此地问玄津。”

      “玩这么大?”

      正在绷着脸쒕向前走,不쎈停向周围微微额首的李长安,在看귟到这幅对联后,差点没瞬间破功。薮

      邟没办法,这老郭玩太大了。人多也就算了,你还弄出这么个对联来,你这是想整死我?

      这幅对联是什么意思?大概意思就是:“想超脱?想进入先天?找不到憙门路是劵吧?不得要领是吧?来,今天统统给你解答...춺........”

      걏 “我尼玛!”

      李长安想骂人,他自己什么水平,自己会不知道?知道啥是先天不?

      先天,是七品和六品的分水岭,封铑地和封城的分界线,下三品和中三品的天堑ぱ。这境界,是那么好跨过的?

      七品武士会轻功,力气大,有真气,但也只是属于常规武林高手范畴。

      可一旦突破七品,就可凝气成罡,真气离体。练剑的叫“剑气,”玩刀的叫“刀气,”练拳的...........

      “老郭,你是真不嫌事大啊!”

      李长安觉得,就他现在的文宗知识,别说教出中三品,就是九品都ꊺ难。

      媉可셞很明䥼显,不仅郭仲安不这么看,就连会场中这五六百人,也༁都是望෿眼欲穿。

      笠他们中有很多,是不远千里,从封地内紧急赶过来的。

      花了这么多ꑽ钱,走了那么远的路,就为听听上三品神符师的高论,妄图从中一窥天机,突破现有境界。 蚌

      ➿为此,他们就算从早上开始,枯坐到中午都没人有怨言。

      现在李长安要是Ḣ敢告诉他们,自己是个啥都不会的小白?

      ⛏ ្信不信,不说别人,就是带着手下,以护卫的名义来“蹭课”的郭东来,都会直接翻脸。

      他们这么干,狞纯属是赶鸭嬑子上架。登了台的李长安,内¬心慌的一批,根本就不知道该眪讲啥。

      邅 他刚在老Ꜥ郭的示意下跪坐,场中几百人再次拱手行礼,齐声道:“샰恭迎大宗师开緸讲!” 꺯

      “讲?讲个屁,你们让老子讲啥?”

      按照寠早已讲好的规덉矩,李长安一牽边拱手行礼,一边努力思埈索该讲什么。

      “有了~!”

      李长安忽然想到,既然他如今的身份是文道大宗师,那有一篇辞赋,绝对适合今天的环境。

      台下这些人,之所以会不惜重金来听课,应该都是同时代的失败者。 唅

      뢬 他们很多人需要的,其实并不是什么神功秘籍,而是信心。

      要说助人舒缓情绪,恢复信心,那又有哪一篇文章辞赋,能比得上《寒窑赋》?

      딄 更重要的是,这篇辞赋,目前最符ࠕ合他的身份。于是李长安站起身来,看了졂看两边的对联苦笑一鍍声道: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尶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扇翼;飞不过鸦。

      马有千里之乘,无骑不能自往。

      䈎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盖闻,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文章盖世,...................”

      起初,众人并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可听籀着听着,他们都从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不知不觉中,剉全都沉浸在了其中。

      而台上的李长安,却依然不停,还在背诵。及至背诵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픀,少年及第登科”的时候。

      台下一位白发老人,像是忽然领悟到了什么,神色一震,周身出现血气,阵㶊阵罡风突起蓞,他......颳突破了。

      돭 就是这么快,这么突然,以至于他身边的人,才刚刚反应过来,就见老人像是忽然年轻了二十岁,白发忽然变黑,皱纹逐渐消失,一个六品,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诞生了。

      听懂的,如痴如醉,听不懂的,多是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面对拱手行九十度大礼的“中年人,”李长安微微额首,口中不停继낥续道:“蛟龙未遇,尙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衣服虽破,常存礼义之廪容.Ἳ.................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寸草不生。水不得时,波浪不静;人不得时,利运不通。..䗯........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理循环,周而复始焉!”

      念完最后一个字ᅻ,李长安忽然有点头晕。

      乕没办法,会场太大,人太多。这么大的把面积,这么Ї多的人,要想让每一个人都听见,他必须要用法力灌输胸腹之气,增加音量,加强声音的穿透力。

      要想让每一个人都能听的进去,他就必须在其中掺杂精神力윋,达㺝到催眠,或半催眠的效果㦊。

      ﳄ可以说,区区一篇八百字的《寒窑赋》——命运篇,动用了李长安所有的“精气神。”效果如何先不릜提,至少也对得起⼬,㽕他们交的那些学费了。஡

      딵 就李长安现在的消耗,没个三五枚五行⾀石,补都补不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