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黄页网站大全免费软件

      秦铭感㡣叹的说道:“原来练狗也这么复杂啊!”

      ⒱ 老猎叔说道:“那是,练哪样都有很多门道章法的,还ृ要配合饮食,比如平时喂点一般的剩饭饲料,出猎的时候喂点猎到的鲜肉内脏,锛养出猎性来,这里面的讲究多了。”

      老猎叔一说道养狗的学问上,滔滔不绝。旁边쎹的六叔公也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好打断他。

      “原来养一只猎狗怎么复杂啊,看看我脚边的泰迪,狠狠的打了它一巴掌,一天到晚只知道日天日地日空气的。”

      “我家的二哈除了拆家,就不见得它做其他的事。”

      “楼上的赱,你家是有矿吧,尽然养二哈。췹”

      “算了,我还是继续养我家的中华田园犬吧。ᕰ”

      “狗是不养了,还是撸猫吧。” 躾

      听了老猎叔的饿养狗经,直播间的观众一个个发表ƈ起自己的感受。

      六叔公拍拍李方的肩,向李方问道:㷰“方子,想吃野鸡不?”

      “你找到鸡ꣿ窝子了啊。”

      “上次和老猎进山的时候发现了一䬸片一片栎树林子,有鸡群活动过。刚才到了这边我쁃去看过,不过没쒏有走近,린就怕把它们惊走了,等今晚半夜,我们去摸一摸,到时候套子都不用按,直接去照几只。” ꔏ

      “行啊,那晚上起来去緛走一遭。”

      李方对着走远了的老猎叔几人喊道:“老猎叔,赶紧把套子下完鞺我们好回去休息,晚上去照㐺鸡啊。”

      “你这小子,都不知釴道尊老吗,晚上照鸡,那不得半夜起来,直接下套子抓不好땬吗。”

      “哎,老猎叔,你怎么能说自己老呢,我还等着你多带我进山呢。我这几个兄弟不是没有照过鸡吗,下套子抓鸡什么时候都有机会,今晚带他们体验下照鸡呗。”

      祢 “好吧,既然你都怎么说了,那就赶紧去吧几个套子下好就回去休息吧,半夜搾起来去照鸡。”

      ⥉秦铭楚乐罗子轩三人一脸疑璮惑的看着李方和老猎叔的对话,都不知道什么叫照鸡。

      还是罗子轩沉不甀住气问向➶李方:“三哥,什么叫照鸡啊,鸡还可以촎用来照的吗?”

      “现在说不清楚,等晚上你们就知道了,现칃在赶紧去下套子吧,然后回去休息櫱,这样晚上才能有精力℔抓玸鸡。”

      走过一些比较好走的路以后,大家开始走起了兽路,也就是国外求生节目中常提到的“狩猎路径”。

       됱 这䖳是쟝猎户和山林䟺间的野兽共同踩出来的小道,也只有他们才陵能在林间寻找出来。

      野兽跟人一样,会杭按照本能在林中选择一处通道,然后形成行走习惯。

      就跟人在公园草坪上踩出来的小道一쬩样,一般都是最合理的。

      在这种道路퓷周围布置陷阱,或者等待猎物,收获都会比满山乱闯好得多。

      㥚 沿着这ꑈ种道路走,也最不容易误入绝地,而且沿途还能找到背风的休息场所和水源。볜

      小路上不时能发现蹄印和粪便。줌老猎叔就是靠着这෕些分辩猎物的。

      Ⴃ 地上的⓪印迹非常清晰,老猎叔指着它们对大家说道说道:“你们看,鄱这是野猪묌的脚印,如果遇见了一定要注ℴ意,能跑一定要跑。这是斑鸠巧的脚印,这个是狍子的脚印,这两样是除野鸡和野兔外我们山里最多的了。”

      一行人在老猎叔的带ģ领下把套子都安放完毕,츞李ꓐ方렣则负责拿着摄像头拍摄给直播间的观众看,还负责给大家讲解。

      大家回到营地,李方让秦铭三人把䴞睡袋之类的在木屋里铺好。老猎叔拿出蛇药抛洒在木屋的四周,六叔公则拿出刚才路上采摘的驱虫的植物放进火堆里燃烧,尽量让大家等下睡觉休息的环境好一些。

      看看时间,李方准备关闭直播了。

      “直播间的各位,方子在这里就先关闭直播休息了,因为预计是半夜起来,所以到⡜时候方子就不开直播了。不过呢,我到时候会录制下来ꇹ制作成视频发布在抖音上,到时大家鍧可以去观看。好了,谢谢大欭家,方子ꑈ现在就先休息了,明天在给大家开契直播。再见야。”

      半夜二点,李方的手机响起低沉的嘟嘟声,这是闹钟响了。

      李方起来把大家艴都喊起泪来,收拾了一下自己,准备好东西就出发去照鸡了。

      뎩 一人拿着一只强光手电,六叔公走到前头,其他人跟在后面,不一会就走到了树林边。

      “看这脚印,晚上的彷时候这边闹腾过,树上肯定有鸡。”

      靸 李方一听,打开摄像头交给罗子轩开始拍摄。

      鸡类在傍晚回到栖息地附近后会上树풲,先飞上最下方的枝杈,然后一步步往高枝上跳,每晚上都会有一阵子搅扰。

       ꐦ来到树下,六叔公老猎叔李方三人将手电调到最大亮ַ度,开始在树杈上寻找。

      这种强䞎光手电,那强度射一公里多都没问题。 

      不一会儿,李方的手电就在一棵树上罐找到了一只野鸡。

      항李方问道:“老猎叔,这个是啥?公的野鸡我倒是认识,可这是䏙母的有点分不清。”

      老猎叔低声说道:“这就是野鸡啊,环颈雉,公的脖子下有一圈白圈的那种。”

      긧 李方휜说道:“环颈雉!咦不对啊,这玩意儿不是春夏住山上,秋冬住山下吗?。”

      旻六叔公插嘴道:“那是大多数,也有不依规矩的,城里大冬天光腿的女人还少了啊?”

      “你怎么说我就知道了,现在怎么来。”

      老猎叔摇着头道:“这时节抓公不抓굮母。这玩意儿有个脾性,一个公的带着多个母的,每到晚上灘公的就领着母的上树。一般树就是两三人高,公的在每棵树上᭄安排一两个母鸡,等母鸡都上树숹了,自己才上树去﹜。我们在往前䥏走走吧,去找找看公的在哪돎里!”

      又找了一会儿,几人才将公鸡找了出来。

      这只公野鸡头顶棕褐色,眼睛上方顶着白色的眉纹;眼睛周围的裸露皮肤和嘴巴后边眼睛下边的两个小冠都是鲜红色,颈部웫的羽毛泛着金属感的绿光,脖子銺跟身体连接部位还有一个白色的环带。上体是紫红色,胸部是带紫的红铜色,具有金属光泽,腹部黑绿色,又尖又长又挺的尾巴是黄灰㾜色,并排列着黑色横斑。

      李方回头对ᖽ着秦铭三人说道:“看着,现在就是照鸡了。老猎叔,䕙你上还是我上。”

      “还是我来吧,你怎么久没打髰了怕你手生。”

      挦 “好嘞。”

      李方拿起强光手电,一下子对着鸡头照过去。

      野鸡侧着头鬊,已经被手电晃晕了,没有动弹。

      老猎叔摸出一个大㢼弹弓,夹上钢珠,往后退了好几米,拉开弹弓开始瞄准。

      就见老猎叔一松手,弹ℱ弓发出“pi˹u”的一声,紧跟着钢珠啪地打在了野鸡脖子圆环的上方,直接把野ꭚ鸡的颈椎打断了,野鸡被结果得干净利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