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崎麻理子

       此后一路,许瑞果然老实了很多,反正他们也乥不差钱,就拉着陈夏去吃餐车。

      陈夏也时不时从空间鳅里拿出一些零食来跟大垨家分享。

      羸 害得许媛一直在偷瞄他촁的小皮箱,估计她认为这小皮箱就像多啦A梦的口袋那样,怎么什么东西都能掏出来,太神奇了。

      两天三夜的火ꭜ车旅行足够让人崩溃。

      第4天早上下了火车后,四个的表情都是两眼迷离、头发散乱、有气无力的样子。⬍

      ᶩ看着火车站广场那杂乱无序ᖯ的汽车、自行车、马车等等,三个人更迷离了。

      陈夏问道:“接下来,我准备在贵洋休息一天,你⨨是呢?是直㠭接去仁怀,还是跟我一起去休息一天?”

       许瑞有气无力곢地说道:

      “咱们都跟你去休息一天吧,太累了,而且我叔说了,去仁怀还要坐4潖个多小时的汽车,从仁怀再到茅台镇还要一个多小时。妈呀,我走不动啦굣。”

      两个小姑娘岻的状态更差,뻰脸色已经不是白里透红,而是黄里透黑了。

      陈夏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找个䏪地方先睡上一天,俊晚饭再出去找吃的怎么样?”

      긒 “赞同!我急需一张温暖的大床。”

      尴许瑞的声音很好៱听,让陈夏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美女就是这么养眼,以后不知道便宜了哪头猪。

      陈夏比较老道,火侺车站广场往往鱼龙混杂,只让他们三个톀待在原地不要动,旁边就是一个治安岗亭,有警䶻察叔紐叔。

      他自己则跑去找来了两辆三轮车,说好2角钱ꓥ一辆,载他们去⽭最热闹的中华路。

      出门在外,小旅馆往往并不安全,所以陈夏让三轮车找了当地最大的饭店,贵洋宾馆。

      一个好点的标间一晚要10元钱,陈夏和许瑞沱他们都不是缺钱的人,便要了两间房。

      许媛和林丹秋一间,陈夏和许瑞一间。

      不过在陈夏心里,他还是认为,既然是恋人,那么许瑞应该和林丹秋一间,他也㱪可以勉␆为其难和뵁许媛一间,咳咳咳。

      四个人真෍的在房间里足足唜睡ꛠ了一个白天。

      年轻人就这个好,恢复迅速,᜺等到傍晚起床后,马上就活力四射了。

      尤其是许媛,估计是刚洗过澡,身楆上还是香喷⫮喷的,陈夏走在她身后都会深深吸几˯口气。

      胡 “陈夏,我们晚上去吃啥?”许瑞他们已౤经窶把陈夏当成主心骨了。 ┓

      “既然难得来次贵洲,㫢怎么也得吃点当地的特色菜不뜼是?”

      “行,听你䞸的,出发。”

      ゔ 뼣 四个年轻男女ꐮ,一起说说笑笑走在贵洲那破旧的大马路上,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J大家也不敢走远,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饭店便进뫞去了。

      服弐务员最会看㡘人下菜,一看四个穿着考究的年轻人进来,知道来人非富即贵,也不敢怠慢,连忙笑着询问:

      “同志,你们想吃点什么?”

      “你好,我们是来旅游的,想问一下,你们这边的特色都有啥?”

      “特色菜呀,第一位的肯定是牛瘪火锅,这个可是当地人最爱的美食哦。”㜇服务员介绍道。

      “噢,牛肉火锅呀,行,来一个”,

      陈夏随手把这道菜点了,却不曾看到服务员那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还有哦,我们这边的剑河炒九香,吃起来又香又脆。”

      “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浣,来一个。”

      “肇兴烤鼠要不要得?黄焖、油轶炸、宫爆等,还잗可做成烧烤ߏ,虽然烧法不同,但味道各有各的香味。”

      乧许䴞媛和林丹秋同时大声⍬尖叫:“不要!”

      服务员咂咂嘴,显然觉得顾客不点这道特色菜太遗憾了,陈夏一想到老鼠肉,也一阵恶寒,这个ᓣ就算了。

      “那要不再来个酸汤鱼、折耳根、兴义鸡肉汤、멽红油米豆腐,再给两ꦡ位女同志来盘丝娃娃。”唝

      “行謁,听你的,赶紧上菜吧。”

      不一会儿,菜都上齐了,可是四人看着满桌的美食,却有点不想下筷子。

      陈夏看着那一锅绿䮍油油的牛肉火锅汤,还컞有一只只像虫子一样的炒菜,觉得还是先问清楚好。

      蓵ᮽ“服务员獑,麻烦你뜶过来一下,能不能帮我介绍介绍这几道菜?”

      服务员赶紧指着那一锅绿油油地的火锅说道,

      “这是我们贵洲最有名的特色美食,叫牛瘪火锅,是我们少数民族峠招待贵客时才þ会礍做的一道菜。”

      浉陈阆夏有种不榰好的预感,少数民族好像黑暗料理挺多的。

      服务员继续吧啦吧啦一通讲解:

      “这制作工序相当复杂,先将牛宰杀后取其胃及小肠里未完全消化的内容物,挤出其中的液体,加入牛胆汁及佐料花椒、生姜、陈皮、香草等,放入锅内煮沸,文火慢熬,将液体表面的泡沫及杂质除掉,过滤回锅加入食盐、낗葱蒜、辣椒即成。”

      띙许媛弱弱地问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这是牛的粪便做的锅底?”

      ⌫服务员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并퐻且相当佩服謲地说道:“这位同志,你理解得很对侲。” ᣙ

      낕 “呕~~~~”

      林丹秋指着那一盘虫子,闭着眼睛问道⾏:“这又是什么菜?”

      쎩服务员眨烡着大眼睛天真地说道:

      “这个九香虫就是臭虫呀,这可是大补箁的後一道菜,九香虫味咸性温,具有疏鵊肝温脾,理气止疼,补肾助阳的作用。我们这舩里都是只有生病的人才能吃到的美食㫯哦,咬一口,又脆又香,回味无穷啊。”

      “呕~~~~”

      两个佨女孩已经要吐了,陈夏和许瑞的脸❱都绿了。

      坑爹啊,贵턌洲菜就没几个正常的吗?

      菜都点了,怎么办?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让对方先吃。

      陈夏火了,一拍桌子,

      “怕啥?少数民族兄弟们能吃,我们就不能吃了?你们还是不是当代大学生了?要发挥天不怕쑛地不怕的大无齊畏䒻精神Ꮅ,否则以后怎么为四个现代化作贡献?”

      说完,陈夏大义凛然地夹起牛粪火锅里的牛肉放到嘴里,一脸享受:

      䲱 “哇塞,味道不错,你们快尝尝丠。”

      许瑞、许濫媛、林丹秋看到陈夏那一脸的享受,也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块牛瑪肉来,闭着眼睛慢慢放到嘴里,然后不敢多嚼艰难地咽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