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茄子app下载懂你更懂

      陈夏这次请ࠝ假去省城,买药是假,卖粮食是真。

      收来的整ᇚ整4万斤大米,陈夏让虞得水帮忙,特意绕了一个大圈∨子,找了个越州东部的陶严갣公社辗米场,全部都辗成了精大米。

      付出的代价就是给四个工人一人10元的加班红包,还䡹有所有的米糠。

      西浦公社里,葛军的眼睛依旧天天盯着庆丰村,盯着整个西浦公社,梦想着有一天抓到陈夏再次作案的证据,洗脱他的冤枉。

      但他做梦也想不到,陈夏给댜他来了褁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米是隔㬝壁公社买的,辗米去的是10多公里外的陶严。

      䣪 你葛军抓得到吗?

      而杨奇,这个曾经的粮站站长,此时正在老家种田,他的妻子接돹受不了生活的落差,两个人是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反正日子过得苦逼不堪。

      这其实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些保守派,那些反对改革,阻碍社会发展ᙿ的人깪,正ᮨ在被慢慢扫进穊历史的垃圾堆。

      팘而对陈夏来说,这个时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就这个好,消息永远都是滞后的,大家都只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出了乡就是两眼一抹黑。

      这就给他投机倒把创造了有利条件。

      陈夏再一次出现在了省矵城火车站广场。

      他觉得自己现在来省城就跟回娘家一样,不过㒌他缺少一张介绍信,哪里住宿变成了一个大问题。

      现在已经开学了,学生宿舍也紞住满了人,已经挤不出一张床位收留他了。鞰

      将来自己肯定会经常来省城,而且陈春陈院士如果按前世的轨迹,她大学毕业后是留在了省城工作。

      八十年代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츇是不可能享受福利分房的,要么租房,要么住集体宿舍,然后慢慢ᾊ等。

      看来是有必要找一个落脚点了,未来也可以做为陈春的住房。

      跂 不过这一切首先得有钱才行,陈夏坐上公交콊车,再次来到了当初他憄第一次뺪卖米的⺨居民区。 

      陈夏在这一片居民区中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

      城里人可不是农村人那么好忽悠,一口气拿出那么多粮食来,ᑚ十有八九都是投机倒把分子,这点大家心里都明白。

      但这又如何?

      只要他能带给居民们急需哮的粮食,投机倒把又怎么了ꇠ?

      中央都允许个体户出现了,农村᦭都可以承包土地了,城里的ϰ商业环境还一尘不变,供销社和副食品店垄廙断一切粮食,大家就认为박是不对的。

      礃 当初陈夏来卖米只有短短两个上午,营业时间太短걚,大多数居民都没有ꉤ买到粮食,尤其是那ⷆ些上班族,很多人为此还捶胸顿足了好几天。

      祉 更多的人则拜托了在家的邻居或者亲戚,万一再ﲲ有人来卖米,一定要帮他们抢购一批。

      所以大家都期待着那个卖米的小子能赶快出现,씔简直是脖子都伸长了,连那些老싩头老太每天去遛弯的时候都在寻找那个小伙子的身帨影。

      只要緖他出现,骶意味着大家又可以툎吃饱饭了。

      今天,他们的祈祷终于灵验了,陈夏拎着一袋大米,笑咪咪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画面仿佛홡定格怲在那一瞬间。

      섍那些老头老太们的心跳瞬间加速,大家互相点点头,没有说话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老头輛老太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通知亲朋邻居们,陈夏则又找到了那个围墙的破洞,几袋100斤的大米放着。ﻆ 从

      开工。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规矩,大家自动排好队,购买量少的人则需要先组团,凑够100斤的量。

      排≁队的每个人手里都捏着40元钱,轮到自己,钞票塞给陈夏,陈夏则拎过一袋100ᖚ斤重的大米给买家。

      买家拿到大米后,在现场维护秩ஊ序的大爷指挥下,快速钻进䗿那些像迷㗯宫攩一样的弄堂,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斀

      谁也不知道这些大米和买家去了哪里,一切都像流水线一样快速有效。

      就这样大半天下来,28000斤粮食,280袋大米几乎大都卖了出去,陈夏被这强大的购买力都震惊了。

      䄥但他的双手已经㷔支撑不住了,这么多粮食拎来拎去,哪怕他18岁的体格也吃不消블了。

      ﷙ 看看粮쵪食卖得差不多了,陈夏不得楲不求饶,

      “各馽位大爷大娘,今天我不卖了,实在吃不消了。对不住各位쁣,感谢ꔹ感谢。”

      훭买不到大米的人一阵哀叹,后悔自己来晚了,但看到小伙子实在没米了,也就无可奈何地回家了。

      陈夏招招泲手,从背包里拿出一条大前门,给녺每一位给自己放哨和维护秩序的ꆨ大爷大妈每人发了一包。

      这可是5角钱的高档货,艨老人们也相当高兴,对陈夏更是赞不픖绝口픂,约好下次来卖米,他们会继续帮忙。

      等众人都走散后,陈夏一屁股坐在地上,汗一滴滴掉在地上。

      如果此时被他前世的父母看到,一定会泪如雨下,好好的一个白嫩书生,硬生生逼成了一个民工样。 娅

      突然,在陈夏的眼前出现了三双皮鞋,陈夏沿着皮鞋往上看,藏蓝色的裤子,藏蓝色的上衣,衣领口上有两块红片,

      “完蛋,碰到条子了。”

      三名警察也笑嘻嘻看着他,其中年纪较大的一个警察开口问道:

      斈 “今天卖米的小子是不是䲁你?怎么,卖完了?”

      “我쿾我我숿,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陈夏釖说话都有点结巴了,没办法,他心里有鬼呗。

      另一个年轻的警察一声命令,“站起来,立正。”

      陈踳夏会乖乖听话吗?

      縧 当然不会蚅,他脑子里想到的就是逃跑,。

      反正附近到处都时老小区、老房子,那么多弄堂像迷宫一样,只要自己跑进去,뉲警察肯定抓不囈到。

      他这么想,也是准备这么做的,不跑被抓进去,没证据没꾊办法判他坐牢。

      䭉 但他没有ꍢ介绍信是完全可以被判为盲獔流,这是要被劳改的,那更惨。

      所以陈夏慢慢站了起来,假装蜻活动活动筋骨,就在年纪稍大的警察刚要开口说话时,陈夏指着天上说道,

      “看,天上有榈飞碟。”

      跠三个警察下意st识一抬头,在天空上找什么飞碟? ㉴

      뷂 陈夏就趁此机会,以最快的速度像猎豹一样窜了出去,往不远处的弄堂跑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