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结局

      朱棣哪里会信。

      尽겺管于彦良的竱演技很不错,尤其眼神的细节处,将阴谋不能得逞却得知要拉着全族人陪葬的发自灵魂的恐惧,演ᨘ绎得淋漓尽致。

      若非在场众人皆是官场老油条,换做俎民间任何一个人都会相信于彦良的话。

      㾼可惜。

      㤔 场上除了知悉真相的黄昏,其他人都知道于彦良在以一抅死救黄昏。

       于彦良的演技不ෟ错。

      然而他的逻辑能力却珿差了些,若真如说的那般,他不该被朱棣一威慑勒就竹筒倒豆子的全数交代,应在朱棣下圣旨杀嚑黄昏的时候再露出뾤破绽。

      礁那样就完美了。

      可惜。

      于绤彦良的能力注定他做了无用功。

      不谈立场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对他쓣肃然起敬。俕

      헡 他和黄녇昏之间的接触并不久,仅仅是从兴化府开始,三五个月时间,却愿意为黄昏而求死,这样的精㱾神颇为壮哉ꔻ。

      싘众人又纷纷不解,实在不明白黄昏有什么过人的人格魅力。

      朱棣挥手示意,王顺立即上前,将于彦良带到殿外,让护ꩬ卫看着,他继뇘续回到朱棣身畔按剑而立,不敢有丝毫松懈。

      ᇯ朱棣看向黄昏,目光深沉,“他以国士之风回报你,想必你看在眼里,心里也该感触,从现在开始,朕问你一个问题,若是被证实是虚假,我则斩支断于彦良一肢。”

      姣四次之后,便是斩头。 

      ≺众人闻言,就算他们不是被朱棣针对的黄昏,也感觉背脊一阵发凉。

      咱们大明这位天辐子端的是够狠。

      于彦良以国士之风回报黄昏,若黄昏为了活命而说谎,导致于彦௓良被杀,那么从今︩以后鑩,世间将再无人愿意为黄昏做事、卖命。

      黄昏也塹是暗暗꼩叫苦。

      췁 以往他无论怎么张狂,朱棣都是绝对容忍,是以黄昏几乎鮋忘记了,他所在낲时代的君王叫朱棣,年号永乐,整个中年五千年文明历史长河里,无数君王之中排在⼁最前列之一的君王。

      㤐永乐拚大帝岂可欺?

      不可!

      此刻的朱棣,终于对黄昏露出了獠牙。

      此刻的朱棣,终于让黄昏对皇权产生了恐惧。

      黄昏此刻就像个瑟瑟发抖的表情包。

      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陛下但有所问,臣必知无不答,只是能否告知臣一下,这位紜老学究管家஥究竟说了什么,会让ි陛下认为臣是明教的人。”

      朱棣斜乜着黄昏,“他说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明教쥢的人吗?”

      其实朱찲棣已经不想问了。

      폮 因为答案很明显。

      既然于彦良不是明教的人,那么只能是黄昏了,否则明教的狋高层吃饱了撑着,辗转千里去到张定边后人的势力范围内救黄昏。挻

      黄昏摇头,“我说我是,大概是活不出紫禁城了,我若说不是,大概陛下也是不会相信的,那么陛下,你究竟想听到我说是呢,还是说不是呢?”

      很无奈。

      朱棣用于彦良来威胁黄昏的这一招确熙实凑效了,所以现在黄昏不敢正面回答问题,万一嚤答错了,于彦良就会死在乾清宫外面。

      从今以后,自己再也无法搭建舞台班子。툂

      朱棣面无表情。

      洈㘃 内心툶深处还是暗暗喝彩싘,这小子的求生欲␗很强嘛。

      沉吟着说,“如今有人证指证你当褬初在福붤建失踪那两个月,是落在张定边后人的手里,这个叫刘思清的人,就是当初在你凉茶里下蒙汗ⅉ药的ዚ人,是也不是?”

      黄昏点头,“是,而且臣还知道了,张定边还活着。飅”

      朱棣继续问,“所以,是名叫某位高层,不远千里去到泉州那个偏僻地쐸方,将你从张扬的地牢里救了出来?”

      黄昏继续点头,“是。”

      朱棣不想攂问了饜,䎓对郑和道:“拖出去。”

      没有然后了。

      乾清宫的护卫很明白朱棣的意思,ﱞ拖出去就地杀了便是。

      便要进门。

      ᾛ 弎纪纲见状狂喜。

      梅殷也是大感意外。

      ؓ Ⰼ 纪纲和庞瑛,以及自己用了那么多计谋,都没能搞死这个叫黄昏的束发青年,如今只不过是从泉州那惱边抓住﫚他一个辫子,这就把事办成了?

      原来杀黄昏这么简单。

      简单到两人都不敢相信会这么受死。

      黄昏当然不甘心受死。

      对进门的护卫喝道:“慢!” 滬

      看向朱棣,一脸诚恳,“陛下问臣,臣皆据实而言,微臣斗胆问一下陛下,您让微臣钦差福建兴化府的目的是什么?您忘记了?”Λ

      嗟 纪纲怒喝一声,“什么钦差,⥵你那是被贬。”

      这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别人不知道,但他纪纲不可能不知道,黄昏去兴化府,表面是被贬,实蒯则是代天巡狩,去查证在白云寺出现过的和尚是否是建文帝真人。

      朱棣斜乜一眼纪纲。撽

      춉 纪纲心里一跳,急忙低头。

      朱棣这才思忖要怎么回答黄昏,不好軨直接说出去找建文帝,毕竟梅殷在场,而梅殷现在和自己不对付,若是他听到自己亲口说建文턒帝有可能还活着,⎮鬼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

      实际上梅殷知道。

      냺知道是一回事,因为谁都无法确证建文帝还活着又在什么地方,但从朱棣口䁋中说出来,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뫓沉吟良久,才道:“为朕排忧。”

      黄昏哈哈一笑,“可陛下紡应该知ﵽ道,那件事后,只靠官府的力量已经无法达成,所以微臣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官府力量如阳光,可世间总有阳光不及之处,在那黑暗的地方儝,我们嫍也应该想办法触及。”

      朱吟棣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黄昏大声道:“臣故意的!”

      朱棣不懂了,“什么意思,你是说你故意加入的明教?”

      ꡣ黄昏ᗱ摇头,“陛下,如果说臣说臣不是明教的人,你是否相信?如果你不相信,ሯ当我没说㹶,如果你相信,我再给ْ你解释。”

      就怕朱棣䨀不相信,动动舌头,于彦良就残疾了。

      朱棣怒道:“到如今,你还敢耍滑头?!”

      퍼 没了耐性。

      촁 就欲杀人。

      좳黄昏心头叹气,只能坚持,“臣不是明教的人,今日之事,是有人勾结张定边的后人,欲要栽赃陷害臣,纵是߬一死,臣绝不屈服!”

      永乐大帝不可欺。

      我亦不可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