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蘑菇视频app新闻

      第三十三章

      清河戴着鬼魅面具,抱着南宫雲楼给她的珈蓝魔音琴,出发寻找默然她们。

      清河背着珈蓝魔音琴,一路策马,终于找到默然和乐儿。可是默然早已失忆,他若真的找到了鬼使神令,他也不一定会交给她。而她练的魔音琴诀,虽让她拥有足以争霸武林的能耐,但也可能随时会使她癫狂,走火入魔。

      上一回说到月痕带兵再一次与西容大战,虎鲁格瓦的弟弟虎鲁阿哇被月痕生擒后因其反抗被羽乐失手打死,虎鲁格瓦大怒,扬言要斩尽杀绝月痕等人。而此时此刻月痕又听到欧阳凌风已夺得皇位,入住皇宫的事,此时的月痕是两面被击,腹背受敌。

      小辰王找到月痕向他讲述他在京城的遭遇。如今的局面对他们万分不利。而西荣军更是每日来犯,气焰嚣张。

      月痕很快就吃了败仗,月痕也不打算强撑,便开始撤军回走,一边是穷追不舍的西荣叛军,一边是夺了皇位的乱成贼子欧阳凌风,他在此强撑拼命对他毫无益处。他便就此解散他的军队,让剩下的将领士兵尽数卸甲归田。

      但要将伤员全部撤走也需要一些时间,所以月痕还要和西荣叛军再战一回,最后一仗是他对虎鲁格瓦的猛将游图,二人骑马对打,月痕虽然多次受伤,但他的招数伶俐,四两拨千斤,将那游图被他斩于马下。

      双方混战,西荣叛军几乎歼灭月痕的军队,月痕只能带着剩余的人马往回逃。最终月痕便散了他的军队。

      月痕带着一些伤兵,还有张钰涵儿,等人往回逃,却被虎鲁格瓦的一队人马追赶着,对方的人数有压倒性的优势。

      清河是来找默然和乐儿的,她看到他们被追赶着,还有月痕。

      清河拦在追兵前,面带魑魅面具,怀中抱着珈蓝魔音琴,她盘腿坐在路边的巨大的岩石上,不慌不忙的将琴摆在自己的腿上,那些追兵显然低估了她的能力,她弹拨间,百米之内所有人尽数倒下。

      月痕等人还未来得及道谢,清河就已经带着默然和乐儿离开了。

      李夜钦带着穆娅婷回了京。李夜钦的父亲归顺了欧阳凌风,欧阳凌风自然是来者不拒,还给他们加官进爵,穆娅婷身负血海深仇,但无奈,她连自己仇人在哪儿都不知道。李夜钦告诉她,刺客是琉璃阁的鬼使,琉璃阁的鬼使们一般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几个人能找到他们,但是他派去打探消息的人,却回来告诉他说,琉璃阁的刺客默然已经死了。他可是费了好多的周折才得到了这个消息。

      得知默然已死,穆娅婷自然是开心的,她知道李夜钦为了自己的事一直操劳奔波,可现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好在李夜钦一直不离不弃。这些年她早已习惯与李夜钦相伴的日子,当初的她对月痕爱的痴狂,如今想来只是少女之痴。如今经历了这么多,她也该放下了,想想自从她全家遇害以来,一直都是李夜钦陪着自己。哪怕她对李夜钦并无男女之情,但事已至此,如果往后余生,与她相伴的人是李夜钦她也是欣喜的,以她对李夜钦的了解,李夜钦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李夜钦能给她踏实的感觉。

      李夜钦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娶了穆娅婷,李夜钦的父亲自然也无可奈何,自此二人便过上了还算美满的生活。

      月痕打了败仗的事很快便传到京城。

      “都说这南州的墨阳王月痕骁勇善战,怎么被一个区区的小西荣弄得如此狼狈,直接被打回了南州……哈哈哈笑死本王了”欧阳凌风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拿出他那一套蛮横的说法。

      “敢问在座诸位爱妻(爱卿)……”欧阳凌风本来想问底下的文武官员,谁愿前去平定西荣之乱,恍惚间他想起,当时阿乌卷着舌头和他学习中原官话,他教她吟诵潘牥的那首——

      水龙吟·上缺玉带悬鱼

      上缺玉带悬鱼,黄金铸印,侯封万户。待从头,缴纳君王,觅取爱卿归去。阿乌确永远将“爱卿”读作“爱妻”。

      如今他也竟然出现如此口误,他便不说下去,他又重复了一句“爱妻”说完自己也笑了,他不自称为——朕,他爱自称为王,在他看来王比朕要霸气,也不管什么先例,既然他来了,一切便都要按他的喜好来定义和编排。

      满朝堂的人看着他都觉得荒唐,用李玮廷,李大人的话讲,那就是“他就是个疯子,昏君,乱臣贼子,必遭天谴,这天下要完了……”当然李大人也是在背后偷偷过过嘴瘾,如今的局势是不管他们怎么痛恨这个乱臣贼子,怎么瞧不上他,他还就是大权在握,呼风唤雨,一声令下早上那位在朝堂之上对着他大骂昏君的大臣,便一命呜呼了。可是,那名大臣骂他,他怒上心头一气之下弄死了他也正常,可是令众人不解的是,欧阳凌风又下令将另一名给他溜须拍马,恨不得将他夸上天的也给弄死了,这就让众人都很不解了,不知该如何在他这里留住自己的命,一时间人人的性命都岌岌可危。

      他倒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他说:“本王,慧眼如炬,此人用花言巧语欺骗本王,甚是好笑,当本王是那豆蔻少女般糊弄,实则口蜜腹剑,他所说的言语都过于浮夸,本王要听真话,而不是废话……诸位莫要害怕,畅所欲言,像本王这等明事理的君主,绝对会海纳百川,仔细听各位的肺腑之言,莫要害怕,忠言逆耳利于行……”

      大臣们看着刚刚被他斩于刀下的那位,心中自然是万分痛恨,可也无奈。

      自此欧阳凌风的暴君之名算是人尽皆知。

      但不管怎么说,欧阳凌风领兵打仗的能力可真是无人能及,不出一月,他派出去的将领便平定了西荣之乱。

      欧阳正德提议让他将逃回南州的月痕早日斩草除根,水灵衣也劝他,不除掉墨阳王早晚要成为一个心腹大患。

      欧阳凌风却偏不打算了结了墨阳王月痕,说到这里,还要提的是,欧阳凌风年幼时曾经常与墨阳王月痕一起玩耍,两人小时候便互相欣赏,还是朋友。如今这局面他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但他自然也不会对他咄咄相逼,而且他自信月痕也威胁不到他,他南征北战,享受称霸天下的感觉。而且死又何惧,老天爷既然留他这么长时间,自然是另有安排,他无所畏惧。

      他欧阳凌风自小生性孤僻,这么多年来朋友也就那么几个,却一个个离开了他。七皇子也在与朔北游民大战时战死沙场,他专门为他追加了封号,他想,如果七皇子还在,肯定还会对他冷嘲热讽,也应该会像今早的那名大臣一样骂他是个暴君,想到这些,他又灌下一壶酒。

      一边月痕带着自己的几个亲信,还有小辰王、张钰涵儿等人,回了南州。小辰王得知水灵衣跟了欧阳凌风,还入住了伊人苑后就一直闷闷不乐,又说皇帝已经出逃,后来月痕等人就明白了,按照欧阳凌风的性子,皇帝八成是命丧黄泉了。

      事到如今,又是抉择之际,月痕本以为欧阳凌风会杀过来,他们早已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又怎知,这欧阳凌风竟不按常理出牌,又硬生生晾下他们。

      月痕也是累了,只有小辰王跟他喊着要杀了欧阳凌风这个乱臣贼子,要抢回王位。

      说来简单,如今这局面,再清楚不过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可硬刚。再则,说白了月痕是真不想再折腾了,且不论他们如今有没有去与人相争的能力,就算有,小辰王也不是个当皇帝的好料子,可能还不如欧阳凌风,至于他自己就更不想再参与这权势之争了。

      他二哥,也就是皇帝之前的种种都让他失望透顶,之所以去平定西荣也是逼不得已,果不其然这一趟,他的人马,去了几人,归来又几人,他险些也丢了好几次性命。

      这个世界多的是要他命的人,以前的他不懂这些权势相争,明哲保身的道理。如今他明白他也只是个凡夫俗子,哪怕再怎么心系天下,他也就这点能耐,反倒是将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一个个给葬送了。

      常言道:及时行乐。他不是救世主,他也只是来这世上走一遭。

      “阿辰,本王累了,实在打不动字了”(错了,请读者自动忽略这一句,开始下一句……)

      “阿辰,往后咱们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哪怕你真的要起事,也要养精蓄锐……”

      月痕本就对皇位之争没有多大兴趣,再加上皇帝的猜疑陷害更让他无可感怀,他在这场战争中吃了太多苦头,以至于再也不想参与这种事了。

      说他怯懦也好,说他畏惧也罢,他也不是贪生怕死,可他也没有必要为这一切去讨债,欧阳凌风留他一命,算是念及旧情,而他不去讨伐也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