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萝卜视频app下载

      㟑ɶ登州营里怒涛般壵的吼声还没有停歇,南边开封营的方向也传出了杀回辽东去的怒吼声,开封营也是辽人祈为主的战营,此时也遥相呼应登州营。

      뜚 接着,大校场方向也发䶨出ᣈ了杀回辽东去的喊声。

      新军௼五万땭余人里有三万多人籯都是辽人之后,此时正在校场上操练的军卒也发出了怒吼。

      登时丰台大营中一片喊杀声,杀气㒲直上九重天⽋。

      孙传庭站起身来,他却是看向了中军飘荡的太子的旗帜,微微躬身,他此时此刻终于明白太子所言,他的军中不需要名将。

      这样的众志成㹴城一心死战的大军,遇敌必然会奋勇向前,就是军ԡ将想要避战,也得看看这些辽东䱗人答不答应。

      相反쫉,军将们倒是需要时时节制麾下军卒求战的冲动。

      븴 孙传庭对于太子这手宣抚钦佩万分,这样的新军内里坚不可摧,配以兵甲给予饱食,太子战旗北指,无不景从,定是虎狼之师,战力最起码不次于当日浑河岸边给予建奴重创的秦良玉统领的白杆兵。

      这几天他也听了所谓宣传战,不甚了了,今럁日孙传庭在一片杀意战意中彻底明悟。

      这是一个㛘大杀器啊,偏偏大明手持二媝十年,ᕩ却是从来没有施用,至为可惜。

      今日太子只是随手施展,提᠆取Ɯ数万人心归附的精兵,有这般太子在,真是大明之福啊。

      ⓿ 宣抚结束,孙传庭和੿李듊乾渻步出登州营。

      䩘 “孙督,太子天纵之才啊,当日太子一说,下官就感佩之极,今日施展,方知宣抚之大用,这宣抚司日后大有作为,”

      李乾一脸的激动。

      孙传庭哈哈大笑,

      “许是大明天下苦久矣,上苍怜悯,让太子横空出世,让我大明国祚再兴三百年,”

      孙传랅庭一扫这两年的晦暗,第一次昂扬起来。

      ṵ 朱慈烺微笑着听着校场和大营里的恨欲ง狂,这就是他用宣抚司激发出的漫天战意,也是他希望的真正的精兵,这股战意不在外而在内,从内心里敢战期盼杀敌的勇士才是最难得的,而这里他有数万之巨,今日始,他何惧之有。

      当然了,可以狂吹一阵,让自己暴爽,好吧,傻大明这艘破船烂事不断。

      午后,司礼监秉笔太监李凤翔来了大营,告知朱慈烺,京营已经不能继续购入战马,扩充兵员了,因为如今的内库用于练兵的银两只剩下三十万两银子。

      饥渴久矣的大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将两百谂多万的助捐银两吸干了。

      朱慈烺不禁苦笑艕。

      大明⒕最后败亡是败在自身上,财政崩溃的结果。

      篳 远的不说,后人总是说洪承畴的败绩就덗是因为后方崇祯和兵部不덯断派使催促洪承畴进兵,洪承畴百般无奈改变了相持的战略,统兵向北靠近锦州,寻求和建奴主力决战,这才被建갗奴断了粮道。

      否⧵则松锦̍大战绝不会败的这么惨蚃,损失了十万兵马,却是只是造成了建奴一方不足一万人튞的伤亡。颾

      却是不知道松锦大㻭战再拖下去两月,大明已经没有粮秣提供给十三万大军了。

      也就是两月后,十三万大军就会后无粮草的被丢弃在辽东,那时候也是败亡一途쩵,崇祯百般无奈只能命令洪承畴冒险一战,万一胜了呢。

      这就是钱粮匮乏下的松锦大战。

      当然了,这个战略毫无疑问的错的,这般财政情况下,当放弃松횙锦宁远,退守餯山海ꑐ。

      ᠩ不过,只是说松锦大战当时的寻敌决战是迫不得已,否则但凡有粮秣,洪承畴的性子可是宁可硬抗圣旨,也不会冒险出击的。 躾

      ఓ朱慈烺明白,同样的难题到了他手榤中,想要统兵迎敌吗,先搞钱粮吧,否则就是南柯一梦。

      숁 ᤲ --------------------------蚨--------------

      京城西北两百多里的宣府万全텑右卫所属的张家口堡内,一家不大的民居里,五个人围坐在一起饮茶。培

      室内只有一盏油灯,灯光晦暗。

      居中一人正是老陆。

      “钟岳,你说,”

      他的声音很低。

      “陆头裥儿,张家口互市最为活跃的有十几家,其中范家为首,其中大约十来家都和建奴有勾连,他们倒是不用将粮食、熟铁、丝棉、硫磺、瓷器、药品等物件送到辽东,只须送到出了长城「东北方百多里的萨兀城,那里꨽是漠南喀喇沁所属,只是如今有三百镶红旗建奴骑兵驻守,而建奴最近嘜两次入寇,派出偏师在这里取了粮秣,不用大费周章的从辽东转运,这些奸商回程告则是贩复入大批త战马,高价贩卖给一些边镇军将,获取暴利,”

      钟岳也低声回道。

      “这就是我大明的豪商,呵呵,”

      鿕 老陆笑的瘆㧰人。

      “李琛,你说,”

      “回陆头,这些家中大部分在北八里的来远堡有众多仓库,便于互市,其离中粮食、촙熟铁等物件俱全,这是他们的库房所在,属下已经一一标注,”

      李琛递上了一打纸。 ┈

      擈老陆接过来就着昏暗的灯光好生看了看,㪼须臾道,

      “李琛,做杒的不错栁,”

      슟“韩忠继,你说,䄧”

       “陆头儿,张家口堡左近的良田基県本被这十几家豪商买空齾了,佀他们逼迫小民或是军户将其田亩卖给他们,但有不从,就沟通万全右卫的军将诬告这些小民,没有人敢招惹他们,只能将田亩奉上,其中范家,王家都有方圆数万亩的大庄子,庄内奴蒢仆上千,家丁数百,庄子左近还有铁厂和马场,专产熟铁,走私去北虏,马场不但贩卖࢟,也产些马驹,发卖出聻去,”

      韩忠继低声道。

      “这般跋扈,果然有官道伷勾连,嘿嘿,”

      老陆饮了㎐口茶,靠坐在椅子上。

      “王翼你说歬说他们这些家都有什么官府往来,”

      䎜“陆❐头儿,万全䐈右卫卫指挥使张元琦、指挥同知刘昭、谭林对范家等人唯命是从,张元琦更是八年留任,可算是范家家奴,范永斗ퟧ一纸帖子就能将其招来,这是他家六大管事之一的赵管家自夸的,”

      “那就是说,万全右卫的官兵都是这些家的家奴,呵呵,范家果然了得,窥伺权器。”

      老陆起身走了几步负手道,

      쪸 “李同知遣某前来,某本以为无甚大事,不过是暗自走私的破事,哪里的互市没有,却是不晓得这里的豪商好胆,竟然资敌如此,ﳷ竟然敢和建奴勾连,而且就在百余里外,更是为建奴入寇供应粮秣军械,真是胆大包天,”

      其他几껬个人点头,都是心有余悸,这밬里虽然是大ຼ明之地,却쭥是让他们心惊肉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