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老师的棒写作业

      “衍成何出此言?”

      刘志惊讶地看着他,“你我相交莫逆,为铲除梁贼大业居功甚伟,且往日清谈,亦常有鸿鹄之志。”

      在这帮功臣当中,刘志最欣赏的就是邓演,二人年岁相仿,脾性相投,之前常常在一起饮酒,纵论天下。

      如今正打算慢慢提拔,积聚资历,将来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一起治理国家,谁知他却要自请退隐了。

      心中顿时有些怒气,退什么退啊,他邓演今年满打满算也就十八岁,至于吗?

      不就是忌惮着外戚的身份吗,梁冀是梁冀,他是他,当年邓太后掌权时,邓家不也没有得意忘形吗。

      “陛下,当日您曾说过,大汉朝廷有三大弊端,第一就是外戚专权,第二才是宦官干政,第三便是世家把持官场。”

      面对刘志的怒火,邓演却毫不相让,振振有词。

      “如果要改变这种局面,仅仅靠着一两个外戚的人品,根本于事无补。必须从源头上斩断,而后形成制度,才能有效防止第二个梁冀的出现。”

      这番言语振聋发聩,让刘志十分震撼,望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半晌才点点头,叹息一声,“你说得对。”

      后世自宋朝开始,严格限制外戚权力,虽然在爵位上封赏十分大方,但却不领实职,并且成为例行制度,与邓演所说不谋而合。

      “所以,臣才请求陛下不授予职位,并昭告天下,也让那些意欲借由裙带飞黄腾达之辈,早点歇了心思。”

      趁着刚刚剪除梁冀,天下谈外戚变色之时,宣布法令,的确是最好的时机。

      只是……可惜了邓演这么个栋梁之材。

      不过,相信即使不封官,他也不会让邓演埋没了自己的才华。

      主意已定,哈哈一笑,“衍成为国大公无私,朕心甚慰,好,就依你,即日便发布诏书,晓谕天下。”

      邓演闻言这才开颜,“哈哈……以后可以放心地与陛下把酒言欢了,不用再顾忌人言。”

      刘志笑骂道:“你想得美,我会让你闲着吗?”

      说着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官没得升,事还是要做的,以后你就给我白做工了,哈哈……”

      邓演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不觉失笑。

      “只要能为国效力,白做就白做吧,陛下总不会短了我的酒钱吧?”

      旁边董班见了也会心一笑,邓演几乎算是他半个弟子,自然不想看到他埋没自己的才华。

      “钱多钱少,那就要看你做得如何了,有时间我们二人好好聊聊,我有件大事要委托你去办。”

      刘志半开玩笑地说道。

      听到有大事,邓演精神一振,“好,臣定然把陛下的钱都赚到兜里来。”

      又转头对董班道:“武陵郡民风彪悍,我封陆奉为武陵郡都尉,随你一同前往吧。”

      董班拱手致谢,“多谢陛下。”

      其实他不说,董班也会带陆奉一同前往,只不过以郡丞的身份随行了。

      一郡之都尉,可领一千五百名士兵,权利不小了,但按照东汉的惯例,除边关之外,其余诸郡皆不设都尉之职。

      刘志的意思自然是担心他剿匪无兵,特意授权给他招募兵马的。

      “我再给荆州刺史打个招呼,万一武陵郡叛乱,让他立刻增兵救援。”

      他拢共就这么几个嫡系亲信,自然要多加维护了。

      正事谈完,刘志便让他们二人先行告退了,这些天他实在太忙,不然肯定会留他二人一起好好叙一叙。

      眼看时辰不早了,刘志便静下心来,批阅积压的奏章。

      自梁太后病后开始,奏章便无人批阅,偏偏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还不少,因此几乎堆积如山。

      这些日子他日以继夜地工作,也不过才看了一部分,究其原因,里面许多奏章都是废话连篇,不知所云,导致他的工作量大增。

      看来这个上奏章的规格,也应该改革一下了,不然他就是累死,也批阅不了那么多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段熲却来了,同时送来了关于广汉属国的军报。

      “陛下,烧当部落也开始出兵了,臣请辞去龙麟卫之职,奔赴边关御敌。”

      他所擅长的领域,本就是在战场上调兵遣将,奋勇杀敌,并不适合在龙麟卫这种地方。

      刘志接过军报看了看,果然写得十万火急,不过是梁冀倒台之后,白马部落眼看着好处落空,拼死一搏罢了。

      “护羌校尉张贡与梁冀勾结作乱,已被我撤职查办,就着你继任吧。”

      段熲大喜过望,立刻拱手拜谢,“多谢陛下信任,臣定当平息此难。”

      刘志微笑,他自然相信段熲的能力,那可是尊大杀神啊,要不是被打压得厉害,其功绩远不止历史上那些。

      “如今国力衰弱,打不了大仗,你先帮朕把这次叛乱镇压下去。

      将来等国力强盛了,再把这些个蛮族彻底收复,让他们永不复作乱。”

      “诺,臣明白了。”

      他这话的意思,也是让段熲点到即止,不要扩大战役,攘外必先安内,不然到时候情况会变得难以收拾。

      “龙麟卫那边,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如今的龙麟卫基本上分为两部分,杨俭负责刺探情报,监察百官,段熲负责缉拿要犯,以及审讯处决之类。

      现在他一走,那边就没了能与杨俭平分秋色的人。

      “这个……臣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龙麟卫的职位虽然不是特别高,却有特权啊,而且还必须是皇帝亲近和信得过的人,确实不好找。

      刘志想到了锦衣卫,心里忽然有了主意,“这个我自有计较,西羌那边你多费点心,朕不会介意你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打胜仗就行了。”

      得到皇帝这句承诺,段熲信心大增,他知道刘志说的是他当年用假诏书骗乌桓部落的事情。

      连那样的事情他都可以包容,自己以后打起仗来再也不用畏首缩脚了。

      “多谢陛下,臣记住了。”

      “去吧,想带谁走自己挑,龙麟卫那边不用顾忌,我再从其他地方抽调就可以了。”

      之前他在龙麟卫的几百属下,大部分都是他从边关带过来的,全都是百战老兵,这次上战场肯定想一起带走了。

      送走了段熲,刘志这才去用晚餐,想了想,要张让把单超找过来。

      这次单超功劳很大,却连中常侍也没混上一个,刘志觉得有些亏欠于他。

      几位封侯的宦官中,徐璜更适合从政,左悺才能不够,唐衡又不够狠,只有单超是最适合龙麟卫了。

      但他担心重用宦官之后,会不会重蹈“五侯”的覆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