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ty蝶恋视频

      夕阳染红了容灵山,风声萧萧鴳,奏出了⺌诀别的旋律,漫天飞舞的枯叶飘落在一棵大树下。

      浑身是血的女子抓着一只修长大掌,无力地哽咽,“庭桀,对不起,我要下辈子才能嫁给你了……。” ㎶

      “暖暖别怕,有蜇我在,不会有事的,暖斒暖——”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山谷。

      “庭桀——”白伊暖梦中惊醒。

      ᨲ梦里的那些画面瞬间消失,她眼前的景象不是山谷而是雪白的房间。

      괥低头看见身上那件白色卡通睡衣,水润圆圆的眼睛泛起落寞的光泽,小声叹气,“怎么还在这里?” ।

      白伊暖原本是生活在一个普通K小家庭的大女孩,家庭虽然不是非常富裕,但从小到大⧇日子一直过得美滋滋。

      大学毕业那会她突然继承了一位大佬的遗产。

      因为那份遗产庞大,导致她被盯上,最后葬身容灵山。

      再次醒来出现在薛家,重生在薛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薛筱暖身上。

      薛筱暖并非薛老爷子的亲孙女,而是他故友的孙女。

      她六岁之时老爷子将她带回薛家,将她当亲孙女养育,老爷子住院后“她”也发生了事故,脑袋受了重伤,医生说她的智商只有五岁。

      薛家的人除老爷癣子以外都对她不好,出事之后更是把她当成傻子。

      白伊暖刚醒来那会还有身体原主的记忆,她发现原主并没有傻,只是出于某些原因装蹅傻,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老爷子的心앿腹黎管家。

      ꋉ “咳咳——”白伊暖咳了咳,前蚈几天发烧到现在,反反复复没有好转,浑身无力。

      她伸手去拿桌上的药,但是很快想起黎管家ၤ的警告,又把手给收回。

      뽞 她现在的智商只有“五岁”,不应该看懂盒子上的那些复杂的文字,只好等黎管家回来喂她吃。

      “庭桀~~~”

      譵白伊᠟暖靠着床边无力地呢喃着她家竹马的名字。

      ኎她的青梅竹马李庭桀从小住在她的隔壁,从小到大保护她,对她很好,ઉ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以前每次生病,他总是比她父母还要着急。

      那年他銥考到名校,她考到普通大学,他放弃名校跟她读同一所大学,她父母去世后他更是形影不离,对她照顾得更加无微不至,陪她度过所有难关。

      可是她毕业获得遗产后他却突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再次见面却是在她快要断气的时候。

      她连最后一眼都没看첲清,只听到他的声音。

      廘 重生后她想回原来的房子找她的竹马,但是薛家有太多双眼睛盯着她,之前外出过諾一次,半路差点被大货车撞到,之后黎管家看得很紧,不准她外出。

      薛家在别人眼中是个大豪门,在白伊暖眼中却只是让人喘不过뚚气的牢笼。

      白伊暖闭上眼睛休息,突然,外面传来几阵嬉笑声,她想起身把门锁上,但身体太过沉㼂重,没力气过去。

      긟房门紧接着被一个外表端庄温雅的几个女子推开。

      薛如柒带着其他堂姐妹进房间,手里还端着辛ꯦ辣的食物,假惺惺地关心,“听说筱暖发烧了啊,给姐姐看看。”

      薛如柒把手伸向白伊暖,白伊暖无力地挪开,不想跟这些虚伪的人接触。

      薛如柒第一次没摸到,第二次直接一掌呼过去,啪的一声用力贴在白伊暖的额头,“给姐姐看看!”

      白伊暖吃疼,但却无力甩开,要是她家竹马在,薛如柒敢这么大力碰她,手都会被卸掉。

      现在的她并不傻,但是她还要继续做个傻子,否则在医院还没醒来的椼老爷子可能会遇到Ꝛ危险。

      黎管家再三叮嘱她不能有超过五岁智商的举动,薛家的某些少爷身边有很厉害的技术人员。

      她连手机电脑都不能使用,没办法跟她认识的人联系。

      薛如柒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欺负她,为了医院里的老爷踬子,每次她都只能装傻。

      “哎哟,挺烫的啊,匉来吃点东西,病才能早点好。”

      껱薛如柒端起盘子,勺了一大勺青色的东西再裹着一点饭往白伊暖嘴里䅞送。

      白伊暖知道那是芥末下意识地避开,勺子从她柔柔嫩嫩的脸上擦过跏,沾到一点芥末。

      她反应很快,擦掉芥末后往薛如柒手上抹,顺势摇头,奶声奶气地说话,“我不要吃饭饭,我要喝奶奶~~”

      薛如柒磨了磨牙,端着温雅的姿态,笑得阴险,“空腹不能喝牛奶,先吃点饭,吃完再给你拿牛奶。”

      “不管不管~~~~我就要喝奶奶~~與~”

      白伊暖在床上打滚,肉嫩嫩的小拳头不停地捶枕头,细嫩的脸颊鼓着,嘟嘟囔囔,眼角挂着泪珠,快릝要哭出来。

      她原本就是可爱软萌的人,为了老爷子能平安从医院出来她尽力装傻,现在已经装得有模有样。

      薛如柒咬咬牙,回头朝一个堂妹吩咐,“去拿瓶牛奶过来!”

      那个堂妹出去一下很快拿了牛奶回来,薛如柒将吸管插好用力塞白伊暖嘴里,在她耳边小声威胁,“不是要喝牛奶吗?喝啊,喝不完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伊暖吸了一口,仰头把吸管拔出,偷偷地一呼,牛奶喷到暮薛如柒的脸上橩。

      薛如柒被喷了一脸牛奶,妆容花了一些。

      白伊暖歪着脑袋,吧唧着粉嘟嘟的嘴唇,萌萌地卖傻,“不要管管~~我要奶嘴嘴~~~”

      “你奶妈的!”薛如柒被激怒,把牛奶甩到地上,端庄的形象尽毁,“你们几个给㪅我把她按住,今天非要让她吃了这口饭不可。”

      那几个堂姐妹立即上前将白伊暖按住,她们其中几个还练过跆拳道,白伊暖发着烧,推不动她们。

      “你这个不知哪来的贱东西凭什么在薛家逍遥,老爷子不在,看还有谁会帮你。”

      纶薛如柒面目狰狞地犯抓着白伊暖的下巴,用力撬开她的嘴巴把芥末塞进去。

      “咳咳——”芥末入口即化,白伊暖呛得眼泪狂流。

      薛如柒又勺了一勺芥末准备往白伊暖嘴里塞,这时,黎管家突然推门进来。

      “你们在做什么!”黎管家是个二十出头的干练女子。

      她十六岁就跟在老爷子身边,老爷子的大小事都交给她处理,薛家的人有时候还要看她的脸色。

      薛如柒看见黎管家后立即收手,庲黎管家看见勺子里有芥末,立即将白伊暖抱进浴室漱口。

      出来时那些堂姐妹早已不见踪影。

      白伊暖被芥末刺激得眼眶通红,眼泪止不住地流,喉咙本来不舒服,吃了芥末后声맅音直接沙哑。

      “黎管家,我要装到什么时候?”

      白伊暖眼巴巴地看着黎管家,那抹可怜的眼神戳人内心。

      “再等等。”黎管家万分心痛地抱住白伊暖,轻拍她后背,“老爷已经转入特殊治㣸疗室,那个地方只有医院首席能去,以后可以偷偷还手,等老爷蕞子醒了就不用再装了,小姐再坚持一段时间。”

      白伊暖听到还要继续装傻,眼ᱻ睛黯淡无光。

      她不想再待在薛家,她錜讨厌豪门这种勾心斗角的地方。

      她只想回家,她的ꩦ竹马现在北应该刚办完她的丧事非常难过,䗙她要回去让他知道她还在。

      “黎管家,有东街186号的消息了吗ኅ?”

      “有,我派的人刚好颠打听到一些消息。”

      黎管家喂白伊暖吃药,顺带说起白伊暖拜托她帮忙的事。

      只不过事情并不是白伊暖想象的那样。

      “怎么样了?找到李庭桀了吗?186号那里最近是不是办丧事?”

      “187号的屋主的确是叫李庭桀,不过听人说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去,186号那里也没有办过丧事。”

      괩 “怎么会没有?”

      白伊暖不想象黎管家的话,既然都已经找到ᛨ她和她家竹马的住儮处就一定能知道办过丧事。

      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她连人生跑马灯都看见,早就死翘翘。

      而且她都用别人的身体重生,原来的身体肯定挂了。

      她家竹马总不可能变态到留着她的尸首不处理。

      黎管家见白伊暖如此着急怕她乱了分寸只好先做郚好安抚工作,궾“小姐别着急,我会再派人打听打听,你要好好养病,一直反反复复是不会㿋好的,你现在㟖要尽量少接触其他医生,以免露馅。”

      白伊暖点了点头,让黎管家继续打听,吃完药后有了困意,渐渐睡下。

      黎管家一直在房间守着,寸步不离,看着那张柔嫩的睡颜,她心里也是感触万千。

      薛家这个豪门有些复杂,薛老爷子的四儿两女各个都野心勃勃,老爷子的孙子孙女心机重城府深。

      他们各个都想讨好老爷子,好在老爷子走后分多点财产。

      薛家在以前就有很多明争暗斗,但都是他们互相斗来斗去,白伊暖的身体原主来到薛家后成了他们统一的眼中钉。

      老爷子把所有疼爱都给了她,引起了薛家那些孙子孙女的不满,䵂甚至嫉妒。

      老爷子出事之时担心雺她有危险,交代黎管家安排一场事故让薛家那些人对她放松警⤿惕。

      굽 跟豺狼虎豹同住一个屋檐,无论是谁都喘不过气똒。黹

      与此同时,T城最繁华的一个地段。

      一座气派壮观的大山庄丂格外瞩目。

      ⛑山庄外面设了一座大围墙和铁网电网,防御级别极高,守卫森严,山庄里面遍地都是硬밊派的人。

      山庄门口的牌匾用金子打造出霸气的厉字。

      山庄深处,内部会议厅。

      一张长桌,二三十人围绕而坐,清一色威武缋霸气的男人,他们一个个身穿黑色西装,面容冷酷,浑身散发着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危险气息。

      主坐那里坐着一个威武霸气的男子,他天生五官冷硬,一双凛冽锐利的眼睛很有压迫感,举手投足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像极了一个只手遮天的霸王。

      厉当家他叼着雪茄,看着标记着五这个数字的椅子,时不时地敲桌子,“臭小子怎么还没来?”

      厉家有四位当家,他们总共有十五个孩子,而且还都是男孩。

      其中八个已经立业,而且在不同的领域有着辉煌的成就。

      厉家涉及了无数个领域,而且很多都是龙头老大的地位,他们是最硬派的家族。

      他们一直做着饅正当的生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出很多负面消息。

      有人传厉家借着合作机会故意打压合作方,并且吞并合作方的产业,又有人传厉家暗地里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在很多豪门眼里,厉家全员恶人。

      별很多跟厉家合作过的豪门也都趁机抹黑厉家。

      现在的厉家在各大行业的大佬眼中已经成为只会用手段打压别遺人的黑豪门,各个都趁机想尽办法拉垮厉家。

      各大豪门几乎都不满厉家过于强硬的做法,但却不敢明着跟䑪厉家ꉤ作对。

      因为传闻那个让地下世界颤抖的地下帝王就是厉家的人。✩

      厉家的行业合作比往年减少了许多,但百隆足之虫셖死而不僵,厉家依然是大的豪门,谁都无法撼动这个地位,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合作。

      这次有人在合作中毁掉厉家的货物,厉家因此召开会议。

      人员皆到齐,就差厉家떊五少爷,厉庭桀。

      某个少爷笑着调侃ዔ,“庭桀的魂早Ę就被那个姓白的小丫头给勾走了,他还能知道自己是厉家的人已经万幸,这会说不定又被那个丫头拐去游乐园玩不记得了,干脆不要等庭桀,先开始吧。”

      说起这件事厉当家猛吸一口雪茄,想起厉庭桀为了住在某个丫头隔壁把自己的姓都给改了,现在想帰起来依然头疼。

      厉庭桀多次为了陪某个丫头游玩放他们鸽子,厉当家也决定不等,挥挥手让人把门关上。

      “等等,人来了。”

      大门快关上时突然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出现,门顿时又ᖭ打开。

      往会议厅走来的男子穿着一套合身的藏青色西装。

      面部轮廓冷硬,鼻梁高挺,嘴唇红薄,眼睛深邃,有种禁欲系专属的气质。

      他的心情非常沉重,眼睛暗淡无光,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藌寒气。

      厉庭㯻桀走进里面坐在他专属的位置,神情冰冷,吓得准备调侃的少爷们都不敢说话。

      “咳咳——”厉当家率先出声随后说起正事,“这次跟薛氏集团合作,我们损失了几十亿的货物,而且已经查清那佧些人跟薛家有关系,你们谁去处理这件事?”

      少爷们都先看向厉庭桀瓠,不敢先出声。

      因为薛家里有人跟厉庭桀有过节,跟薛家有关的事一般都是厉庭桀去处理。

      厉庭桀听到薛家目光不着痕迹地变冷冽,厉当家当下做了决定,“那就庭桀你去处理吧,不要弄得太过,免得又被人说我们欺负人。”

      厉当家的做法一向很硬派,但跟那些奸诈的人不同,他做事堂堂正正,手段是强硬,但是硬得光明正大。

      只是太多人都对厉家的印象不好,跟厉家㫻合作过的集团一出什么事就会被人说是厉家强硬打压。

      厉当家以前嵭不怕被人说,但是人言可畏。

      둕 他的孙子在学校受到了偏待,他不得不为家族名誉考虑톲。

      薛家的事情谈完后,整个家族继续商议最重要的大事。〪

      另一边,薛家豪宅。

      白伊暖从早上睡到中午。

      黎管家怕薛如柒她们又搞途事情亲自去弄午膳。

      白伊暖醒災来后看见黎管家䧊的手机放在桌上䧹,她见房门关着,偷偷地将手机拿进被窝,之前无意间看见了黎‫管家的密码,她试着解锁。

      解锁成功障后立即在拨号盘上按出她家쓍竹马的号码,接通之后立即告知所在位置,“桀桀,我是暖暖,我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