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山区地图

      黄铭心中一惊,脚下在追风隼背上一蹬,借力侧移数尺,躲开银色小剑,骂了声,

      “好贼子!竟然藏了一手!”

      原来他的土盾厚达一尺,寻常金剑术根本钻不破,但很明显,在金剑术命中土盾之前,已有一道流沙术先一步软化了土盾。

      他心中暗道大意,转念一想,此人能捉住金雀,也不是无能之辈,不由收敛心神,小心应对。

      金一仙还是没有动用雷元气,金剑术一击无功后,他又接连施展了多道法术。

      黄铭的反应也不慢,始终游离在他五十丈左右,手中偶尔扔出几道金系、火系的攻击符箓,但均被金一仙以敏捷的身法躲过。

      他有些焦躁,这个极道弟子可比金雀难缠多了。

      后者只是速度快,但没半点攻击力,可以用计谋捕捉。

      而眼前这人不仅闪转腾挪的速度与他追风隼相若,还有一手极为精湛的五行法术,稍不注意,一道防御符箓还挡不住他的犀利攻击。

      黄铭已经不想和这个极道弟子打消耗战了,他手上符箓虽多,也经不起如此浪费。

      身为三清炼气弟子翘楚,他是有几门大威力法术的。

      但在空中对敌,有些法术不易施展。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一门水系强法,冻雨术。

      这门法术能使敌人在不知不觉中被雨中寒气侵体,最后一举冻成冰雕。不过冻雨术乃是筑基法术,施法时间较长,需要多做一些准备。

      ...

      金一仙感觉这个骑隼道人的攻击方式变了,原本他每发一道法术,此人大多数是用一至二道符箓抵挡,或者用符箓一攻一防。

      而方才在追风隼的一次盘旋躲避中,此人再度扔出一道土盾符,躲到了土盾之后抵御攻击。

      可他施展的是化雨术,直接杀伤性很低,那他为何还要浪费一道强大的防御符箓呢?

      而且从土盾出来后,此人背着一只手,掷符的速度明显下滑,开始增加追风隼参与躲避的次数。

      金一仙猜测,此人很可能在土盾后作了手脚!

      他心中冷笑,却不动声色,移动中向前靠了十丈,随后又回到五十丈距离处。

      没反应?猜对了!

      此人对他风系灵种还是比较忌惮的,之前一旦他靠近四十丈范围内,便会迅速后移,可这次却无动于衷。

      在酝酿什么强法?或许是筑基法术?金一仙有些反应过来。

      以他对各类法术数年的钻研,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筑基以下的法术,施法速度最快也要一息。

      无论是修为在炼气中期还是半步筑基,就算使用雷元气,法术练到圆满也不能更快。

      若法术刚刚入门,三四息是普遍现象,若施展筑基法术,施法时间还要加倍,六七息都算是熟练的。

      金一仙算了算,此人从背着手开始偷偷施法,到目前已经过去了五息,说明这道法术快完成了。

      他可不会把决定权白白送到对方手里,抢先一步,打断施法才是他最应该干的事。

      瞬间接近,风雷剑、御气术起手,后接化雨术、火弹术,两息四法,直奔对方而去。

      黄铭直到此时才把冻雨术完成,见金一仙如此快的施法速度,不由惊呼一声:

      “你吃了雷元丹!”

      以三清山之豪富,在他手上,四种异五行元气丹都是有的,而且还不少。

      但为了扩大冻雨术的攻击范围,他权衡之下,方才在土盾后吃的是一枚风元丹。

      后悔已经来不及,黄铭匆忙中再度蹬开追风隼,躲过风雷剑一击,却不防金一仙的化雨术和火弹术凌空碰撞,激发出一大片的雾气。

      炼气修士没有神识,在雾气的遮掩下,他的冻雨术已经失去目标,咬了咬牙,朝方才金一仙消失的方向放去。

      “哗啦啦”一阵落雨,足足覆盖了数十丈方圆,黄铭定睛细看,却未发现丝毫人影。

      他暗骂一声,心生退意,嘬口呼哨,准备召回追风隼。

      “不打了,这个极道弟子太难缠,与其和他单打独斗,不如找来师兄弟围殴比较合适。只是这样一来,那只金雀就与己无缘了。”

      黄铭微微一叹,掉头朝下飞出数十丈,不禁有些奇怪。

      以往他呼哨过后,不到一息,追风隼就会回到他脚下,可如今等了好一会儿,却还不见追风隼过来。

      “道友可是在呼叫这只畜生?”

      一声惨唳传来,黄铭连忙朝一个方向看去,只见电芒闪耀,自家追风隼的一身羽毛被电得根根竖起。更令他愤怒的是,追风隼的两只翅膀软软垂在身体两侧,明显已经断了。

      “你敢伤我妖禽?”

      黄铭见状大怒。

      金一仙轻笑道:

      “既然开启战端,道友认为能够全身而退吗?”

      黄铭稍一转念,身体猛地一沉,向下飞去。不是他舍不得这只追风隼,而是看到了金一仙身具风雷两大异五行元气,他怕了。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金一仙随手一甩,将追风隼抛开,逼近黄铭。

      黄铭有些慌乱,高声叫道:

      “我乃玉清一脉黄铭,家中老祖是结丹上人,你敢伤我,定叫你这辈子走不出极道山门一步!”

      金一仙心中杀意大起:

      “世家弟子?小爷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狗仗人势之辈!”

      说话间,一道方圆三十余丈的雷网向下罩去,这也是他适才抓住追风隼的底牌之一。

      雷网术乃是法术之网,只要其中一个角或一道网线碰到追风隼,就会将整个法术打入体内,完成控制。

      追风隼虽是淬体巅峰的妖禽,又以速度见长,但被黄铭借力一脚踢开,又如何躲避的了?

      黄铭自然也认得雷网术,他心中巨震,这可不是光服一枚雷元丹就能施展的法术!难道吃了更好的丹药?

      不及细想,他掏出仅存的几道迟滞类符箓,朝金一仙掷去,却不料心慌意乱间失了准头,被金一仙轻松躲过。

      他又急又悔,此前为了捕捉金雀,他几乎耗尽了身上的迟滞类符箓,如今想再用来阻挡金一仙,哪里还有多余?

      突然间,金一仙发觉前方元气波动,心中猛然想到一事,连忙横移数丈,手中再度发出一道风雷剑。

      只听“叮”一声响,一根九尺长链摇头摆尾而来,却被风雷剑一击破去攻势,化为一条“死蛇”,朝地面落去。

      金一仙冷汗直冒,没想到直到这般境地,黄铭还有余力反击,若不是风雷剑威力不俗,只怕眨眼间就会被捆成粽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