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到影视在线

      我们将目光回到月汐她们身上,此时她们即将陷入一个麻烦中。

      走着走着㯥,道晨和玄心脸色䮒十分轻微的变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做什么。䤫

      又走了十来分钟,突然陶青松开口了:“刚刚有只飞过来的小鸟告诉我,那边有人打架!”

      邊 月汐顿顃时开口询问:“打架的脸人强吗?”

      陶青松用精神和那只小鸟交流了一阵,所幸那푬只小鸟有练气二层的修为,于是交流还算顺利。陶青松对着大家道:“不强,根据小鸟的描述,就是两名普通人。”

      ꗎ月汐对着大家道:“那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人需要我们帮助。”

      懙 道晨开口阻拦:“还是算了,他们打他们的。说不定就是玩闹呢!我们这里还有信要送。而且我有预感,䅦过去㺑了没好ꬎ事。”

      毄玄心点头:“没错,我也有흒同感。”

      “可是……”月汐有些犹豫몉。

      张韧开口了:“我觉得还是去看看吧!万一是有人在欺负另外一个人呢?说不定䐇我们去蔆就能救一条人命。쵝而且我们现在修为也弱,指不定媄是你们太紧迧张了,感觉出错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去看看,真要有危삆险我们马上跑就是了。”

      仇蛮和仇蔓也站在了张韧这一边,月汐也被说动了,陶青松表示听队长(月汐)的。于是,少数服从多数,他们最后ℾ还是决定去看看。

      路上ܨ,道晨和玄心传音:“怎么办,让他们看到这駬场景,道藟心未必会受得了吧!到时候,要是他们쪏道心崩塌,我们的܈罪过不就大了?”

      玄心也是头疼:“我怎么知道,要不给血杀长老传音,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让他做决定?”

      道晨点点头,赞同了玄心的这个提议。于是武源就收到了这个消息,沉默片刻,给了他们回话:“随她吧!一切顺其自然,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我觉得这点事情她扛的名过来。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杀了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货。”

      于是道晨和玄心没有多做什么,继续着自己的伪装。

      另一边,武源停下忙活装扮整个小镇,而是看向唐狐,좵讲刚刚的事情讲诉궺给他,然后询问:“帮我推演推演,月汐道心不稳,甚至⓰性格大变的几率。”

      唐狐点头ኻ,没有说什么,直沪接拿出了一张纸,觮开始推演。

      最后唐狐轻吐出一口气,笑骂道:“你不是说完算不准人心吗?怎么这事来问我?”

      武源也松了一口气,知道事情不严重,轴一板脸:“快说结圌果。”ꯄ

      唐狐耸耸肩:“根据你给我的消息,和我对月汐的了解,推演出来的结果是她暂时肯定会道心不稳⟄,但是无碍,会自己看开的。”

      武源满意地点头:“虽然你看人心看得不准,但你推出来的结果大多时候还是可靠的。不过我们还是ﱵ一起去看着保险些。血影,这里就交给你了。”

      血影认뛻真地回答:“放心吧,师父。肯定让您满意。”

      武源脸一板:“什么叫让我满意?是要让你师妹满意。㘸顺便也让你和你师妹见个面。记住了,你Ẍ是我在水木宗外面收횿的弟子,是个孤儿。教导好你后我才回到水木宗任宗主。你ୟ是大乘修为,一直在外面四处游历。血影就是你的道号,没有本名,没有道名。明白?”

      吻血影点头。武源满意的ꕜ和唐狐离去。

      栥他们鶨所在的地方正在上演一副活春宫,但两人面色平静,对于眼前的这一幕视若无睹。

      月汐他们正好赶到。Z女的似乎感觉到周围有人,高声大喊救命。月汐他们虽然不明白他们是在干什么,但是还是䒖以为是那个女的有危险,被欺负了。

      ᭙而鈇那ᴝ个男的也开口了:“你们几个小屁孩,别多管闲事!回家喝奶去!”

      ⻙于是小孩子们뚆立马就分清了敌我。道晨直接一个土刺击穿了那个男的的身体惻,엾其它几个小孩都震惊了。

      月汐不敢置信地道:“道晨,你,你怎么杀人了?”

      道晨也一脸恐惧地看着自己双手,结巴地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只是一激动,就,瓱就……”然后“哇”的一声哭出来。

      玄心连릊忙安慰:“道晨,你别哭了。ሑ那个男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我听说他刚刚做的那种是是很坏的是,他是罪有应得,别哭了。”道晨仍是哭泣。᫸

      这时候,月汐见玄心在安慰道ଔ晨,就和其它几个去看刚刚被欺负的那앸个漂亮小姐姐。刚刚被欺负的女孩正哭泣着,拉着身上仅存的衣服≧,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当她发现几个小朋友过来,心中暗喜。

      仇蔓走得最快,已经走到了那个被赿欺负的女孩쪛的身边。变故突生穀,那⦔个女孩诡异一笑,一只手伸出利爪,接着直接将爪子刺向仇蔓的心脏。仇蔓反应不及,双眼充斥着对死亡的恐惧,仇蛮在仇蔓身后㟑,连忙想拉开她,却没来得及。 옶 ෢ 只听一阵刺耳的声音想去,利爪划过了一个盾牌。盾牌迅速消失,但也成功的帮仇蔓躲过熫了一劫。仇蛮迅速挡在仇蔓身前。

      道晨和玄心也匆匆赶来,月汐和张韧拔出了自己稔的剑,陶青松则束鿪手无策的站在原地嚦,还没从刚刚的变故中回过神뮁来。

      月汐警惕的ᨌ看着面前全身上下都长满了毛⋃发ꟕ,就是一只站起来了的狐奯狸,发出了疑问:“你是谁?”

      狐狸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我?我是一只狐妖쬯啊!最喜欢吃你们这些童男童女的心脏了뭓!你们让我没能吸成阳气,鉇就将你们的心脏献给姐姐吃,当做补偿好不好?”

      月汐等人都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狐狸,月汐心中暗自叫苦。上课的执事说过,能够完全化成人形的妖兽,至少ྈ也是澐筑基期。而他们都只是练气中期,未必打得过啊!要是一个不好他们得全部死在这里。早知道就听儀道晨他们两得,不来这里了。

      狐狸也舔了舔嘴唇,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小孩,这些小孩可不简单,虽然修为和她差Ḁ的很远,但是他们手上法宝极多,而榨且各个品质都不差。自己又才突破筑基,手里连一件法器都没有,打起来胜负难料啊!不过泀要是打赢了,那ᄉ就赚大发了。这些法宝就算自己不用也能换不少好东西。

      쎶武源辶和唐狐闲聊:“你说说这两个是不是都倒霉?一个原先只是个小混混,今天却突然发现这只狐狸,然后那只狐狸什么都还没做,他就自己主动的强制干了些羞羞的事。另外一个本身是핗只安稳修行的狐狸,结果成为筑基后居然直接打算吃童男童女修行。刚刚还碰巧遇上了,打算吸阳气。真是舅两个不值得同情的倒霉鬼。”

      䎩 唐狐耸肩:“可不是吗?我们出不出手?”武源摇头:“没有生命危险前,都不出手。”

      唐狐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知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