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名そら无码

      白郀龙关淵闭了微型无线电,在最后一次和长官雷德确认补给的时候,他坚持只要绳子。

      ⋼ 这在雷德少将的文官助手看来,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以至于助手开始揣摩起两人的关系,甚至从畇对话的语气中猜测起两人之间是否有矛盾,白龙是否因为不信任而拒绝了雷鿆德蝓的建议。泧

      助手隐约顺地觉得,两人关系不正常,这早名叫白龙的士兵矒一点也不㨬老实。

      但是作为一个没有实战经验的文官,助手的一通猜测㷎只对了一半。

      站在白龙这名经验丰富的老兵眼里,被限⩥制了暢重量为两公斤的补ꇳ给机会,实际上全部选绳兞子,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决定。

      这是对于有充分野外生存经验而言的白龙,最⚕正确的选⍶择。

      目前白龙这边,什Ǚ么东西都缺,不光是缺武器,而且连鍺同ᘖ一些必要的生存设施,也极为缺乏,基本上都得靠몁自己手工制作。

      虽然食物来源的问题暂时뙯解决了,可以依靠设置陷阱,来捕猎一些动物。

      但就论,制作整个陷阱的过程中,最૷费劲的一个环节,还是手工制作绳子比较麻烦,最为消耗青时间。

      ূ 而且野外用当地材料聍制作的绳子,性能和质量上都倎很勉强,严重制约了白龙的䎸发挥。

      对于现在什么都缺的白龙而言,两公斤的重量实在是◖杯水车薪,即便是在这些重量中选择了一些手榴弹,手枪以及子弹等武器콶补给,白龙依然是一个鵱装备十分缺乏的普通人,根本不足以光靠这点补给就能够完成任务。

      白龙明白,这两公斤的补给只能是稍微节约一些发⊼展的时间,而想要有所㱵作为,从野外生存这一刻开始,全部都得依靠自己。

      걦对于白龙需要绳子的这个要求,雷德少将自然是不敢怠㕐慢,他立皝刻让司机开车前往了设立在本土的一个材料研究实验室。

      雷德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现在路子很广,有机会接触䉢国家正在进行的各种技术研究。

      严格的说,一名军官自从在晋升到少将这个军衔后,主要的工作重心就不会是亲自领兵打仗了,现代军队的高级军官,更多时候是在研究和学习,整个国家的科技与工业生产,以及运输问题㍫,负责在安全的大后方运筹帷幄,决定把资源和钱投向什᪩么方向。

      作为一類名现代战争的名将,要能清楚知道国家的实用科技的水平,以狘及如何把这些技术运用到战场上,研究把那些技术投入战场,收益比较高,以及实用这些技术的成本。

      也就是说ꀲ,越高级的军官,工作重点反而是越向,后勤,以及科研方面靠近。

      所以雷德少将,自然是可以轻松游走于各个研究所趷单位,睘并得到他们最新的研究成果。

      包括那些,不方便向巺外透露的黑科技研究,这些工程主要集中在蓝岸基地,这也是雷德被安排⧾解决蓝岸基地叛变问题的原因。

      蓝岸现在是不能去了,好在白龙要求的补给,是两公斤的绳子,这个要求看起来很简单。

      当然绳子这种东西,市面上多得是,可雷德并不打算随便找一家超市买些最普通딠的羊毛线送上漠潜艇,那样恐怕还没等白龙叛变,回来找自己麻烦。

      负责送货物的潜艇士憐兵先要꺆叛变了,因为雷德少将这次是擅作主张,为白龙争取了一个用氢气球投放补给的机会。

      为此军方需要排遣一批敢死队,驾驶最先进的核潜艇,绕过种种海上封锁,并冒险浮出水面释放氢气球。

      可是当前,世界局势正在最紧张的时期,ꦱ而这个举动,不仅让整个潜艇有⁴被击沉的风险,还可能因此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雷德빍少将清楚,既然要花费这么高的代价,以及风险来运输货物,那么这嚊货物当然퉁不能太平凡,起码货物的价值要能对得起它鿶的运费。

      在雷德的记忆中能够用来制作绳子的最好材料,正在某个实验室中进行研究。

      和一般的뤼传统绳子不一痄样,那是一种在显微镜下不断放大后,都找不到一处断点的超级绳子,整个绳子从头到尾各处都紧密连接在一绋起,毫无破绽,即便放大到原子程度。

      㰝 佦 除非拉力已经到了足以破坏微观原子结构的程度,不然这种绳子都不会断开。

      我梉们日常生活中所说Ὂ的绳子,一般都͚是又无数的短的细线,揉搓打结而成,其틂强度完全塼依靠细线之间的摩擦力相当于是无数断掉的细线缠绕뉍到一块,௭也就比较容易断开。

      雷德想要为白龙送上这个世界上质量最好的绳子,于是来到了一处军方资助汓的䬙大学附近的研究所,并找到了研究所内专门᠉负责超级材料研究项目的实验室,当时⍝正好是工作时间。

      뼞 见黑色小轿车停靠门口枫,并下来鑗几ꭂ名严肃的荷㗃枪实弹的卫兵,实验室炸开了锅。

      煼“快跑!又来我们这里抓反战分子了!”

      雷德不顾自己军官的形象直接以最快的速度上楼,一路上偶尔鼹看到有人不知所措地躲到橱柜里,有人拿起板凳准备砸窗户翻墙逃跑。

      对这些举动,雷德少将与助手见怪不怪,懒得搭理。

      到达目的地后,助手见骚动越祈来越严重,掏出手枪㣰对着天花板,一边឴大喊,

      “安静!

      ᒄ 不要动!

      ժ

      都原地待好!

      大家不要怕ﯓ!我们这次不是来抓间谍的!

      我们不是麦卡锡的人!”

      虽然助手这么解释,但众人却越来越害怕,纷纷躲到角落不敢说话。

      于是雷德少将只得꽜,抬起手抓住助手的手,轻轻拉了下来,取过手枪,塞进助手的枪套中,

      ퟟ 随后转身对实验室里的众ꔞ人低声念㸤道癋:

      “我相信罗伯特·奥本海默是㫉无樥罪的。

      我相埢信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是无辜的。

      我相信,这里没有间谍。”

      一边᛻念道,雷德一边迈开脚步,走进实验室,并且环视着实验室内的仪器和躲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的工作人员,

      见众人不得不以仰视的视角看着自己,雷德又强调道:

      “即便真有什么案底,也不用怕。

      我不在乎,你们究竟做过什么。

      只要你们能够为军方创造价值,即便有什么小秘密,我们也会不计前嫌。

      并且还会把你们送到更쎊安全的地方폦,保护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