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做储君

      这些天,丁宁也绌有些心烦意乱。他们一行离开汀州返回延平一带,发现这ؠ里已经处处显示着清廷统治的痕迹。街上到处欧是纠察的清兵。发现没有剃发的男子,按住就打屁股,然后强迫剃发。平常人家剃发,都是先用ⰶ热水将头发洗湿捂软,用磨快的剃头刀一刀一刀地顺着头发茬,不疾不徐用力恰到好处騐地操作。然而在鹼大街上和城门口被逮住的人就没有筝这么ꢠ幸运了,有的还用热水给人洗一下头蹉发,但大部分水早凉了,有的干脆就没有准备水,上来就是干剃。剃头师傅的刀子可唊能剃人太多早就迟钝得像木头疙ॷ瘩,疼得被剃之人眼泪稀里哗啦甚至哭爹叫娘,惨不忍睹。

      ⶡ他们ꜿ依然借宿在城外桃源洞道观ホ,先奉上了香火钱,博得了观主的欢心,也不问他쬩们估来意,只叫知客道人开客房安排他们住宿。

      ᗒ 翌日,大家三三两两地出了࠵道观,去城里探听有关消息。

      丁宁和潘晓天摇摇摆摆晃到了知府衙门后门ꑣ附近,留神观察来往进出的人,见多是些眷属或送米送菜໫的人。蓦然,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婆子,?着一个篮子,里面放着些针头线脑各种纸花,满脸不悦之色,嘟嘟囔囔地从后门出来,左顾右盼,似乎在想要去눜哪里兜揽生意。丁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拉潘晓天与之迎面走去广。在几乎擦肩!而过的瞬间,丁宁轻轻地“呀”了一声,对潘晓天说:“离她远点儿。”

      那婆子已经走过去了,闻言又转回身来,叫道:“道长停一下,道长,请留步。”说着,扭头追赶了上来。

      Ꜫ 丁宁与潘晓天停住脚步,看着那个婆子:“女施主,您有何事?”

      “刚才与两位碰面的时候,似乎听得您说离我远点儿,是吗?”

      꾿 丁宁懊悔地说:“抱歉慓,原来女施主听见了,不好意思,冒犯了。我是与道友交流虞看相的心德,不料被您听到了,看这事情闹得。”

      梑那婆子笑道:“道长,好话不背人쓚,背人没好话,您为啥那样说?”

      丁宁瞅了瞅来来往往的人群,说:“女施主,也不能在这大街上给您相面吧?总得找个地方坐ꪢ下给您解释一下。”

      那뀫个婆子朝街旁的茶水摊一指,说坐这里面说话。她朝一个围着蓝围裙的人吆喝道:“田老三,借你个地䈆方说几句话。”

      “哟,是张嫂啊,过来坐,您这大忙人,是不是又来找老伴了?”

      ݔ“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是请道长给我去晦气的。給老娘来壶上台面的好茶,少不了你的茶钱。”张嫂用袖子擦擦凳子,请丁宁他们就坐,自己又拎了条凳子坐到了丁宁对面,ꍗ催促说,“给我相面吧。框”潜

      “啊,还真是请道长喝茶呀。几ꂞ位请慢用佦。”老板送上了茶水。

      廩 张嫂接过帬茶壶,掀开壶盖嗅了嗅,殷勤䡐地斟上茶水,又赶紧坐好。

      丁㨄宁笑道:“女施主是:好心快嘴快腿人,操心破财劳苦ᛔ命。娘家苦,婆家穷,紧紧巴巴过此生。命里子女稀又㉅少,先生半路去飘蓬。”

      㵐那婆子两手一拍ᢞ大腿,失声笑了,叫道:“哎呀,我的个天哪,您跟跑到我家看了看一⼰样,说的⼮太对了。也是,我说自己怎么这样苦呢,原ἴ来就这样的命。道长,我这后半辈子还能往前走一步吗?”

      丁宁微微点头,说:“您不是誙不想走,焱左边捡,右边挑,这山看着那山高。低不就,高不成ᆳ,辱扯扯拉拉라好几冬。”

      “就是就是䓎,你说的忒对了。您刚才说让离我远点俨儿啥意思?”

      “您獦这一段运交华盖,诸事不顺,心里有气,喜欢骂人。是吧?”

      张嫂叹了口꣑气,苦笑道:“您就不是道长,简直是活神仙。这些天就是百事不顺,喝口凉水也塞牙,放屁就砸脚后跟。就说这府衙吧,人家隆武帝曾娘娘在的时候,我进去卖针头线脑,插花提样,人家就没有烦过,知훂道我们不容易,也不礀太压价,跟我们也说得来。哼哼,好人不长寿,听说都没了。合着新垿来的知府夫人小姐,官儿比人家曾娘娘小多了,脾气却比人家大多了。笨得那手跟脚丫子似地,还挑三拣四或,斤斤计ሇ较,你说气人不气人?我就是看不惯拿腔作势的人。”

      丁宁立刻钦佩地⚇问:“施主イ,您齁还见过曾㏶娘娘?㡊她不是怀孕么?难不成怀着孕也做女红?”

      “那是,她就没有闲着过。小孩子的小衣服,小鞋子小帽䳈子,都是她和乳娘亲手做的。﹔张乳娘的孩子े夭折了,她让乳娘不要㙩回奶,ᆨ等着小皇子降生,两欺个᭡人轮番照顾小皇子。嗯,娘娘对下人可好了놗。”

      “这么说乳娘是你们当地人了?当皇子的乳娘肯定发大财呗!”

      “发财不骙发财不知道,反正徐家妹子和她丈夫都随着皇上ꢺ走ﰕ了。不瞒您说,这乳娘还㸃是老婆子我介绍ﯯ给曾娘娘的呢,她丈夫徐二牛是厨子,就这南下关徐家汇的人。”

      “听说他们去汀州的人好像出事了,那乳娘两口子没有事吧?”丁宁似乎漫不经心地说。

       老婆子怔蹠了一下,有些懊恼地说:“甭提了,老婆子一开始∥对别人谝过,说我给ℳ曾娘娘介绍了乳娘,风光过一阵子,曾娘娘也照顾过老婆子的生s意。可是,自从那班子人出事后,好多人都看老婆子的笑话,说繄我把人家两口子쐺送上了不归路。道长,您说,我这不是好心办坏事,无意之间铸下大错么?唉,这件事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了,怎么也忘不掉,有做噩梦也会惊鶉醒篶。”

      丁宁笑道㝘:“女施主,但做離好事,莫问前程。当初,你是成人之美,帮助人家找乳娘。后来那是国家的大事,由不得你一묑个妇道繱人家做主。诚所谓为人不辋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옪贫道送湀您一张符,回家后贴在你的床头,心里就不再琢磨那些事情了,好不好?”

      ᬞ那人千恩万谢,接过了黄纸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