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

      矙ບ“前段时间你在查张家?”宁东榆并没有着急着回答。

      “你查到了张家跟宋绫风有关系?”宋千梨眉头ᶖ紧皱着。

      灲“昨天晚上我刚好在别莱会纁所。”

      宋千梨没有说话,喝了一口茶水,属于茶叶的涩味蔓延在口腔之中,宋千퉞梨又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经常皱眉会长皱纹额的。”䟒宁东榆笑了一声。

      宋千梨愣了一下㐮,随即又瞪了对方一埮眼。

      服务员在这个时候也慢慢上菜了。

      噲 “宋绫风跟슢在一个人身后,那个人我不认识,张绍明也在旁边,还有几个人也眼生。䞑”宁东榆也没有隐瞒,商场之中没有永远的敌人,既然现在和宋千梨都暂时统一战线了,那么对自己没有影响的事ꑵ情也不需要藏着掖着。

      “领头的人有什么特征吗?”䐨

      “没什么明显特征,年龄应该在五十到六十之间。”

      这个年龄段的人多的是,他也没有明显的特征拄,那么这无疑是大海捞针。别莱会所都是张家的,查会所的监控显然是行不通的,那如涝果能查到会所깄附近的监控呢?或者让宁东榆从张家入手查。

      “你打算怎么帮我?”既然昨晚在电话里他都说可以让她利用回去,那걋她当然也不会客蓺气了。 嗄

      “试试这家私房菜。”

      “......”宋千梨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入口中,味道不错,但她没心情细品,又看着宁东榆示意他继隅续说。

      “我查张家的时候,发现张家的资金来源都不在他们的产业上。”

      吷 堏“宁总经理好手段。”宋千梨感兴趣的同时,也越来越忌惮宁东榆这个人,怎么说呢,他像是凭空出现在行业的视线内,并非一鸣惊人,而是以非常快的速度渗透着。

      一般来彨说,公司的资金来源㾣都是保密级别的问题,就算有的公司明面上很公开透明,实则也藏着ꬓ不少见不得人的。况且张家也不容小觑,经营的行业也不一样,宁东榆也不知道돿是用什么方法查的。틻

      宋千梨不是没想过利用自己的黑客技术,但张家经营的酒店都没什么问题,张家产业不少,她不可能逐个去黑人家的网,浪费时쳡间,风险也大。

      “我就当宋总媓是在夸我了。”

      “嗯,继续。”宋千梨习惯了发布号令,说话中语气难免带着上位者的ㄣ气场。

      宁东榆也不恼,反而饶有兴쫡致。

      “按理说,张家经营的酒店盈利虽然不少,但他们的支出也是一大笔,而且,张绍明好赌,据赌场⣘的人反映,输多赢少。”

      张绍明自然不会小赌,要ᣤ来就要来大的!输多赢少,他的酒躗店都씙不够他挥霍的,可事实是不但酒店能ⅹ保持正常运行,张家门面也被撑了起来,冭毫无疑问,张绍明的낈钱푧,来路不明。

      “我倒是好奇,宁总经理从扈哪知道张绍玡明好赌䖉的?”宋千梨依然是查过张绍明的,却什么也没查出来,可见张绍明就算是好赌,也不会表现在明面上。

      “赌场有我的朋友。”宁东榆也没瞒着。

      ⍼“......” 

      很快,服务员就把最后的米酒也上完了。

      嘈 “这里的米酒是老板娘自己酿的Ꜣ,尝尝?”

      宋千梨也没多想,就喝了一口챕,之后才觉得不对劲,她为什么又跟宁东榆一㥘起喝酒了?虽然鵎是米酒但盟也是酒。

      但如果现在说不喝又显得她还记着那天晚上的事一样,还՜是当没事发生好了。

      “宁总经ꢅ理帮我这个忙的话,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宋千梨也记着现在两人是互助互利的状态。

      餙“现在还不到时ꄊ候,宋总不必心急。”

      ዩ“宁总经理都不急,我当䥽然不急。”宋千梨又舀了一勺米酒放入口中,的确是不错!以前妈妈还在的时候也喜欢捣鼓米酒,她也挺爱喝的。

      聊完了合作事项,胍两人又开始聊一些有的没的。

      “你上次找那个老太太不大行,太容易被收买了。”宋千梨还指出对方的不足,仿佛就在说,下次能不能出点厉害点的招?陷害我都还要我教你吗?赦

      “下面的人找的,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䴰这么一个老太太。”

      “难←怪,我就说这不太像你的手段。”︗

      鵮 “我的手段是什么样子的?”

      “긤起码能绊住我一时쾯半会。”

      ᑨ“宋总呢?宋总手段也挺柔뭕和。”黑了旭科集团的官方账号,就是为了发一则虚假消息。

      两人用家常便饭的语气聊憑着会令旁人惊骇的话题,当然这里也没有旁人,要是有的话,指不턳定怎么翻白眼。能不能别用一脸可惜的语气说对方手段不够高明啊?好像就在说“这么低级别的手段不配用在我身上”一样!

      뺑 “下次会改ш进。”

      ⷀ“如果我跟宋总不是竞争준对手,我们大概会是朋友。”

      “如果不是竞争对手,你第一次约我划船就约不上。”宋千梨毫不委婉。

      멧“那也是。”宁东榆想了想,如果不是这一层关系,他也不会主动靠近宋千梨,自然踤也不会结识到这么有趣的小㞗猫。

      她不认输那股劲挑起了他的征服欲,如果能吞并诚羽集团,就是对她最大的征服,也不知道,到最后会是鹿死谁手。

      “罗家的事情有眉目了吗?”宁东榆主动提起。

      “......打探进展?”

      “没有进展也算进展䢩吗?”宁东榆对于自己的秘촰密毫不畏惧,丝毫不怕被查出点什么,也是对自己处理痕迹的手段很有覲信心。

      “宁总经理聗还是别太自信的好,容易下不了台。”

      宁东榆微微一笑,心里想的是骒,我下不了台,也要把你也拉扯到台上来,让你也下不了台。

      “对了,”宋千梨突然想到了什么,“你那个小叔,叫宁......”又皱了皱ໄ眉᱇,宋千梨好像不太澤记得对方的鶦名字。

      낅 “宁安晨?”

      “嗯,是他。”

      宁东榆挑了下眉,示意宋千梨继续说。

      “昨天他找我,想跟我结盟对付你。”

      쵢 “这么好的机会扳倒我,为什么不答应?”

      “扳倒你有这么容易?宁总经理可不要以为他蠢↼我也蠢。”

      宋千梨并不是个话多쮘的人,可每次面对宁东榆的时候总跟⯩平时不一样,就连脑子里的想法都活跃了不少。就땓像他说的,如果不是因为这层竞争关系,两人又碰巧认识了,该会是有趣的朋鳊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