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小说免费阅读

      玄玄뇴大陆的未知世界,这里有这一个不一样的星球,几经破灭,又一次次的焕肤发新生,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爛日出月落之间,处处尽是繁华。

      此时正是深秋的午夜,凉风习习,落叶随风,时不时滑落到十字路口的男子肩上,似乎是对他的爱怜,也或是对他的爱抚冧。

      他叫郝冷,身形偏瘦,一身板正的黑色西装,让他那一米八的身形更加挺拔,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木讷中夹带ୢ着更多的稚嫩,若不是跳动䂀的喉结和那平平的胸膛,那长发下的颜值必会让人以为是名美艳女子。

      郝冷身为郝氏聦集团的少主,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自幼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然而,就在十八岁成年的那天晚上,一个个噩梦让他难得安宁。

      ᔕ对于常人而言,睡一觉难免会做上一梦,但这种做梦的几率也是很少的,更何况是噩梦呢?简直是少之又少!但对于郝冷而言,这一梦便是两年的时间,而꽉且一件件的全是噩梦,还尽是被人坑杀的画面。两年的卧床不寀起,如同植物人一般的郝冷,无时无⡤刻不在梦境中挣扎,嘶吼,但却是无冫济于事!而每次梦到死去之后,他便会看到病床上平静的自己,边上痛苦的엕父母,直到一天一夜之后,便会再次陷入漫长的梦境之中。让他在亲人与死亡时⩗间无尽徘徊!身体上的疼痛不算什么,但샠这种灵魂深处的折磨,这让他难以灾接受,更是不能明白。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虽然看不清凶手的面庞,但从言语声中,他渐渐了解一些关맑于绥自己的秘辛,縝接连打击之下,那原本肥胖⊹的身体渐渐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ꓫ 今天是他醒来的第一天,就在十几分钟之前,他穿上了母亲江兰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套西装,而之前那些肥大的衣ᅱ服尽数留在了病房。江兰知道郝冷爱美、爱面子,所以没过一段时间便会给他准备一套,从颜色到尺寸,全是뭊郝冷的最爱,并且这些都是她亲젶手缝制,融进了深深的爱意和满满的祝福䅚,无非是最美好的希望和最奢侈的期盼!

      “爸…妈…”

      郝冷干裂的嘴唇轻启,两行热泪筲,在冷冷清风之中,缓缓落下。

      “̩嘀嘀嘀…嘀嘀嘀…”

      随着电子腕䴇表的蜂鸣㹲声响起,二十年的青春已过,新的一天来临。

      “这一世…我不会轻言放弃…”

      双拳紧握之中,周身荡起了阵阵阴风,吹散了身旁落叶,惊起了栖息的鸟群。

      V就在郝冷离开病房之后苡,南山医院已经乱做一团,原因无他,郝赗氏集团的少主突然消失了,然而走廊的监控却没有捕捉到任何一个出门的身影。

       郝家一门三子三女,在唐城财、政两界混的是风生水起,财源广Ẅ进,稳稳的唐城大家。三子分别是郝国栋、郝国梁、郝国之,慺本来老爷子希望生个“栋梁之材”,不成想到了第四个却是一个丫头ᱷ郝云彩,而且还连带着后面的郝云霞、郝云芝两个都是女儿。由于人多钱少,生容易养太难,在郝老爷子的无奈之下,便偃旗息㴸鼓,不在纠结于造人计划,谆谆教导的同时,精心打理起了生意。

      所谓苦心人天不负,䓃近二十年的努力之后,郝老爷子造就了㚼一处商业帝国——郝氏集团,并在弥留之际,将其交给了二儿子打理,也就是郝冷的父亲,商业奇才郝国梁。在他的管理之下,郝氏集团一飞冲天,让郝家一门ഠ稳稳站在了唐城豪门的顶端。

      飖一个小时之后,南山医院的病房里。

      鍱 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妇女站在窗前,轻轻扭了一下把手,对着놧身篙旁的郝国之问道:

      렱 “三哥,那野种会不会被绑架了?”

      “就算绑架쯁也不能来去无踪!等等再看吧…”

      郝国之沉着᧞脸望向窗外,玘心里盘算着๳什么。一门三兄弟,属他那圆묢滚低矮的样子最不像郝老爷子,用郝老爷子讲话:心眼太多,压低了个子!

      粐“三刯哥,那野种又不是咱们郝家血脉,管他生死呢!既然老天都在帮咱,不如将计就计,让죶他自生自灭,反正家ǫ产又不会给他分毫的!” 溛

      ࡰ “说的轻巧!那野种虽说是个养子,但老二的遗嘱摆在那里,如果有什么变故…”뇤

      “呵呵!我说䞴三哥!能吕有什么变故啊?一个躺了两年的植物人,不管是绑架ꊴ还是救人,带走了能有什么桱用?难道还能醒过来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撘一㨩!好了,我先回去,有消息了告诉我一声…”

      郝国之说完,用手绢捂着口鼻便出了病房。뇳他对来苏水的气味十分敏﷋感,即便在病房待的久了,还是能够闻到那股气味,所以他很少来看郝冷,这次也是他待的最久的一次。

      清ⶄ晨时分,郝冷一动不动的站在岸边,面朝大海,聆听着大海的声音,还有那些赶海人的欢笑声霽,久탚久不能自拔!ၛ

      一连几个小时的站立,海风打湿了他的全身,他都没有动上一动,更没有一丝疲惫之色。

      䳩“睡了那么久,是该活动活动了…”

      一声低语过后,在他转身之间,衣衫再次变得干燥,长发飘飘,全身史上下一尘不染,就连脚上的鞋子都没有带走一粒槚沙尘。⨾

      上了一炻辆出租车之后,郝冷便告诉司机要去郝家大院,司机大༗叔也没有多问,便驱车向着唐城的南山别墅而去。

      南蝷山,唐城海拔最高的地方,站在那里,唐城的景色一览无余,虽说不是市中心的位置,但却是富豪云集的富贵之地ﭡ,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让寻常人家望尘莫及。当然,这里除了有豏名的南山别墅,还有着赤炎国屈指可数的南山医院,无论是医疗技术还是医疗设备,在赤炎国都是数一数ꔑ二。

      清晨的街道十分畅通,不到半小时뼚的时间,便来到了南城别墅鴠的门口。

      “小伙子,ū三十八元!”

      “大叔,我没钱!”

      “没钱?”

      司机大叔转过脸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輖郝冷,还未郎等郝冷回答,便又开口说到:“行吧!看样子你蝿也不会骗我一个老头,就算咱做好事了,去吧!”

      司机大叔说完便摆了摆手,示意郝冷下车,脸上虽有一些无奈,但却没有为难郝冷的意思,十分坦然。

      然而,郝冷并没有立刻起身,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片刻之后,开口说到:

      “大叔,我虽然没钱,但学过一些医术,如果您信得ˑ过我,明天清晨还是那个地方,我帮您治一下结石和前列腺!”

      听完之后,司机大叔脸色大变,带着原先的笑容呆在了当地,直到郝冷下车,消失在了南山别墅的门口㟰,这才缓过神来,졿但已经不见了郝冷的身影。 ꬿ

      南山一号别墅的房间里面,原本宽阔㤝的房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两张紧邻的病床上,分别躺着一男一女,脸上并无똻病态,却是昏迷뒴不菫醒。

      ធ自从半年前母亲江兰来过之后,离体的郝冷才知道父亲郝国梁精神异常,持刀伤人之后便藅被家族强行隔离了。而从那之后,病房里再也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更别说其他的家人了,因为所有的郝家人都知ꌨ道了郝冷的身份,甚至连他都知道,即便血型相同,但他却不是郝国梁夫妇的亲身儿子,而是他们从外面无意间捡回来的。而这一切的点点滴滴ဟ,早已通过那个还不能言嘴语的孩童记忆传给了郝冷。

      ― 看着病床上被人陷害的父꫖母,本不敢与他们有丝毫因果的天煞孤星动摇了。

      “是我亏欠你们太多太多,即便百世都无法清还,又有什么好怕的呢?我命由我不由天,百世ঠ孤独?老子看你怎么让我孤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