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小女佣

      铛铛裆!

      “놠客官,有人找,是风火镖⊀局的于总镖头,好像有急事!”

      “知道了,马上。”

      一大清早,天才蒙ၬ蒙亮,店小二便来敲门,頯韩冲暗道这于天龙还真是迫不及待了!

      咯吱。

      “嗯?于总镖头,你怎么一大早便亲自来寻我了?”

      ㋃韩冲打开门来,却只貑见于天龙面色惊慌焦虑,在两名镖头身前漶来回踱步。 婢

      三人身上衣物破碎十余处,脸上也都泥灰찿道道,狼狈不旕堪。

      “哎呦ꄋ!韩嚽兄弟,出大事了!”后者赶忙拱手抱拳,苦笑叹道。

      “哦?何꫾事如此惊慌,莫非是在下所押之物出事了?”

      찕韩冲故作大惊失色模样,寒声喝问道。

      “韩兄弟髟真是料事如神啊,我昨夜便亲率二十位镖师押运财宝朝允州赶去,哪知道途径落雁峡,竟被一伙山贼给劫了。

      这伙贼人当真强悍,打死打伤我十余个弟兄,连老弟我也差点没命,这才赶紧来告知韩老弟。”

      这时,欧阳静观和明真也走了出来。

      “岂有此理,于总镖头,你莫不是拿在下开涮!

      我可是冲着风火镖局这沛俊府第一镖局的名头才将如此多财宝交由你押运,你就这么一磡句话就把我们打发了伲?

      莫不是你见财起意,妄图监守自盗,私吞了在下财宝?”

      䇗韩瞬冲眯起眼睛,声墬色俱厉。

      ꔧ“哼㾬!韩兄弟ዮ这是何意?财宝被劫,于某也是痛心疾首,又损失如此多弟兄。

      在下顾不得养伤,第一时间赶来向韩兄弟你通知,打算一起夺回财宝,没成想韩兄弟竟然如此诋毁于某!”

      于天龙也面色渐冷,他早料到韩冲会大发雷霆,冷眼寒声回道。

      “哼!看来于总镖头是要耍赖了,欧阳兄,动手!”

      韩冲看了一眼欧阳静观示意,立刻暴起,双手作爪,朝于天龙抓去。

      后者万没想到,在这客栈之中,韩冲两人竟一言不合暴起伤人!

      牳 不过也好,倒要试试这两人的斤两!

       韩冲虽꺥未学得世俗武学,但他前世也看了诸多功夫电影。

      诸如少林龙놿爪手、九阴白骨爪、铁砂掌、白鹤拳、截拳道等都有所钻研,如今身具后天绝世高手内力,施展起来虎虎生风!

      于天龙只૩觉对櫊面这韩小子虽然套路繁杂,但是奇悼招怪式迭出,内力与他也不相上下,着实不堞好对付!

      而欧阳静观更是뷙三下五除二便将其身后两名镖头制住,也朝着于天龙围攻而来。

      后者再也支持不住,被韩冲大擒拿手按住无法动弹! 큾

      “韩兄弟有话好说,在下并未有冒犯之意啊,定会帮你夺回财宝的!”

      于天龙实在没想到,这两人竟有如此功夫,每个都不下于自己,怪不得‰会将如此多财宝这般放心的交给他押运。

      “哼!被山贼劫走的财宝,又如何能夺得回来?”

      “韩兄弟,你听我说,在下已召集人手五十,再有二位相助,定能从那落雁峡响马手中夺回财宝啊!”

      “哼!你可真是气煞我也,那便再信你最后一次,若你再敢耍诓骗诡计ᘑ,可别怪我等不客气!”

      “是是!在下绝不敢再造次了。”

      韩冲这才猛地一推,将其按倒在地。

      “那就带路吧!”

      “是是!于某这便带路。

      乌六,还不去焵带些酒肉,三位兄弟可还没吃早饭。对了,再带些斋菜给这位小师傅。”

      于天龙朝身后那被打倒在地,面色乌青的镖头吩咐道。

      “是是!小的这就去。”后者捂着胸口,站起身来,点头哈腰,赶忙朝外跑去。

      “三位兄弟,咱们走吧。”于天龙伸手请出,在前带路。

      䄊 韩冲与欧阳静观对视一眼,三人跟在其身后。

      众人上马,Ꝥ直奔沛俊府西疾驰而去。

      愈是向西,锴山路越来越窄,펰崎岖难行,草木茂盛,山高崖深,人迹罕至。

      “韩兄弟请看,那两座似大雁展翅的山谷,便是前往允州촧城必经之路,落雁峡所在了。”

      楥“嗯。”

      빯 后者极目望⚈去,也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沛俊府与允州城之间,竟只有这么一梬条山路通行,实在不便。

      “于总镖头,你可知那伙贼人盘踞于何处?”

      “韩兄弟有所不知,方圆千里,数这落雁႗峡地势最为险要。

      又是沛俊府᭏与允州城的必经之路,故而滋生了府内最大的一群响马山贼!

      我风火镖局经营数十컛年,与之大战⫣小战不下两百次,朝廷也派兵来围剿了十几次,始终难以将之剪除。폀

      只因其老大丁兴修不止凶狠狡诈,实力臻至后天绝世高手巅峰境ǿ界,更是选择了这落雁峡内秘密洞穴栖居。

      至뚫今为止,没有人能寻找到此秘洞㢲,更姊没有人能深入落雁峡后出来的!”

      于天龙提起那丁兴修竟也是龇牙咧嘴,恨得牙痒痒。 撚

      三人眉头微皱,没衇想到这落雁峡山贼竟是真有其事!这于天龙竟是不担心他们搅乱这次围杀计划么?

      鹰隼啸叫,乌鸦哀鸣,黑山峭崖之下,令人心中压抑。

      “于总镖头,你招来的人手呢?”

      “呵呵。”

      뿅啪啪啪! 

      后者冷笑两声,૷继而连拍三掌,䈄清脆回音响荡。

      数十名青衣镖师突然从四周山林之中冲了出来,将막几人团团围住。

      “啧啧!我说你们三个小子,为何如此之傻,于某都有些不忍心杀你们了。”

      “哈哈哈!”镖师们一通得意大笑,뼺通过这崖底回音,如同阴鬼魔窟。

      “哦?你觉得这些喽啰能杀得了我们三᧖人?即便算上你,又能如之奈何?”

      “哼!有请黑莲右使!”

      于天龙得意洋洋,下马躬身,朝着山崖之中恭迎道。

      黑莲右使?韩冲面色一怔,系统所提示的黑莲大鰥劫,莫非便是与此有츽关?♭

      憰却见那山崖底部崖壁之中,竟有一面石门凸出后缓缓划开,竟从里面冲出来两队持刀黑衣人,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而其中间,乃是一位身穿白袍,䂆袍绣黑莲的虎目男子。

      此人原本还算长相端正,但其脸上,毾却有一道狭长伤疤,显得狰狞之极!

      “我说于天龙,颔就这么两个小子和一个小和尚,你就要惊动本使,是不是也太过大惊小怪了。”

      “嘿嘿,丁右使恕罪,别看这两个小子年轻,武艺却是不凡,在下等人也不一定能拿的下。”

      于天龙抱拳笑道,而后朝身侧一微胖镖头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赶忙来到那刀疤脸䇽身前,掏出两锭金元宝出来献上。

      “哼!你倒⽮是天天俆发财啊,如此舍得,看来这次可是几只肥羊啊。”

      刀疤脸将元宝一把揣入怀中,却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

      “嘿嘿,丁右使,这个只是렼定钱,待解决了这三个小子,在下还有后报!”

      ..䀀.

      “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韩冲冷冰冰不耐烦问道。

      “嗬!他还急了,小子,我看你是嫌命长了吧?”

      刀疤脸咧嘴一抽曣,笑着看向前者,却是狰狞难看之极。

      “想取我们的命,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手段了,我且问你,总镖头云天笑可是你二人所杀的?”

      刀덆疤脸陡然与于天龙对视一眼,二人皆面露惊疑。૸

      “于天龙,你这找来的是什么人物?” 汞 ퟜ “我也不知啊。

      韩小子,你到底是何人?与云天笑有何干系?”

      后者朝韩冲怒喝问道。

      “在下与云总镖头乃是忘年之交,此次便是来替云老兄报仇的!”

      “哼!想给他报仇,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纳命来!”

      刀疤脸男子终于忍不住出手,朝着三人疾冲。

      不过此人并非是赤手꿩空拳,而是从腰间抽出一柄软亮黑剑,朝着韩冲刺来!

      后者却并不想将其❺击杀,唯鉁有将之活捉,才能套出坞黑莲之秘!

      ꗄ ⎨ 金丝缚妖索在手,猛地向前甩出,缚妖索表面吞吐着淡淡金光,灵蛇一般朝刀疤脸男子缠绕而去白。

      “法器!”后者面色骤变,一边舞动黑剑,一边向㴒后退却。

      “这怎么可能!”

      于天龙也低呼一声,瞠目结舌,没想到这韩휘小子竟是炼气士!

      癿法器可是炼气士专属樼宝物,十分珍稀,必须身有精气才能催动。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刀疤脸男子手中的黑剑竟也散发出淡淡궕黑⴮光恝,舞动间,竟成一朵黑莲幻影模样。

      缚妖索抽击其中,竟是被斩击的叮叮作响,始终无法得手!  ⦅ 这黑莲右使竟也是一位炼气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