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wxxxx

      天色微明,爱德华穿着揶他那卡其色的长风衣出了门,嘴上还叼着一个包子。晋升后他铋本想做顿丰盛的早퍘餐犒劳一下自己的。但他想起昨天要造欷车的念头,有一种原料暳需要自己去买,而且还得看运气,所以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两个牛肉大葱馅的㺹包子边走边吃。不禁想到男人过了40,生活有没有仪式感真的不是很在乎了。

      话说这空间戒指真的很神奇。里面明明没有空气,却可以保证充满空气的东西不会因为内压而爆开。Ვ包子放进去的时候还是热的。现在拿出来也很热乎。 ũ

      是不是空间戒指里真的时空都停止了,连热量都停止散发?

      设计两个实验吧,烧一锅开水,里面放满温度计,然后在所有温度计都达到100度的时候放进空һ间戒指,然后每天取出一个温度计记录尘一下温度变化。

      或者ݍ买两个闹钟,一个放里面,另一个放外面,过段时间拿出来对比一下。

      又或者放个细菌培养皿进去,过段时间拿出来数数菌群数量,等等想这么搞还得昜造显微镜,好麻烦啊……话说我不是中学文化水平吗?哪来的这么多奇思妙想?

      就在爱德华一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把包子吃完,一路走出城门,来到和海岸平行的码头街,海关和几家大贸易商行都在这条街。路过背靠大海的水产商店的门前时,他看到了水产店门前摆满的新鲜鱼虾。不由的停住脚步。

      “这只龙虾个头真大,老板怎么卖?还有那条马鲛鱼,得有一米五长了吧。”爱德华正算计这条鱼燙回去要是剃了肉能包多少鲅鱼馅饺子。

      “龙虾30铜一只,不过秤。쓳马鲛鱼5铜一磅。”

      “啥?前几天我买的时候马鲛鱼还3铜一磅呢?涨价也不带这样涨得啊!”

      “滀你也得看是多大的鱼啊,超过5尺长还卖小鱼的价格,你当我做薇慈善啊?”

      “行行行,我也不还㫲价了,卵那条鱼和这两只龙银虾我都要了。”

      说着爱ꕂ德华挥手赶走一只俯冲下来的海鸥。掏钱卖鱼,反正自己也发财了,不在乎这点小钱。爱德华内心㲤里充满낓了穷人乍富的幸福感。

      水产店老板翻了翻白眼,心说我这么实在的价格,你说的像我占了你多大便宜似的。

      竻“老竊板有海肠吗?”

      “你说什么?这东西我没听过。”

      “那算了吧,看来海肠炒韭菜吃不成了。”爱德华咕哝到。

      提着鱼和龙虾离开了水产店老板的视线。马鲛鱼一闪就放进空间戒指里去了。可这两只龙虾还是活的,爱德华狠了狠心,将这两只龙虾掐死,也丢进了空间戒指。

      再向前数百步,便来到一家叫᷏做雨林贸易的商行。虽然是清晨,但进进出出的人不少。门口排满了来拉货的马车。

      鋕爱德华闪身避过扛着大麻袋走出来的ꍠ搬运工,迈步进了商行大门。商行就像一个巨大的仓库欒屋顶很高,只有靠近码头街这一面的柜台上点着几ꔠ盏马灯。朝霞的光芒从商춏行另一面墙的玻璃窗户映射进来。同时映进来的还有密密麻麻桅杆和船只的影子。不时有人从商行背面的码头搬货进来,又有人将货物背着转出柜台,放到门外的马车上。

      爱德华来到柜台前,正借着马灯的光亮算㸰账的老者⦸抬起了头,只见他有一头卷曲的花白头发,胡子刮得很干净,突出的鹰钩鼻子让他在笑的时候,显得ٿ法令纹和鱼尾纹都很深。

      “早安,史密斯先生。”老人抬起头,发现是个熟人。

      “早安,冈萨雷斯先生。”爱德华举了举他那回到新大陆买的帽子,这帽子既不像牛仔帽,也不像旧大陆钾的圆᠙顶礼帽。配上他那卡其色的风衣,活脱脱前世美剧里的侦探。

      “像您起的这么早的法师大人真的少见啊。在我的家乡伊利亚,这个时候那些法师大人应该还趴在漂亮女郎的肚皮上……”

      老人爽朗琽的阁笑着,那特有的卷舌音ᄴ不由的让人想要打起响板,㴁弹起ἅ吉他。

      “您说笑了,勤勉和节制是施法㾗者的戒律,还有我还是个炼金术士学……嗯术士。”爱德华把学徒两个字又咽了回去,刚晋升的后遗症。就像每过一年的前几天,在签字的时候总会签去年的日期一样。

      “这次您要采购⋾什䂷么?”

      ᩩ“还是橡胶,生橡胶。”爱德华说道。

      “我看看还有没有啊,现在中土大陆对生橡胶的需묪求越来越大了。很多时候他们为了保鲜,从南方用蒸汽轮船直接斜穿风暴洋。来这里转运的反而少了。而且产生胶的树就那么多,现在很难再开发新的林区了。听说有的商人想买地大面积种植橡胶树了。”

      冈萨雷斯先生一边翻找账本一边介绍着行情。

      “哦,您真鶍走运,还有两桶。”老人笑眯眯的ꑱ看向史密斯。“您看还是原来的价格,行吗?”

      “好的,我全要了。劖”츜

      “安德烈!把4号库那两桶橡胶搬过来!”老秲人回蹔身喊道。

      뢽 爱德鰒华刚要付钱,忽然想起什么,说道:

      “还有,我上次说过的。您要是遇到⎻什么无法鉴定的草药或ὡ者ꑒ矿石,我这里长期收购。”

      老人想畞了片刻,摇ﯗ了摇头ࡳ。

      爱德华付了钱,将两桶生풛橡胶收进空间戒指,出了雨林商行。

      回到家门口,爱德华将落下的卷帘门拉起,准备开帅店。腵

      问题来了,如果你信心满满的开始创业,准备今年赚他几十万,但创业第一天你就成了千万富翁。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可是第二天呢?

      爱德华都懒䎜得再开店赚那每天一两个银币了。

      “看来得找个店员了,还是当老板自在。”爱德华自言自语道。每天做做实验,묍睡睡懒觉㘱他不香吗?浑然忘记了꣧自己对冈萨雷斯说的:勤勉和节制是施法者的戒律。

      就在这个时候,店门被推开了,清脆悦耳ꓼ的铃声响起。

      “您是爱德华·史密斯先生吗?”一位身穿深蓝色制服,斜쏾背着一个鼓鼓的大皮包的中年人推开了门。门外还有他的瘦马。爱德华在装修的时候忽略了拴马틘桩,但拴马桩在这个时代是必不可少的东西。那瘦马没有被拴着,但在那里安静的等着它的主人。

      “是的,请进,邮差先生。”

      “您聊的专线邮件。请在这里签收!”낆邮差先生指着邮件的空白处说道。

      “什么是专线邮件?角”爱德华好奇的问?

      “是施法者专用线路,会在各个魔法公会的魔法塔之间传递重量和体积都不大的信件或物品。比如您现在收到的邮件,就곇是㷴昨天晚上由艾兰德第三魔法塔到达白鹰魔굕法公会魔法塔的。传递只需要一瞬间的事。走正常的邮政线路,平邮需要一个月,加急也需要半个月左右。”

      邮递员刚要转身离开,突然回볦身对正在拆邮件的爱德华说道:

      “您要是想使ℿ用专頣线回信,请亲自到충魔法公会邮寄,我这里只负责送信,如果您要寄平信的话请到鲜花十字街路口的邮局邮寄。我是本区的邮递员斑马。”

      “我明白了,斑马先生。再见。”

      好奇怪的姓氏,丿好蟹像在哪里听说过。

      爱德华送走骑着瘦马的邮差,拆开了邮件。邮件是用一个大大的牛皮纸文件袋装着的。封口的火漆上是艾兰德皇家魔法学院的徽章。

      打开后里是一封信和一本期刊。

      欘先拿起期刊看了看,期刊封面印着《当代炼金术士》的名字,封底有艾兰德皇家魔法出版社,和艾兰德皇家炼金术士委员会主编等字样。

      翻开第一页赫然鿊印着:“震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艾兰德炼金术士破解千年遗迹之谜。”

      第二行则是“威尔逊先生入选本届贤者之石奖候选人名单”。 榖

      以及第三行“威尔逊先生增补为皇家炼金术士委员会预备委员”的字样。

      爱德华又翻回封面,只见封面上的肖像画赫然是头顶光洁的中年人形象。爱德华咧嘴一笑,画的太帅了我竟然第一眼没认出自己的导师来。

      杻他拿过那封信。封皮上写着:爱德华·史密斯先生亲启。

      内容是:

      亲爱的爱德华: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你已经回到白鹰公国了,我迫不及待的和你分享我的好消息。具体内容我就不说了,附上《当代炼金术士》一本,与君共勉。

      你在白鹰公国还好吗?很难想像在那个连煤气灯都没有的地方,你是如何开展炼金研究的。但我理解你对你家乡的热爱,햣就如同我挚爱着我的祖国一样。

      但炼金术是没有国界的。我期待着你能够在那个艰苦的地方创造出伟大缝的成果。如果遇到什么工作生活上的问题也不要忘记你的导师,我在艾兰德,尤其是炼金学쟛术界鯴已经有了一定的쬨名望,能为你的生活和事业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期待着你的回信。

      另外征:在家族的帮助下,你所建议的水泥ݤ工厂已经开工了。但在实验室里我遇到了一些困惑。单纯읤使用水泥筑件的话,其性能达不到军方的要求。你是一个极富灵性的学生,我期待你能给出启发灵感的建议。

      此致

      你的鄜导㆓师威尔逊

      看完导师的来信,爱德岦华不由的发自内心的笑了,想瞌睡时就有人送枕头。看来后续的冥想法有着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