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被操喷水

      苏鹏也拿起手机,跟着进了游戏。

      突然苏梅想起她好像还有一书包的作业没写,而明天她敮就要去学校了。

      想至此,苏梅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TM的,玩个游戏都不好好玩,竟然还能想稾到作业去,这简直就是在侮辱游戏。带着这样的想法,苏梅迅速忘掉作业没写这件罄事,继续心安理得的沉迷于游戏中,无法自拔。

      ဇ苏鹏看着突然发疯自己扇自己的苏梅,▗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只能默默远离她,唯恐她发疯波及到自己。

      此时冷俊的少年看着游戏中离线的某人,轻笑了一声,关闭了游戏。拿起桌子上的水,走到窗边喝了起来。在喝了几口后,就抬眼望ꯃ向窗外沉思着。 ୉

      这一天,苏梅都呆在苏鹏家玩游戏,直到晚上苏玉过来叫她回家吃饭䛒,她才恋恋不舍地关掉游戏离开他家。

      㳧 当然回去后她肯定免不了被苏爸和苏妈说一顿,但她哇左耳进右耳出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烗

      一边点头表示自己懂珐了,怕一㗷边快速扒饭,那态度要多敷ⷣ衍就有多敷衍。然后在席晓薇快要发火时,放下碗,迅速的说一句:“꿸爸妈,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我先走了”

      说完快速的溜回房间去,任凭席晓薇在后面怎么叫都不回头。

      跑回房间的苏梅,松了口气,给手机充了电,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的苏梅一出䷀来就看到了正坐在窗边刺绣的苏玉。

      苏玉虽然是她妹妹,但她们俩的性␟格却天差地别。苏玉是那种文文静静,爱好学习的乖孩子。而她镔却像个男孩子一样,大怱大咧咧的,脾气傑还特别暴躁,不仅爱玩游戏,还爱打架,是让爸妈头疼的存在。

      席晓薇有时候还会说感觉她已经儿女双全了,毫无疑㘴问她就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因为她让席晓薇体验到鰄了有儿子的“快乐”。

      看到她出来,苏玉放下她的绣品,跑到她面前向她展示了她身上穿的蓝色齐腰襦裙。

      圎 “姐,你看我今天新买的汉服,好不好看?”

      “好看啊,仙气飘飘的”苏梅围着倪她看了几圈后说蜭道。

      苏玉穿这件汉服确实好看,加上她长ꢹ的又有种古典美,性格⮹温温柔柔的,颇有一种古代大家闺秀的感觉。

      “那你和我一起穿好不好”苏玉期待的看着苏梅道。

      “不了,不了,等以后谂有空再说吧”苏梅摆摆手道。

      她还嵲是不穿的好,穿了,到时候苏玉兴致一上来,要帮她化妆、弄造型。她就得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让她弄,多难受啊。

      “姐~䯵,穿嘛”苏玉摇着她的手撒娇道。

      又来了,又来了。每꘵次想要她綂干啥,就撒娇,可偏ၙ偏她还就真吃这套。

      ﭿ 于是在苏大懫美人的撒娇卖萌下,她头脑一发热就穿上了她拿出来的红色汉服。

      “怎么样”苏梅展开双手道。

      녊“霸气,跟个女侠圓一样”

      “哦,是吗?希”

      “是的”苏玉坚ꩋ定的蚕说道。

      苏梅走到镜子面前看了看说道:“红衣服,披头散发,你确定不是像个女鬼”

      “才没有呢,你要是女鬼,那也是最帅气的女鬼”뗮苏玉过来烢帮她摆弄了一下长发后说道。

      “那是,像我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人胚子,穿啥不好看”苏梅摸着脸臭美道。

      “姐,你穿这件汉服是真的好看,如果让我给你化个妆,弄个发型就更完蚱美了”

      “你少࣊来,遞不化”苏梅说完就要去换衣服。

      苏玉则拉着她的衣袖嘟着嘴撒娇道:“姐,化嘛,化嘛”

      “姐,你最好了”

      “姐~”

      原⏩本态度坚决的她,在这틅一声声的姐中败下阵来,晕乎乎的就答应了她。没办法ဈ来自美人的撒娇,总能让她一败涂地。

      直到她被苏玉拉到桌前坐下,瞥到了放假回来被她扔到一边的书包时,她头脑毾瞬间清醒。卧槽̨,她化什么妆啊,还有一堆作业等着她呢。

      苏梅忙推开苏玉的手,抓住她的双臂道:“妹啊,今晚我要赶作业,不能让你化妆了,抱歉啊”

      说完火急火燎的跑去换衣服皸了。

      留下苏玉在哪一愣一愣的,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等她换完衣服出来,看ﹷ见她又坐在窗边刺绣了。

      见她出来,抬头看了㬋一下,眼神中带着点幽怨。在她开口前又重新低头专注于她的朘刺쿫绣了。

      扰“妹啊,不是姐不想给你化啊,而是作业实在太多了,我今晚要是写不完,明ߗ天交不了,是要被抓去办公室批튈斗的,所以只能对不起你啦,你就原谅姐这一次,姐下次再给你化啊,爱你哟,么么哒”

      ﭫ她的作业是真的多,不仅有平常老师布置给全班作业,还有老师们为培优而布置숟的针对于她学习情况的作业。ַ

      本来培优培不到她身上的,因为学校的培莏优对象是上学期期中和期末考试成绩都排前一百名的学ច生。而她成绩起伏较大,期中考试考了一百二十ꍌ多名,到↳期末考了个年级第二。

      按理来说她有一次没进前一百名,不能成为培优对象才是。但她期末考的年낤级第二,其发展潜力实在诱人,所以学校领导一致决定让她也参加培优。

      这可苦了她了,作业翻倍翻倍的来,晚上还要比其她同学多一节课。妡培了两个多月,培的她的头都快秃了。按这学习的强度,她还有点害怕这学校组成的培优班,将霩来会变成秃头班。

      到时候,从讲台上Ἥ往下看,都是一个个闪闪发光的秃头,直接亮瞎老师的眼睛,那画面太TM美好和感人了,她实在无法想象。鵺

      苏玉听了她的话ꑷ道:“咦,肉麻死了,快写你的作业,不是说有很多吗”

      “是㇍,长官”苏梅向她敬了个礼,就开始去赶作业了。

      苏玉对于时不时抽风的她,早已习惯,见此也只是笑笑,低头继续完成她的绣品了。

      苏梅倒腾了一下书包,把里面的作业全拿出来。分科摆在桌子上,然后埋头苦写塈了起来。

      蘢 她是个理科生,理科ﶻ的话还行,但是这个语文就不行了,撑死了也就一百零几,还有过不及格的经历,她的成绩会波动那么大,它功不可没。可偏偏就是因为她语文不好,语壏文作业才会比其它科多。

      所以赶完其它科作业,苏梅在这堆语文作业面前范了难。看着语文试卷上的那堆文字,她就觉得头晕。

      悡 但没办法,作业必须要写샘,不然就会被请去办公室喝茶,挨老师diss。苏梅喝了口水,活动了一下,揉了揉太阳穴,就硬着头皮写语文作业。不儊管了,乱扯也要扯完它。

      꺷然而苏梅还是太高看ﭷ她自己了,ⰳ因为她现在乱粕扯都扯不出来。

      ꘁ她现在Ⴊ的拉状态就是,写选择题,找错误选项的时候,感觉所有选项都是错的。找正确选项的时候,就觉得所有选项都是正确的。写问答题的时候,就词穷,然后一题也写不出来。

      苦写无果后,她无纳只能流着泪发牢骚。

      䢔“为什么,为窨什么,为什么语文这么难”

      닲“好难啊,写不出来鉀”

      “诶呀,这怎么写啊”

      烦躁的苏梅,边说还边跺脚。

      神“姐,你还没睡啊”早就上床睡觉的苏玉被᫾她的牢骚话吵醒,揉着眼睛道。 

      苏⪿梅停下抓衲头的动作,转过头╈来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啊,老妹,忘了你已经睡了”

      “没事,你҇也快点来睡吧,都1瞽点半了”

      “啥?,1点半了,这么晚了”

      “对啊”

      “那睡觉,睡觉,不写了”

      说完苏梅便爬上了床,躺下了。

      至于语文作业,反正她写一晚上也写不出来,还不如等明天去的时茜候在写,到时候她被逼急了,什么写不出来啊,更何况几份语文作业。

      想着,苏梅伸手把灯关了,美滋⅍滋地闭上ຄ眼睡觉了。

      而苏玉见她上床,就翻过身来抱着她睡了。这妮子从小就怕黑朱,不敢自己一个人睡,所以她俩都是팱一起睡的,而且还特爱抱着她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